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方天南就如同是一個迷路的孩子,在原地安靜的待著。

誰知道,整個特殊的空間里,會不會突然的就出現一絲全新的變化呢?在石頭雕像內的時候,方天南也不是先一步的等到所有的石頭粉末的粉塵,完全的沉澱下來之後,半空之中才出現藍色的絲線嗎?

而就在方天南的意識,開始催動著自己的身體,運轉著修鍊空間能量的功法武技之後,方天南的心神所停留的空間之中,卻是忽然間的泛起了一絲漣漪。……

「嗯?」方天南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難道說,這個特殊空間,還和自己之前的探查收穫,有所聯繫?」

一瞬間,方天南就聯想到了,自己所遇到的荒山廟宇,也不止一個。

方天南只是獲得了其中的一個荒山廟宇中的雕像所隱藏的功法武技而已。就好像是方天南在司木佳小鎮的周圍所路過的那個荒山廟宇中的石頭雕像內,所隱藏的功法武技,方天南就沒有獲得。而方天南目前所探查的冰雪神像,不管是從規模上來說,還是從氣勢上而言,都要比荒山廟宇中的石頭雕像,來得更加的高級一些。

「該不會是,需要先一步的探查完畢,所有的荒山廟宇中的石頭雕像,才有機會接觸到這一座冰雪神像的秘密吧?」方天南的腦海里,閃現過每一次歷險的時候,總是需要先闖過一關,接著一關,最終才能夠抵達終點一樣。

如果說,冰海雪原中的冰雪宮殿,就是這些雕像的秘密的終點的話,那麼,方天南則是需要先收集起。所有的荒山廟宇中的石頭雕像,完全的了解了那些石頭雕像的秘密,才能夠最終破解開冰雪神像的秘密!

方天南催動剛剛獲得的修鍊空間能量的功法,僅僅是引起了冰雪神像的內部所營造出來的特殊世界的意思漣漪,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已經是非常明顯的事情。

。。。。。。

「誰知道,在天聖大陸的北部區域,究竟有著多少座荒山廟宇啊。」方天南不由得哀嘆了一句。方天南目前所知道的,就只有兩座荒山廟宇。但是,天聖大陸的北部區域,何其大?

不要說是方天南了。就算是夢青蘿。不對,夢青蘿作為聖地的聖女,在天聖大陸的北部區域,親歷的地點也是不多的。哪怕是那些經常在北部區域歷練的修鍊者。也鮮少會是對整個北部區域都非常了解的。

實在是天聖大陸的區域範圍。太過廣泛了!

而在這樣廣袤的區域之中,想要找到所有的荒山廟宇,也著實是為難方天南。

即便是有著總共多少座荒山廟宇的提示。方天南也不見得就能夠找到多少,更不要說是連多少座的荒山廟宇,都不清楚的情況之下,方天南又如何的能夠找到所有的荒山廟宇?

這還是其次的!

方天南所見到的兩座荒山廟宇之中,不管是案牘,還是石頭雕像,都還完整的存在著,也沒有什麼修鍊者經過的時候,對這些東西進行過破壞。而其餘的,方天南還沒有遇到的荒山廟宇,誰知道具體的情況,會是什麼樣的呢?

方天南不由得看著周圍的一片冰雪世界,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迷茫的同時,也是有著幾分的無奈。

。。。。。。

漸漸的,當方天南體內的空間之力,逐漸的又重新變得充盈起來的時候,方天南斟酌了一下,就立即的催動著空間之力,繼續的融入到了冰雪神像之中。也就是在這一瞬間,方天南眼前的這一片冰雪世界,忽然的就飄起了冰雪!

「果然是空間能量不夠所引起的啊,……」方天南的臉上,迷茫之色,瞬間就是一變,轉而開始期待起來,「只要自己能夠一直的提供空間能量,相比冰雪神像的秘密,應該也能夠表現出來吧?即便是不能夠確切的了解到冰雪神像的秘密,也應該可以得到一些提示吧?」

唯一的缺陷就是,方天南這一次調整自己的狀態,休息之後恢復的空間之力,依然不夠堅持到冰雪神像的秘密完全的解開。方天南眼看著周圍的冰雪世界,似乎是再一次的陷入到了安靜的氛圍之中,只能是苦笑著,不知道說點什麼好了。

「也不知道,究竟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來持續的恢復自己的空間能量了。」方天南琢磨著,想要了解到冰雪神像所顯露出來的藍色紋飾圖案中所包含的信息,就需要空間能量,而除此之外,其餘的任何能量,都對此沒有效果。


這也是方天南感覺到無奈的最大原因。

所幸的是,方天南的心神,已經先一步的融入到了冰雪神像的內部所營造的世界之中。不然的話,方天南這一次嘗試著探查冰雪神像,恐怕是已經失敗的結果了。

「期待著,能夠有一個完美的結果吧。」方天南也只能是如此的嘀咕了一句。

轉瞬間,方天南就繼續瘋狂的修鍊著空間能量的功法武技起來。

唯有空間能量上的支持,才能夠在目前的情況下,幫助到方天南。

。。。。。。

接下來的情況,似乎是陷入到了一次又一次的循環之中。方天南不斷的恢復著自身的空間能量,然後,迅速的就融入到了冰雪神像之中,待到身體內的下丹田中的空間能量徹底的空乏下來之後,又繼續的恢復著自身的空間之力!……

方天南不知道究竟是過了多少的時間,也不知道,冰雪神像對於空間能量的需求,還有多少。方天南只能是堅持著,不斷的修鍊著!

而站在方天南身邊的,夢青蘿幾人,這個時候是什麼樣的表情,或者是無聊,或者是擔憂,都不是方天南所需要考慮的了。方天南的心神,都沉浸到了冰雪神像之中,又如何的去觀察夢青蘿幾人的反應呢?

再說了,和方天南之前探查石頭雕像的時候一樣,哪怕是夢青蘿幾人,想要幫忙,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一切,都需要依靠著方天南自己!

「既然連心神都已經沉浸到冰雪神像之中了,對於冰雪神像之中所營造出來的世界,依然沒有任何的改變,那麼,再加入一些其他的神識能量呢?」方天南在持續的恢復空間能量之中,忽然間的想到,星力進入到冰雪神像之中,固然是會理解的就被空間之力所分解,但是,心神的能量卻是沒有。而一名修鍊者的神識能量,固然不全部都是心神的能量,卻也算是比較的類似了!

就好像是方天南的識海之中,除了自己的意識,以及神識能量之外,不也還有著靈兒的意識存在嗎?

方天南此時沉浸在冰雪神像中的心神,就是和靈兒一般!

。。。。。。

想到久未出現的靈兒,方天南又不由自主的聯想到了自己識海之中的青龍圖騰、朱雀圖騰,以及玄武圖騰!

四象的圖騰,在方天南看來,應該也是和靈兒的意識,差不多類型的!區別只在於,能量的強弱上有所區別!

「不如,激發青龍圖騰的能量,融入到冰雪神像之中,試一試?」方天南頗有些異想天開的琢磨著,「再不濟的話,應該也不會有多少危險吧?」

在方天南此前,但凡是有動用到青龍圖騰的能量的情況之下,方天南都是有所收益的。這也讓方天南對於四象圖騰的能量,一直都比較的期待。

實在是這個時候,方天南純粹的利用著空間之力,來探查冰雪神像的速度,太過緩慢了,緩慢到了方天南幾乎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每一次空間能量的提供,固然是能夠引起冰雪世界的變化,但是,當方天南一終止空間之力的提供,冰雪世界就又會恢復到原先的狀態!

這種反覆的操作過程,卻又見不到什麼希望的情況,自然會讓方天南琢磨著其餘的方式,來進行嘗試一番了。(未完待續。。)

!! 洞深處,豁然開朗,別有洞天。沒想到在這個不見天日的地方,竟然會是一個美麗的植物王國,幾人合抱不過來的大樹比比皆是,各式各樣七彩絢麗的花朵爭奇鬥豔。那美麗的花蝴蝶隨處可見,或成雙成對,或成羣結隊,在花叢中盡情的舞動着。

此情此景,美不勝收,只可惜光線太暗,不能攬盡全景。

一陣陣撲騰聲響起,擾亂了這美好的畫卷。吱吱的蝙蝠黑潮風一般掠過,蝴蝶受驚,涌動出一片七彩浪潮,翻滾着飛進遠處的黑暗裏。興奮魔獸的歡叫聲,突然間戛然而止,迅速的藏躲起來,片刻後便全都銷聲匿跡。

蝙蝠很多,遮天蔽日,蝙蝠很大,像鷹一般。這裏的魔獸早也習慣了蝙蝠的存在,基本都有一套完美的藏身之法,總能在第一時間躲過蝙蝠的獵食。

在蝙蝠的眼裏,闖入這裏的幾人可能是最好獵殺的食物了,不跑不躲,傻傻的呆站在那裏。誰都喜歡不勞而獲,蝙蝠也不列外,頃刻間成千上萬的蝙蝠衝向七人。

在這個漆黑的洞穴,火球爆出了璀璨奪目的光芒,炸死了上百隻蝙蝠,可在着黑壓壓的蝙蝠大軍中,是那麼的杯水車薪。

蝙蝠的攻擊來得那麼突然,那麼猛烈。遠程職業不斷的射擊,根本無濟於事。近戰們則把武器揮舞得水泄不通,收割着大片大片的蝙蝠生命,可卻也抵擋不了蝙蝠見縫插針的進攻。不多時,每個人身上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傷痕。

“格蕾絲,請你們靠過來,我們需要‘真言屏障’。”悅凡突然道。

格蕾絲和約翰還是單獨站在一塊,此時他們的處境比大家還要危急。經悅凡提醒,格蕾絲纔想起她還有‘真言屏障’可以用。慌亂中也看不清她是什麼表情,只見她默唸咒語,施放出‘真言屏障’把約翰和她籠罩在內。

有了屏障抵擋住蝙蝠的攻擊,約翰壓力大減。聖劍急揮,縱橫交錯的劍氣大片大片收割着蝙蝠的生命。

“媽的,兩個自私自利的小人。”沒想到格蕾絲和約翰竟然會這樣自私,彼德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對於彼德的咒罵,格蕾絲和約翰都裝作沒有聽到,依舊斬殺着蝙蝠。

大家都很氣憤,身處險境,就算是敵人都可以合作。而這兩個所謂的盟友,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艾伊的‘荊棘之觸’升了起來,雖然也能夠抵擋片刻,但始終不及牧師的‘真言屏障’。

三重音龍吟響起,強大的威壓使得蝙蝠出現了短暫的停頓。突然變身的三頭衝上天空,寒氣與火焰掃過,大片大片的蝙蝠噼裏啪啦掉到地上。

“跟上我。”悅凡說着,帶着大家跟着三頭殺開的血路前進。

蝙蝠們發狂般向天空中的龐然大物發動攻擊,可惜以它們弱小的身體,還不足以威脅到強大巨龍的生命。

三頭不理會蝙蝠的攻擊,強行用火焰和寒氣繼續殺開血路。沒多久,大家來到一絕壁處,頂上垂落的瀑布發出轟然巨響,掩蓋了周圍一切聲響。

懶得多說,悅凡縱身跳入水潭,向裏面的瀑布游去。瀑布強大的衝擊力,把他身軀拍打得幾乎散架,努力衝刺了三次,才衝過瀑布。

瀑布後面也是一個洞穴,潭水順着洞穴一直往裏面流淌。冒險隊五人一獸都已聚齊於此,進入洞穴,齊腰的水並不算深,可湍急的水流,倒使大家進去的步伐輕鬆不少。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的洞穴開始慢慢張開變寬,水的流速也變慢了不少。這裏是個很深的水潭,因爲水已經變成了深黑色。順洞流進來的水,到這裏便已經到了終點,因爲水潭對面的洞穴比水面高出了不少,周圍看不出有什麼泄水的地方。水面好像不會上升,也不會下降,不知道流到什麼地方去了。

遊過水潭,爬到對面洞穴,裏面蜿蜒幽深,看不了太遠。洞不算太寬大,但也不太狹窄,有三米多高,四米多寬。艾伊變作熊開路,拓雷雙手持劍緊跟其後,彼德擡着火球和瓊馨瑤在中間,悅凡領着三頭押後。

“等等,前面有敵人。”在一個急拐處,悅凡突然小聲叫住大家。

所有人都把自己的狀態技能加上,艾伊變的熊人立而起,在施放出‘野性印記’(所有隊員,所有屬性提升百分之五,持續一小時)後,又給自己加持了一個‘荊棘之甲’(提升熊形態下百分之三十的護甲,持續十分鐘)。

艾伊變的熊身上,突然間長出很多荊棘,不斷遊走糾纏,最後緊緊貼在熊皮上。看上去熊好像穿上了藤甲一樣,做完這一切,熊從新四腳落地,帶着大家向前走去。

轉過拐角,石洞變寬不少,有一個不知什麼魔獸的骨架躺在地上,每一匹肋骨都有人類的手臂粗細。十數條有人類身體粗細的大蛇,扁平的脖頸撐着高高的腦袋不停的遊走來遊走去。

艾伊先發制人,一個‘衝鋒’殺入蛇堆,把遠處的蛇都盡數吸引過來。冰雨、火雨從天而降,急速的箭矢帶着咻咻的蜂鳴聲一閃而過。一波攻擊後,大蛇盡數擊斃,偶爾有一兩條死而不僵的,都被拓雷大劍攔腰斬斷。

穿過這裏,外面的洞穴突然變大,周圍像通道一樣的小洞穴層層疊疊,縱橫交錯,像一個巨大的迷宮。

一出洞口,外面依舊有着數十條大蛇,可奇怪的是蛇羣裏有着幾個人形生物。他們沒長毛髮,尖尖的耳朵有點像精靈,佝僂着身子,走起路來一搖一晃的。感覺他們的腳太過於柔軟,有點支撐不住沉重的身體一樣。

如法炮製,還是由艾伊吸引火力,其他人全力攻擊。

艾伊的出現,嚇得大蛇們驚叫連連,而後全部嘶鳴着向她衝來。幾個人形生物則單膝跪地,每人召喚出一團電球。

電球拖着長長的尾巴,眨眼即至,在漆黑的洞穴裏面,顯得格外的耀眼。 當方天南識海之內的青龍圖騰的能量,伴隨著方天南的神識,進入到冰雪神像的內部的時候,方天南忽然的就感覺到,自己的心神,頗有些不太穩定起來!

「難道是青龍圖騰的能量,會衝擊到自己的心神?」方天南心下里嘀咕著,「這也不太可能啊。」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方天南的識海之內,又怎麼可能出現青龍圖騰呢?不要說是青龍圖騰了,方天南的識海中央島嶼上,可還是有著朱雀圖騰和玄武圖騰的!

緊接著,方天南所感知到的冰雪世界,卻是和方天南的心神一樣,開始顫抖起來!

無數的冰雪,破碎開來,又重新的聚合在一起,而漫天的飛雪,也是紛紛揚揚的,遠要比方天南之前純粹的提供空間能量的時候,冰雪世界的變化,大上許多!

「咦,……」方天南不由得小聲的嘀咕著,「這樣的變化,雖然在一開始的時候,的確是讓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是,慢慢的,倒是有些新意了。」

至少,方天南周圍的世界,已經開始呈現出一些新鮮的東西。就好像是原先一度冰雪飛揚,又轉瞬間安靜下來的場面,在這一次的青龍圖騰的能量的衝擊之下,完全的消失,反而是一直的下著紛紛揚揚的冰雪。


連帶著,方天南的心神,都感覺到了一股冰寒的氣息!

彷彿是整個冰雪神像內部所營造出來的世界,都是沉浸著特殊的陰寒氛圍之中!

。。。。。。

「真是漂亮啊。……」方天南眼看著周圍彌散著的冰雪。在極度的寒冷之中,彷彿是隨著風的吹動,而呈現出一種寫意的境界,內心裡的震撼,還是非常的明顯的!

隨風而動的那些冰渣,組成的各種奇形怪狀的紋飾,不要說是夢青蘿、黛兒塔這些女性修鍊者了,哪怕是方天南這樣的男性修鍊者,同樣是非常的喜愛!

當任何的事物,美到一種極致的時候。剩餘下來的。就只有欣賞和感嘆了。

只是,讓方天南有些意外的是,隨著這些紛飛的冰雪,而逐漸的因為陰寒的氣息。而凝聚成一個個紋飾圖案。停留在半空之中。漸漸的,這些圖案紋飾,越來越之後。又似乎是互相之間,建立起了莫名的聯繫,方天南的心頭,就有些驚喜了!

「原來如此!」方天南暗道了一句。

如果說,石頭雕像內部所隱藏的秘密,就是一部關於修鍊空間能量的功法武技的話,那麼,此時的冰雪神像的內部究竟隱藏著什麼,方天南暫時的還不是很清楚。但是,石頭雕像內的藍色的絲線,到了冰雪神像的內部,卻是變成了眼前這些奇異的冰棱!

有捲曲的,也有筆直的,甚至於還有像是盛開的花朵一樣的,……

各種形態的冰棱,應有盡有。

方天南抬眼看去,漫天的世界,就是一個奇異的冰雪世界!

。。。。。。

「是催動著自己的空間之力,去接觸這些奇異的冰棱,還是利用其它的一些能量?」方天南開始斟酌起來。


雖然,這些奇異的冰棱,還沒有徹底的結束,依然在無盡的蔓延著,方天南卻是能夠感知到,一旦等到這些冰棱全部的形成,冰雪神像的秘密,就將徹底的顯露在自己的面前。而方天南所需要做的,就是為自己接下來的打算,做好充足的準備!

誰知道,方天南嘗試的機會,是不是只有一次?

若是第一次傳遞出去接觸冰棱的能量屬性不對的話,還有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


對於石頭雕像的內部,所表現出來的那些藍色的絲線,方天南是動用的空間能量,並且還學會了一部修鍊空間能量的功法武技,而冰雪神像之中,按照之前的探查來看,顯然也是和空間之力相關的。不然的話,冰雪神像也不可能直接的就吸收方天南體內的空間之力,而不需要星力了!

但是,此時的方天南,可是在冰雪神像之中,融入了青龍圖騰的能量!

這讓方天南有些猶疑著,要不要嘗試著,用青龍圖騰的能量,來接觸這些冰棱呢?

「該不會是這裡的冰雪神像,是和四象有些關係的吧?」方天南忽然的想到,能夠讓靈兒重視的東西,幾乎都是和四象功法有關的!

像是「鳳珠」,又或者是「五方令」,甚至於是高塔危機這樣的,每一樣被靈兒讚歎過的,都是有助於方天南修鍊四象功法的!

而在方天南的實力境界突破成為聖皇境之後,連境界都不是很穩固的情況下,靈兒就建議著方天南來到冰海雪原之中歷練。若是說,在冰海雪原之內,能夠再一次的遇到,和四象功法先關的事物,方天南也不會有所懷疑!

。。。。。。

忽然的,就在方天南絞盡腦汁的琢磨著的同時,冰雪神像內部所營造出來的冰雪世界里,所有的冰棱,竟然是停止了下來!

一時間,方天南也是收拾好自己的心態,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不管是有著什麼樣的可能的吧,先一步的了解清楚這些冰棱,在方天南看來,還是非常的有必要的。

「可是,這也不應該啊,……」當方天南完整的查看了一遍,所有的冰棱的形態特點之後,總是感覺到非常的怪異!

「似乎是這些冰棱,有一部分,是非常的完整的,也是相互的聯繫到一起的,但是,另外的,還有許多的冰棱,卻是單獨的存在著,好似和周圍的冰棱,完全的沒有任何的聯繫。」方天南琢磨著,「這樣的情況。即便是想要探查出一些什麼來,也是不太可能的吧?」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把自己的「視線」,集中到了那一部分相對完整的冰棱所組成的紋飾圖案之中。

漸漸的,方天南倒是砸吧出一些端倪來。

「敢情這些冰棱,只是勾勒出了冰雪神像上的紋飾圖案的一部分啊。」方天南頗有些恍然大悟的感慨了一句。

正如方天南所說的那般,在相對完整的這一部分冰棱所構成的圖案之中,的確是能夠看到冰雪神像上,原先密密麻麻出現的紋飾的影子!這也多虧了,方天南在探查冰雪神像之前。對於上面的紋飾圖案。有過非常詳細的觀察和了解。不然的話,光是看到這麼一個局部區域的紋飾圖案,方天南又如何的辨別得出來?

而有了這樣的發現之後,方天南倒是覺得。接下來的事情。非常的容易了。

既然青龍圖騰的能量。能夠催發冰雪神像內部所營造出來的世界的變化,達到了堪比空間之力作用,那麼。朱雀圖騰的能量呢?玄武圖騰的能量呢?

方天南的識海之中,可是還有著這樣的兩個圖騰的能量,沒有發揮出來呢。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