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堆的長篇大論。終於宴會開始。

當然安夕雪是直接賴在洛洛的身邊。

「吶洛洛你不是可以直接看見對方的靈魂么。你給我說說那個女人是什麼樣子的」安夕雪直接和洛洛交流。

洛洛聽完臉色變了變。「姐姐那個女人能有個四五百斤。而且滿臉痘痘和雀斑。最重要的是還長了一堆齙牙。而且啊。那鼻子好大啊。」洛洛說完感覺自己有點難受,急忙將目光看向其他地方。


然後看著桌子上面的水果拿起一個比較酸的好壓一下噁心的感覺。

「那她倒是蠻幸運的。恐怕這生活過得不錯呢」

「姐姐倘若想要恢復身份,我就給你想辦法」

「還是算了。我還沒有這個興趣。我感覺雖然現在有很多事情想不起來但是至少可以感覺到這個虛無界可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恐怕要是真的做回月靈。那麼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

現在的生活很好。簡簡單單的」安夕雪交流完之後讓洛洛給自己拿幾個璞玉果。自己貌似有點餓了呢。

當然前面的那個月靈是假的的事情晰夜辰和炙墨也同樣裝作不知道。

反正對方一定是用過喚靈水晶試驗過。自己還不想惹麻煩呢。

璞玉果很小,能有三個黃豆粒大小。成串的像是葡萄一樣。但是確是碧綠色的。像是帝王綠的顏色。很是漂亮。

不過入口即化。

洛洛不時的遞給肩膀上的貓咪一顆。然後自己一顆。吃的是不亦樂乎。這種水果還真是安夕雪比較細喜歡的水果。也同樣是洛洛喜歡的水果。

當然生日宴會也就是今天,但是虛無界的邀請。至少也要在這裡住上三個月左右,

本來準備躍躍欲試的冒牌月靈被大祭司阻止了。

大祭司現在很是頭疼。他不明白為什麼性格變化會有這麼大的差距。難道這麼多年真的把最好的有點全都給消磨的乾淨了么。但是也不能真的對她怎麼樣。

而且那個秘密。那個自己都想知道的秘密決對要弄到手。

恐怕到時候這個月靈也就成為了祭品了。

不過當天晚上就找了兩個婢女打聽一下關於晰夜辰等人的事情。

結果這種事情走啊已經傳開了。

聽見事情的結果的時候那個冒牌月靈忍不住報了個粗口。

、什麼情況那麼好的多金帥氣的絕對要成為自己的人。冒牌月靈的最大的心愿就是擁有自己的額後宮。一個個全都要絕色美人。

但是終於發現了四個結果還都是….這讓她怎麼能受得了。

本來想要大發雷霆的。不過轉念一想也就放棄了。自己現在可是很溫柔的一個完美女人呢。自然要好好的讓他們心甘情願的額喜歡上自己。

反正時間還有的是。雖然三個月不長也不短但是一定還有其他方式讓他們留在這裡。

想到這裡冒牌月靈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居然還有點黑眼圈。於是畫了一個精緻的煙熏妝。要知道這裡的打扮也算是千篇一律的一定要有所不同,自己可是穿越女呢。自己就是女主角。一定是的、

用早餐可是會見到那些人呢。

能有個五百百來米的長桌上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美食。

基本上能在這桌子上面用餐的都不是一般身份。

坐在往下的位置的就是七十二宮的各位。至於最上面的部分只有幾個人。

虛無界的四個客人。再加上大祭司,以及姍姍來遲的冒牌月靈。

看著冒牌月靈的煙熏妝。

安夕雪的眼睛都黑了,好吧。真是的。一定是昨天晚上想男人睡不著了、安夕雪這樣猜想。。然後還真是真相了呢。

大祭司打的腦袋感覺越來越疼了。

不過冒牌月靈則是慢慢的開口「並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這個聲音要多假有多假還配上綿羊音。

當時安夕雪等人就感覺不好了。

場面一片安靜。就連根針掉到地上都可以聽見。

一片尷尬的氣息傳了出來。

安夕雪用爪子拍了拍炙墨的手。前一天晚上已經商量好了,絕對不能露出一點厭惡的表情。而且忍忍吧就當是演戲、

炙墨慢慢的開口「沒有關係反正我們也是剛來的、」

冒牌月靈一聽顯得很是開心然後直接飛了一個眼、不過炙墨沒有看見而已。

「天晝殿的殿下原來還喜歡貓啊。我也喜歡小動物呢。不過我比較喜歡兔子」忽然冒牌月靈的目光注意到被抱在懷中的安夕雪於是開口。

「是啊。。我比較喜歡貓」炙墨開口。

「那麼我們….」冒牌月靈剛說了幾個字。大祭司直接開口「那麼用餐吧」

直接將冒牌月靈的話堵了回去

哼好不容易邀請他們同來吃飯本來就等你自己了。沒有想到來了還這麼多廢話

很快的就只聽見用餐時刀叉觸碰盤子的聲音。

不過有些人還是習慣使用筷子。

至於給配餐的都是自己帶來的人。

知道自家主人喜歡什麼東西。

每個人帶來兩個婢女用來配餐。看見那個所謂的月靈殿下明明就是想要勾勾自己的主人於是。在配餐的時候故意擋住對方的視線,

至於冥神身邊只帶了兩個。

這兩個還不許靠近洛洛。置辦好的菜品冥神親自拿著筷子夾出洛洛喜歡的放到洛洛的盤子中。

至於安夕雪那邊直接對著炙墨交流。喜歡吃什麼。炙墨直接夾給安夕雪。

看著這麼細心的給一隻貓夾東西。本來有些人看不過能和一個貓在一個桌子上面吃飯本來就是很丟人的事情。但是。。。

冒牌月靈有點嫉妒的看著安夕雪。

很快的有人注意到冒牌月靈的神色。

於是直接想要拍一拍馬屁。

「哼什麼時候我們神還能和一個寵物在同一個桌子上面吃飯」他的聲音很大。所有人全都聽見了。

本來對方先要說的是和一個畜生在同一個桌子上面吃飯。但是轉念一想那樣可是很得罪人的。

炙墨和聽完手中的筷子直接斷成兩截。

安夕雪見事情不好急忙用精神力交流。安撫這兩個傢伙。

「你太無理了」冒牌月靈直接開口。想要給自己加加分。

大祭司的臉色都有點難看。

剛要開口。冥神慢悠悠的開口「我吃飯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既然在這裡做客自然也不能扶了面子。以後我就在自己的房間中吃飯了。」說完站起來帶著洛洛離開。

「也是呢。這麼多神在一起吃飯。空氣都不好了。大祭司單獨做飯菜應該不算太麻煩吧」晰夜辰開口。

「zen怎麼會麻煩呢」大祭司硬著頭皮開口。

「那麼我也在房間裡面用餐好了。不打擾了」說完站起來。

炙墨倒是什麼也沒有說站起來直接走人。恐怕誰都猜得到什麼意思。

客人離開了。大祭司的臉色很難看。。冒牌月靈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來。「來人將他關到邢牢」

「殿下饒了我」對方直接喊道。一想到那個邢牢那可是生不如死的地方。但是大祭司卻沒有說什麼。

對方目光一冷直接殺掉過來的幾個神仆然後朝著外面跑去。

誰都沒有想到對方會反抗放映過來的時候對方已經跑了出去。

「還愣著做什麼。直接殺無赦」冒牌月靈直接喊道。

幾道殘影追了出去。大祭司的四個手下。

當然閑著沒事吃著東西的五個人很快的聽到了這兒個消息。

他們居住的地方也算是單獨的宮殿。

算是最重要的客人可以居住的地方像是單獨的別墅。

然後周圍都是自己的手下。

「主人出了點事情」一個婢女恭恭敬敬的開口。

「說吧什麼事情。」洛洛口齒不清的開口,最裡面塞著幾個點心。

jintian「今天早上用餐的時候那個桀驁不馴的傢伙死了」

wqishi其實他們也是知道這件事情至少還有個後續。不過沒有想到會死掉。

「那麼你就詳細的講一講事情的經過」洛洛吞下點心之後喝了一口果汁之後開口。

「是」對方剛說了一個字。洛洛直接讓他站起來說話。

對方站起來之後將事情的經過講了出來。

原來那個傢伙還是七十二宮中第十七宮的主位。這七十二宮也是按照能力的大小而進行排行。每年都有一次比試。手下可以與自己的上司進行筆試而且位置低的可以向位置高的進行比試。

而今天這個傢伙也算是拍馬屁拍到馬蹄子上面。那個月靈直接下令將這個傢伙關到邢牢。

對方也沒有想到月靈會這麼狠。那個地方也算是生不如死的地方。於是直接殺了兩個要帶走她的傢伙。直接逃跑。

本來他就以速度為主。後面很多高手都追不上。原本直接來到出口的位置。只要通過那裡就可以直接逃出虛無界。就算是被虛無界的人追殺。但是只要自己可以藏得住至少小命也能保下來。但是他的運氣真的不算太好。就在出口的位置上遇見了一個全身裹在黑色袍子之中的男人。

原本只要繞過他逃進去就可以。但是這個傢伙也是殺紅了眼直接就對對方出手。

結果讓對方一招滅掉。

安夕雪聽著對方將事情的經過講出來之後一提起那個黑袍子中的人就想起來昨天遇見的那個傢伙。

但也不好問出口。

那個奇怪的傢伙。總是讓人感覺很是難受。

等手下退出去之後。安夕雪抬頭「喵喵」晰夜辰你和炙墨對這裡了解多少啊。」

「怎麼問起這個問題了」炙墨很奇怪的開口。

「喵喵」不知道才問的。我有點事情還真是想知道呢。

「了解的也不多,以前怎麼說也來過這裡。」晰夜辰說的是月靈沒有死之前。

「喵喵」那麼當初你們來的時候虛無界到哦地有什麼人。我的意思是月靈身邊有什麼人。

「比較重要的也就算是大祭司,還有月靈的老師」晰夜辰開口,其實每一次來也就能接觸到這兩個傢伙。

「喵喵喵」大祭司我看見了。對了你說月靈還有老師。那個傢伙死了么。安夕雪很是奇怪。月靈還需要老師?教什麼的的啊。

「這個我知道」洛洛開口。

然後將口中的點心吞下去。接著說道「姐姐的老師就是教姐姐調動身上的力量。但是這個傢伙很是奇怪明明身體沒有任何力量但是確實不老不死的樣子。而且這個還是他親口說的。很溫柔的而一個傢伙呢。最重要的是對於任何一種力量都可以無視。就像姐姐現在的樣子。但是那個傢伙什麼時候出現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記得我們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他」洛洛解釋道。

安夕雪沉默了一下「那麼現在為什麼現在沒有見到那個傢伙呢。那個所謂的老師」

忽然想到了什麼「冥神。昨天見到的那個傢伙還有印象么」

「嗯。剛才提到黑袍的人我想到的就是那個傢伙。」冥神開口。。

「他的實力怎麼樣」

「很強我也不知道她的實力到底是多少。而且殺氣很重。」冥神開口。


安夕雪用爪子勾了勾下巴「這個傢伙應該不是七十二宮的人。而且他應該也不是月靈的老師。就連虛無界的婢女都不認識對方。我有個猜想這個傢伙應該也和虛無界uyouguanx有關係。至少大祭司應該認識他。」

「你說什麼人啊」炙墨開口詢問道。昨天他是後到的。來到安夕雪身邊的時候那個男人已經不見了。

於是安夕雪將在昨天的事情講出來。

「但是那些女人為什麼要殺你呢」洛洛奇怪的問道。

聽見洛洛這麼問。安夕雪有點鬱悶。然後將真正的原因講出來。

晰夜辰和炙墨的臉色直接黑了下來(未完待續。) 213


「姐姐那些女人為什麼要追殺你啊。居然還要把你燉了,你有那麼好吃么。還是說他們什麼東西都吃呢」洛洛一臉天真的詢問道。

聽見洛洛這麼問。安夕雪就顯得有點鬱悶起來。然後慢悠悠的開口。

「也不是什麼原因啦。只不過呢。某兩個傢伙太招人喜歡了。所以呢。相對於羨慕嫉妒恨就找到我的身上了。

想我一隻貓也算是一個寵物吧。那些女人自然也是極為羨慕。」說完白了晰夜辰和炙墨兩個傢伙。都是因為他們自己才惹了麻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