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南宮珏說完,政治老師才笑到:「太子同學,剛剛您是否有聽我講課?」

「沒有。」

政治老師:「……」

好吧,他承認太子爺是可以自學成才的。

太子爺智商碾壓眾人,是一個妖孽的存在?

班裡的女同學,偷偷看向南宮珏,心中更加崇拜。

都是少女情竇初開的年紀,看到優秀的男生喜歡很是正常。

洛凡撇撇嘴,看著整日冷冰冰的表哥,一點都沒有小馨馨可愛。

真想將小馨馨弄到學校,讓他們都看看,這冷麵太子的真面目。

呃……

小丫頭是會被自己哄來吧?

應該會吧?

會吧! 那邊,金媛從學校出去,哪也沒去直接去了老墨家。

墨老太看到大兒媳婦回來,立刻露出笑臉問道:「小雪在學校可還適應。」

提到女兒,金媛自然是得意的。

她做到一邊的椅子上,喝了口熱水才說道:「那還用說,我閨女自然是最聰明的老師也很喜歡她。」

墨老太聽到這句話,心裡自然高興起來。

金媛卻突然板起臉,顯得十分不高興。

說道:「不過今天要不是墨青石,我也不會在班裡下不來台。」

墨老太跟墨老頭一聽這話,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你,你說什麼墨青石也在小雪的學校,他,他難道是去找你跟小雪的?」

金媛恨恨道:「那一家子土包子,竟然將那個拖油瓶送到精英小學了。」

「對了,聽說他家那老三老.二也在省精英小學。」

墨老太一聽當時就急了:「那得花多少錢,他們哪來的錢給孩子上學?」

墨老頭聽出不對來:「這不是錢的事,戶口不在省城除非學校特招要不然只能借上私立學校,這種國家級的學校不可能上。」

金媛一聽,也是,之前她在學校還沒有反應過來。

於是丫頭:「不可能他們家三個孩子,全是學校特招生。」

墨老頭的臉色沉了下來,事情似乎都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墨老太一拍大腿道:「壞了,他不會是將戶口弄鬼省城了吧?」

金媛搖頭:「不可能,你們不讓他落戶,他自己落哪裡去?」

墨老頭站起來,雙手背後眼神中帶著凝重。

「今年國家出台的新政策,說是只要在省城買了居住房屋,就可以在省城落戶。」

金媛這才想起來,在家裡聽爸爸說的話。

「因為這個政策一出,那市裡的,縣城的,但凡家庭好一些的能夠買得起房子的,都打破了腦袋想往城裡擠。」

「老城區已經沒有地方,剛剛開發的新城區可是比老城區更加富麗繁榮。」

「聽說那邊的繁華熱鬧,都能跟京都相比,而且新型qSA號高檔火車區都開發在那邊,那邊還在修建國際機場。」

「哎呦,這麼說我們這邊的老城區跟新城區一比豈不是成土包子了么?」墨老太搖頭。

金媛道:「那可不是,我父親都想在那邊買房子,可是那房價貴的嚇死個人,買不起啊!」

「就這樣,現在還在瘋狂漲價,簡直一天一漲。」

「這下國民銀行可是發大財了。」墨老頭道。

金媛卻道:「這才哪兒到哪兒去,京都的國民銀行,還有全國各省的國民銀行全部都在開發新城區,國家這個政策一出所有省城的新城區可成了炙手可熱的寶地。」

「說那麼多有什麼用?」墨老太看了金媛一眼:「我們也不認識國民銀行的人。」

說道這個金媛就嘆口氣道:「現在的國民銀行雖然是私行,可現在的存在是國家都撼動不了的存在,要不了多久國行,就會被國民銀行給擠垮了。」

墨老太一聽立刻吃驚道:「那你到時候豈不是失業了。」 金媛一笑:「這個不用擔心,我父親已經在托關係讓我進入國民銀行上班。」

墨老太這才點點頭:「家裡有個當官的親戚那就是好。」

墨老頭聽著這婆媳倆的話題跑偏了,於是提醒道:「我們說的是墨青石戶口的問題。」

提到墨青石墨老太就不悅:「難道墨青石在新城區買房子了?」

「不可能。」金媛立刻道:「新城區的房子那麼貴,他肯定買不起。」

墨老頭想了想,然後道:「老四跟老.二要好應該知道老.二家裡的事。」

墨老太一聽這個就來氣:「說這個有什麼用?老四怎麼可能跟我們說?」

墨老頭想到四兒子的態度,就擺擺手:「算了還是我親自走一趟問問情況。」

金媛在這裡呆了一會就趕緊走了,她這段時間可一直都未跳槽的事情而奔波,現在可沒多少時間陪這倆老東西。

放學,墨馨秋松跟秋風兄弟倆就跟左右護.法似的拉著馨馨的手往外走。

墨傾一下課就往妹妹這邊跑,看到那小小的人影,直接沖了過來。

「妹妹。」

墨馨停下腳步:「哥哥。」

墨傾去看妹妹的小書包,發現被袁松拎著這才滿意的拍拍秋松的肩膀。

「好兄弟,乾的不錯。」

然後很自然的拉著妹妹拉的小手,就走了出去。

秋松:「……」他為什麼看見他要鬆開手。

走出學校,就看到墨青石在家長中間等。

墨馨立刻鬆開哥哥的手,直接奔向爸爸。

「我的親閨女你總算是放學了,媽媽在家裡給你做了好多好吃的。」

墨馨高興的眯眯眼:「我要吃紅燒鯉魚。」

「有,你想吃的都有。」

「爸爸有沒有醬肘子?」墨傾問。

「當然有。」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家是走路來的,心裡都帶著一些鄙視。

因為新城區的房子太貴,老城區來這邊上學的路遠,所以要開車過來。

那些走路來接孩子的,自動被有車一族當成了去擠公交車的人群。

墨馨一路上臉上都帶著笑:「爸爸,今天老師給我們講故事了。」

「是么?那回家馨馨要將給爸爸媽媽聽哦。」

墨馨點點頭:「爸爸放心,我會的。」

「墨青石你給老子站住。」

突然被一個老頭給叫住,回頭一看竟然是墨老頭。

墨老頭看著他們一家人都走路回家,心裡就知道他們一家是窮鬼。

萬古界聖 於是沉著臉走過來道:「你怎麼在城裡?你的孩子又怎麼會上精英小學?」

「特招的,沒花錢。」墨青石實話實說。

考試的時候,四個孩子表現的十分出色。

所以省城初中小學精英學校,特招他們進校。

聽到這話,墨老頭都快氣死了。

這墨青石怎麼就運氣那麼好生的孩子一個比一個有出息。

聽說他家老大上了頂級學府,這就算了,本來也只是個養子。

可墨青石家裡的三個孩子,連帶拖油瓶都被特招,他就受不了。

而且,墨青石必須只能一輩子呆在鄉下。

他廢了那麼多的功夫好不容易讓墨青石留在農村,絕對不允許他回城。 想到這裡,他就用非常堅定以及命令的口吻道:「你一個農村人來城裡湊什麼熱鬧,趕緊回農村去。」

跟在墨老頭身邊的墨三叔也道:「二哥,你還是趕緊回農村吧,就算你家孩子上學不花錢,可這城裡的生活開銷不是你一個沒有工作的苦力能承受的起的。」

墨老看著他們一家身上穿的名牌衣服,眉頭皺的更緊。

這種好衣服,他大兒子都沒有穿上,這一家子窮鬼憑什麼穿?

於是問道:「你們身上的衣服是借來的還是租來的?」

墨馨默默翻了個白眼,對於這不可理喻老頭一句話都不想說。

墨青石本來見到父親還挺高興,可聽他說話就有些生氣。

「這衣服是我們自己買的,沒租沒借更沒搶,還有我們戶口在省城所以不需要回農村。」

說完,他就抱著馨馨拉著兒子回家。

總裁一吻定情 墨老頭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抓著同樣呆掉的兒子問道:「他剛剛說什麼?」

「好像說戶口在省城。」

墨老頭當時就去看墨青石,可現在哪裡還有他的人影。

這下可是將他給氣壞了,而且心情特別差。

「先回去,明天再來。」

老三獃獃的點點頭,不過心思已經開始活泛。

看樣子老.二應該是有了發財的門路,他明天就要探個虛實。

馨馨他們剛剛回到家裡,就有一輛車停在他們家門口。

墨青石停下往外看,就見馬雲峰帶著妻子兒子來了。

「馨馨妹妹,馨馨妹妹。」兩個小不點跑的飛快。

墨馨沖著他們招招手:「我媽媽做了好多好吃的。」

她說話時笑的甜甜的,尤其是那小小的梨渦若隱若現簡直萌呆了。

「青石兄弟,我們來蹭飯來了。」馬雲峰說著就將手裡的好酒沖著墨青石晃了晃。

墨青石一副看不起這好酒的模樣道:「我們喝的可都是果酒,誰喝這烈酒辣的很。」

馬雲峰一聽就話就道:「果酒喝起來可不帶勁。」

墨青石嘿嘿一笑:「等會兒你嘗嘗我們家的果酒,可是我親閨女親自釀出來的。」

「原來是馨馨釀的酒,那得喝必須得喝。」

袁秋菲看著這兩個跟小孩似的男人道:「你們男人只要一提到喝酒,那就比啥都親。」

墨青石道:「嫂子,這可是我親閨女釀的,當然要比兒子親。」

後來進門的墨茗跟墨涵兩人嘴角一抽,懶得搭理這個像后爹似的親爸。

溫玉香出來,嬌嗔道:「不要總叫親閨女,弄得好像別人不知道馨馨是你親閨女似的。」

墨青石高興說道:「別的我都可以聽你的,就這親閨女稱呼不能聽你的,我本來也沒叫錯馨馨就是我親閨女,他們知道了可別人都不知道啊!」

袁秋菲無奈搖頭道:「玉香我們不管他,他呀就是故意讓我家老馬聽著眼饞。」

袁秋菲挽住溫玉香的手道:「正好有一件事跟你商量。」

小孩子全去玩遊戲了,大人在客廳里說話。

袁秋菲道:「我想跟你合夥在這新城區開酒店。」 馬雲峰立刻接話道:「這個好,現在你們倆做的那精品飾品裝飾已經有了固定的訂購商,你們閑下來還不如再弄份事業。」

袁秋菲道:「我也不佔你便宜,我跟你合夥開酒店分成就按三七分,你七我三。」

「不不,這怎麼行?」溫玉香覺得這樣不好。

袁秋菲道:「你呀別覺得不好,我們酒店做飯菜的調料秘方全在你的手裡,就你這一份手藝就值的更多錢。」

溫玉香還在猶豫,墨青石道:「就這樣吧,我那邊的商業街給你們留出三間酒樓。」

溫玉香趕緊擺擺手道:「一間我都怕賠,這三間我可吃不下。」

墨青石道:「先聽我說,火車站那邊一棟酒樓,飛機場那邊一棟酒樓,新城中心一棟酒樓。」

袁秋菲一排手叫好:「對呀,我怎麼就沒有想到。」

溫玉香無奈,心裡總是不踏實,畢竟沒有做過酒樓怕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