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美女!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幾個小時了!

峰哥似乎很熱情,與飛天羅他們聊的開,但飛天羅他們就很不自在了,不能將太多,根本放不開!

「夕武勇士,真是無以回報了,來干!」峰哥似乎在灌酒一般!

「呵呵,多大的事兒啊!」飛天羅也喝下!

而幾位美女,又不能離開,只能躺在『軟沙發』上看舞蹈表演發獃,而優直接手抱著頭趴在桌上睡著了,唯一一個精神百倍的傢伙就是姬花,有很多東西雜技是她根本沒有見過了,看得是那麼的出神!

一壇壇空探子堆在角落,眾人的臉色也有些緋紅!看來酒過三巡,就是這個意思了!姬花已經在手舞足蹈,要不是蛇姬梵心拉著,她似乎要登上台high去了!

峰哥看起來也有些醉意「夕武勇士,你沒用鬥氣化解酒力吧!」

「怎麼會?你看我的臉,我眼睛都花了!」

「哈哈,對啊,用鬥氣化解酒力,那麼喝酒還有什麼意思,幹嘛弄出酒這個東西,對吧!」

「對,對,來幹了,要是沒幹乾淨,第一滴,加罰一杯!」飛天羅看上去似乎也喝high了!

峰哥一愣,「來啊!」

「咕嚕咕嚕!」最後一點,峰哥看起來是實在喝不下了,保持乾的姿勢許久,終於咽下了那一口!

惹得星霖與飛天羅大笑了好久!

「渴!」峰哥袖口擦去嘴角的酒漬,暗道「這傢伙真的沒有用鬥氣化解酒力嗎?應該不可能,我盯著的!可為什麼這麼能喝呢,都二十多壇了,這傢伙只是臉色紅潤,言語中根本有條有理的!」現實這麼想,但還是微微一笑「看夕武勇士酒量驚人,頭一次啊,頭一次遇到能與我拼酒的人!真是相見恨晚的!」

「我也是!」飛天羅微微一笑,附和道!

峰哥也微微一笑「一般能喝的人,實力也應該強大!我看,夕武勇士,你的實力不像是表面上那麼的簡單!」

「哈哈,你不信!」飛天羅微微一笑!

「沒錯,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你才是劍師巔峰實力,,沒點實力,怎敢遊歷其他位面,沒有實力怎麼保護這四位美女,而且,向那奇異草,就這麼拿出手,要是你未突破聖階的話,為何自己不用呢?」峰哥也不傻!

「哈哈!」飛天羅突然大笑起來!「我與你也算聊的開,就告訴你吧!其實我是聖階的巔峰!」

「斯!」峰哥倒吸一口冷氣,自己早就猜到是聖階實力,沒想到是聖階巔峰!

「可你為什麼要隱藏實力呢?」

「這一路上,我算是長見識了,實力太弱,就像你說的,被人搶劫,欺負,怎樣保護他們,而實力太強,聖階實力,又總會遇上麻煩!」

「實力強還會遇上麻煩?我頭一次聽過!是那個找死的傢伙!」峰哥大笑道!


「比如,在瓦歌位面,那裡正爆發國家間的大戰,就因為我出手幫助了個落魄的小孩,沒想到遭到一連串的追殺,因為我實力強大,人家派來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啊!」

「哦,那真是天災人禍了!」

「哦對了!」飛天羅似乎響起什麼事!「既然你們以這裡的資源通商的話,應該知道位面通道在什麼地方吧!」

「哦,當然知道,就在北方的盡頭,就算上等的紅駒快馬加鞭,也要十天的路程,不過,你是聖階強者的話,估計半天時間就到了!」

「嗯,那太好了,那麼位面通道的看守者可否好說話呢?」飛天羅問道!(ps:位面與位面之間都有一股莫名的聯繫,可以指引人們從這個位面到達其他一個位面,要是沒有這些莫名的氣息指引,就會迷失在無盡的虛空中,對下界人來說是十死無生的挑戰!而以這氣息為指引的路,稱之為位面通道!上面也會派人守護,防止位面間的不平衡,比如這個位面舒適適合居住,人人都到這個地方,資源消耗太快!加快這個位面的衰老!而守護這些位面通道,讓適合的人通過的就叫位面守護者!)

「當然,因為這個新球的資源讓他賺了不少黑心錢,所以只要給他好處,他怎會不讓你通過!不過,那傢伙心很黑,而且,心情時好時壞,自求多福吧!」峰哥隨意說道!

「嗯,那我們明天一早就準備離開!」

「這樣啊!」峰哥一臉的惋惜,一臉捨不得,不知是裝的還是發自肺腑!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當然,因為這個新球的資源讓他賺了不少黑心錢,所以只要給他好處,他怎會不讓你通過!不過,那傢伙心很黑,而且,心情時好時壞,自求多福吧!」峰哥隨意說道!

「嗯,那我們明天一早就準備離開!」

「這樣啊!」峰哥一臉的惋惜,一臉捨不得,不知是裝的還是發自肺腑!


「對了!」峰哥大叫一聲,立馬起身!

「怎麼了?」飛天羅疑惑道!

「我記得有一瓶千年玉漿,可是上等貨色,用來款待今日的恩公,真是在合適不過了!」峰哥起身,向樓梯走去!

「不用麻煩了,不用麻煩了!」飛天羅連忙道!

「不,不,不麻煩,我實在喝不下了,哈哈!」峰哥抓了抓頭,一臉憨厚的笑道!

沒有峰哥那嘰嘰喳喳,滔滔不絕,眾人還真覺得有些無聊,光看著換了幾批美女舞姬的舞台,在發獃!

就連優也醒來!張著小嘴,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喂,我們還要待多久啊,你跟你的基友喝酒,我們管不著,但不用我們陪著,等會我找個住的地方先去休息了!」雪婷不耐煩道!

「哎,這樣有些不禮貌吧,好吧,等他回來,無論如何,我們都離開,好嗎?」飛天羅道!

雪婷沒有理會,再次坐下,看著舞台上的表演!

姬花喃喃道「這些下界特色文化,還是挺有意思的!」

雪婷也回應了一句「舞姿沒有第一波舞姬好!」

「哈哈。各位久等了,我還以為這美酒被人偷喝了呢?」峰哥說完,端著一個乳白色的玉石罈子!而玉石罈子的雕飾卻是用黃金鑲嵌!ps:異世的黃金雖然稀有,但不太值錢,值錢的是玉幣玉石!是一種富含特殊奇異能量的礦石,無法造假,所以成為了神界的通用貨幣,漸漸流通到下界,不過有些實在偏遠的位面,缺乏管制,所以有金幣啊,錢幣,金票之類的貨幣!

「啵」蓋子打開,一股清純的幽香飄散整個房間中,香氣四溢,光是聞的就已經沉醉了!

飛天羅目光微微閃耀「好酒!」

「當然了,這可是我們進貢主上的瓊漿呢!」峰哥笑道!

聽到這話,飛天羅不禁有些懷戀自己在冀東聖階從葯膳家族偷走的瓊漿美酒,看來峰哥拿的這種就是進貢上界,與分發下界的酒水,一種無比懷戀的感覺,因為他自己的已經喝光了!

「各位,都來點吧!」峰哥說完,拿出玉杯,一杯杯的乘上美酒!

「可是,這太貴重了啊!」雖然這東西在神界不算什麼稀奇的,但在下界,可是寶貝了!

「汗,我有關係,能搞到不少呢?我想了想也只有這東西能答謝夕武勇士奇異草之恩了!」峰哥說的義正言辭!

峰哥到了七小杯,小白玉罈子就已經見底了!峰哥示意各位都舉起酒杯「來,相逢何必曾相識,很高興認識各位,還有,很感激夕武勇士讓我晉陞了聖階!乾杯!」

「哦,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飛天羅也好久沒有品嘗過,此時還有那麼一絲懷戀的感覺!

各位美女也有些慵懶的舉起酒杯,一路上,她們都是奉承飛天羅而已,不然以各女的性格,早不歡而散!

就在飛天羅將酒杯送到嘴邊的時候,小黑的聲音在飛天羅的腦海響起了!

「哎,真是個酒鬼,就算這瓊漿在好喝,也不能大意啊,還好對你完全免疫!」小黑道!


聽了這話,飛天羅整個身子僵硬在原地!各女見狀也停止了動作,形成了,眾人都抬起酒杯,但都搭在嘴邊,便禁止了!氣氛無比微妙!

飛天羅餘光一瓢峰哥,只見峰哥已經干下的空酒杯,盯著自己,而他的眼神中,飛天羅似乎看到了一絲不安,與焦急,飛天羅似乎已經明白小黑說的什麼意思了!

突然大笑一聲道「哈哈,對了,這次是峰哥招待我們的,應該是我們敬你才對啊!」

峰哥也大笑,「夕武勇士,這美酒,我可沒有第二壇了!」

「哈哈!」飛天羅也大笑,過後,突然臉色嚴肅,對著星霖等四位美女擠了擠眼睛!便一口乾下!幾乎同一時間,星霖他們也干下了,這一切的表情變化與飛天羅的擠眼就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的!

喝下瓊漿,這美酒,確實美味,跟自己從葯膳家族盜來的瓊漿味道不一樣,因為葯膳家族的瓊漿有一股輕微的藥草香,能健脾的!但下一刻,頓時覺得頭暈暈的,飛天羅微微閉下眼睛,手杵著桌子,搖搖欲墜!

峰哥一臉擔憂大叫,「夕武勇士,你怎麼了!沒事吧!」

飛天羅隨便應道「可能是酒意上頭!今朝有酒今朝醉啊!」說完便倒在沙發上,打起呼嚕來,而星霖四女等相繼之後也倒下!

這是,峰哥擔憂的眼神全然消失,眼中有的是一股冰冷的寒光!

飛天羅其實是裝睡的,自己可是神王強者,下界的毒藥完全免疫,這是毒聖草!能讓神級以下實力的強者,一瞬間鬥氣全失,無色無味,是聖階強者的剋星!聖階強者在下界也算個聽聞聞風喪膽的強者,一個聖階強者,一夜之間可以屠掉一座中型城池,所以在普通人眼中是個可怕的傳說,但對於神級強者,就完全沒有作用了,但飛天羅並沒有用神力化解,憑藉劍師巔峰強者的他喝下毒聖草毒,此時已經實力全失,沒有鬥氣的支撐,酒意上頭,讓他醉倒在地了!

陸陸續續,不少人走上包房,是峰哥的小弟,舞姬下界在峰哥擺手下,終於如釋重負般的下去休息了!

「大哥,沒想到這些傢伙這麼容易就上當了!」是王虎的聲音!

「剛才看他猶豫了一下,差點嚇死我,還以為他懷疑我了!」峰哥拍了拍胸口!

王虎大笑一聲!「峰哥現在你都已經晉陞聖階了,還怕他個毛線!哎呀!」

一個爆栗!


「你個白痴!用你的豬腦殼好好想想!人家如果不是聖階,為什麼那靈寶不留給自己服用,再說他帶來的這四位美女,個個國色天香,沒兩把刷子,恐怕早嗝屁了!」

「是,是!峰哥說的是!」王虎捂著冒煙的頭頂,暗道「峰哥實力晉陞了,力量也與往常有所增加啊!好痛啊!」

「對了,那麼峰哥,要怎樣處置他們呢?」王虎問道!

峰哥微微一愣!餘光回瞟,似乎看到背後餓狼一臉口水哈喇子的小弟,當然明白,他們對這四個美女垂涎已久!

「哼,這傢伙也算是對我有恩,助我晉陞了聖階,既然這樣,把他們丟出沙城!」峰哥說道!

「哇,李老大,這未免也太浪費了吧!」身後的小弟一陣惋惜!

「誰說浪費啦!」峰哥微微一笑,「將那個蘿莉且豐滿的小妞留給我就行了!」峰哥說的是雪婷!

「啊,怎麼這樣!」

峰哥微微一笑「這傢伙絕對是聖階強者!我手下留情,讓你們一命,只拿走你們其中一個小妞,你有四個,留一個也沒什麼吧!如果不識抬舉,就將你讓你隕落於此!」

「別愣著了,給我把他們抬出去!哎,我還真是善良啊!」峰哥微微搖頭!

王虎抬起昏迷的飛天羅,嘴角還喃喃自語道「切,什麼善良,有著美女不要,自己卻霸佔一個!」

「你說什麼?」峰哥似乎沒有聽清王虎的喃喃自語!

「沒,沒!」被抬起的飛天羅等人,還有星霖,還有其他三位美女都未發出聲響!因為飛天羅一直在裝睡,所以他們也在裝睡!

但看到峰哥將雪婷抱走的時候,星霖實在忍不住,翻眼對著飛天羅擠了擠眼睛!

飛天羅也回應,對著星霖擠了個放心的眼神!

……

「啪啪!」飛天羅他們被王虎等人無力的丟在冰冷的沙漠上!因為是下半夜,所以,天空一片漆黑,且夜晚晝夜溫差實在太大,如果說普通的平民的話,早已被凍死了!

「虎哥,這樣把他們丟在這裡,太浪費了,要不悄悄把這三個美女一併收走吧!」一位小弟說道!

「可是,被峰哥知道的話,他的手段,你們是知道的!」王虎說完,不知是因為天氣冷,還是峰哥的作風實在令人心驚膽寒,所以微微顫抖起來!

王虎隨意看了看,只見飛天羅已經慢慢扭動身體,看起來,嚴寒,讓他的酒意清醒了許多,看起來,要醒過來了!

王虎嚇了一跳,說道「你們他m的是沒見過女人嗎?這傢伙快醒了,他可是聖階強者!」

「那,各位!快跑,快跑!」王虎大叫一聲,與身旁的小弟逃命般離開了!

就在王虎等人離開后!

飛天羅等人也瞬間醒來!

姬花可生氣了,對著飛天羅大喝道「夕武,本以為你很正直與我在靈山的時候夕武一樣,沒想到你,看到雪婷被那壞蛋峰哥抱走,你居然無動於衷!要是她被……」

「汗,包房周圍隱藏著氣息的四位聖階強者!再說,雪婷可是神王強者啊!他怎麼……」

「可你也是神王強者,你四個螻蟻般的聖階強者就把你大名鼎鼎的飛天羅嚇到了嗎?」姬花越說越氣氛!

見姬花嚴肅的表情,他當然知道,姬花與雪婷的關係不淺,微微搖頭道「你就是太單純了,要知道我們是在逃亡,峰哥是沙城的惡霸,手下實力不凡,我們出手,必然引來不少強者圍攻,就算只爆發聖階實力,除非屠城,不然我們的行動必然引起震驚!」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見姬花嚴肅的表情,他當然知道,姬花與雪婷的關係不淺,微微搖頭道「你就是太單純了,要知道我們是在逃亡,峰哥是沙城的惡霸,手下實力不凡,我們出手,必然引來不少強者圍攻,就算只爆發聖階實力,除非屠城,不然,我們的行動必然引起震驚!」

「可是,可是!」姬花還想說!

卻只見飛天羅隨意揮手,出現一座大房子,在凜冽的沙塵中!

眾人走進房屋,飛天羅升起爐灶!拿出不少冷藏的肉片,與美酒,道「今天的食物實在不是人吃的,我想以雪婷的實力,定能悄無聲息的離開那沙城!等雪婷來的這段時間,我們準備好食物,美酒,不也一樣嘛!」


說道這話,星霖也坐不住了!「可是已經這麼就了,雪婷為什麼還未到!」

「她一定是在等待機會吧,給他點時間!」飛天羅已經將肉擺在燒烤架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可雪婷還未到來,飛天羅稍微用神識查探了一會,雪婷還在沙城中!

飛天羅的心中也有些疑惑了!且有些擔心了!

肉等食物已經準備好了!

這時,優坐不住了!輕輕的拍了一下桌子!眾人的目光也聚集在她身上!

「優,你怎麼了,擔心雪婷嗎?」飛天羅道!依然那麼的安心!

優微微搖搖頭!想了想,寫道「我不擔心雪婷的實力,但是,她明明是喜歡你的,或許因為想要自己喜歡的人去救她,而不是讓她自己逃出來!」

「可是,可是!」飛天羅終於不安了!

「就算她逃出來,但是,會對自己喜歡的人失望無比!她本應該早就逃出來了,但現在依舊在沙城中,應該是等待他心愛的人來救她……」優還沒寫完便利紙,突然停止了,因為他看到飛天羅頭痛欲裂!

「啊!」飛天羅用力的捂著腦袋,看上去似乎頭痛欲裂般的難忍!

「飛天羅,你怎麼了!」「飛天羅你沒事吧!」眾人-大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