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防禦圈一旦收起來,這裏幾十個人就將隨時面臨那些怪物的襲擊。在轉移到安全的地方之前,誰來保證安全?”一個人說道。

張野掃視了一眼虎視眈眈的怪物羣,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來保證!只要有我在,這些怪物便傷不到你們。”

作爲龍虎山的小天師,張野的實力毋庸置疑,即便如此還是有人不放心,畢竟看上去張野也不是很輕鬆。

“可是小天師你一個人,能夠阻擋那些怪物嗎?”有人對張野發出了質疑的聲音。

要想轉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就必須從大廳的出入口走過去,那裏正是怪物的聚集地,委實說張野也並不是很確定自己能否以一己之力保護住這裏所有人的安全。

“那再加上我們呢?”

一道金光和兩條陰陽魚飛射而來,風輕雲與苦真站在張野的兩邊,對身後的衆人說道。 看到風輕雲與苦真過來,張野下意識的瞥向了大廳外的戰況,他問道:“你們兩個過來了,外邊撐得住嗎?”

“有喬家的四當家和姜家的大小姐在,就算被那些怪物給壓制了,也不會出什麼大問題。還是先護送這裏的人轉移到安全的地方更爲重要。”風輕雲說道。

“小僧也是這般考慮的,就和風道長一同過來先協助小天師你了。”苦真說。

如果說張野一人還不足以保證這羣人的安全,但現在風輕雲和苦真也相繼趕來,少**當龍虎山三大宗門年輕一代的最強者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條戰線,對抗這面前十幾頭怪物,已然綽綽有餘。

“釋放絕對防禦圈的這位異能者,解除防禦圈!”張野對身後的A級異能者說道。

來了人支援之後,這位異能者的壓力也減輕了很多,他收起了絕對防禦,按照張野等人的安排和衆人一同進行轉移。

“夏家主,夏家可有什麼安全之所,可以避免這些怪物的襲擊?”苦真詢問道。

人羣之中,夏菲走了出來,接連的失算讓她有些神情恍惚,但此刻她已經冷靜了下來,此刻首當其衝的是先保護着這些客人的安危,稍加思索之後,夏菲說道:“電磁防禦系統失效,實驗體回收處被襲擊,所有實驗體都被放出來的話,此刻的夏家無論何處都不安全。”

苦真的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情,說道:“雖然現在已經聯繫了安全局,但是他們的任務是防止這些怪物入侵到城市裏面,不能保證人羣的安全,我們無法全力出手。”


周清突然站出來說道:“後院有一處隱蔽倉庫,只有一個入口,進入其中後,易守難攻,足以抵禦這些實驗體的襲擊,夏菲姐,我們打開隱藏倉庫吧。”

一聽到還有藏身之處,苦真連忙說道:“如果真的有這種地方,還請夏家主帶路。”

夏菲的臉上浮現了一絲爲難的神情,破壁基因最爲核心的東西,就存放在隱藏倉庫中,能夠開啓隱藏倉庫的方式只有她一個人,就連曾經給予周清的權限都被她收回,所以周清纔沒能夠打開隱藏倉庫。

現在打開隱藏倉庫,既有可能讓隱藏在人羣之中的內鬼,趁機得到破壁基因的核心科技。

“你在考慮些什麼夏家主?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着這裏的人慘遭怪物的毒手嗎?”風輕雲說道:“一時半會我們還能夠阻擋這些怪物的攻勢,可要繼續下去的話,我可不敢保證什麼。”

“夏菲姐,這裏的可都是各大門派的年輕一代,若是讓他們都折損在這裏……各大門派若是問責起來……”周清在一旁說道。

“走吧,前往隱藏倉庫。”夏菲說道。

“好,請夏家主帶路,我們前往夏家後院。”風輕雲最先衝向擋在大廳門口的十幾頭怪物,他的身後兩條陰陽魚栩栩如生,好似擁有自己的生命一般,“我來給你們開道。”

苦真走到人羣的最後方,阻擋怪物追上前來,在他金光佛像的威能之下,沒有怪物能夠近身,他回頭對張野道:“小天師,你負責兩側的怪物。”

風輕雲在前,苦真斷後,再加上張野守護兩側,這等豪華的陣容,那十幾頭怪物的攻勢根本無法靠近,一行人在夏菲的引領之下快速的向着後院移動。

一路與怪物交手戰鬥,終於來到了後院隱藏倉庫入口所在的假山。

並非所有的怪物都聚集在大廳和大廳外與人戰鬥,夏家的其他地方還有許多零零散散的怪物,在這假山外,一頭長有六足,渾身佈滿黑色鱗片形似蜥蜴的怪物正低頭撕咬着什麼。

“畜生!”風輕雲見狀直接衝上前區,手中一道太極陣圖浮現,轟擊在那怪物的頭顱上。

被打了一個正着的怪物搖頭晃腦的後退了幾步,它的脖頸處突然張開無數匕首一般的尖刺,朝着風輕雲怒吼着,在它的血盆大嘴中,衆人看到了人類屍體的殘肢斷臂,再定眼一看才發現在那怪物之前所在的地面上有一具已經被撕咬了一半的屍體。

風輕雲與那怪物交手,衆人則走向屍體,看到屍體的瞬間,周清驚聲說道:“這,這是保存着鑰匙的研究員。”

夏菲的神情也變得有些凝重了起來,這個人是她的親信之一,若不然她也不會將開啓隱藏倉庫的鑰匙之一,交給他來保管了。

很快又有人發現了另外的屍體,說道:“這裏還有兩具屍體。”

衆人看到了假山的另一邊,還躺着兩具屍體,相比剛纔哪一具屍體,這裏的兩具屍體還沒有遭到怪物的啃食。周清走過去看了一眼回頭對夏菲說道:“是另一個鑰匙的保存者,他們身上的鑰匙都不見了。難道……倉庫的門已經被打開了嗎?”

夏菲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修改了開門的程序,必須我親自才能打開隱藏倉庫,就算有鑰匙也沒有用,倉庫的門沒有被打開,但是這羣襲擊者,一定是知道隱藏倉庫是需要這三把鑰匙才能打開的內鬼。”

“兩個鑰匙的保管者都死了,還有一個死了的是誰?”夏家的一人問道。

周清走到最後一具屍體旁,輕輕的撥動了一下,讓其面部朝向天空。屍體滾動了一下,看到死者面容的瞬間,周清臉上浮現了一絲驚愕的神情,說道:“是……是葉先生。”

“葉先生?”夏菲問道:“哪個葉先生?”

“葉荒,葉先生!”周清滿臉都是不可置信的神情,說道:“葉先生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他實力強大,爲什麼也遭遇不測了。”

“你說什麼!?”

一聽到葉荒的名字,苦真當即就從後方衝到了周清身旁,他一把將周清拉開,看到葉荒已經發黑的面容,整個人如遭雷擊一般,動作都爲之僵硬了起來。

看到苦真此刻的異樣,風輕雲和張野的心中都浮現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葉荒!?”人羣之中,一直低着頭,沉默不語的夏琳突然爆發出一陣強大的力量,將身邊的人都掀飛,在衆人抱怨的目光之中,夏琳幾乎是瞬移般的速度衝到了苦真的身邊。

看到葉荒紫黑色的臉龐以及僵硬的身軀,夏琳渾身的力量好似瞬間被抽取一空,無力而癱軟的坐在了地面上,愣然的看着葉荒,嘴裏呢喃着的說道:“怎麼會,怎麼會這樣……葉荒,爲什麼會這樣?”

葉荒死了……對於夏琳來說,感覺整片天空都在瞬間變得昏暗了起來。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這個曾經將她從危險中一次次救下,宛如天神降臨一般的少年,居然會這般輕而易舉又悄無聲息的死亡。

夏琳的眼眶中,兩行清淚流淌而下,痛苦的哭聲也隨之傳開。

僅僅是極度悲傷情況下的哭泣聲,在其他人聽起來卻如同比匕首還要鋒利的聲波,強烈的震動讓他們頭暈目眩,一些人的七竅甚至流淌出了鮮血,那些追殺上來的怪物也都紛紛停下了腳步,下意識的遠離哭聲發源地。

“好,好難受啊!!!頭好像要,炸開來了!”

“啊啊啊!這是什麼,這是什麼聲音啊!!要死了!”

“那個人是誰,這是佛門獅子吼嗎!”

沒有死在怪物的襲擊之中,卻被夏琳的哭聲震得七竅流血而死的話,那麼這些人還真是有冤說不出。

“夏……夏琳姑娘,先不要太傷心。”苦真強忍着聲波的衝擊,輕輕地拍了拍夏琳的肩膀,用其他人都無法聽到的聲音說道:“小葉子,還沒有死。”

沒有死!

一聽到這三個字,夏琳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如同狂暴中的精神病人被注射了強效鎮定劑一般。她愣然的看着苦真,說道:“你說什麼?”

苦真輕輕地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你沒聽錯。”

葉荒沒死?夏琳將信將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葉荒,他蹲下身子去探查葉荒的鼻息,觸摸到葉荒冰冷的肌膚時,夏琳的心瞬間就墜落到了低谷,沒有呼吸,肉身冰冷,這已經不是一個活人該有的姿態。

“達摩閉息功,他只是進入了假死狀態。”苦真以真氣加護着聲音,確保他所說的只有夏琳一人能夠聽到,這種技巧也就是所謂的傳音入祕之術,只有抱丹境的武者纔有足夠的能力施展。“只不過現在不宜將他未死的事情說出來,小葉子不惜使用達摩閉息功進入假死狀態,一定是有原因的。”

夏琳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配合的再度哭泣了起來,只不過這一次的哭泣她有所收斂,不至於光是聲波就讓衆人難以忍受。

“葉荒怎麼了!?”收拾了那隻蜥蜴怪物的風輕雲走了過來,看到葉荒的屍體後,整個人也愣然了一下。

張野走到兩人的身邊,看了一眼葉荒後,不可置信的說道:“怎麼會這樣?葉荒的修爲我再清楚不過,被這些怪物包圍,他就算不敵也有脫身之力,怎麼可能會在這裏遇害。”

“可是現在在夏家肆虐的,不僅僅是這些怪物還有雷家和生命法庭的人啊。”周清說道。

苦真突然撕開了葉荒的衣服,看到了他胸口上的傷口,冷聲說道:“這個傷口……不,不是普通的傷口那麼簡單,造成這道傷口的武器上,有劇毒!”

能夠使用劇毒武器的,自然不可能是這些怪物,不是雷家的人就是生命法庭的襲擊者。苦真一把將葉荒的屍體抱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不管是誰傷害了小葉子,我一定會讓他血債血還!”

“爲了避免有更多人遭遇不測,夏菲姐,快打開門吧。”周清說道。


僅有周清的提醒,夏菲纔將目光衝葉荒的身上轉移了過來,她深邃的眼眸注視了周清片刻。

被她凝視着,周清突然感覺到渾身有些冰涼,他後退了一步,訕然的說道:“怎,怎麼了夏菲姐?難道,你也沒有辦法打開倉庫的門嗎?”

夏菲搖了搖頭說道:“我只是沒有料到,葉荒會遭遇不測而已,也是我的失誤,沒有料到會有內鬼的存在,讓夏家方寸大亂,所有的防禦系統都陷入了癱瘓之中,讓這麼多人因爲我夏家而遭到了牽連。”

“誰也不想發生這樣的事情啊。”周清說道。

“打開倉庫的門,需要一些時間,在這之前還請諸位能夠保證這裏的安全。”夏菲對風輕雲與張野說道。

風輕雲和張野從痛失好友的悲痛中暫時的恢復了過來,他們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這種時候保證活着的人的安危,纔是第一重要的事情。

“放心吧夏家主,你安心的開門,沒有人能夠打擾你。”風輕雲說道。


夏菲走到隱藏倉庫的門前,從懷中拿出一個圓盤,這個圓盤的四周雕琢着一條燭龍,龍首尾相連,中間是一串神祕而繁瑣的紋路,夏菲將這個園旁放入了假山上一處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凹陷處中。

凹陷處與圓盤完美的契合,夏菲按住圓盤旋轉了一週。

咔擦!

伴隨着一聲巨響, 千金寵妻

隨着假山打開,一個巨大的入口浮現在衆人面前,這個入口十分的寬闊,高五米,長十米,比一些雙向的道路還要寬闊,入口的道路一直向下方延伸着,逐漸深入到了光芒難以照射的地方,一片深邃的陰暗,從哪裏散發出一陣陣陰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慄。

這樣巨大的入口,絲毫就不像是一個隱藏倉庫應該有的模樣,因爲這位面太過顯眼了一些,光是打開一個門就有如此劇烈的動靜。

“這裏……就是隱藏倉庫的大門嗎?”有人問到。

就連夏家人都不能回答這個問題,能夠回答這個問題的只有夏家歷代的家主,以及家主的候選人。

“跟我走吧。”夏菲說道:“這只是通向隱藏倉庫的一條道路而已。”

衆人跟在夏菲的身後,走進了入口。 作爲一個曾經在武林上叱吒風雲的七大家族之一,夏家內部有如此密道似乎也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情,姜家喬家,少**當這些大宗門,哪個山門或者宗門內,沒有一個常人難以知曉的隱蔽之處。

“通知喬家四當家以及還在和那些怪物們作戰的人,且戰且退,往這邊來集合。”夏菲對一位夏家的武者下令說道。

接下下令命令的是一個頗有些年紀的老者,修爲在化勁巔峯,雖然還未突破到抱丹境,但以他的實力在如今夏家混亂之中,自保還是綽綽有餘。老者轉身朝着大廳處走過去,其他人則跟着夏菲走進了隱蔽通道。

通道是向下延伸着的,雖然道路還算十分的寬闊,但兩邊昏暗無比,只能夠聽到一行人的腳步聲。向下走了莫約幾十米,一陣突兀的“啪嚓”聲響突然傳來。

走在前方的夏琳伸手攔住了身邊的人說道:“等一下,先不要走。”

只有夏家歷代家主和家主的繼承人才有資格打開的通道之門,對這裏熟悉的自然也就只有夏菲和她身邊少數的親信,聽到夏菲的話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夏菲走到通道的一盤,在黑暗之中她稍加摸索了一會,找到了通道牆壁上的一個羊頭的雕像。

這又是一個古老的機關,在如今利用各種最新科技的防禦系統的時代,這種古老的機關已經很少有人使用。雖然不如電磁防禦系統方便,但是這種古老的機關卻有着一個最明顯的好處,那就是不會被黑客攻破!只有掌控着鑰匙的人才能夠打開。

她將手中的圓盤放入羊頭之中,輕輕的轉動了一下。

隨着她的動作,通道往下延伸的道路上,每隔十米便亮起了一處光芒,這些光芒正是牆壁上凸起的羊頭石雕嘴中所散發出來的。

有了光芒,衆人才看清楚了通道里的情況。

就在他們面前一米之遠,一排排鋒利的長矛正從地面上刺出,橫攔住整條通道,寬度在五米之上。這些長毛相互交錯着縮回地面,很快又突刺而出,要是剛纔夏菲沒有提醒,而是任由衆人向前走去,只怕他們之中很多已經被這些從地底刺出的長矛捅了一個透心涼。

和牆壁上那些燈光一眼,這些地刺也是古老的機關。如果不知曉機關的節點,外人很難以破解這些機關,與現代的防禦系統不同,這些古老的機關不是用電力帶動,即便沒有了電能,也不會停止運轉。

種植女仙在古代 ,流水衝擊着水風車,轉動的力量經過古老而繁瑣的機關製造技藝纔有了面前這危險的地刺機關。

看着長矛頂端鋒利的寒光,衆人心中一陣發涼。這些大家族的隱藏祕庫裏有些防禦機關並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但是當這些機關真的差點威脅到自己的性命時,那又是另一種說法和感覺了。

夏菲將牆壁上的羊頭向着一個方向稍微轉動了些許,這些不停從地下刺出,發出“啪嚓”聲響的地刺緩慢的停止了動作,全部收回了地面以下。

“跟我走,但是不要走在我前面。”夏菲說着率先往前走去。

看到剛纔的地刺,誰還敢走在夏菲的前面,穿過地刺的區域時一個個都提心吊膽,腳步加快,生怕突然之間一根長矛突刺而出,自己就一命嗚呼了。

一路走去,還有不少的機關也足以取人性命,噴火的羊頭,弓弩射擊的洞口,可以說一個對這裏毫無瞭解的人貿然的闖入,只怕分分鐘就會變成機關下的一具殘破的屍體。不過現在有夏家的家主夏菲帶路,一行人自然是有驚無險的穿過了機關重重的通道。

走到了通道的盡頭,夏菲將最後一道機關門打開,衆人眼前的視野豁然開朗。

他們看到了一個龐大的地宮,比安全局隱藏在湖面之下的基地,在佔地面積上有過之而無不及,地宮的中心,是一棟看上去頗有些歷史年代感的宮殿。宮殿的前方是一個石板鋪墊而成的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小的廣場。

更讓人驚訝的是,在那廣場的中心還有一座高達三米的雕像。

雖然地宮宏偉,但是衆人的視線卻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那雕像上。雕像已經很是殘破,只有半邊身子,即便如此也不難看出雕像的原型是一個身穿羽衣,做出飛天之姿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