老和尚的聲音在江帆耳邊回蕩,他立即按照老和尚的要求回想自己的過去,從今天開始想,一直想到了自己在東海市人民醫院實習。接下來回想到了自己在東海市醫學院的的大學時期,那年是冬至,自己誤入女廁所被當成色狼,有口難辯,因為他的鼓起的褲襠已經說明了一切。

接下來江帆回想到了十五歲那年的冬至,第一次拿了獎學金,十分高興,只喝了幾杯白酒。趁著美好的月色,江帆去洗澡,誤進入了女澡堂,結果可想而知,要不是那個尖叫女生是他的英語老師黃麗,要不是他一連三天地道歉,黃麗不予追究責任,肯定要被開除。

十四歲那年冬至在學校里,在校園裡散步因錯把一短髮女生當男生,從背後抱住住那個還沒有發育完全的胸脯,結果妹妹尖叫非禮,因為是晚上,江帆留校觀察一年。後來據說那女生,胸部異常發育,成了校園第一「胸器」,但她沒有感謝江帆。

十三歲那年冬至,晚上補習回宿舍路上,結果聽到女人叫救命,江帆就衝過去救人,結果被人當作是色狼,儘管沒有證據,江帆還是被學校再次留校觀察一個學年,比杜娥還要冤!


江帆的回想過去如同放電影一樣,在腦海里閃現,回想逐漸到了五歲的時候。

在江帆五歲的時候,最疼愛他的爺爺也去世了,臨終前爺爺拉著江帆的手道:「小帆,都怪爺爺,讓仇家尋上了門,中了茅山禁咒『斷絕衰敗咒』,你要牢記,要破接此咒,須青龍遇白虎,否極泰來,否則等到黑印到了根部,就性命難保!切記!」

五歲的江帆那裡知道什麼是「青龍遇白虎,否極泰來」的意思,搖頭問道:「爺爺,什麼青龍白虎,小帆弄不明白?」

爺爺從懷裡拿出一本皺巴巴,泛黃的冊子,上面豎寫著「茅山符咒」四個字,喘了口氣,道:「好好保存這本小冊子,等你長大了看這書就會明白,切記要好好保存這本書,你父母的因此喪命的。」

江帆的情緒激動起來,耳邊立即傳來老和尚的柔和的聲音:「心平氣和,那只是過去的事情,繼續回想吧!」那聲音如同雨露落進江帆的心田,江帆情緒穩定下來,繼續回想。

回想到了江帆兩歲的時候,江帆的母親羅敏正和江帆在院子里戲耍,突然院子來了一個白鬍子老道,白髮蒼蒼,臉上堆滿了皺紋,如同松樹皮,臉夾上有一條蚯蚓般的疤痕,雙眼窩深陷,露出駭人的凶光。

「江青松,給我滾出來!」老道士厲聲喝道。

羅敏見一位陌生的老道氣勢洶洶,喊著公公的名字,不解道:「你找我爸有什麼事?他有事出去了。」

「你是老匹夫的女兒?」老道問道,他眼中帶著兇狠。

「是的,請問你找我爸有什麼事?」江帆的母親羅敏。

「讓他交出那本書來,否則殺光你全家。」老道惡很狠地道,臉上的蚯蚓扭曲起來。

「你找我父親有什麼是事,殺人是要償命的。」屋裡走出了江帆的父親江恩俊。

「交出那本書,就免你們一死!」老道氣勢洶洶道。

「什麼書?」江恩俊一點也不明白老到指的是什麼書。

這時,小江帆一點也不知道危險,沖了上去喊道:「壞蛋,我打你。」小江帆用小手打著老道的大腿。

老道一把提起小江帆陰險笑道:「交出那本書,別裝了,如果不交出來,我就摔死他!」

小江帆立刻嚇得哭了起來,「壞人,放開我。」小手不停地揮舞著。

江帆的母親和父親同時急切道:「放了孩子!」

江恩俊上前就搶奪孩子,老道臉上的蚯蚓變扭曲成了一團,抬腳踢在江恩俊的心窩上,江恩俊慘叫一聲飛了出去。

「放開孩子!」

江帆母親也沖了上去搶奪孩子,老道左手掐劍指,默念咒語,劍指飛出一道青光,擊中了羅敏的眉心,羅敏慘叫一聲倒地。

「住手!」

一老者快步走進了院子,扶起倒在地上的羅敏,看到了她眉心的青斑,大驚道:「煞魂咒!李滄海,你竟然用這麼歹毒的禁咒!」因為這個煞魂咒是無法破解的禁咒,中咒著三日內必亡。

「江青松!交出那本書,否則就殺了這孩子!」李滄海惡狠狠道。

「你心術不正,如果這本書落到你手上,不知道害死多少人,絕對不會交給你的!」

「沒想到為了這本書連孩子都不顧了,哼!我會讓你後悔一輩子的,我不殺他,要讓他倒霉一輩子,讓你們江家絕後!」

李滄海掐訣念咒,劍指上出現一團黑氣,就要點江帆的腹部。

「住手,你這個滅絕人性的傢伙,竟然用如此狠毒的茅山禁咒!」江青松驚呼道,他太了解茅山禁咒的狠毒了,中咒著基本上無法化解,中咒著苦不堪言。

江青松衝上去阻止李滄海施咒,但還晚了一步,李滄海的劍指上的黑光飛入小江帆的腹部,黑氣立即下行,至小江帆的命根上,從此江帆命根上有一快黑色的印痕。

李滄海將小江帆扔向江青松,陰笑道:「還給你的寶貝孫子,哈哈,我還會來要書的。」李滄海知道驚動了周圍的人,不可久留,急忙離開。

江青松無心顧及李滄海,急忙接住了落下的江帆,小江帆嚇得哭個不停。

李滄海急忙扯下小江帆的褲子,看到命根上的黑印痕,大江失色道:「斷絕衰敗咒!」

「李滄海,你太歹毒了!竟然施如此陰毒的咒!」江青松怒火攻心,感覺到心絞痛,胸悶,忍不住吐出了口鮮血。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江青松再看倒在地上的兒子江恩俊,已然氣絕身亡,羅敏也昏迷不醒。

村裡的鄰居急忙把羅敏抬到附近的衛生院,三天後,羅敏不治而亡,醫生根本不知道羅敏得了什麼怪毛病,病人昏迷不醒,渾身腫脹,既不是中毒,也沒有受傷,最後呼吸衰竭而亡。

就這樣,江帆的爺爺帶著他搬到更加偏僻的涼水村,一則是為了躲避李滄海,二則是為了尋找「斷絕衰敗咒」得破解方法。

這期間,江青松,嘗試了上千種方法,都沒有破解江帆身上的「斷絕衰敗咒」,只是在《茅山符咒》書上找到這句話:「斷絕衰敗咒,陰毒無比,中者命根處有一黑色印痕,每年冬至那天運氣衰敗,倒霉透頂,黑印到了根部,立即渾身潰爛而亡!除非遇到白虎,青龍白虎相遇,水火既濟,方可否極泰來。」

「爺爺,你不要離開我。」江帆激動起來,渾身顫抖起來,床上的江帆不停地翻來滾去,雙目緊閉,眉頭緊皺。


「那是你過去的事情,放下吧,已經是過去了,阿彌陀佛,色就是空,空就是色!」老和尚的聲音如同春風沐浴般,讓江帆情緒穩定下來。

江帆繼續回想,他看到了自己在母親的肚子里,母親和父親手牽著手散步。時光飛逝,如同電影回放一般,江帆看到了三百年前的自己,自己竟然是茅山派第三代傳人江凡塵。

接下來江帆看到了江凡塵身邊的女人,竟然是諸葛蘭馨,只不過諸葛蘭心那時候不叫這個名字,而叫雪莉萍。此時江帆才明白了諸葛蘭馨抽到簽文的意思。原來諸葛蘭馨的有緣人就是自己,自己到底和她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呢?

鏡頭繼續回放,江帆看到了雪梨萍是京城皇宮裡的妃子,那年江凡塵隨著師傅茅山派掌門人董天成去皇宮驅鬼。那天的天氣十分好,春光明媚,江凡塵第一次進皇宮十分好奇,東張西望。

突然江凡塵看到地上有張手帕,他撿了起來,手帕上綉了一對鴛鴦,還有一首詩:「柳色參差掩畫樓,曉鶯啼送滿宮愁。年年落花無人見,空逐春泉出御溝。」

手帕上散發幽幽蘭香,江凡塵拿著手帕放在鼻子下聞了聞,聞到女人體香味,突然聽到女人的聲音,「這位小哥,你手上的手帕是我掉的,請還給我吧!」

江凡塵扭頭一看,頓時驚呆了,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位美女姑娘,柳葉眉,杏核眼,瓜子臉,櫻桃小嘴,粉紅色臉蛋,真是太美了。

「哦,這是你的手帕嗎?這鴛鴦是你繡的嗎?繡得真漂亮!」江凡塵微笑拿著手帕遞給那姑娘。

「嗯,是我繡的,謝謝!」那姑娘嬌羞地接過手絹。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江凡塵微笑問道,他十分喜歡眼前的女孩,有點一見鍾情的感覺。

「我叫雪莉萍!」說完就急沖沖走了。

後來江凡塵才知道雪莉萍是皇宮裡妃子,她入宮已經三年了,連皇上的面都沒見過。趁著師傅在皇宮裡驅鬼,江凡塵和雪莉萍慢慢地相識了,六天後,江凡塵要回去的那個晚上,江凡塵向雪莉萍辭行。

雖然只相識了六天,兩人已然心意相通了,「凡塵,你何時才能來皇宮呢?」雪莉萍幽幽道,她心裡十分難過,她知道也許這是最後一次見江凡塵了。

江凡塵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也許要不來多久就會和師傅來皇宮驅鬼,也許不會再來了。」他也捨不得雪莉萍,因為他已經愛上了她。

雪莉萍深情地望著江凡塵,她心一橫,做下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凡塵,你今晚就在這裡住下吧!」她聲音細若蚊蠅,臉紅得像柿子,低下了頭,不敢在看江凡塵。

男人與女人最怕的就是一個有情一個有意,當女人提出留宿的時候,試問有哪個男人能夠經受如此的誘惑。江凡塵立即一把摟住雪莉萍瘋狂地吻了下去,兩人的的嘴唇立即吸磁石似的吸在了一起。

接著江凡塵的手不老實起來,就像一泥鰍一樣到處亂鑽,「哦!」雪莉萍發出嬌喘聲,她渾身顫抖,立即癱軟在江凡塵懷裡。

片刻之後傳來了雪莉萍一聲痛苦的叫聲,接著傳來她歡快的嬌喘聲,她終於品嘗到了男女之間的歡樂。從此以後,江凡塵與雪莉萍來往密切,江凡塵用遁地之術偷偷溜進皇宮裡與雪莉萍偷情。

半年以後,江凡塵不僅與雪莉萍偷情,而且與宮裡其他妃子都有了一腿,反正皇上忙不過來,江凡塵就幫他寵幸了。

江帆終於看到那些其他與江凡塵有一腿的妃子的相貌,天啦!那些妃子竟然就是現在的梁艷、李寒煙、舒敏、張小蕾、王小蔓、李志玲等人,原來這些女人在三百年前就和自己有關係了!什麼是緣?這就是緣分!

江凡塵這樣在皇宮裡胡來,肯定要出事的,後來有不少妃子懷了孕,終於東窗事發,皇帝知道了此事,十分震怒。江凡塵立即連夜帶著這些妃子使用遁術逃出了皇宮,一場逃亡就開始了。

當時此事震動朝野,皇上立即派高手追殺江凡塵等人,其中一個高手就是血煞道人。最後江凡塵與雪莉萍等女人逃到了東海州,就是如今的東海市。最後被逼無奈逃入一間破廟裡,這間破廟就是現在血煞道人躲藏的那間寺廟。

接下來發生了意想不到的悲劇,原來這間破廟早就設了伏兵,江凡塵和雪莉萍等女人送上門來了。一場廝殺后,江凡塵受了重傷被俘,當血煞道人要凌辱自己的那些女人的時候,那些女人無一例外選擇了咬舌自盡,「凡塵,我們來生在聚吧!」這是雪莉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她也咬舌自盡了。

江帆內心十分激動,他的心幾乎要碎了,身體開始顫抖起來,腦海里又傳來了老和尚的聲音:「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一切都是虛幻的,不要太在意了,已經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推薦<<創世霸神>>,很精彩! 江帆逐漸平靜下來,他繼續回想,他看到了江凡塵心碎之際使出了血遁之術逃脫了,後來江凡塵刻苦修鍊茅山符咒。五年後,江凡塵找到血煞道人報仇,將血煞道人打下百丈崖,江凡塵也受了重傷,一年後病故了。


江帆現在終於清楚了,這就是三百年前的自己,原來和血煞道人有這麼深的仇恨!原來這些女人跟著自己受了這麼大苦,一定要好好對待她們!

突然江帆夢裡傳來了老和尚聲音:「恭喜你小子,終於認清了自我,你已經達到了《回夢般若經》第一層境界了。老衲就傳授你《般若大手印》,此佛法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現傳口訣給你!」江帆腦海里立即出現了金色佛光口訣。

江帆立即江口訣記下,老和尚講解了口訣,並講了使用方法及注意事項,並讓江帆練習,直到江帆完全熟練為止。

最後老和尚滿意地點頭道:「《般若大手印》已經掌握,你要勤加修鍊,接下來的第二層境界是忘卻自我,第三次境界是超越自我,你還要繼續努力!」老和尚聲音消失。

江帆立即醒了過來,此時已經天亮了,他發現卧室里梁艷、李寒煙、張小蕾等女人都已經起床了,桌子上擺了豐盛的早餐。有牛奶、雞蛋、蔥餅等,梁艷甜甜喊道:「老公,起來吃早餐了!」梁艷輕聲地敲著卧室的門。

「寶貝,我來了!」江帆出了卧室,一把摟住梁艷親了一口她的臉頰,看到桌子上的食物,「哦,今天早餐是你做的嗎?」

梁艷臉微紅,點頭道:「是的,都是你喜歡的吃的,你很久沒有吃我做的早餐了!」梁艷掙扎著,她有點不好意思了,畢竟旁邊還有李寒煙和張小蕾呢。

江帆笑嘻嘻道:「我的寶貝,我想吃你的奶水哦!」江帆的頭立即扎進梁艷的懷裡,用嘴巴咬開她的衣服扣子,就要啃下去。

「啊!你壞死了,大清早的就欺負人家,快去吃早餐啦!不要瘋了!」梁艷嬌嗔道,她輕輕地捶著江帆的肩膀。

「不嘛!我要吃早餐嘛!你給不給,要不然我可不吃午餐嘍!」江帆故意耍賴道。

一旁的李寒煙和張小蕾看到江帆裝瘋的樣子,「艷姐,你就讓他吃一口吧!」張小蕾笑呵呵道。

梁艷瞪了張小蕾一眼,「你這死丫頭,竟然不幫著我,還落井下石,乾脆讓他吃你的吧!最近你的奶水不錯哦!」

「哦,小蕾,你快過來,讓我也吸一口,還有寒煙你也來,讓我吸一口!」江帆調笑道。

「我才不來呢,只怕你吃了一口后,就要第二口,最後我都要被你吃了!」張小蕾嬌笑道。

「是呀,你還是吃梁艷的吧,最近她哪裡脹鼓鼓的,是該吸吸了!」李寒煙嬌笑道。

「好呀,你們幾個合起來欺負我,看我還理你們不!」梁艷瞪了李寒煙和張小蕾一眼。

此時江帆的嘴朝著梁艷拱上去了,梁艷嚇得急忙閃躲,但是被江帆追趕上了。「啊!」梁艷驚叫起來,江帆用力一吸,梁艷如同觸電般地顫抖起來。

「哎呀,壞蛋,不瘋了,再不吃早餐就冷了!」梁艷嬌嗔道,她的手撫摸著江帆的臉頰。

江帆狠狠地吸了幾口,把梁艷放下,笑嘻嘻道:「好了,我們吃早餐去!」

梁艷滿臉嬌羞,她整理了衣服,把文胸拉了下來,「真是壞傢伙,大清早的也要折騰人家一下!」梁艷瞪了江帆一眼道。

江帆坐下后,喝了一口牛奶,望著梁艷、李寒煙、張小蕾,「你們知道嗎?三百年前我們就有過一腿呢!」江帆微笑道。

李寒煙瞪了江帆一眼,「你胡說什麼,三百年前我們怎麼認識你呢!你早上起來就說胡話!」

「呵呵,我說的是真的,三百年前,你們幾個是皇宮裡的妃子,我是茅山道士,陪著師傅去皇宮驅鬼,認識了你們。」江帆一臉正經道。

「老公,你就別逗我們了,怎麼扯到三百年前的事了,你還真能夠瞎扯的!」梁艷笑道,她也不相信江帆的話。

江帆無奈搖頭道:「我知道你們不相信,就聽我說個故事給你們聽吧,不管你們信不信,你們就當故事聽吧!」

於是江帆把三百年前江凡塵的故事講給她們聽了,三個女人聽了江帆的講述后,個個都流眼淚,特別是梁艷,更像一個淚人的似的,「帆,你這個故事真是太感人了,你是哪裡聽來的?」梁艷眼淚汪汪道。

江帆望著梁艷、李寒煙、張小蕾三人,神色嚴肅,略帶傷感道:「我說的是真實的故事,那個雪莉萍就是諸葛蘭心,那個香妃就是梁艷,那個煙妃就是李寒煙,虞妃就是張小蕾,杜妃就是舒敏...」

江帆說出了所有人的身份,梁艷、李寒煙、張小蕾三人都愣住了,她們感覺江帆不像在說著玩的,「帆,你說的是真的嗎?」梁艷問道。

江帆點頭道:「是真的,我是在夢裡面親眼看到的!」

三人立即撲入江帆的懷裡,放聲痛哭起來,江帆緊緊地摟著她們,「寶貝,擦乾眼淚吧,我不會再讓你們受任何傷害的!我發誓!」江帆堅定地道。

「帆,你不要放過那個壞蛋血煞道人,是他害死我們!」李寒煙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