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冷聲說道,犀利的目光,讓金人鳳內心深處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他彷彿已經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你,你真的是,冥王?」

金人鳳聲音很低,除了自己和秦穆然,沒人聽到他說了什麼,只看到他那張充滿驚恐的老臉已經有些扭曲。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冰冷的笑意。

「上次在布朗莊園,我已經放過你一次了,可惜,你沒有珍惜這個活命的機會。」

「說吧!」

「想怎麼死?」

秦穆然說道。

他曾經提醒過金人鳳,可惜他沒有聽勸,對於一個連親生兒子都敢痛下殺手的冷血動物,秦穆然絕不會再給他第二次機會。

金人鳳神情僵化,鬢角凝聚出冷汗,兩隻手微微發顫。

「你,你不能殺我……」

金人鳳驚恐說道。

「為什麼?」

秦穆然笑道,作為西方地下世界的大佬,殺一個冷血無情的東方敗類,有什麼不能殺的?

「因為,我知道一個關於冥王殿的重要情報,殺了我,你絕對會後悔的,相信我……」

金人鳳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神情中露出几絲頗感興趣的意思。

七海揚明 「這算什麼?」

「威脅嗎?」

秦穆然冷笑回道。

「不,不敢,算是交易……」

金人鳳驚恐說道。

「啊呦,你可真不是一個聰明人,如果換成我身處你現在的處境,絕不會談交易,因為,你沒有這個資格。」

秦穆然冷聲說道。

區區一個苗域聖手,算什麼東西,如今連他的命都被秦穆然握在手裡,只要秦穆然願意,隨時可以殺了他,在這種情況下,他有什麼資格跟秦穆然談交易?

金人鳳喉嚨一緊,沉默片刻,依舊不死心。

「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個情報對你很重要,甚至事關你們冥王殿生死存亡,只要你答應放過我,我願意將這個情報分享給你……」

金人鳳說道。

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冰冷的笑意。

「說來聽聽,至於你是否能活,就要看你說的情報到底有多大價值了。」

秦穆然笑道。

「你還記得你們從地下角斗場救出的那個女人嗎?」

金人鳳言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他本以為,金人鳳會說和冥王殿內鬼有關係的情報,沒想到,他居然會提到自己小姑?

「繼續說,我在聽。」

秦穆然冷聲說道。

「冥王大人,您能成為西方地下世界的一方大佬,應該很聰明,難道,您就沒有考慮過一個問題嗎?」

「你不感覺,你們救那個女人救的太容易了嗎?」

金人鳳言道。

秦穆然神情一沉,這一點,他其實並沒有想到,但經金人鳳提醒,好像的確如此。

自己小姑和雙曲星,都算得上是冥王殿的高層,在冥王殿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們被抓后,為什麼只是被關在布朗家族的地下角斗場?

那裡幾乎沒什麼防備,豈不是很容易就被人救走?

布朗家族幕後的人不傻,他這麼安排,或許從一開始就是有意為之。

「繼續說。」

秦穆然冷聲說道。

看到秦穆然對自己的情報很感興趣,金人鳳內心一陣暗喜,這說明自己的情報,對冥王殿真的很重要,這也是他活命的籌碼。

「實話告訴你,這一切,都是上面提前安排好的,我現在只能說這麼多,除非你答應放了我。」

金人鳳言盡於此,不再繼續多言,因為他的話,已經成功引起了秦穆然的興趣。

接下來,就是他討價還價的時候了,除非秦穆然答應放他一條活路,否則,他絕不會輕易再說一個字。

秦穆然神情一愣,冷冷一笑,他已經看透了金人鳳的小心思,他無非是想仗著這個情報,讓自己放他一條活路。

可惜!

他太不了解秦穆然了。

堂堂西方地下世界的冥王,是隨隨便便就會妥協跟對手談判的人嗎?

「哼哼……」

「在我面前耍小聰明,你還不夠資格,繼續說完,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

秦穆然冷冷說道。

金人鳳臉色一沉,瞬間面無血色,慘淡無比,他本來指望這個情報可以換自己的命,可他沒想到,自己這個情報在秦穆然看來,只能讓自己死個痛快。

「反正橫豎一死,既然這樣,那老夫還有必要再繼續說下去嗎?」

金人鳳冷聲說道。

「看來,你是想嘗嘗我的手段了。」

秦穆然淡然說道。

話音落下,寒刃一閃,破曉刀直接貫穿金人鳳鎖骨,穿透胸膛,露出血淋淋的鋒芒。

啊!

一聲慘叫,撕心裂肺。

在秦穆然看來,對付這種嘴硬的人,最好的辦法不是談判,而是動刑。

簡單!

粗暴!

有效!

「現在,你可以繼續說了嗎?」

秦穆然冷冷笑道。

「我不會說,除非,你答應放我一條生路……」

金人鳳咬牙說道。

「啊呦,看來是我的力度有點兒小,那就讓我看看,堂堂苗域聖手的嘴,到底有多硬。」

言罷,秦穆然手掌微微用力,破曉刀的寒刃,直接在金人鳳體內打了一個三百六十度旋轉。

寒刃絞肉,看著都疼。

此刻,金人鳳因為渾身劇烈疼痛,感覺兩腿間一股暖流奔騰,地面瞬間濕了一片。

「金老頭兒,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如果你繼續嘴硬,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

秦穆然笑道。

金人鳳內心一陣崩潰,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碰到這麼一個活閻王。

「我說,我說……」

金人鳳絕望喊道,在經歷一番痛苦后,他終於明白了,落在秦穆然手裡,能死個痛快,已經算是好結果了。

秦穆然手掌微微收力,目光看向金人鳳。

「說吧,我在聽呢!」

秦穆然說道。

「其實,那個女人……」

話到關鍵時刻,金人鳳瞳孔擴散,瞬間愣住,彷彿被定住一般,沒了任何動靜。

秦穆然收回破曉刀。

金人鳳身體后傾,倒在地上,這時候,一隻甲蟲從金人鳳身體內破皮而出,緊接著,無數甲蟲猶如決堤之水,魚貫而出,短短十幾秒鐘,金人鳳的身體,便被一群蟲子啃食乾淨。

很顯然,金人鳳體內早已有了這種毒蟲,關鍵時刻,金人鳳被人殺人滅口了。 “你在想什麼?”龍王看到趙小川半天沉默不語,出聲問道。

趙小川從沉思中清醒過來,搖搖頭道:“沒什麼!”

龍王皺眉,他看出趙小川還是有些不太信任自己,不過對此他也有些無可奈何。

因爲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短期時間內他也不知道怎麼讓趙小川信任自己。

於是他決定長話短說,告知自己的目的。

“其實我一直在暗中觀察着你,而且從很多方面得知你在尋找讓人起死回生的方法。”龍王道:“我想我可以幫你!”

“幫我?你想要怎麼幫我?”趙小川心中一驚,隨即問道。

“你應該知道我活的時間很久。”龍王臉上閃過一絲猶豫,道:“而在我們那個時代其實有很多人都在研究着長生不死。”

趙小川眼睛一亮,道:“你可以讓若曦他們復活?”

龍王搖頭道:“不,我不可以,或者說根本沒有生靈可以讓生命起死回生,畢竟每一個生靈只有一次生命,這是無法逆轉的。”

趙小川心中“咯噔”一下,慢慢沉了下去,隨即冷哼道:“我不相信,一定會有辦法的。”

“沒錯,是有辦法!”

趙小川說完後,龍王接口說道。

趙小川臉上的表情一愣,疑惑地看着龍王,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無法讓生靈起死回生麼?”

“是,我是這麼說的!” 將門虎女 龍王道:“但這其中並不包括你,因爲輪迴者本身就是逆天的存在,或許對於別人而言,復活一個人很困難,但對於輪迴者來說卻輕而易舉。”

趙小川皺眉看着龍王,沉吟片刻道:“應該還有什麼先決條件吧?”

“自然,否則你現在就可以復活李若曦了!”龍王忽然岔開話題,問道:“還記得我剛纔和你說的三種毒麼?”

趙小川點點頭,反問道:“莫非和這三種毒有關?”

“沒錯!”龍王斬釘截鐵道:“相傳輪迴者,紅蓮業火,黃泉水是構成六道輪迴的重要因素,而六道輪迴則可讓時光倒流,召喚遊離在着天地間的靈魂碎片,就可以讓曾經魂飛魄散的靈體復活了。”

“又和輪迴者有關?”趙小川疑聲道,他有些懷疑龍王實在誆騙自己。

“當然!”龍王自信地說道:“當初第二世就是掌控了紅蓮業火,然後通過煉製靈體,造就了一片不死不滅的手下,所以纔會所向披靡的,而我…….”

“好了,停一下!”趙小川伸手打斷龍王的話,道:“關於第二世的事情我並不想知道,只想知道怎麼救活他們。”

他們自然指的是李若曦和蔣舟舟。

龍王一口氣憋在胸中,臉色難看地看着趙小川。

第二世是他最尊敬的人,如今趙小川的態度讓他非常窩火,但是一想到趙小川輪迴者的身份,卻又讓他平靜了下來。

“總之,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將夏雨青體內的黃泉之力抽取出來,然後通過黃泉之力感應黃泉精魄的存在,再將它吸收,最後在尋找紅蓮業火,再次融合就可以了。”龍王最後總結道。

“這麼麻煩?”趙小川出聲道。

文娛帝國 龍王呼吸一滯,狠狠地瞪了趙小川一眼道:“放心吧!關於黃泉精魄我們已經下落了,而紅蓮業火也有了眉目,只要…….”

趙小川聽着龍王的接下來的龐大計劃,頻頻點頭,眼中的神光越來越亮。

然而就在此時,一股寒氣傳來,隨即夏雨青顯現了身影。

“不好了,他們殺過來了!”夏雨青臉色有些蒼白,神情之間有些慌張。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驚異,這還是他頭一次看到夏雨青露出如此慌張的表情。

“什麼?他們來了?這是怎麼回事?”龍王驚叫一聲,道:“他們按理來說是不應該發現我們的啊!”

“我看到他們的隊伍中有很多米國大兵的身影,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殘留的米國政府和他們結盟了!”夏雨青推測道。

“不可能,他們生性高傲,是不會和人類在一起結盟的,很有可能米國政府已經落在了他們的手中。”

“現在說這些沒有用,還是想一想怎麼辦擺脫他們吧!”

“還用說麼?自然是跑啊,以現在我們手中的底牌根本沒有辦法和對方進行一場正面的戰爭。”龍王急聲道:“對了,將你的女兒將接回來,還有把那些基因戰士全部派出去,有多少就派多少,讓他們爲我們拖延一些時間也好。”

龍王說完後,就和夏雨青轉身急急忙忙向着外面走去。

“等等!”

趙小川擋在了兩人的面前,凝聲道:“你們口中的‘他們’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