纜車已經到了頭。

「大哥就不必送了,我想大哥現在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江浙宇拄著拐杖,轉過身來看著江葉城。

「還是讓助理送你吧,這樣我才能放心。」江葉城嘴角依舊是標誌性的微笑。

江浙宇不再拒絕,只是點頭向江葉城禮貌示意離開。生疏的根本就不曾像一家人。

江葉城目送著江浙宇的離開。隨著江浙宇走的越來越遠,江葉城臉上的微笑開始逐漸僵硬,最後不再有表情。

「江總,江老的電話。」陪同的助理將他的手機遞了過來。

江葉城接過,轉變了情緒。

「爺爺。」江葉城幾乎已經猜到這次通話的內容。

「浙宇應該和你說過了吧。」江勛果然是料事如神。不,準確來說是老奸巨猾。

「是的。」江葉城只有回答。

「盛東對於江氏來說的確是有很大的誘惑。我想有時候你或許應該去聽一下浙宇的意見,這樣對你對江氏沒有壞處。」江勛這話果然態度不同。

「我知道了。」

「聽說你對遠成的yoli很著迷?」果然江勛的消息也是很靈通。

江葉城沉默不語。

「葉城你一向都不會讓我操心,這yoli我想你應該知道是什麼人。如果你想要借用遠成的合作,就應該要注意。畢竟是江先生的女人。」江勛的話的意思很明白,兒女情長為小,利益優先。

「爺爺說的是。」江葉城只能硬著頭皮回答。

「至於盛東的事情,我知道你一直在進行。但效率太低,你要知道這是個不錯的機會。要知道江氏一覽獨大,你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江勛這話的意思很明顯。

江葉城不語。

「這次你就和浙宇一起,畢竟是兄弟。」

「我明白了,我會處理的。」江葉城只是這樣的回答。

「那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電話終於掛斷。

江葉城面色僵硬,直接將手機扔了出去。

江勛,所謂的爺爺。

我在委屈求全的在他手下做牛做馬,可他卻不念及一點舊情。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東西就不計一切,想要得到江氏也是這樣的。

這可真的是可笑,他確實是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江勛,這個被稱為爺爺的人,是一個嚴重到病態的重視利益。只要是有利益的,他完全可以不計較一切。

當然至於yoli的事情,應該不是江浙宇所說的。作為內定的接班人江葉城,江勛應該是很清楚他的動向的,雖然他一直在防備。

這個老人,或許做他的子孫會很累。因為他重視的利益將很多人逼上了本不該選擇的道路。這或許就是江家的生存之道,利益是貫穿始終的。

江葉城恢復理智,依舊是之前的臉。

或許讓他憤怒的不是其他,而是江勛的不顧情分。只是因為利益,他可以摒棄他之前的所有原則,甚至於底線,而不計較一切前嫌。

江葉城費力討好那麼久,在他的眼裡都不及利益來的更快。

=============

江浙宇坐在車內,沒有表情。

這讓他想到今天所做的所有事情,他在做一個沒有理由的事情。

作為孫子的他,當然包括江葉城在內都很清楚他們的爺爺江勛是一個極其重視利益的人。重視利益的人,那麼就會很容易。

江浙宇知道江氏和遠成的合作本就是盛東的危機,但是江葉城好像並沒有這種打算。當然之前的江葉城有過想要利用趙紹旭與趙士皓的關係來挑撥內部爭鬥。雖然不夠成功但卻一直都沒有放棄,但是最近這段時間級江葉城明顯有所放慢,不,準確來說是基本上沒有什麼動作。

江葉城一向是急功近利,這樣的做法讓他不是很能理解。可是江葉城最近與yoli(因因、袁友莉)走的很近,這就很奇怪。這樣的反常行為讓江浙宇有些暮然,江浙宇心頭有了一種想法,這想法連江浙宇自己都是很相信。

於是,江浙宇就做了這樣一件事。利用江勛重視利益的特性,來逼江葉城打壓盛東。盛東倒台對遠成沒有什麼壞處,不過是一種挑戰,對江氏的挑戰。但是對yoli不同,趙士皓的存在對於她來說是很重要,雖然不想去承認但是這是事實。

江葉城對付趙士皓因因不可能坐視不管,對江葉城的印象會降低。或者她會來尋求他的幫助,盛東存在與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江浙宇的這個計劃,可謂是一箭幾雕,他所扮演的將是救世主。可是這也有很大的風險,例如他不知道yoli對趙士皓還有多少情分,這樣會不會將她逼回本來的路,或者她會重新做回因因。

這或許可以算作一場賭局,只賭袁友莉不想做回因因。

=============

我不知道自己這樣算做什麼,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可能姐姐忘了,明天是爺爺的忌日。記得小時候總能浮現爺爺的那面容,可是上帝總是不公平喜歡帶走慈祥的人。

我不能在明天去看他,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因因是一個死去的人。我不能和袁宥莉一起,因為我不能以因因的身份。

我買了一束花,我不知道爺爺喜歡什麼樣的花。可我知道他已經不會再知道了,知道那個乖巧的因因曾經經歷了怎樣的生活,殘忍的活了下來。

來到墓地,我看著這個只是石碑的爺爺。十幾年了,我已經那麼久沒有見過爺爺你了。我有太多的話想要說,但是卻已經無法說出來。

我將花方下,看著石碑上的照片。

十幾年了,這個被遺棄的孩子,已經長大,變成了一副冷血模樣。不知道在天上的你可曾看到現在在雲端上的我,可是我知道我不快樂。

我並不知道我父母葬在什麼地方,從小奶奶就從未提起過。有時候我會感覺自己是被命運拋棄的孩子,因為我從來不配被愛。

爺爺,你告訴我究竟是什麼變了。讓我變成了這副模樣,這醜惡的面具已經要讓我窒息了。我得不到救贖,我不知道到底該怎樣去救贖。。

… 87_878012(三十一)商場

早上的陽光充斥著,的確是這樣。不論我們生活的有多麼的迂腐,多麼的可笑,一切都不會有什麼改變。

今天是爺爺的忌日,我不知道袁宥莉今天是有怎樣的行程。或許我現在沒有資格去陳述什麼,因為我不再是曾經的我了。

或許是好奇心,我撥打了袁宥莉的號碼。

「友莉。」通話很快就被接通,袁宥莉還是那個一貫的感覺沒有什麼不同。

「記得姐姐和我說過想要我做你婚禮上的伴娘,可我想現在有些遠,但是我還是很想挑一份禮物送給姐姐。不知道姐姐今天有沒有時間,我們不如一起?」我有時候真的很佩服自己,在完全沒有想法的時候打電話,然後沒有話,最後硬掰出話。

「那我可是要說謝謝了,不過今天可能不行,不如改天好了,明天怎樣?」袁宥莉很少拒絕我。這一次我的確很希望她拒絕我。

「當然沒關係,我最近時間很充裕。」我微笑的回答。

「那就約定了明天,不見不散。」

電話掛斷,我彷彿心安了一般。

「咚咚。」直至一陣敲門聲響起,我才恢復過來。


「請進。」于思簡走了過來,她一貫都是掛著這樣的表情的。

「副總,這是今天修改的臨時行程。」于思簡將行程表交給我。

我接過行程表,我很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可以更改我的行程。我的目光落在了「江氏」兩個字上。

「江氏的合作案現在就開始招商?」我很是好奇,就是十點。這個時間來的很快,讓我有些難以應接。

「是的,這是遠成的最新決定,上面已經准許了。」

我現在已經不能把于思簡當做秘書來看待了,我知道他是江浙宇的人。當然我也不會那麼愚蠢,自然知道上面指的是江先生。

只是我很好奇,江浙宇之前沒有和我提及,這真的決定對於我是不是有些太唐突?

我沉默的看著行程表沒有動作。

「有關此次開盤發布會,遠成的江總也會來。」于思簡好像是在向我說明,但有那麼一瞬我感覺她在看我的眼睛。

人都是眼睛是心裡的窗戶,會透露出一些你看不到的東西。她這個舉動讓我有些不適。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只好差遣她離開。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心虛。我看了一眼手錶,現在是早上八點四十五,路程大概需要半個小時,所以我現在應該只有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這足以可見一件事情,就是時間倉促的讓人費解。

================


到達發布會現場,我看到發布會置備妥當。這當然不是幾個小時的結果,最少一天。我不明白江浙宇為什麼會同意提前,至少不應該那麼早。

「友莉。」這個聲音我很熟悉,幾乎來說我想不熟悉也很難了。

「江大少。」我轉身看著江葉城,他今天依舊是西裝革履。

都說男人的著裝從不需要花俏,但僅僅只是西裝就可以看出品味。特別是他手腕上的袖扣,在我面前總是閃著光。

「我可是等了你很久了。」江葉城依舊是我印象中的樣子。

「這可怨不得我,或許這對我來說算是個驚嚇。難道江大少總是喜歡突襲嗎?」我對於今天的事情耿耿於懷。


「不,有時候我也很喜歡偷襲。」江葉城這話說的很明白,我想之前的話我說的一點沒錯。江葉城做事總是在明面,縱使是做壞事也一樣。

「我以為江大少做事情很沉穩,就算江大少覬覦盛東也不至於現在就等不及下手。」事情開始的那麼快,這不禁讓我想到最大的獲益者。

「我不忍心和你做為對手。」他這話說的就好像是真的一般,有時候江葉城說話很奇怪。

「我倒是很希望我們是對手。」我不是很喜歡和江葉城為伍,這個人太聰明我玩不過,早晚是要吃虧的。當然江浙宇我至少已經習慣。

「我只希望不是商場,其實我更熱衷與情場。」江葉城在一些事情是習慣性開玩笑,但是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卻從不馬虎。

「那就壞了,在情場我想我會是勝利者。」我從來都未曾在我的世界里奢求愛情。

「這我倒是相信,你足以讓很多人側目。」江葉城和我的重點不一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江葉城總是那麼的習慣性說什麼奇怪的話。「要開始了。」我不想再交談下去,只說了一句就敷衍過去。

我無意中睹到江浙宇的身影,他坐在貴賓席,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這樣的場合江浙宇不是很喜歡,當然出現也是很奇怪,雖然現在是以江氏次孫江浙宇的身份,但我總感覺這不像他。

「我很高興江氏與遠成的合作,同時希望江氏和遠成的發展會更好。」

我腦海過了很多,模糊中只聽到了江葉城最後一句話。

直到江葉城抓住了我的手。我的意識猛的抽離,看著江葉城。

他卻只是對我微笑,將破冰錘交給我。小聲在旁邊耳語。「你該不會是在擔心盛東?」他半開玩笑的語氣,不可否認的是他覺察了我這樣的想法。

「與小人為伍,總是要先譴責下自己。」我接過破冰錘,微笑的回了他一句。

炎炎夏日,我敲打前面用冰塊雕刻的房子。破冰儀式或許對於我就只有這樣的好處,至少緩解夏日的悶熱。

誰都明白,這次招商對於盛東是一個怎樣的考驗。我早就已經知道江葉城是想要盛東,但是他卻急於求成。

走下台來,我走近江葉城。

「江氏此舉是要盛東?」我不想再多廢話,我想就直接說好了。

江葉城倒是轉過身來看著我。「我要盛東,我想你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江氏就不考慮外來因素?」我很明確的問。

「外來因素?」他好像在疑惑的對我微笑。

「你怎麼確定遠成不會和江氏爭奪,要知道商場如戰場,只有永恆的利益,沒有永恆的朋友。江氏吞併盛東,你認為遠成會坐視不管?我說過我喜歡三權分立的局面。」我直言不諱,我或許是愧對於趙士皓的原因。。

… 87_878012(三十二)招商

「江氏既然想要,自然會給遠成利益。你說利益問題,我想應該很好解決。」江葉城這話說的輕描淡寫。

我選擇沉默。

「我很好奇,好奇從來都不會有所在意的你,到底是為什麼那麼的反對。這或許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江葉城果然是靈敏,他已經嗅到了不對的氣氛。

我或許應該識時務些。「如果我說江氏想要的遠成也想要呢?」畢竟一山容不得二虎,在商場上更是如此。

「友莉你知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嗎?你是在意氣風發的對我說遠成要和江氏宣戰嗎?」江葉城在微笑的對我說這話。

的確我方才有些過激,做了一些不夠理智的事情。

「友莉,你或許應該去考慮一下江先生的感受。當然,如果你不滿意現在的生活的狀態,我想我之前所說的話依舊算數。」江葉城這話好像有很多種意思。

「我很滿意。」我轉身離開,我知道處於下風的我不適合再談下去。因為很難免我又會說出什麼讓自己懊惱的話。

我回到貴賓位置坐下,等待這次招商廠家的說明。

我無意中睹到江浙宇傳遞過來的眼神,這讓我不由的心驚。

秘書于思簡遞來一份簡要。我收回眼神,接過來。大致翻閱了一下,今天可能是要久坐了。這次的陣仗可真的是要比的上淺島灣了,我想或許這次合作處於上風的一直是遠成,遠成手下有淺島灣,此次與江氏的合作足以奠定在房地產界的地位。

目光再次落下,lan的logo出現在我的眼前。記得之前我給lan的特權很大,都未曾拉來與遠成的合作,這一次lan主動前來。

我眉頭不禁蹙起,盛東的常任商家都前來,這形勢或許是要比我想的更加嚴峻。盛東如果這樣下去早晚是要被掏空,如果這樣江葉城可能會更加容易。

我有些頭疼,紙張很多。我幾乎已經不想要看到商家的品牌了。第一次我會厭倦這樣的事情,以利益為重的我有一天也會厭倦。

「嗯嗯嗯。」我正有些頭疼,手機振動起來。

我拿出手機,這個時間給我打電話的人沒有幾個。我看著屏幕上顯示「袁宥莉」三字,我就已經感覺到了嘲笑的意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