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一會兒,看道東方鳳菲還沒有給答覆,那幾人已經不耐煩了,似是在戲弄東方鳳菲一般,一百米對於武神強者來說只是一瞬間的時間,但是那幾個大叔卻是一步一步慢慢的朝東方鳳菲走來。

「小金,事到如今沒有退路了,入山脈!」東方鳳菲依舊沒有說話,只是對小金傳音道。

「好!」小金也知道現在沒有退路了。

「等會兒聽我指令,我說走,你立刻掉頭!」東方鳳菲對小金傳音道。

然後從戒指裡面一咕嚕拿出一千把的靈器放入一個新的空間戒指裡面,這些全都是搜刮來的,到了這裡靈器幾乎沒有用處,但是,用來做炸彈卻還是很不錯的!

「恩,加入『那個東西』或許會更好。」

東方鳳菲想了想,臉上露出一抹猥瑣的陰笑,又從從玄夏神戒中拿出一個密封的大陶缸和靈器收在一起。

「大叔,我呢,比較喜歡美男子,大叔你們對我來說太老了,所以我的回答是,不!」

看著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大叔,東方鳳菲一臉可愛笑意的看著幾個大叔,然後將手中裝著一千個靈器的空間戒指扔向了大叔。

「這是什麼,空間戒指?這是想要賄賂我們?」

其中過一個大叔將空間戒指給接住了,一臉鄙夷的冷笑道。

「嘿嘿,答對了,不過,沒獎!爆!」

東方鳳菲對著大叔甜甜一笑,然後輕輕打了一個響指。

「爆?」

聽到東方鳳菲的話幾個大叔明顯一愣,沒明白東方鳳菲說的什麼意思。

「小金,走!」

在大叔愣神的時候東方鳳菲對著小金大吼一聲,小金立刻金翅一展,帶著東方鳳菲朝著『神棄山脈』急速俯衝而去。

「要是再不走,戒指裡面的東西可是不分敵我的,到時候自己也被殃及到可就悲催了!」

想到戒指里的東西,東方鳳菲忍不住又嘿嘿的笑了起來,那些東西就算沒法傷到他們,噁心噁心他們也是一件大爽事兒了!

「轟…」

隨著東方鳳菲『爆』字落下,那個大叔手中的空間戒指瞬間就炸開了,巨大的能量衝撞而開。

「居然敢暗算我們!哼,就這種低級靈器自爆,以為能夠傷到我們!」

幾個大叔直接一個揮手,那些爆炸的能量便在瞬間被消泯掉,連護體結界都懶得開。

那個大叔話音剛落,頭上繼續傳來一個微弱的爆裂聲,感受到那個東西爆炸的威力小得可憐,那些大叔看都不去看一眼,還一臉裝逼的站在原地彰顯自己的強大。

「真是可笑,就這點兒威力也想要傷到我們,這個娃娃真是天真的…」

「嘩啦…」

大叔的話還沒說完,鋪天蓋地的『黃浪』突然從天而降,將十個大叔從頭倒下給淋濕了個透徹,那個說話的大叔更是被直接填了一嘴。

母乳的誘惑 :「………………!」


「這…這個是什麼東西!」

其中那個紫衣大叔此時真的是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瞪著一雙眼睛整個人都有點兒傻愣的感覺。

「大…大大大…大人,這個好像是…好像是屎溺…」

旁邊其中一青衣大叔也是一臉呆愣的說道,眼中似乎都有了一些傻氣。

「嘔…」

青衣大叔話音落下,另外的幾個大叔全都身子一彎,群體吐了起來,可是到了武神階段基本上是不吃東西的,胃裡根本就沒有東西可以吐,只能悲催吐苦膽汁了…。

可憐的十個大叔,四十幾歲成為武神強者,這天賦雖然不算妖孽卻也絕對是天賦超群的人物,從小都是被捧著長大的,何時受過這樣的對待,一想到此時身上全都是屎溺,整個人簡直要崩潰了!

「哈哈哈…」

成功到達『神棄山脈』的東方鳳菲看著水鏡之中幾個大叔狼狽至極的樣子,笑的眼淚都出來。

「讓你們裝逼,這就是所謂的裝逼遭屎劈啊!哈哈哈…」

東方鳳菲笑得直在小金背上打滾。

「恩,不錯,確實是裝逼遭屎劈啊。」

東方鳳菲正笑的興起,突然,一個帶著戲謔的陌生男子聲音從頭上傳來。 「誰!」

聽到這個聲音,東方鳳菲立刻收了笑意,一臉警惕的抬頭看向聲音的源頭。

東方鳳菲看到的是一個張狂的男人,對,這個男人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極度的放浪不羈!


二十幾歲年紀,頭髮不扎不束隨意披散在身後,胸前領口大開,露出光潔厚實的胸膛,擁有一張剛毅而俊美的臉龐,劍眉星目,可惜,那璀璨星眸的其中一隻卻被眼罩所遮蓋,依舊隱隱能夠看到左額前至左顴骨之上有著一道褐色的傷疤。

這個傷大概即使造成左眼失明的原因。

「喂,丫頭,你是怎麼得罪八大守護家族的?」

那個男人薄唇斜勾帶起一股邪氣,笑眯眯的看著東方鳳菲,翹著二郎腿仰躺在一柄巨大的長劍之上,御空和東方風鳳菲並肩疾行。

看到這情況東方鳳菲很是吃驚,這是什麼劍,居然飛行的速度和小金一樣快,太令人驚訝了,要知道,小金可是金翅大鵬,以速度著稱的神獸啊!

「唔,八大守護家族啊,不是我活就是他們死。」

不知道男子的來歷,東方鳳菲眨了眨眼睛之後,也是慵懶的往小金背上一趟,側躺著身子看著男子說道。

「哈哈哈…不錯,丫頭,你有點兒意思。」

聽到東方鳳菲的話,看著東方風發的舉動,男人眼中劃過一抹若有所思,之後豪放的大笑起來。

「你也很有點兒意思。」

看著男人大笑,東方鳳菲紅唇微勾,吧眨著一雙桃花眸一臉天真的說道。

「哈哈…不錯不錯,看著挺順眼,『神棄山脈』就暫時讓你待一些時間吧,我倒想看看,你如何讓八大守護家族的人『他們死你活』的,接著,這個算是見面禮。」

這個邪氣男人似乎很愛笑,大笑一聲,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丟給東方鳳菲一個小瓷瓶之後,就御劍朝著山脈中飛去,瞬間消失在東方鳳面前。

「說什麼呢,莫名其妙,這是什麼?丹藥?」

看著那個邪氣男子離開的背影,東方鳳菲不解的嘟囔了一聲,看著手中的瓷瓶,打開之後發現裡面是一些深綠色的藥丸子。

想了想,怎麼也沒想明白一個第一次見面的人為什麼會給自己送葯,難不成他看出她哪裡有病?這個不大可能,她的身體可是健康著呢!

沒想明白,東方鳳菲也索性不再想了,直接把瓷瓶扔進空間戒指裡面,想著等有時間再好好研究下。

「主人,剛剛那個人我好像認識。」這時候小金突然弱弱的開口道。

「真的?是誰?」東方鳳菲好奇的問道,那個人一看起來就是個有故事的人。

「我不知道他真名叫做什麼,只知道外界人給他起了個稱號,『嗜血魔君』!

聽說他為人冷血嗜殺無惡不作,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隻身殺入秦家本家,幾乎殺了個血流成河,甚至秦家許多嫡系子孫都被殺了不少,最後因為遭到八大守護家族的聯和通緝才被迫躲藏到了這裡。」

小金說道。

「唔,原來如此,不過,這和八大守護家族什麼關係?」東方鳳菲不解的問道。

「因為這個秦家就是八大守護家族之一,原本秦家的地位是八大守護家族之首,後來因為這件事情元氣大傷,才給了贏家上位的機會。」

小金耐心的給東方鳳菲解釋道。

「可是八大守護家族不是很強大么,區區一個嗜血魔君不至於能夠闖入本家吧?」

八大守護家族要是這麼要對付就好了。


「主人想的很透徹啊!沒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進入秦家本家,更不要說帶著殺意了。

我聽了一些內幕消息說,這個嗜血魔君原本是秦家傑出的嫡系天才,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發瘋了似得開始屠殺自己的族人。主…夜主人曾經說過,這個嗜血魔君可能是被人給奪舍過。」

小金知無不言的為東方鳳菲講述。

「原來如此,被奪舍,我也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只是,這個奪舍者和秦家人是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啊?」

東方鳳菲若有所思道。

「主人為什麼這麼說?」

「你想啊,這個秦家嫡系天才是多好用多有價值的一個身份啊!有了這個身份之後,就能夠利用這個身份得到無數的資源了不是?所以這人奪舍了之後應該好好珍惜和利用才對不是?

可他居然去和秦家結仇,殺了秦家的人,為什麼要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除了有深仇大恨,我想不出其它的理由。」

東方鳳菲摸著下巴分析道。

「好像是哦!」

小金想了想也覺得很有道理,東方鳳菲在小金心中的形象瞬間高大上了起來,主人怎麼可以這麼聰明!

「所以啊,這個嗜血魔君不見得就和傳聞一樣那麼嗜血殘暴。」

「為什麼?」

這個小金真的不知道東方鳳菲怎麼總結出這個結論的。

雖然殺的是八大守護家族的人,小金表示心中也很舒爽,可是怎麼說對方也確實殺了很多人,東方鳳菲憑什麼判斷那個嗜血魔君的性格並不兇殘呢?

「因為呀,你想想,八大守護家族壞不壞?」東方鳳菲摸了摸小金背上滑順的羽毛問道。

「壞呀!」小金理所當然的點頭回答。

「那你說那個什麼魔君的是遭到八大守護家族追殺的對吧?我現在也遭到了八大守護家族的追殺是不是?那你說,那個魔君真的就有那麼壞么?」

東方鳳菲對小金開解道。

這個以強者為尊的世界東方鳳菲早就看透了,成王敗寇,那個嗜血魔君和八大守護家族之間的恩怨,真相到底是怎麼樣的,還真不好說呢!

「好像也是哦!」小金想了想點了點頭。

「這個丫頭真有意思,你說是不是?」

此時,『神棄山脈』深處的一件茅屋之中,『嗜血魔君』摸了摸俯卧在自己腳邊的妖獸,看著前方一塊青石所投射出來的畫面輕輕的呢喃道。

畫面中的人赫然是東方鳳菲!

「新看上的玩具?」一旁的妖獸慵懶的抬頭看了一眼畫面,又趴下腦袋毫不在意的問道。

「不,是這個丫頭很有意思,我的直覺告訴我,她的價值比玩具大的多。」

嗜血魔君雙眼放光的說道。

「哦?那倒真是難得。」

聽嗜血魔君這麼說,一旁的妖獸明顯一瞬間的錯愕,之後又恢復了慵懶,再次瞥了畫面中的東方鳳菲一眼,便閉上了眼睛。

「我很期待她日後的表現。」

嗜血魔君一臉很是得意,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得意什麼。

「唔,小金,快看,那是怎麼回事?」

東方鳳菲突然從小金的身上站起身,指著前方那正從山林間滾滾而來的白色霧氣說道。

「這是『神棄山脈』特有的毒霧『蝕骨霧霾』,一日出現三次,時間不確定,聽說只要被這毒霧沾染上便會神經失常變成瘋子,三日之後,全身潰爛而死。」

此時小金也看到眼前那些急速朝著自己這裡擴散而來的霧氣了,一臉驚慌的立刻轉身就往回飛。

在『神棄山脈』碰到這霧霾就等於死定了,除了逃出『神棄山脈』,沒有別的辦法!

「轟…」

「在那裡!給我追,抓到那個女娃娃我一定會讓她生不如死!」

小金正焦急的帶著東方鳳菲往回飛,突然,一道攻擊毫無徵兆的迎面襲來,幸好小金反應夠快,一個側身躲過了攻擊。

「卧槽,這幾個大叔居然敢進來!」

看到那十個大叔到來,東方鳳菲驚訝的說道,不是說這裡一般人不敢進來么?

東方鳳菲還真是說對了,一般人確實不敢進來。不過,被東方鳳菲如此這般特殊的『款待』一番之後的十個大叔已經不能用『一般人』來形容了。

十個大叔都要氣瘋了,哪裡管這裡是什麼地方,處理了一下身上的東西就快速跟著東方鳳菲衝進來了。

心中恨東方鳳菲那是恨得要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把這個該死的醜丫頭挫骨揚灰!

「這些大叔可真是鍥而不捨啊。」

東方鳳菲一臉不滿的撇撇嘴,可是看向那些大叔的眼中明顯已經有了殺氣。

「主人,現在要怎麼做?」

小金趕緊一個轉身,朝著另一個還沒有霧霾出現的方向飛去。

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霧霾每次一來都是擴散整個山脈之後才會消退,只要沒有離開『神棄山脈』,就肯定會碰上『蝕骨霧霾』的。

可是眼前這個情況,根本就出不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