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

林冕心頭一驚,扭頭看向另一個方向,只見得原本躺在擂臺上的王川已然撐坐起來,隨後從懷中掏出一枚符文,狠狠捏碎。

隨後林冕便是驚愕的發現,王川的氣息竟然在逐漸恢復,而且慢慢超過了巔峯狀態,最終踏入了下一層境界,煉體境六重!

“這是三級符文炎髓符,能讓我短時間提升到煉體境六重的境界,林家的雜碎,認命吧……”

王川豁然起身,兩個急跨便是來到林冕身前,右拳夾雜勁風毫不掩飾的直襲要害處。

進入了煉體境六重的王川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一倍,林冕還沒來得及反應已經被貼身,只得下意識用手抵擋在面前。

嘭!

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林冕被震退了十數丈,手臂上疼痛感襲來,已經是淤青一片,即便是靠符文暫時突破到的煉體六重也比五重強上太多。

“怎麼,不打了,剛剛不是很威風麼?”

王川追上林冕,再度一拳狠砸了下去,披頭散髮狀若癲狂,使用符文是迫不得已的下下之策,哪怕是之後要躺上半個月,今天也一定要收拾掉林冕!

場面一波三折瞬息變化的戰況吸引了所有觀衆的眼球,正是要這樣的比賽才能值回票價。

這樣一來,就算是沈毅也開始搖頭嘆氣了,無論如何,林冕也不可能用同樣的一招風雷印打敗煉體境六重的王川,這場比賽,真的已經有了結果。

沈歆纖手緊握,咬着脣角,她不敢想象,如果林冕輸了這場比賽,那對他來說將會是多麼大的打擊。

林冕被煉體境六重的王川打得節節敗退,再度陷入困境,絲毫沒有還手之力,全場觀衆心裏已經有了一個結果,冠軍,到底還是讓三大家族拿去了。

雖然那林家的敗家子表現搶眼,但也似乎只能走到這一步了。

“不對,你們看那小子的手上!”

看臺上,突然是爆發出一聲大喝,然後所有人都是朝那擂臺上正在捱打的林冕的左手指尖看去,那裏,正隱約閃爍着一道潔白的奇異光芒。

王川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這一點,手中的拳頭不僅沒有因此停下,反而加重了力道,狠狠朝林冕的面門轟去。

“靈魂武技,靈魔指!”

一道低沉的聲音在林冕心中響徹而起,左手上一道纖細的白色光線悄無聲息的爆射了出去,剛好與王川的拳頭在半空中轟然相撞。

嗡!

光線與拳頭相接的瞬間,王川的神色猛地一震,隨後身體便是陡然凝固下來,嘴角和鼻腔流下幾行猩紅的血液,雙腿一軟,緩緩跪倒在林冕身前。

比武場中,一片死寂。 比武大會的決賽裁判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麼也無法明白倒下去的是實力增幅到煉體境六重的王川而不是看起來已經強弩之末的林冕。

“裁判大叔,還不宣佈比賽結果麼?”

林冕的沙啞聲在裁判耳邊響起,這時那裁判纔回過神來,確認王川沒有再戰之力後,面向全場,大聲喝道:“我宣佈,比賽結束,本屆風陸鎮比武大賽的最後冠軍是,林冕!”

全場的觀衆在安靜了幾個呼吸的時間之後,終於是爆發出了震耳欲聾一般的喝彩聲,大多數人至少在今天,被林冕這一戰給徹底折服了!

見到這一幕的林冕嘴角忍不住是露出了一道如釋重負的笑容,這一年的苦,終於熬出頭了。

然而還未等林冕收起笑容,一道怒喝聲在這比武場喝彩聲中響起:“林家小子,你做了什麼!”

林冕扭頭看去,只見得一道壯碩的高大人影出現在了擂臺之上,滿臉怒意的緊緊盯着林冕,令人心生懼意,來人正是王家的三家主王雷。

“臭小子,你到底對川兒做了什麼?!”那王雷看了一眼倒在擂臺上不省人事的兒子王川,喝問道。

“技不如人罷了,還能怎麼樣?”林冕撇了撇嘴攤手道。

王雷此刻也是心急如焚,眼下見到林冕不僅打傷了自己的兒子,還敢對自己這般說話,心中更是怒火大盛,身形一動,竟然是直接出現在林冕的跟前,啪的一聲捏住了林冕的喉嚨之上。

“打傷我兒子,那你今天也別想站着出這比武場!”

“冕哥哥!”

沈歆手捂着小嘴,滿臉煞白,立刻便是看向了一旁的沈毅。

而沈毅雖然也是眉頭皺着,但卻沒有太多擔心,因爲在其身後,一道身影同樣是突然之間竄上了擂臺。

啪!

王雷捏住林冕喉嚨的左手猛然之間感受到了一股麻痹之力傳來,心頭一驚,下一刻便是將林冕鬆了開去。

“咳咳……”

林冕用力的咳了幾聲,然後便是愕然發現,自己身前站着的,竟是沈家的二家主,沈嚴。

“王雷,對一個小輩出手,你這人,還真是無恥到了這種地步了麼?”

沈嚴十指交叉放於身前,將林冕護在身後,淡然嘲笑道。

與此同時,看臺上的觀衆也是因爲這一幕再度安靜下來,沈家和王家的頂樑柱人物都站出來了,難道是要徹底撕破臉皮了麼?

“沈嚴,這小子不過是個敗家子,害得自家家族被滅,品行也極端惡劣,在風陸鎮可說是人人喊打,你們沈家袒護他,莫非是想與全鎮對立?”

王雷雖然性子急躁,但卻也是心思狡猾,一句話便是將沈家推往整個風陸鎮的對立面,試圖讓沈嚴知難而退。

不過即使王雷的話惡毒至極,沈嚴也沒有因此有太多的態度變化,反而是緩緩說道:“即便林冕有天大的錯,家族親人離他而去也是最大的懲罰了,而且這一年來他改變不少,還債也還夠了,某些鎮民還是趁機報復泄憤,對一個孩子如此行事,又同禽獸豺狼有何區別?”

林冕顯然沒料到沈嚴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心裏涌起一陣莫名的感動,對沈家的好感度,也是上升了幾分。

王雷也愣了片刻,隨即不屑的哼道:“就算如此,但是今天這決賽,那小子使用了詭異手段贏得勝利,打傷我川兒,這冠軍,必須得讓給我兒子!”


“不管他用何種手段,都是實力的一種體現,贏了便是贏了,規則早就是定了的,怎麼,你還想改變規則?”沈嚴冷冷笑道。

王雷在沈嚴一番妙語連珠下被說的啞口無言,只得憤憤的抱起王川,轉身就欲離開擂臺。

見王雷帶着王川就要離開舞臺,林冕忍不住鬆了一口氣,而正當他準備向沈嚴道謝之時,王雷突然之間轉身,眉宇間帶着一絲驚怒,道:“小子,我怎麼感覺在哪兒見過你?!”

林冕心頭一震,頭皮瞬間炸了起來,努力保持自己的神色不變,強裝鎮定道:“我在你王家偷過東西吃,你見過有什麼奇怪的。”

“不對,你的身材,加上身着黑袍的模樣……”王雷怒目道,最後語氣中甚至帶着釋然的味道:“倒是有點像之前搶奪我王家商隊的神祕黑袍人啊!”

林冕瞳孔猛縮,手掌下意識的緊握在了一起,但卻仍然面不改色道:“三家主未免太看得起我了,難道我區區一名煉體境五重境界的小孩兒,還能搶走您手中的貨物?”

“據王家弟子說那天的黑袍人也不過是煉體境七重的實力,雖然我不知是不是使用了什麼符文祕法提升了實力,但我在那黑袍人背後留下了一條傷口,你把你的後背亮出來自然便真相大白。”

王雷的雙眼眯成了一種危險的弧度,伸手就要朝林冕抓去。

“王雷,你這老臉當真是不要了啊,這種話也能說出口,你不怕被全風陸鎮的人當作笑柄麼?”沈嚴踏前一步,擋住了欲要對林冕動手的王雷。

林冕不由得咬牙死死盯着那王雷,自己的後背連自己也不確定是不是還留有傷痕,如果真的被王雷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那自己就真的完了。

見沈嚴擋在面前,王雷順勢便是一掌推了過去,靈力繚繞其上,威勢比之煉體境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砰!

沈嚴毫不客氣的同樣一掌迎了上去,兩人的掌風在半空中對碰,一圈淡淡的靈力光紋盪漾而開,將二者同時震退了半步。

“入靈境大成,沈嚴,你也突破了?!”王雷驚疑道。

“運氣好,前不久剛剛突破的。”沈嚴收起掌,微微笑道。

王雷怒意未消,喝道:“不行,今天在這比武場,那小子一定要給個說法,不然我絕不會讓他離開這裏。”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喂,沈家小子,你和王家是敵人麼?”沈嚴不理會叫囂的王雷,扭頭看向身後的林冕。

林冕愕然了片刻,旋即會過意,重重點頭道:“當然是!”

“聽到了吧王雷,林家小子是我沈家的朋友,所以我沈家便要保他。”沈嚴回頭道。

“你這是和我王家徹底宣戰了是嗎?”王雷冷聲笑道。

沈嚴無所謂的說道:“不早就是了麼?”

“好,好,今天我就放過這小子,沈嚴,這筆賬,我王家會討回來的。”王雷恨恨道,隨即抱着昏迷的王川轉身離開了擂臺,留下沈嚴林冕和那不知所謂的裁判。

看到王雷離開擂臺,林冕緊繃的身體才終於是放鬆了下來,如果不是沈嚴的保護,自己可能就會被王雷發現了。

“小子,走吧,跟我回歆兒那邊去。”沈嚴淡淡道。

林冕默默點了點頭,隨後跟裁判示意了一下,跟着沈嚴來到了比武場沈家看臺之上。

比武場的觀衆都有些索然無味的聽着萬東方宣佈最後比賽的結果,原本以爲在看了林冕和王川這精彩一戰後還能看到三大家族中沈家和王家頂尖高手的交鋒,沒想到最後也都無疾而終,所有人都在無限的回味中慢慢離開了比武場。


回到沈家看臺的林冕先是愣了愣神,然後走到中間處,對那坐在上席的沈家家主沈宏行了一禮,道:“多謝沈家爲小子解圍。”

沈宏搖了搖頭,笑道:“這是我們該做的事,你幫了我們的忙,搭救你情理之中。”

“更何況,你救了歆兒,我還沒來得及謝謝你呢……”

沈宏看了一眼身旁的寶貝女兒沈歆,眼中滿是掩藏不住的疼愛之色。

而沈歆則是俏臉微紅的偷偷對林冕吐了吐舌頭,讓後者忍不住咧嘴一笑。

沒想到這一笑,林冕便是感覺到一股突如其來的暈眩感襲來,整個人眼前一黑,漸漸失去了意識。

……

等到林冕清醒過來已經是比武大會結束的第二天早晨了,期間除了萬東方將十鎮狩獵大賽參賽隊長令牌以及比武大會的冠軍獎勵送來之外便再無其他人探望。


沈宏自然是知道林冕幫助自家做的那一件事,所以也吩咐了下去要保護好林冕,只要王家沒拿到證據,林冕就是很安全的。

而導致林冕昏迷的原因則是前一日在擂臺上動用的那一招靈魂武技靈魔指,這武技是從神祕納戒中獲得的,只有靈魂力量強大,靈魂之火旺盛的人才能修煉。

wωω☢ ttКan☢ C〇

林冕爲了修煉這靈魔指,硬逼着小狼找到了兩株能夠溫養靈魂的靈藥,在無盡的折磨之下最終勉強將其修煉成功,但也絕不是想動用就動用,這一招對現在的林冕來說消耗太大,不到危機關頭是不能使用的。

正是用這一招靈魔指,震懾到了王川的靈魂,導致他的靈魂之火熄滅掉一朵,林冕才能夠獲得比武大會的勝利。

“冕哥哥,你休息好了沒有?”房門被豁然推開,沈歆蹦蹦跳跳的走了進來,開心道:“走吧,我爹爹要見你。”

“額……要見我?!”林冕訝然出聲道。 沈家會客廳,林冕安然而立,目光直視同樣看向自己的沈家族長沈宏,眼神中沒有絲毫懼意。

“林家的小子,你很不錯。”沈宏道。

林冕一咧嘴,拱手道:“多謝沈宏族長的誇獎。”

“你父親生前與我雖然沒有什麼交情,但也和你林家有生意上的來往,只是可惜當初你太過不知天高地厚,才害得你林家家毀人亡……”

沈宏頓了頓,目光中有了些別的東西,接着道:“我這麼說,你可會生氣?”

林冕眼中閃過一絲晦暗,卻馬上微微搖頭:“不會,是我的錯,纔會害得我爹和林家上下被人殘害,我現在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實力,林家的仇,我會自己去報。”

“嗯,你這一年來性格轉變可謂是天翻地覆,沒有了一身的乖戾,學會了普通人身上難得的隱忍,現在又奪得風陸鎮比武大會冠軍,天資可以說是極爲不錯。”

沈宏揮了揮手,身旁的一個下人立刻將一塊銅盤呈了過去,然後便是聽到沈宏繼續說道:“這是你的冠軍獎品,並且如果你不嫌棄,可以在十鎮狩獵大賽開始之前暫住在沈家,沈家的條件再怎麼說,也會比你的那個小山洞好一些。”

說罷,沈宏便是看了一眼正俏生生站在身邊的沈歆,眉宇間有着無限的寵溺和一絲的無奈。

林冕自然是明白沈家肯收留自己除了是記得上一次毀掉王家商隊的人情之外也有沈歆在一旁求情的緣故,當下也不挑明,只是輕輕點頭道:“那就打擾了。”

收下銅盤上的靈藥和冠軍獸核,林冕立刻轉身離開了沈家會客廳,而沈歆也在對自己的爹爹撒了一會嬌之後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等其他人都離開後,沈家的二家主沈嚴突然是扭頭看向自己的大哥,問道:“留下他真的沒問題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