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讀者的話:

求點擊,求收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 被幽雨的黑刀洞穿心臟,老者眼珠子一突,頓時充血,怨毒的看了一眼幽雨,他的嘴角帶著獰笑的道:「哈哈,你的好日子到頭了,這只是開始而已,小姐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他的話,幽雨皺了皺眉,哼了一聲,黑刀拔了出來,當即,老者便是倒在幽雨的面前。

隨意的一腳踹開老者,幽雨轉頭看向了別的黑衣人。

別的黑衣人被幽雨一看,心頭不禁一寒,在死亡的陰影之下,七八個武者對視了一眼,惡狠狠的看向幽雨。

「上!絕對不能讓他活著!」

七八個武者一起攻擊,即便是幽雨再強,也不可能輕鬆擋得下來,而且,這些黑衣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一個個攻擊都是直取要害,只要被其中一人攻擊到,幽雨非死即傷。

在這種情勢之下,幽雨眉頭緊皺了起來,在黑衣武者即將到來之際,幽雨雙腿一彈,宛若蝴蝶,輕盈的往後倒退了五六米,狠狠的一揮動魔刀,頓時五六道黑亮刀氣疾射而來。

「破!」

這些黑衣武者都是一些好手,經歷了之前幽雨的速殺,早已經提防了起來,如今面對黑色刀氣,紛紛用自己的招數,抵擋了下來。

見到黑色刀氣被擋下,幽雨不慌不忙,反而嘴角揚起一道笑意,一步一逍遙的心法在體內的運轉了起來,腳掌踏著地面,宛若在水面疾馳一般,沒有任何的動靜,而幽雨的身形,卻是極快的在黑衣人的武者之前顯現。

黑衣武者剛剛察覺,幽雨便是已經來到,在他們還沒來得及攻擊的瞬間,幽雨收起刀落,黑亮的光芒閃過,幽雨的身體,也是隨之暴掠而過。

「沒事?」

那幾個黑衣武者愣了一愣,突然,胸口之上,一道血液狂噴,幾人頓時都是瞪大了眼睛,低頭一看,胸口之上,多了一道觸目驚心的刀痕。

「怎麼可能?」

不甘心的叫道,這幾個黑衣武者也是倒在了血泊之下。

「上!」

見此情形,別的黑衣武者都是紅了眼睛,紛紛朝著幽雨沖了過來,幽雨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一步一逍遙如此快捷的速度,耗費了他太多了氣力了。不過,面對剩餘的武者,幽雨同樣如法炮製。

在魔刀的刀芒之下,最後的黑衣武者,也是軟軟的倒下。

距離幽雨開始戰鬥到現在,也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幽雨的戰績,堪稱奇迹,不過,在這般奇迹之下,幽雨體內的氣力,已經不剩多少了。

稍做休息,幽雨看向了於曼幾人,兩人黑衣武者在攻擊華叔,其中一人在攻擊雙兒和於曼,雙兒手中的青鸞很是鋒利,一時間,那個黑衣武者束手束腳,也是拿不下兩人。

在戰鬥當中,於曼的表現差了些,她剛剛擁有氣力,戰鬥經驗極其匱乏,反倒是個累贅,幸好的是,雙兒之前服用過了伐髓丹,實力增強的多了,不然,兩個丫頭可遠不是這個黑衣武者的對手。

「這些人到底是什麼勢力的?竟然如此厲害?」

遇到這樣的埋伏,實在是前所未料,這些武者的程度,都是一流的好手,一般的大勢力可遠沒有這樣的底蘊,何況,對方還一次派了四個更加強悍的武者呢?

而在這種時刻,也容不得幽雨想太多了,身體猛然沖了過去。

「這個小子,果然如同傳聞般棘手!」察覺到幽雨的到來,幾個黑衣武者都是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沉聲道,沒想到幽雨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將十數名好手斬殺。又有一人道:「儘快殺了這幾人!讓那小子肉疼一下。」

幾人氣力猛然暴漲,已經沒有之前的那般忌憚,宛若不要命一般的攻擊而來。


幾人的突然爆發,令的華叔始料不及,與對方對掌,掌力頓時被他們鎮亂,有些狼狽的後退好幾步,臉色一陣慘白。

而一旁,攻擊於曼和雙兒的黑衣武者在受了雙兒一刀之後,朝著雙兒和於曼兩人繼續攻擊而來,他的這等行為,也是令的雙兒和於曼兩女,都是手忙腳亂了起來。

雙兒有青鸞神兵再收,黑衣武者更加忌憚,不過,對於於曼,卻是不曾有這樣的忌憚,於是,黑衣武者放棄了雙兒,反而朝著於曼攻來。

「小曼,小心!」

雙兒驚得大叫,於曼偏過頭來,俏臉一陣花容失色,黑衣武者的掌心正好對著她,掌心當中,一陣氣力急速涌動,只要氣力一吐,她登時就要斃命。

「哼!」

就在他即將發動攻擊的瞬間,一道冷哼聲音,響了起來,同時,一道詭異的黑色刀氣,風馳電掣一般,瞬間來到了黑衣武者的跟前,目標正對著他的脖子。

「怎麼這麼快?」

黑衣武者一驚,不甘心的退了開來。

見到攻擊遲遲不至,於曼睜開了眼睛,幽雨此時已經來到了她的跟前,將她護在身後,於曼臉色一陣驚喜,叫道:「表哥!」

「小曼,沒受傷吧?」


幽雨擔憂的問道,眼睛緊盯著黑衣武者。


於曼此時已經是徹底放鬆下來,搖了搖頭,說道:「表哥,你放心,我沒有受傷。」

雙兒也是來到了幽雨的跟前,剛才的一幕,差點沒讓她一顆心都是跳出來,恨恨的看著那個黑衣武者,哼道:「師哥,不要放過他們!」

「他們會後悔的。」幽雨用陰冷的聲音說道。

雖然華叔也是險象迭生,不過,幽雨對此並沒有太過在意,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會在乎別人生死的人,不過,於曼和雙兒卻是不同,兩人說是幽雨的逆鱗,也是沒有錯,在兩人經歷了如此的兇險之後,幽雨已經怒極,一雙瞳孔變成了紫色。

黑衣武者顯然也聽過幽雨的眼睛會變色,並沒有太過意外,不過,見幽雨一雙瞳孔盯著自己,好像野獸一般,令的他心頭不禁多了意思涼意,暗道:這小子果然如同傳聞一般詭異。

不過,當他聽到幽雨的話,不禁怒道:「狂妄自大,到時候誰後悔了還尚未可知!」

「上吧,我可沒有什麼時間陪你玩!」

幽雨淡淡的道,手掌已經開始凝聚氣力,黑色的光芒若隱若現,顯然是在蓄勢待發。

「小子,去死!」

黑衣武者大喝一聲,朝著幽雨暴掠而來,雙掌氣力急速凝聚,兩道氣旋極快的飛射而出,咻咻的幾道聲響當中,氣旋所碰到的樹木,全部都被洞穿,留下拳頭般大小的洞口,而氣旋氣勢不減,依舊筆直的朝著幽雨疾射而來。

「你也只能欺負一下小女孩而已。」

幽雨的眼中閃過一絲鄙夷,手中黑刀甩動,黑亮的刀芒頓時將兩道氣旋劈開,然而,被劈開的氣旋,消散當中,化作了一層白霧。

「小子,你中計了!」

黑衣武者帶著鄙夷的聲音,在白霧當中響起,他的身影化作黑影,極快的和幽雨錯身而過,一手向前,朝著於曼和雙兒捉去。

他知道自己不是幽雨的對手,這才是尋找機會,朝著於曼兩人下手,這樣,即便是不能殺了幽雨,至少還能順利逃出性命,回去報信。

「你們還是乖乖的被我捉住吧!」

在於曼和雙兒害怕的神色當中,黑衣武者嘴角含著獰笑,一手伸向了兩人。而,就在這時,一道勁風拂來,一道陰冷的聲音,在他的耳旁炸響。

「你似乎太小看一個殺手了!」

黑衣武者偏頭一看,身體頓時一僵,幽雨手中的魔刀,從他的后心插入,只要微微低頭,他便是可以看到刀尖之上,還殘留著鮮血。

「垃圾,下了地獄,記得告訴閻王,殺你的人叫做幽雨!」

「噗!」

黑衣人吐出了一口鮮血。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眼神多了幾分怨毒,咆哮一聲,繼續朝著雙兒兩人捉去,他的神色此時變得猙獰而扭曲,顯得極為可怕,雙兒兩人都是不禁後退了幾步。

「都要死了還要作怪!」

幽雨冷哼,一拉黑衣人的衣衫,將他甩飛了出去,幽雨出手毫不留情,黑衣人連連撞倒了三四顆大樹才是停下來,不過,此時他已然氣絕。

殺了這個黑衣人,幽雨才是看向了華叔那邊。

華叔在兩人的攻擊之下,顯得越來越是吃力,幽雨魔刀一壓,頓時,一道數米大小的刀氣劈斷無數棵大樹,朝著兩個黑衣武者飛射而出。

兩人本來馬上就要得手了,突然碰到這種情況,都是不甘心的叫了一聲,往後退去,而就在他們停下腳步,又是兩道刀氣襲來。

「退!」

見到幽雨的解決了他們一人,這兩人也知道,不可能再有什麼結果,當機立斷的叫道。

不過,在之前幽雨發動刀氣的時候,也是極快的朝著這邊趕來,所以,在黑衣人後退的時候,已經靠近他們。

兩個黑衣武者朝著上空飛掠而去。他們的作法倒是無比準確,周圍都是樹木,若是他們朝著旁邊閃躲,只怕要身死當場。

不過,他們雖然判斷很準確,不過,忽略了一件事情。

當他們在樹木攀爬的時候,一道影子在後面啊極快的追了上去。憑藉幽雨的身法,追上他們,都是輕鬆的很,只是數息時間,幽雨來到一個黑衣人身旁,一腳,便是將他踹飛了出去。

另外一個黑衣人見此,咬了咬牙,一腳朝著幽雨壓下。

倉促之間,幽雨極快的用手臂擋在上面,黑衣人的攻擊落在幽雨手臂之上,頓時,幽雨手臂猛然一沉,身體往下墜落,幽雨雙腳踏著樹木,緩住了下墜的趨勢。

「怎麼可能?」黑衣人氣急敗壞的叫道。

若是一般的武者自然是不可能,不過,幽雨的一步一逍遙卻是個例外,當初幽雨腳上帶著鐵鏈依舊能夠攀上山壁,現在做到這一點,倒是沒有什麼稀奇的地方。

幽雨手臂氣力一漲,頓時,黑衣人帶著駭然的神色倒飛了出去。而黑衣人也是不簡單,在下墜的時候,捉住一個樹枝,穩定了身形。

「該死,這個小子怎麼沒有中毒?」

黑衣人驚異未定,咬著牙齒叫道,怎麼也是想不通。就在他準備再度逃走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在他的身旁,幽雨揚著魔刀,正好一刀朝他劈來。

黑衣人下的胡飛魄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魔刀落下。

「呵呵,一般的毒藥,貌似對我沒用。」

淡漠的看著掉落的黑衣武者的屍體,幽雨嗤笑了一聲,身體一躍,落下地面,這時,華叔正好將最後一個黑衣武者斬殺,而他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表哥,沒事吧?」於曼跑過來問道。

雙兒也是擔心的看著幽雨,看著剛才的戰鬥,她都是感覺驚險無比。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

!! 幽雨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很快來到了華叔的跟前,看著倒下的那個黑衣人的屍體,問道:「華叔,你認得出來這些人嗎?」

華叔撩開黑衣人的衣服,很快便是看到黑衣人的心口之上,有一個紫色的龍頭紋身,龍頭張牙舞爪,顯得極為可怖,在其兩旁最為鋒利的牙齒之上,一滴液體垂涎欲滴。見到這個圖案,華叔明顯的一愣,皺起了眉頭。

看到華叔的神色,雙兒問道:「華叔,怎麼了?」

華叔蹲下身來,仔細的檢查起了這個龍頭紋身,湊過去聞了一下,臉色沉重了起來,站起身來,對幽雨說道:「幽雨少爺,若是老奴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毒龍門的標誌。」

「毒龍門?」幽雨迷惑道。

華叔點了點頭,沉聲道:「毒龍門的人身上都會有一頭紫色龍頭,而且,這些紋身是帶著毒素的,這一點,別的勢力是模仿不了的,老奴敢確定,這些人,應該是毒龍門的人。」

幽雨對於一般的勢力並不熟悉,所以,聽到毒龍門也沒有什麼在意,不過,雙兒和於曼卻是俏臉大變。

雙兒臉色略微有些蒼白,充滿忌憚的說道:「師哥,你要小心了,這個毒龍門可非同一般。」

幽雨點了點頭,能夠一下子派出這麼多強勁的高手,勢力自然非同一般,依照幽雨的估計,這毒龍門要比起洪家至少要強上十倍,而且,這個毒龍門擅長用毒,更是令人難以提防。

「說說這個毒龍門吧。」幽雨道。

華叔點了點頭:「千葉城被三大城市所包圍,因為千葉城的強大,這三大城市每一個城市的實力,都會比其餘城市強上幾倍,而毒龍門所在的,就是其中之一的少宇城,少宇城雖然有著無數紛雜的小勢力,不過,唯一的霸主卻是毒龍門,聽聞毒龍門的門主極為擅長施毒,即便是在千葉城,也是名聲響亮。」

聽到華叔的話,幽雨的臉色一沉。沉吟了一下,幽雨問道:「毒龍門比起東臨門又如何?」


華叔道:「毒龍門自然比不上東臨門,不過,傳聞毒龍門的門主花紫龍比起東臨門的東強,卻是只強不弱,而且,花紫龍極為擅長用毒,若是可以,一般的武者都不會去選擇與毒龍門作對,在某方面,毒龍門可是比東臨門要可怕的多了。」

說道毒龍門,華叔臉上有著深深的忌憚。


「我們好像和毒龍門沒有什麼仇怨吧,為什麼他們要找上我們呢?還要派這麼多的高手來埋伏我們?」於曼不解的道。

「應該是那個什麼小姐吧?我好像有這麼聽過。」幽雨想起之前那個黑衣老者的話,皺著眉頭說道。

「小姐?」華叔重複的喃喃了一句,臉色頓時大變,驚聲道:「莫非是她?!」

見到華叔的神色,雙兒幾人對視了一眼,問道:「華叔,怎麼了?她是誰?」

華叔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最好不要是她,不然的話,我們可有大麻煩了。」華叔定了定神,又是說道:「毒龍門門主花紫龍有個女兒,叫做花紫玉,這個花紫玉可是真正的小妖孽,她的心計極深,天賦更是可怕的驚人,就連花紫龍本人,也是承認自己比不上她。」

「小妖孽?」雙兒不禁看向了幽雨。

幽雨拍了一下她的小腦袋,雙兒不滿的捂著腦袋。

「據傳這個花紫玉可是施毒的手段,完全繼承了她的父親,而且,她天賦極強,甚至能夠修改和自創武技,可是難得的武學天才!更何況,她是花紫龍的女兒呢?」華叔續道。

聽華叔話里話間,對花紫龍有著一抹深深的恐懼,於曼不禁問道:「這個花紫龍真的這麼厲害嗎?」

「豈止是厲害啊,有人曾說,若是花紫龍有野心的話,那麼千葉城將會成為他的東西,您說厲不厲害?」華叔苦笑道。

聽到外界對花紫龍有這麼高的評價,幽雨不禁臉色一白。

「我也聽過他的一些傳聞。」雙兒叫道,慢慢的開始闡述了起來。

「傳聞,這個花紫龍自小是一個紈絝人物,整天不學無術,禍害四方,不過,後來他的家道中落,他的父母都遭遇仇人之手,慘死在他面前,於是,這個花紫龍便是性情大變,開始研究毒物,一般的毒物,武者都可以用氣力逼出,再不濟,也能用氣力壓制,不過,他的毒卻是不同,越用氣力,毒就遊走的越快,藉此,他一個將仇人一家數百口人一夜屠滅。」

聽了雙兒的話,於曼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此厲害的毒藥,簡直是聞所未聞,在武界,可以說氣力便是一切,若是能夠壓制氣力,那麼這些毒物不就天下無敵了?

雙兒繪聲繪色的續道:「花紫龍的毒物太過可怕了,這一手出來,引來了千葉城不少大勢力的忌憚,若是花紫龍的毒物一出,他們豈不沒有任何招架之力?於是,不少的大勢力都是打著正義的口號,圍攻花紫龍,花紫龍那時實力還不強,不過,他確實厲害,在數千人的圍攻之下,依舊逃得生天。說起來,還得多虧了他的夫人,他們兩個自小青梅竹馬,他夫人對他極為情深意重,雖然,他大禍臨頭,卻也沒有離棄,為了救他數度垂死,終於將他帶走。花紫龍自此消聲覓跡了五六年,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他的實力已經非同凡響了,孑身一人,將之前圍攻的勢力全部斬殺殆盡,殺的血流成河,不僅是千葉城,即便是東南一邊,也是震動。報完仇,花紫龍則是攜著他的夫人,回到自己的故鄉少宇城建立了毒龍門。」

聽到這裡,華叔吁了一口氣,道:「花紫龍實力深不可測,並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實力,不過,即便是千葉城的三大勢力也不敢隨意的招惹他,而他本人也沒有什麼野心,只想和夫人過平靜的日子,所以,才駐紮在少宇城,不過,若是惹怒了他,自然是大禍臨頭啊。」

聽到花紫龍竟然是這等傳奇人物,而對方,竟然派人來追殺他們,想到這裡,於曼的臉色有些慘白。

「這個花紫龍真是可怕的人物,聽你這麼說,到倒是想要見見他。」聽到兩人的話,幽雨有些佩服的說道。

聽到幽雨的話,華叔臉容苦澀,這個少爺也太沒心沒肺了,那可是花紫龍啊,即便是老家主,也不敢隨意的接觸此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