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會小子。”就在姚飛邁腿要走的時候,王大爺喊住了他。

姚飛不解的回頭問道:“怎麼了?”

“這幾天不大太平啊,有好幾撥奇奇怪怪的人在咱們村頭晃悠,打聽一個叫姚飛的人。”

“什麼?”本來還有些精神鬆懈的姚飛神經瞬間又緊繃了起來。

“找我幹嗎?”姚飛趕忙坐下問道。

“不大清楚啊,不過他們來着不善啊,而且武功不低。”

“是嗎?”姚飛看見王大爺的表情瞬間凝重了起來,不由得也緊張起來。別的不敢說,王大爺看人的眼裏還是相當準的!

自己現在本來就是實力全失,又來了一波對自己不懷好意的人打自己的主意。

媽媽咪啊,這回自己恐怕要玩完了! “那我該怎麼辦?” 姚飛終於暫時忘掉了離別的傷感和想見蘭花沒見到的失望之情。

“呵呵。”王大爺永遠是這麼樂觀,姚飛每次覺得要死的時候,他確跟個沒事人兒似地,心真大啊!

“王大爺,求求你給我支完招在樂行不?”

王大爺擡眼看了一眼姚飛,隨即又搖搖頭躺回了椅子上,依舊是拿扇子擋住臉,一副小憩的樣子。

“小子,別心急啊。我給你出個招吧。”王大爺過了一會兒,終於開口緩緩說道。

姚飛感覺王大爺終於恢復正常了,急忙問道:“什麼辦法?”

“住我家。”王大爺只開口說了這麼簡單的三個字。

“住……住你家?”姚飛再次不確定的開口問道。

“怎麼?”王大爺看出了姚飛臉上吃屎的表情,不禁出言詢問。

姚飛有些不大確定的迴應道:“這樣好嗎?”

“怎麼不好?知道你小子有功夫,但找你的人可不止一兩個。俗話說的好啊:雙拳難敵四手。人家人多勢衆,你肯定要吃虧呀。藏爺爺家保險,爺爺罩着你。”

看來王大爺還不知道姚飛實力全失的事情。

姚飛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了,說多的都是淚啊,省的解釋。

“那我回家取點東西吧。晚上正好咱們吃晚飯我就在你家落夥了。”姚飛想了想還是同意了王大爺的提議,畢竟自己安全第一,現在可不是要面子的時候。

“小友,那你小心些啊,據我所知,他們已經打聽出來你家的位置了,這幾天老在你家附近轉悠,你最好把行蹤弄得隱蔽些,別被他們逮着。”

“好。”姚飛嘴上應着,心裏卻在罵娘,這幫孫子們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找自己又有什麼目的? 教主,本王追定你了!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則,姚飛把邁開腿的步子又退回了王大爺的身邊:“王爺爺,幫個忙唄。”

王大爺本來就要繼續小憩了,沒想到姚飛又回來讓自己幫忙了。無奈,他只好把自己的破扇子又從臉上拿了下來,眼睛微微眯起了一條小縫,一副腎虛的樣子有氣無力的說道:“又怎麼了?改變主意了?”

“不是不是。”姚飛連連擺手:“我是想讓你幫我易個小容,我出去那幫人不就不找我麻煩了嗎?”

“什麼?”原本蜷縮在搖椅上的王大爺聽完姚飛的話又猛然直起了身子,雙眼變得炯炯有神瞪着姚飛,跟大白天見個鬼似地問道:“呦,我們小飛子知道低調了,以前你沒去城裏的時候,按照你的性格,肯定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吧,你肯定想不管那些人對你有沒有歹念,你都會把他們滅了!今天怎麼了?知道低調了?”


姚飛抱着自己實力盡失的消息決不能透漏出去的原則,厚着臉皮繼續圓謊:“那個……那個……人不都會是成長的嘛,我現在就是長大了,考慮問題周全了嘛。”

“呵呵。”王大爺臉上一副絕不相信的表情,從頭到腳上下打量了一番姚飛說道:“好吧,跟我過來吧。” 姚飛知道王大爺雖然很懷疑自己今天的反常行爲,但還是默許了自己的請求,看來還是那句話說的好啊:有了王大爺,吃飯就是香!

腦子裏想着,腳下的步子卻一點也沒有停頓,跟着前面的王大爺來到了超市的雜貨間裏。

王大爺停住腳步,熟練的把架子上的東西拿掉,只有一個看着像碗的東西沒有動,王大爺握住碗雙手用力順時針旋轉一週,只聽見“格拉格拉”的聲音,雜貨間裏的小木牀緩緩的移動了起來。沒過多久,露出了一個大黑洞。

王大爺回頭看了一眼姚飛,說道:“進來吧!”

“恩!”姚飛的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的驚訝感,因爲王大爺這個祕密地道早在六年前就已經見識過了。王大爺的藏書也都在這個地道之中,五禽掌就是從這裏學來的。

小時候姚飛還不大明白,爲什麼那麼多書藏在那麼深的地下,爲什麼不拿出來看?還爲什麼不讓自己告訴別人?

現在姚飛才明白,這些書都是寶貝啊!隨便學一些就能牛叉橫行都市了。這回自己回來要好好下去鑽研鑽研這裏面得書,說不定還能找到自己突破的契機呢!

跟隨王大爺下了地道後,王大爺摁下了地道的開關,瞬間地下的景象一下子暴露在了姚飛和王大爺的眼前。

還是自己以前見到的那個樣子,成千上萬本的書、健身房、易容室、還有許多姚飛從沒有光顧的房間,因爲王大爺只說了“時機未到”這四個字。

等吧,等待永遠都是痛苦和喜悅交加的。

王大爺沒有在這麼大的地下室其他房間浪費時間,腳步直接邁向了易容室。

姚飛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裏了,小時候因爲好奇,把地下室中王大爺所有允許的房間統統轉了個遍。當然易容室就在其中。

輕車熟路的坐在了易容室的木凳上,把臉湊給了王大爺。

“嘿,你小子還真不客套。”王大爺調侃了一句後,沒有再多說什麼,雙手的中指出手,連向姚飛臉上的各處穴道點去。

姚飛感覺自己的臉頰像觸了電似地,痠麻不已。王大爺認穴準確、指力強勁、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是一個簡單人啊。

可每次姚飛鼓起勇氣想問問王大爺的來頭的時候,滿腔的疑問到嘴邊都嚥了下去,因爲他問不出口。

不過王大爺對自己真是好,除了不讓自己靠近他孫女蘭花外,其他都是沒的說了。

所以王大爺深藏不漏是高手的事情,姚飛從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當然其中也包括自家的老頭子。

感覺臉上溼溼的、輕輕的、彷佛自己的臉都不是自己了,姚飛就知道快易容完成了!

睜開眼後,姚飛照了照鏡子,自己的長相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連自己都認不出了。王大爺真厲害啊!

“去吧,小子,該出去耍耍了。”王大爺信心滿滿的說道。

“恩!”姚飛可沒有王大爺那麼多的自信,“我真的變了嗎?”


“廢話!”王大爺翻了一眼白眼後,說道:“除了猥瑣的氣質沒有變。”

倆人先後走出了地道,王大爺擦掉了自己額頭上的汗珠,姚飛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我走了,晚上回來咱們喝一杯。” “去吧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客氣了?”

“恩,那我走了。”姚飛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反常了,不再客套,利索的道了聲再見。

走出了王大爺的雜貨鋪,姚飛衝着刺眼的陽光深吸了一口氣,用力的眨了眨眼。

哎,這一回村,還不知幾時才能恢復實力,走出南盟村。

使勁地晃了晃腦袋,把自己腦袋裏的多愁善感統統給搖了出去,不多想了,人都是胡想想死的。

輕車熟路的走上了回家的路,姚飛確實發現了許多一看就不是南盟村的外來人員。前前後後多達好幾十個。

看來王大爺並沒有騙自己,真的有許多人找自己。

仗着自己容貌大變,姚飛有恃無恐的尋摸了一個四處張望、鬼鬼祟祟的小鬍子男人。

走到他身後,拍了一下這個小鬍子的肩膀,小鬍子男人身子猛然一震,像是受了驚嚇似地,向前走了幾步,轉過身子看着姚飛:

“幹嗎?臭小子,找死啊!”顯然這個小鬍子男人嚇得不輕、氣的也不輕。語氣中隱藏不住的憤怒。

“大哥,別生氣,別生氣。”姚飛操着南盟村地方的方言,安撫着小鬍子男人。

也許是聽出了姚飛的本地口音,小鬍子男人的態度稍稍緩和了一些。

“小兄弟,向你打聽個事情唄。”小鬍子男人變臉的速度真是牛叉啊!狂風暴雨立馬變成了風和日麗。

“什麼事情?”姚飛嘴上問着,心裏其實早已清楚的跟明鏡一樣。他暗暗竊喜,果然這幫人智商不如自己啊!

“你們村有沒有一個叫姚飛的小男孩?”


果真如此,姚飛心裏又小激動了一下,看我這個智商爲180的陽光少年怎麼把你這個傻子的話套出來。

姚飛繼續往下說道:“有啊,我們小時候還一塊捉蝦捉魚呢。”

“是嗎?”小鬍子男人知道自己面前這個小男孩跟姚飛一起玩耍過,態度更加謙遜了,點頭哈腰的說道:

“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裏嗎?”小鬍子男人有些失控的大聲嚷道。

也許真的是小鬍子聲音太大了,散在四周的幾個人立馬聚了過來。

“李老六,可以啊,這麼珍貴的情報可不能一人獨吞啊!”

姚飛轉眼一看,是一個皮膚黝黑、肌肉發達、臉上有刀疤的男子發出的聲音。

這個叫李老六的男子也許是有些懼怕這個肌肉男,急忙三步並兩步的跑到肌肉男面前,一副奴才樣的說道:“赤炎虎大哥,消消氣,這個孩子不是還沒說呢嘛,我想他說完在告訴你們。”

叫赤炎虎的這個男子顯然是不大相信李老六,斜眼看了一眼他後,扒開了李老六的肩膀,往姚飛這邊走來,從兜裏掏出了幾張百元大鈔,語氣溫順的說道:“來,孩子,拿着買吃的,叔叔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姚飛看着至少有500元的外快進賬,心裏不由得樂開了花,跟傻子逗着玩還能有錢拿,哪有這等好事啊?自己真是賺到了啊。

剛纔姚飛還決定這個叫赤炎虎的傢伙對那個叫李老六態度粗暴,這種人怎麼能當上老大的?

現在想想這個赤炎虎還真是比那個李老六強,瞧瞧人家,知道信息時代需要信息費才行,這叫尊重人才,搞活市場,還能……

不好意思,跑題了,反正就是赤炎虎比李老六活份。恩,就是這樣!

既然這個叫赤炎虎的大哥這麼上道,姚飛決定多陪他玩會兒,不能白讓人家掏這麼多信息費啊! 姚飛表面上裝出一副非常高興、非常貪財的樣子……

額……其實事實果真如此。

“大哥……大……哥,這些錢真的是全給我了嗎?”姚飛還是以一種“唯唯諾諾”的語氣問道。

赤炎虎可能看出也察覺到了姚飛的緊張與不適感,覺得面前這個傻小子真是出息的可以,就這區區的500元大鈔就讓他變得這麼語無倫次了。

自己要是找到姚飛,找到那本祕籍,自己以後賺的會比這500多多的多。

想到此,赤炎虎熱血沸騰,語氣更加和善的說道:“當然,孩子,別害怕,只要你告訴我姚飛去哪裏了,到那裏去找到他,叔叔說不定會再給你幾張!”

姚飛心裏一陣惡寒,尼瑪呀,別以爲你臉上弄倆刀疤就能當大哥了,長的比我低這麼多,還說我是小孩子呢。算了,爲了錢大哥忍了。

“真的!?”姚飛依舊是一臉財迷相的問道。

“是啊,你知道姚飛去哪裏了嗎?”赤炎虎也比那個李老六的心理素質好不到那裏去,這麼近問的這麼大聲,自己耳膜都快給震破了!

“這個……”姚飛正準備張嘴逗逗傻子,就看見一大幫人朝這邊走來,其中就有李老六這個小鬍子男人,但他是在後面的,他們幾個簇擁着一個小個子男人,看樣子應該是李老六這邊的頭兒。

看來找自己的人不是一撥的,自己可以挑挑事兒啊!又來了一羣蠢貨,這麼寶貴的資源不用就白瞎了。

自己還沒想完,李老六這幫人就過來了,爲首的那個小個子男人也是大嗓門的嚷道:“赤炎虎,我們幾撥人不是商量好了共享情報嘛。怎麼你小子想獨吞?”

赤炎虎看了一眼來人,眼神中透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當然,隨即一閃而逝,很好的就被赤炎虎給掩藏住了。

“五步蛇,你手下的人不也是想獨吞情報嗎?”赤炎虎滿不在乎的向這個叫五步蛇的小個子男人回擊道。

看來兩人的實力不分高低啊,赤炎虎對五步蛇根本看不出敬畏之感。

五步蛇頓了一下,應該是在想措辭。但沒等他想出來合適的話回擊赤炎虎的時候,赤炎虎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想聽就在這兒聽吧,不想聽就走人。”

五步蛇可能是一個不善於言語的人,也沒有說話,腳步也絲毫沒有挪開的意思,看來是想在這兒聽姚飛編瞎話。

“他好像去了什麼大城市,去看他二姑去了。”姚飛開始了自己最擅長的“瞎話功”。

“去他二姑家了?”赤炎虎一臉詫異的向姚飛發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