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七八個衣着八卦的青衣道士就跑了出來。打眼望去,其中一個爲首的竟然還是老熟人。

正是現今武當山大弟子,柳如風。

見是柳如風,我直接就迎了上去,同時對着他拱了拱手:“多日不見,柳兄可好啊?”

柳如風雖然自視甚高,但卻是一個終道之人。此刻見是我,當場便“哈哈”一笑:“果真是你李炎,快、快隨我上山!”

說完,柳如風又對着其餘幾人施禮,然後做出請的手勢,讓我們上山。

周圍這些新加入武當的弟子見這等情景,全都睜大了雙眼,在一旁低聲竊語:“沒想到真的是李炎。”

“是啊!聽說他很強,同輩之中第一人!傳說那個叫姬無雙的地門入世弟子,都不是對手。”

“那可不是!我聽十師兄說,李炎的道行甚至可以吊打咱們師傅!”

“二狗你胡說吧!我們師傅那麼強……”

正當這些新入行的小道士在小聲討論的時候,我們已經坐車上山了。

沒過多久,我們便已經來到了武當觀大門,守門的道士見是柳如風帶路。全都恭敬揖手,嘴裏喊了一聲:“大師兄!”

因爲我們在來的路上,就告訴柳如風,說我們得到了一驚天消息,是關於黑蓮的。

所以我們剛一進門,柳如風便叫人關了大門。同時警告,任何人不可以出入。

這些弟子門徒不敢怠慢,全都回了一聲“是”之後,蒼古的大門“哐當”的一聲便死死的關閉。

進入武當觀後,我們隨柳如風直接進入了內堂。同時大廳到,宋叔正在內堂中的偏殿與馬藏雲,牛真人下棋。

至此,幾分鐘後。我們便來到了偏殿,可剛到門口。便聽到宋叔的笑聲:“哈哈哈!師弟你又輸了!”

隨着宋叔的笑聲,柳如風直接便對着內堂揖手,同時開口道:“師傅、師叔,李炎、常亮等求見!”

不等柳如風說話,宋叔等便已經發現了我們。

此刻見真的是我們,宋叔更是長身而起,當場便對着我們興奮大笑:“小炎,你們怎麼來了,前幾天不是在電話裏說,還在西安嗎?”

見宋叔詢問,我急忙拱了拱手:“宋叔,我們本準確前往西藏。但在火車站,接到了閻王的聖旨!”

宋叔等聽我說出閻王的聖旨,全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大約過了幾秒鐘,宋叔纔開口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兒?”

“沒錯!”

我一邊說,一邊與衆人進入了裏屋。

“出了什麼事兒?”

“宋叔事關重大,不可泄露!”我鄭重的開口。

宋叔聽後,連忙叫柳如風撤走周圍的弟子,同時讓柳如風親至把守。

此時,我們都坐在偏殿之中。而我也不廢話,直接拿出了閻王的聖旨,然後交給了宋叔查看。

宋叔在觀看完聖旨之後,臉色驟變。同時有驚訝的看了我一眼,且兩忙雙手拱起聖旨對着我,同時開口道:“貧道參見斬魔將軍!”

見宋叔竟然對我行了一禮,這個被我嚇得。他可是我得師叔,這大禮我怎麼受得起?

於是我連忙扶住宋叔:“宋叔,你這是爲何!萬萬使不得!”

可是宋叔卻用着非常嚴厲的語氣對我說道:“你懂什麼,我竟然親自觀看了閻君的旨意,就必須按給你行禮,你可知道舉頭三尺有神明?我所不行禮,豈不是觸犯閻君天威?”

見宋叔如此嚴厲的呵斥,我才明白。在我們這個行當中,有些規矩是不可以更改的,即使沒人看見。也必須按禮執行,畢竟我們是修道。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在我們的眼裏,也並不是什麼假話。

接下里,宋叔和牛真人都給我行禮。之後,我們纔開始談論我們來此的正題。

此刻只聽牛真人開口道:“小炎啊!既然下面都下了旨意,我們就得按旨意行事,萬萬拖不得。”

“嗯,應該如此。旨意上雖然沒說,但也表露出地府在冥界黑蓮相鬥中,顯得很是吃力!”宋叔也附喝了一聲。

見兩位大賢都如此開口,我也點頭同意。而宋叔也在此時繼續說道:“小炎啊!前年正邪之戰,你就是盟主。雖然沒有在明面上,但這一次,有了閻君的聖旨,加上你之前的功勳,你坐穩這白派正道盟主之位,定然無可厚非!”

聽宋叔這般說道,我也就笑了笑,揖了揖手。說希望宋叔和牛真人輔佐。

畢竟甚至都擺在這裏了,而且之前我也真是盟主,只不過只有一些前輩名宿知道而已罷了。

如果我此刻推辭,說些屁話。那可就顯得虛僞,因此我也開門見山,希望宋叔輔佐我。同時與其討論如何召喚東北家仙,內地野仙以及各大門派,江湖散修等。

同時,除了商討聚集點,最爲重要的是。不可打草驚蛇,不能讓南嶺中的黑蓮發現我們要對他我們不利。

如果提前走露了消息,這南嶺黑蓮人馬,拔腿就跑。我們去哪兒剿滅黑蓮去?到了那個時候,豈不是得不償失?

所以,其中有很多細節,我們必須詳細的商討。

在這期間,大家都踊躍的發言。想了很多辦法,最終終於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不僅可以不驚動黑蓮,而且還能召喚來各個門派,散修等頭目。

只要這些人都到了,在暗中拍出道門高手前往南嶺盯梢,等一切商討妥當之後,聚集正派大軍,剿滅南嶺黑蓮豈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而這個辦法也是最庸俗,但也最合適的辦法,那便是舉辦一次空前絕後會盟壽宴! 我們連夜商議,最終決定,在這武當山舉行一次會盟壽宴。

宴請當世的所有大能,讓們會盟與武當,最後在細緻的安排。做完這些之後,我們便可以兵出南嶺剿滅黑蓮。

然後調轉槍頭,直刺幽州燕山,再度滅了孔雀妖國。達到最終平定天下的目的,如果到了那個時候,地府中的黑蓮還沒有剿滅。

我甚至可以申請竟然冥界,與陰間黃泉兵團會盟,在哪裏一起剿滅黑蓮。

以此達到三界的平定,世間的穩定。但這些只是我心中所想,要是想完成,卻是一步比一步難。也不知道在這條道路上,還有付出多少生命和鮮血。

不過我等既加入白派,便早有死的覺悟。以身殉道,也是我們最好的歸宿。

現在有了計劃,大家也都開始散去。不過卻不是去睡覺,而是去聯絡天下道友。

因爲地府的旨意來得倉促,所以大壽的時間。也安排的很急。就定在十天以後,十天之後,天下道友、英雄便會聚集武當山。

就在我們離開偏殿之後,青雲道長宋叔便把門口的柳如風叫到了房間之中,大約幾分鐘之後,柳如風急匆匆的出門。

並且在五分鐘之後,武當山山上的山鍾突然之間就響了:“咚、咚、咚……”

這悠悠鐘聲,本只會在清晨早課,晚間晚課兩個時間響起,可現在卻在半天三更突然被撞響,這讓武當派還在熟睡中的弟子大感驚訝。

但因爲森嚴的幫規,所以不到十分鐘。武當大殿之中,便以及聚集滿了武當弟子。

而此時武當掌門高居堂座,左右分別是武當長老。弟子爲首的,便是柳如風。

因爲我認識的沒幾個人,說要就在武當聚集弟子的這段時間,我已經通過電話。連續到了茅山掌門楚陽、飄雲谷掌門擎天、峨眉派準掌門周傾城以及三石道長和熱依木等。

因此,我們這幾人便成爲旁觀,站在大殿的一旁。

此刻正堂上的宋叔端坐,眯着眼,也沒有開口說話。

大約又過了好幾分鐘,武當大弟子柳如風見人來得差不多了。便按照行當中的禮節,拱手對着宋叔開口:“師傅,現在門中二百三十一人已經全部到齊,請師傅訓示!”

柳如風的話音剛落,宋叔便緩緩的睜開了雙眼,手中拂塵一甩。用着低沉響亮的聲音開口道:“衆弟子聽令!”

大殿之中的弟子見自己的師傅今兒個大晚上的叫他們來大殿,同時還衣着正統道袍,手拿拂塵。知道是大事兒,此刻那敢有絲毫怠慢?

全都在第一時間對着宋叔一拱手:“請掌門訓示!”

宋叔掃了一眼大殿衆人和那些根本就不了大殿,站在門外的弟子們。然後開口道:“貧道七十大壽將至,現要宴請天下英豪。我命爾等,在一日之內,把消息送到天下各個門派、先賢等的耳裏,務必請他們十日之後,下月八月初一到我武當一聚。”

宋叔說話,有是揮舞了一下手中拂塵。堂下弟子在聽聞這些話語之後,有的到沒什麼感覺。

但有的卻露出狐疑之色,因爲他們知道。掌門的大壽早就在兩月前過了,因爲整個白派都在備戰對抗黑蓮的事兒。當時也就他們門中的隨便的吃了一頓,根本就沒有宴請外人,可現在,他們的掌門怎麼就要打辦壽宴了呢?

這讓很多弟子臉上都露出了疑惑之色,不過見到堂位上的宋叔一臉嚴肅。也沒人開口詢問,同時大師兄柳如風也事先打了招呼,什麼也別說,什麼也別問。

所以,大殿之中的武當弟子全都在聽完宋叔的話之後,當場便對着宋叔揖手到:“遵掌門法旨!”

就這般,宋叔宣佈散會,讓武當衆多弟子,連夜行動。不能有絲毫的怠慢與逗留。

隨着宋叔的一聲令下,整個武當派都開始沸騰了起來。寫請柬的寫請柬,打電話的打電話。有的甚至快馬加鞭,直接奔赴那些深山老林中的隱世而去。

一時間,武當山用到了各種聯絡方式。比如現在最快捷的電話,電子郵件等。但除了這些,還有信鴿這類的。

當然了,現在的宋叔也就是明面上的白派盟主,掌握了天下道友英豪們的各種聯繫方式,有的地方更不是不通電話的。就好比那些老林子裏隱居的老輩名宿,與他們聯繫,只能靠人活着信鴿。

這一晚,整個天下風雲雷動,各大門派更是連夜召開緊急議會。很多前輩名宿,甚至在得到消息之後,當晚就星夜奔赴武當而來。

雖然我們的計劃中沒有透露一點黑蓮風聲,但有很多心思過人者,多少也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至於爲何,他們也許想不出。但現今白派盟主深夜下令,而且大壽時間和宴請時間那麼急促。很有可能,內有隱情。

當然,我扶住連續的那些人,全都在第一時間動手。

比如飄雲谷掌門擎天,他在聽到我的電話之後。當場便帶着數位得力師兄弟以及一些弟子,立刻就離開了湘西。

陸三爺,輕點寵 茅山掌門楚陽,也是在當夜離開了茅山。至於新疆熱依木,三石道長,正氣道十四位舒克凡。他們也都連夜啓程,直奔武當而來。

現在的武當,可謂忙得不可開交。除了宴請天下英豪,還有宴席、住宿、安全等一系列問題。

其中還有一個什麼,當地的高官領導還在幾日後視察武當山。一位弟子前來問柳如風該怎麼辦。

這柳如風到還直接,當場便對着那小道士一頓大罵:“*狗屁領導,你不看看這都什麼時候。叫他別來武當山了,說我們沒空!讓他去別地兒收紅包去……”

聽到這話,我不由的露出一笑。這柳如風還真性情,不過現在關乎三界安危。他說的也沒錯,這些人就知道沒事兒到處旅遊,旅遊的地方越多,紅包收得也越多。

轉眼之間,天已經大亮了。但我們卻沒有多少睡意,依舊在武當協助各種準備工作。

因爲一切來的太過急促,甚至午飯大家都沒空去飯堂吃。結果整個武當的人,全都吃了盒飯。

而武當山也在今天宣佈關閉,並且對外宣稱關閉的時間也是有史以來最長的一次,達到了二十天。

大約下午三點鐘的時候,一波客人到了。

來人正才紀委飄雲谷不到兩天的飄雲掌門,擎天。

湘西大戰,飄雲谷遭到了重創。掌門直接身亡,護山神鹿差點都重傷垂死。損失也很是慘重,不過飄雲谷財力雄厚。在加上吞併了湘西趕屍派,在短短一年的時間裏,再次崛起。現在登錄在案的飄雲谷內門弟子,就已經高達六百多人,完全是武當山內門弟子的兩倍。

至於外門弟子,也就是拿錢學功夫,然後排排屁股走人的主兒。

農門女首富:嬌養攝政王 這內門弟子,則是全部宣佈效忠白派的正統道士。

而飄雲谷掌門擎天剛到,便有武當弟子來內堂報道:“稟告掌門,飄雲谷掌門擎天,衆弟子以到山門!”

宋叔此聽到此話,當場便猛的一揮手:“請!”

隨着飄雲谷的到來,武當山直接就開啓了迎客模式。

晚上直接迎來了常家,而且來人竟然是二十多年都沒有出過世的隱世大長老,常天龍,常老爺子。

聽老常說過,他閉關期間,全程都是又他們家這這位老祖級人物護法和指導,一身修爲也是深不可測,奇門遁甲上的造詣,也是出神入化。

除了常家,晚上到了還有一些離這裏不遠的前輩名宿。

甚至在深夜的時候,茅山的人也到了。

就這般,很多和武當派要好的門派和前輩們,全都提前七八天來到了武當。不過還好,武當後山經過修建,已經初具規模。完全可以容下這些前輩,掌門們。

直到第五天,武當山迎來了第一位“妖仙”。這是一隻猿猴,道場在秦嶺。實力強大非凡,在內地妖仙之中,算得上一號人物。

而武當山的人數,也在這十天之內不斷激增。到了第八天的時候,人數已經達到了六百多人。

西域熱依木、三石道長也都抵達數日,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三石道長來到中原之後,竟然開宗立教,現在弟子門徒竟然達到了二十多人。

現在來的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代表性的人物和妖仙,如果全都來了。恐怕這武當山漫山遍野都會是人流和野獸妖仙。

第九天,東北保家仙和夜仙兒代表人物趕到。當然,爲首的還是那個比較狂妄的夜字營出馬弟子,夜狂笑。

現在的夜狂笑早已不是我回魂後在北京遇到的那個修爲低微的小道士,現在的他已經在東北三省闖出了赫赫威名,夜字營狐仙而更是在他的帶領下,一躍成爲了東北第一營口。

不僅夜字營的香火鼎盛,期加入夜字營堂的家仙兒也越來越多,讓當地的老百姓,着實受益了不少。

農家俏娘:將軍別怕,我開掛 在夜字營的管轄範圍,硬是沒有出過多少妖邪害人的事件。

如今人馬都已經到齊,只要等到明天。我們便會再次結盟,共商除魔大會。

同時,當年我們這批年輕的尖刀小隊也全部匯合。

而這一次,他們卻不在是那羣一戰成名,聲名鶴起各大門派年輕弟子。而是成名已久,威震一域的強大青年強者。 此刻我的身邊都是夕日的朋友,比如楚陽、周傾城、了空等。

此時我們都身在武當山後的一處涼亭這中,同時了空忽然對我開口道:“南無阿彌陀佛,李施主你叫我們來。恐怕不是爲了給宋掌門賀壽吧!”

“是啊炎子,有什麼你就說吧!我們這裏都不是外人,是不是又要向黑蓮開戰了?我們飄雲谷早就摩拳擦掌,想爲夕日的師兄弟們報仇雪恨了。”擎天狠狠的開口道,一臉的怒意。

除了二人以外,其餘人也都密切的關注這我。而我也在此時掃視了衆人一眼,然後微微的點頭且開口道:“諸位,讓你們趕赴武當山的確是我的注意,而且你們猜測的沒錯。讓你們這裏的目的,就是爲了黑蓮。”

我的話音剛落,在場的衆人臉上都是一喜,我們爲何這般拼命的修煉、閉關、參悟道法?

爲的就他日再戰黑蓮,爲死去的衆道友,自己的師兄弟,長輩師伯們報仇雪恨。

現在聽我說找他們來,爲的就是黑蓮。所有他們並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高興。原因無它,就是因爲有了報仇的機會。

但在大家心喜的時候,周傾城卻柔聲的對我開口道:“李炎,你既然叫我們來是爲了黑蓮,但爲何要隱瞞大家呢?爲何說是爲了賀壽呢?難道其中有隱情?”

周傾城早以不是光頭,如今的她一頭短髮,看上去別有一番韻味。

我對着她微微一笑:“這便是我今日叫大家來的目的!”

“哦?那你就快說吧!”楚陽直接開口道,一頭白髮,看上去很是飄逸。

而後,我也不廢話直接說明了其中原因,爲何要直接下達白派召集令。改用賀壽這種託詞。

良久之後,了空才雙手合十直接念道:“南無阿彌陀佛,李施主果然心思縝密,如此一來。也可避開黑蓮的察覺,而且出兵的時候,可以在同時間迅速匯合聚攏,就算黑蓮逃跑。也斷然走不掉多少!”

我苦笑了一聲:“了空,你高看我了。這是我們好多人商量出的結果,同時在南嶺一帶,已經安排了很多行內高手前往打探。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我們這邊便能得到消息!”

衆人聽我這般開口,全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可這個方案,但也問我何時動兵。

但我卻搖頭說不知道,畢竟何時動手,還沒有商議。這還等各大門派,更具自身情況,最後綜合去一個時間。

如果不做好這些細緻的安排,很有可能讓黑蓮殘兵給跑了。

當然,黑蓮如果不跑,在我們聚兵的時候半渡而擊。那我們可就得不償失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