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激烈的競拍,首件拍賣物,玄階上品火靈劍,最終以五千萬金幣成交,為這次拍賣會迎來開門紅。

其實武峰知道,如果拿到最終拍賣,大家放鬆競價,必然會拍出更高價。而這件靈劍,畢竟鋒利上出現缺陷,影響到實際的價值。

畢竟,劍者,鋒芒。真正專修於劍者,對於靈劍的選擇上,更加註意靈劍的鋒芒。

而靈劍的屬性,既為靈劍的優勢,同樣為靈劍的局限,必須要遇到相對的屬性,遇到最需要的武者,才會拍出最高的價格。

首件拍賣品的交易,沒在武峰心中引動太大的波瀾。接下來的物品都一樣,武峰都安心瞧熱鬧長見識,畢竟武峰目前的想法,還為籌集大量的金幣。

武峰會來參加拍賣會,既因為自己寄拍物品,更因為增長自己的見識。長見識更為主要目的,某些時候的眼界,會相關武者的心境。

其中武峰寄拍的丹藥,都逐一上台拍賣,武峰注意著價格,都比預計中更好。這對於武峰,籌集金票的想法極好,其心中同樣十分高興。


終於,將至金獅獸內丹的拍賣,武峰當即提高精神,準備關鍵的時候出價……(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交易的拍賣品下台,新的拍賣品送上台,整個會場中都充滿期待靈武逆天。尤其大堂中的部分,對拍賣的情況未知,其中不乏外來的土財主,對每件拍賣品都十分好奇,更滿心期待著競拍交易。

而知情者之中,同樣會出現一些,專為某拍賣品而來者,這些人的等待之心更深。武峰唯一選中之物,即為下一拍賣品,臨拍賣時的心情,同樣充滿著期待。

然而神色上,武峰依舊淡然,更全力讓自己平靜,以平常心參加競拍。

「本次拍賣會,第五十件拍賣品,為四階中品的金獅獸內丹。」瑤姬靜立些許時間,讓場內的好奇達到頂峰,才讓拍賣品露出面目,顯示於大家的面前,依舊媚惑的宣布之言中,帶上一絲狂野的味道。

狂野加上媚惑,對於拍賣獸類材料來說,十分的恰當。

「對青滄王者金獅獸,想來大家都不會陌生,達到四階的金獅獸,具體的珍貴難遇之處,沒準確的評斷標準,大家心中都會衡量。場內的煉丹師,熟知獸丹的價值,切莫錯過這次機會。」

「其餘的情況,小女子不再多言。本拍賣場鑒定,這枚金獅獸內丹,出自四階中期金獅獸,取出時間不到一年,保存同樣十分完好,為四階中品里的佳品。」

「金獅獸內丹,起拍價六千萬金幣,每次加價不少於六十萬金幣,現在開始出價競拍!」瑤姬言語中的狂野變淡。媚惑的韻味再次加深,宣布出拍賣的初始價格。

「六千一百萬。」大堂中的某人。當即就出價競拍,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不過,只加價百萬金幣,相對於初始價來說,還無法顯示出什麼。

而真正需要者,往往不會急於競拍。讓前面的人試水,將達到自己認為的交易價時,才會出價加入競爭之列。畢竟這拍賣會上。除冷僻的拍賣品外,不會出現撿便宜的機會,要真正的比拼財力。

「六千兩百萬。」

「六千五百萬。」

……

「八千萬!」競拍的價格一路高漲,快速增加兩千萬金幣。

「老夫出價八千五百萬金幣!」包間中的人,終於開始出價,言語十分堅定。

「九千萬金幣。」同樣於包間中,傳出一道加價之言。同樣加價五百萬。

「九千五百萬金幣。」武峰隨著叫價道,當前競拍的價格,距離實際價值不遠。

「前面那些人,不過湊熱鬧而已,真正需要的人,現在才開始叫價呀!金獅獸的內丹。被四級丹師拍下,其中的價值巨大,必然會出現激烈的競拍……」武峰心中思忖道。

「即便到來的煉丹師不多,但各個勢力的來人,同樣不會錯過好東西。一億的價格絕對不夠,只希望其餘勢力中人。因為其餘的拍賣物,會早點退出拍賣。」

「九千六百萬金幣。」經過連續三**加價,叫出的價格即將達到實際價值,加價的增幅驟減弱下去。

「包間中的首個叫價者,最先出價的時機極好,想來當真想要購買。儘管此時僅加價百萬,可讓其退出極不容易……」武峰心中暗道,猜測著對方的想法。

「九千七百萬。」另一個包間中,再次傳出叫價之言。

「本人出一億金幣!」武峰繼續加價,意圖震懾住對方,好在包間中叫價,大堂中的出價者,都知趣的選擇退出。

「一億零兩百萬金幣!老夫萬藥鋪萬中天,目前急需這顆內丹,還請兩位朋友相讓,來日到萬藥鋪購買藥物,老夫必當親自相謝!」首個包間叫價者,對著外面說道。

「呵呵!既然萬大師要這顆內丹,在下就退出這次競爭!」另一個包間中人,對前者回答道,充滿著示好之意。

「萬大師?經營藥鋪的大師,當為四級煉丹大師,這身份的確不弱!不過這急需之說,完全當不得真,金獅獸內丹可增長修為,絕非可以救命的物品。」武峰心中想道,沒絲毫的退意。

「萬大師見諒,在下同樣十分急需,本人出價一億零五百萬。」武峰對外叫道,前兩句對那萬大師說,隨即叫出自己的競拍之價。

對於萬大師的身份,武峰不會懼怕什麼,因萬聖丹鼎的存在,不擔心與任何丹師交惡。而東玄洲之中,四級靈丹都極為珍貴,武峰不相信那萬大師,自己經營著藥鋪,會達到五級丹術的水平。

「呵呵,既然朋友需要,那就公平競價吧!老夫出價一億一千萬金幣。」萬中天笑著說道,其言中怒意的流出,聞言者皆知其怒極而笑。

而萬中天再次大幅加價,意圖試探武峰的想法,武峰聞言同樣明白。

「謝過萬大師大量,在下急需這顆內丹,暫時還未達到心理價位,就與大師爭上一爭。在下出價一億兩千萬金幣。」武峰繼續道,其言中表達出的意思,帶著極深的技巧性。

表明自己心中存在底線,同時不讓對方知道底線,讓對方出價時更多的猶豫,而且還不敢惡意抬高價格。對方試圖惡意抬高價格時,就會擔心叫出的價格,高出武峰的心理價位,以至會突然退出拍賣。

更何況,價值一億的內丹,目前遠遠高出兩千萬。即便身家再豐富的人,只要非其當真十分迫切的需要,就不會再繼續加價。 軍長先生我愛你 ,意圖真正的震懾住對方。

「呵呵!現在的年輕人啊!」包間中傳出萬中天的言語,帶著極大的怒意,不過沒再繼續加價。

「呵呵,多謝前輩承讓!」武峰笑著說道,自然明白對方的怒意,對方倚老賣老之言,如果完全不理,只會讓其生出歹意。

而此刻處於包間中,隔絕魂力的探查,如果表現更強勢些,還可以故布疑陣。

「一億兩千萬金幣,第一次!」瑤姬在拍賣台上說道,到最終交易之時,其言語極為正常而平淡。

尤其這個時候,絕不會繼續鼓動。達到目前的價格,繼續鼓動同樣不會出價,目前包間中兩者對峙,如果因鼓動加深仇恨,難免對拍賣行生出負面影響。

畢竟,可以於年末拍賣會中,進入包間中的人,同樣都不可小視。或許都為拍賣場的合作對象,如果加深雙方之間的內鬥,對拍賣場必然百害而無利。

某方顯然退出競爭,至於會不會暗中出招,則與拍賣會無關。瑤姬按照慣例詢問三次,終於宣布拍賣品成交,武峰如意拍下金獅獸內丹。

當然,武峰的心中同樣明白,這次與萬中天結下仇怨,如果對方知曉其身份,難免不會生出些事端。接下來的各項拍賣,武峰未再出一言,而萬中天則多次出價,拍到一些妖獸內丹。

拍賣金獅獸內丹時,就過小半拍賣品拍出,接下來的拍賣品,價格更加巨大,競價無疑更加激烈。大約一整個時辰,拍賣會才到最終環節,神秘拍賣物的出現。

對於三件神秘拍賣物,即便武峰的內部資料上,都沒仔細的記錄,只分別寫著靈刀、獸王精血、寶圖。

首件靈刀,為一把地階中品靈刀,更為出土的古靈刀,刀刃上顯出兩個缺口。這把靈刀雖帶著缺陷,可畢竟為地階中品,最終拍賣出五億的高價。

而獸王精血,竟為六階妖獸的精血,完全可當獸王二字。獸王精血拍賣出六億的高價,這個價格讓武峰甚為驚駭。本來武峰對六階妖獸精血,同樣比較關注,只因其價值太高,讓其只能想想而已。

何況武峰,還有大量金剛猿的精血,同樣為六階妖獸精血,而金剛猿的更加珍貴。

「本次拍賣會,第一百二十件拍賣品,同樣為最末的拍賣品,為一張藏寶圖。」瑤姬站在拍賣台上,準備揭曉最終的拍賣品。

「寶圖的各項信息顯示,其中的寶物為天火武王的遺物……」瑤姬再次出言道。

「什麼?天火武王的遺物……」頓時之間,無論拍賣大堂,或者各個包間,都傳出驚駭的言語。無數的驚嘆之言,如浪潮湧向整個拍賣場。(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bsp;「呵呵,既然朋友需要,那就公平競價吧!老夫出價一億一千萬金幣。」萬中天笑著說道,其言中怒意的流出,聞言者皆知其怒極而笑。

而萬中天再次大幅加價,意圖試探武峰的想法,武峰聞言同樣明白。

「謝過萬大師大量,在下急需這顆內丹,暫時還未達到心理價位,就與大師爭上一爭。在下出價一億兩千萬金幣。」武峰繼續道,其言中表達出的意思,帶著極深的技巧性。

表明自己心中存在底線,同時不讓對方知道底線,讓對方出價時更多的猶豫,而且還不敢惡意抬高價格。對方試圖惡意抬高價格時,就會擔心叫出的價格,高出武峰的心理價位,以至會突然退出拍賣。

更何況,價值一億的內丹,目前遠遠高出兩千萬。即便身家再豐富的人,只要非其當真十分迫切的需要,就不會再繼續加價。這亦為武峰加價千萬的緣故,意圖真正的震懾住對方。

「呵呵!現在的年輕人啊!」包間中傳出萬中天的言語,帶著極大的怒意,不過沒再繼續加價。

「呵呵,多謝前輩承讓!」武峰笑著說道,自然明白對方的怒意,對方倚老賣老之言,如果完全不理,只會讓其生出歹意。

而此刻處於包間中,隔絕魂力的探查,如果表現更強勢些,還可以故布疑陣。

「一億兩千萬金幣,第一次!」瑤姬在拍賣台上說道,到最終交易之時,其言語極為正常而平淡。

尤其這個時候,絕不會繼續鼓動。達到目前的價格,繼續鼓動同樣不會出價,目前包間中兩者對峙,如果因鼓動加深仇恨,難免對拍賣行生出負面影響。

畢竟,可以於年末拍賣會中,進入包間中的人,同樣都不可小視。或許都為拍賣場的合作對象,如果加深雙方之間的內鬥,對拍賣場必然百害而無利。


某方顯然退出競爭,至於會不會暗中出招,則與拍賣會無關。瑤姬按照慣例詢問三次,終於宣布拍賣品成交,武峰如意拍下金獅獸內丹。

當然,武峰的心中同樣明白,這次與萬中天結下仇怨,如果對方知曉其身份,難免不會生出些事端。接下來的各項拍賣,武峰未再出一言,而萬中天則多次出價,拍到一些妖獸內丹。

拍賣金獅獸內丹時,就過小半拍賣品拍出,接下來的拍賣品,價格更加巨大,競價無疑更加激烈。大約一整個時辰,拍賣會才到最終環節,神秘拍賣物的出現。

對於三件神秘拍賣物,即便武峰的內部資料上,都沒仔細的記錄,只分別寫著靈刀、獸王精血、寶圖。

首件靈刀,為一把地階中品靈刀,更為出土的古靈刀,刀刃上顯出兩個缺口。這把靈刀雖帶著缺陷,可畢竟為地階中品,最終拍賣出五億的高價。

而獸王精血,竟為六階妖獸的精血,完全可當獸王二字。獸王精血拍賣出六億的高價,這個價格讓武峰甚為驚駭。本來武峰對六階妖獸精血,同樣比較關注,只因其價值太高,讓其只能想想而已。


何況武峰,還有大量金剛猿的精血,同樣為六階妖獸精血,而金剛猿的更加珍貴。

「本次拍賣會,第一百二十件拍賣品,同樣為最末的拍賣品,為一張藏寶圖。」瑤姬站在拍賣台上,準備揭曉最終的拍賣品。

「寶圖的各項信息顯示,其中的寶物為天火武王的遺物……」瑤姬再次出言道。

「什麼?天火武王的遺物……」頓時之間,無論拍賣大堂,或者各個包間,都傳出驚駭的言語。無數的驚嘆之言,如浪潮湧向整個拍賣場。(鼎天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瑤姬揭曉寶圖之謎,儘管武峰不知天火武王,就以武王遺物這四個字,都完全可以牽動其心弦靈武逆天。

何為武王?

武王必須達到周天境,更為其中某方面的強者,整個東玄洲之內,武王當為巔峰的象徵。當前的東玄洲內,可以奪取武王稱號的,皆為十大勢力的老祖。

「天火武王、武王遺物,這八個字意味著什麼,本無需小女子多言。小女子大幸主持本次拍賣會,拍賣天火武王遺物的寶圖,還要說出些許相關的情況。」拍賣場中慢慢安靜,瑤姬再次出言說道。

「武王遺物,不必說什麼。相關天火武王的情況,本拍賣場查過資料,還需對大家言明,這既顯示拍賣場的公正,更保證大家的信息公平。」瑤姬繼續道,口中說不多言,實際說些不相關的事,顯然還要吊出好奇心。

「瑤姬小姐還請直言!」大堂中某些人介面叫道。

「對!請瑤姬小姐詳說,我們外面這些人,比不上某些大勢力,需要知曉準確情況。」大堂中的部分人,知道自己對於寶圖,基本沒拍賣的資格,純粹為哄鬧的想法。

初時對寶圖的爭奪之心淡去,大家都知曉這最終的拍賣物,包間中的勢力代表會全力競爭,身處大堂中的理智者,都抱著瞧熱鬧的心理。

無論哄鬧,或者瞧熱鬧,大家都依舊好奇。

「呵呵!請大家安靜,容小女子慢慢道來!」瑤姬嫵媚一笑。對著台下說道。

「天火武王,大約八百年前。奪取武王之位,以控火神通著稱,大約五百年前,退出東玄洲的視線。對於天火武王的生平,沒什麼好說的,更為主要之處,當數天火武王的身份。」

「天火武王出身神秘,至今尚無準確的說法。天火武王身為獨行者。未曾加入過任何勢力,更無晚輩子孫於世。試想獨行的武王,其終生的財富,靈丹、靈器、功法、武技,這些東西沒勢力交付,這些財富沒子孫繼承,其遺物必然量大而珍貴。」

「啊?這可當真?武王的全部財富。全部的寶物?」大堂中,再次哄鬧激動。

「武王的遺物啊!如果可以拿到,前路光明大好!」某些人心中憧憬著,幻想拿到寶物的情景。

「這拍賣場的設計,當真極為高明,拍賣師的技巧更高。武王遺物本吸引人,再加上終生全部四個字,即便十大勢力都會心動吧!」武峰喃喃嘆息道。

「寶物的吸引力,寶圖的吸引力,同樣十分的巨大。如果沒實力持之。無論寶物或寶圖,終究皆盡為禍患。而拿出寶圖拍賣者。無論出於什麼緣由,遺寶都非好取之物。」武峰心中極為清明,不會因為寶圖而興奮,思考著其中的關竅。

「哈哈!瑤姬小姐,這拍賣場的背景,大家心裡都知道。拍賣場依舊拿出寶圖拍賣,總會出於什麼緣故吧?」某個包間中,傳出一道笑問之言。

傳出的言中,意圖試探寶圖的情況,對拍賣場略帶攻擊性,同時告之外面的激動者,不要盲目的出價相爭,意欲掃除競拍的障礙。

「呵呵!本拍賣場會拍賣寶圖,首先因其主人的強烈要求,本拍賣場自然不會強奪。」瑤姬笑著說道,化去對方背景之言,更顯示拍賣場的公正。

「其主人要求拍賣,則因為無法識出寶圖之秘。想來大家都明白,武王的遺物不好拿,寶圖中隱含著玄機,唯識出其中的玄機,才可尋到寶圖指向之處。」

瑤姬說出情況,讓激動的人冷靜,隨即話鋒一轉,說道:「不過,這寶圖絕對真實,恰好為五百年的古圖,與天火武王退隱的時間相當。其次為寶圖上的字跡,的確由天火武王書寫。」

「對於寶圖的真實性,大家無需過於懷疑,本拍賣場保守評估,寶圖的真實性為百分之八十。」

「好啦!小女子不再多言,寶圖的價值,大家各自衡量,識寶者莫要錯過。本次拍賣會,最終的拍賣物,天火武王遺物寶圖,起拍價五億金幣,每次加價不少於百萬金幣,現在可以出價競拍!」瑤姬宣布競拍,言語中淡去嬌媚,多出些肅然的意味。

拍賣場內,無論大堂中,或者包間中,都十分安靜,落針可聞的安靜。恍如冷場一樣,沒人出言叫價。

「這個時候,大家處於冷戰中,對先出價者更不好……」武峰心中想道,猜測其餘人的心理,當為某種競拍的技巧。這本為其瞧熱鬧的部分,學習而增長見聞,不僅限於拍賣物,同樣要學習別人的競拍技巧。

「呵呵!寶圖的價值,大家各自衡量!」拍賣台上,瑤姬淡笑著說道,對當前的情況沒半點意外,淡然的笑意之中,顯示其對主持拍賣的信心。

如果為冷僻的拍賣物,為雞肋無價值的拍賣物,遇到類似冷場的情況,還會擔心拍賣物會流拍。如果拍賣物流拍,對拍賣場與拍賣師,都會出現信譽上的打擊。

而此時的冷場,瑤姬充滿信心,這絕非真的冷場,當為暴風雨前的平靜,當為海浪襲卷前的沉寂。

「哈哈!大家還要思考,就由老夫牽個頭,五億一千萬金幣!」沉靜之中,包間里傳出一道叫價之言。

「五億兩千萬!」

「五億三千萬!」見到別人出價,忍耐不住的人,都相繼出言叫價。

霍少,您弄疼我了 五億五千萬!」


「五億六千萬!」因其絕高的起拍價,儘管每次加價只需百萬金幣,可大家出價之時,最小的加價數目,都為一千萬金幣。

「出價之時不可示弱,更要彰顯自己的決心,這些人叫價果斷,這才剛剛開始啊……」武峰心中想道,即便其賺錢的方式多,對過億的金幣不稀奇,可數息間翻漲數千萬金幣,對其心中的震動同樣巨大。

「六億金幣!老夫歐陽家族大長老,歐陽霸天出價六億金幣,還望大家給個面子。」突然,某個包間中,再次傳出加價之言。

「不會吧?」武峰聞言頓驚,非因對方加價四千萬而驚,而因對方暴露身份而驚奇。

「這傢伙,不會腦子呆傻吧?競拍這類無價值的寶圖,自己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即便真的拍賣下來,同樣會引來大禍患。」武峰心中想道,對其無語至極。

「哈哈!東玄洲北域, 無在天地 ,倒好大的魄力呀!如果當真買下寶圖,只怕歐陽家就不必存在啦!」某個包間之中,傳出諷刺的言語,想來與歐陽家不對付。


「哈哈!東玄洲大名遠揚的陣王家族,掌控著僅次於十大勢力的陣法傳承,最容易破除各類密地洞府,難怪會對寶圖生出興趣。」另一個包間中,同樣傳出大笑之言,相比前者的諷刺,略多一些贊同之意。

「不過,歐陽家族的實力,還無法光明正大的,就想要獨吞寶物!老夫出價六億五千萬金幣。如果僥倖拍買下寶圖,無法破除其中的玄機,說不準可與歐陽家合作。」

「這個傢伙更絕,先表示贊同,隨之才出言諷刺,更強力加價打擊!」武峰處於包間中,暗自無語的笑著。

「這歐陽家族的人緣,可當真不怎麼樣,暴露自己出自己的身份,當即就遭到兩方的打擊。陣王家族,研究陣法的一流勢力,想來實力該當不錯。」

「不過,無論僅次於三大勢力,或者僅次於十大勢力,歐陽霸天的表現都不對。十大勢力不爭奪,其餘一流勢力聯合一兩家,歐陽家同樣無法相抗。」武峰心中想道,思考著外面的局勢。

「歐陽霸天最好默默退出,當其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就必然與寶圖無緣,即便別人不加價,都同樣帶不回寶圖……」

「六億八千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