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楓微微看了一眼虎子,臉上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徐娟在這個男人面前,別說是三招,就算是崔浩的一招,那都不一定走得過。

徐娟側身飛踢過去,動作是瀟灑的很,只是至於效果嘛……還未觸碰到對手的衣服,徐娟就感覺自己的腳踝被人鎖住了,隨之一陣巨力傳來,帶動徐娟的身體整個轟飛了出去。

秦夢可看了心中一驚,徐娟作爲她來燕京城收的頭號小妹,自然是很清楚徐娟是散打高手,但是竟然在崔浩的手中近乎被秒殺。

秦楓把一切看在眼裏,憑藉剛纔一瞬間的出手,已經評判了崔浩的握力、腕力、乃至臂力,一組大概的數據出現在秦楓的腦海中。

如果這個崔浩沒有隱藏實力的話,水準應該在S級初級的階段,在一般人看來是無敵的存在,但是對於秦楓來說,呵呵……

S級的超人類,對於現在的秦楓來說,幾乎不需要使用道術,簡單的古武術就能解決他。

“你把所有人都派遣回去吧!”秦楓沉吟一下,對秦夢可說道,“對付這樣級別的人,人多反而麻煩,一會你們誰都別動手。”

“哥,讓我留下好不好!”在場唯一一個敢忤逆秦楓話語的,應該就只有秦夢可了,嬉笑的對着秦楓說,“如果你也被秒了,我應該還有能力幫你收屍!”

秦楓無語的在秦夢可的後腦勺敲了一下,跨步上前,只是嘴角的弧度告訴唐詩:“留下來可以,但是你們都不要動手!”

虎子知道秦楓的情況,本來是作爲他的護衛,但是現在聽到秦楓再三強調“其他人不要動手”,虎子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只能將到嘴邊的話語嚥了回去。

而秦楓,也不是想要虐菜,他只是想看看,不用道術的自己,極限到底在哪裏?

“真想不到你這樣的人,會在這裏跟一羣小混混爲伍,扮豬吃虎麼?真是惡趣味!”秦楓丟掉了只抽了一口的中南海香菸,看着崔浩說道。

其實,崔浩如果是扮豬吃虎的話,秦楓根本就沒有資格說他。

看到秦楓的這幅姿態,崔浩也小心謹慎起來,三年跟野獸相處的他,感覺到了秦楓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甚至比自己還要凌厲一些。

“如果說,三招之內我將你擺平,是否可以給我一個薄面,這件事情就此打住呢?”

崔浩眉目一挑,心中升起了一絲怒意,但是他不敢輕舉妄動,眼前這個青年看了剛纔自己秒殺了徐娟,還能說出這樣的話,直覺告訴他,秦楓有着絕對的資本。

“也許,還用不了三招!”秦楓的眼神漸漸變得輕蔑起來,看着崔浩的眼神猶如對待螻蟻一般。

崔浩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都被人騎在頭上拉屎撒尿了,要再忍就是忍者神龜了。

被怒火衝昏頭腦的崔浩決定不再留手,也不回答秦楓的話,只是身體動了起來。

“速度還算不錯!”秦楓站在原地一動沒動,對忽然出現在自己右邊的崔浩稍稍讚賞了一下,說話的同時,右拳輕輕送上了他的腹部。

一陣惡痛襲來,崔浩出現了一秒鐘的窒息。

但是他的心中卻是掀起了軒然大波,這傢伙完全看透了自己的行動!

“啊呀呀,我運氣真好,猜你會在右邊出現,還真的被我猜對了!”打出一拳,秦楓身上的氣質陡然轉變,撓了撓頭說道。

崔浩感覺秦楓身上那種寶劍出鋒的氣勢消失了,再看他一臉傻樣,好像門外漢一般,一時間看不透這傢伙是隱藏實力韜光養晦還是真的像他說的,剛纔的攻擊只是瞎貓碰上死耗子。

但是有一點崔浩知道,自己絕對不可以在貿然動手!

一招的試探不說讓崔浩嚇破了膽,但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所有的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除了崔浩和秦楓,外人根本就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更可悲的是崔浩的那些SB小弟還在一個勁地叫囂着:“哼,跟崔哥打架,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秦楓微微一笑,對於這樣的人他都是不屑一顧的,而崔浩也不好意思說自己剛剛吃了大虧,兩人的沉默讓翟峯的氣焰更加囂張,竟然摩拳擦掌想要動手。

“我想,我應該猜到你的身份了!”忽然間,崔浩冷不防的冒出了這麼一句話,“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看來,我不需要隱藏實力了!”

隱藏實力?

秦楓微微一笑,一點都沒有在意,崔浩所謂的隱藏實力,只不過是會叫的狗和不會叫的狗之間的區別。

不過,很快,秦楓便意識到了崔浩所謂的意思。

兩個呼吸的時間,崔浩身上的氣息陡然大變,周身散發出陰沉如同毒蛇一般的味道。

“終究還是找來了麼?”秦楓喃喃自語,在記憶中搜索出了關於這個男子的一切信息。

“十億的人頭,可讓我好找啊!”崔浩徑直走到秦楓的面前,輕輕在臉上一抹,露出了那道猙獰恐怖的巨大刀疤。

刀疤從左眼下方一直到下顎根部,可以想象如果當時持刀着再加一分力,崔浩的半顆頭顱必將離開身體。

秦夢可等人看到崔浩的真面目,頓時感覺自己背脊一涼,這個人,是真正經歷過生死大戰的!

面對如此恐怖的一幕,秦楓卻是聳了聳肩膀說道:“當初饒你一條性命是想你苟延殘喘的活着,沒想到你不思進取,想在我身上找自信麼?蠢貨!”

“秦楓,難不成你還當自己是哪個叱吒風雲的天殺星麼?三大兵王同時發佈了懸賞令,你這顆頭顱,可是比我的值錢多了!”崔浩森然笑道。

“閒話少說,開始吧!”秦楓嘆了一口氣說道。

聞言,崔浩轉身從身後的跑車中抽出了一柄足有一米五的巨劍,指向秦楓,怒喝道:“要怪,就怪你當初不該放虎歸山!”

“放虎歸山?呵呵,狂刀,你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我只是憐憫一隻小貓而已!”秦楓嗤笑一聲,這世道,狂妄自大的人總是這麼多。

被秦楓這麼一激,狂刀心中怒火滔天,雙手扛着巨大的長劍跨步而出。

“找死!”面對狂刀這樣力量型的殺手,秦楓真的提不起任何興趣,只靠蠻力而已,完全沒有作爲殺手的技巧。

連退兩步,秦楓的腳尖順勢將地上的一根斷樹枝勾了起來,同時腳下一頓,停止了後退,反而迎面直上。

見秦楓竟然用一根竹子與自己交戰,狂刀心中的怒火難以遏制,腳下力道加重,舉着巨劍當頭劈來。

秦楓賞金十億可是一點水分都沒有,他似乎早就知道狂刀會被自己激怒,步伐變得迷幻起來,隨之,狂刀視線中的秦楓竟然變的虛幻起來,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儼然看到一把利刃從自己的脖子上劃過。

甚至沒有感覺到任何疼痛之感,狂刀便像一坨爛泥一般癱軟倒地。

可能狂刀到死都不會意識到,三年前,秦楓在自己的身上留下恐怖刀疤的時候,連三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展現出來。

圍觀的衆人根本來不及反應,這時從公園的另一頭響起了一道笑聲,聽上去張狂不羈:“哈哈哈,不愧是天殺星,看來你這段日子閒雲野鶴,倒也沒有讓自己的身體生鏽啊!” 循聲望去,只見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出現在公園門口,一米七五以上的身高配上清秀的面容,放在古代那絕對是花花公子級別的。

其實秦楓剛剛只不過是將寸勁施加到斷樹枝之上,在躲避狂刀攻擊的同時,用瞬間爆發力將巨劍打落了一片碎角,順勢將刀片踢向了狂刀的脖子。

一切都發生在剎那之間,幾乎是肉眼看不清的速度,但是那個青年卻是看得一清二楚。


秦楓都沒有回頭便知道了這個聲音的主人,背對着青年說道:“即使你找上門來,我也不會再跟你回去了,我的性格,你應該很清楚,獨孤大少爺!”

“別說的這麼見外嘛,好歹我也算是你的下屬!”青年無奈的聳了聳肩膀,笑道,“難道,你不想知道如今華夏發生的一切麼,或者說,家族的那三個老傢伙是什麼動向,你真的一點都不關心麼?”

聞言,秦楓終於轉身了,目光顯得格外平靜,只不過秦楓的心中卻是掀起了不小的波瀾。

那三個老傢伙居然真的動手了!

咬了咬牙齒,指甲不知不覺已經嵌進了掌心卻是渾然不知。

“該找的人我都幫你找到了,現在出不出山,就全憑你一句話,我可是連旺仔都帶來了!”獨孤破軍一揮手,頓時從他的身後出現了一隻草狗,只是這草狗足有半人高,蹲坐在獨孤破軍的身旁像是神獸一般,當然,這要除去它草狗的邋遢樣貌。

圍觀的衆人看到那隻草狗,不由全身打了一個冷顫,這尼瑪應該連藏獒都比不過吧?

沉默半晌,秦楓擡頭看向獨孤破軍,問道:“你們是不是很希望我出山?”

“不是我們希望,打打殺殺的日子哪有裝B把妹來得爽!”獨孤破軍一臉痞子樣子,陡然間口中卻是話鋒一轉,“只是家族的那些老傢伙希望你出面,畢竟,三大兵王的野心,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總要有人站出來!”

“所以,我就是你們選中的炮灰?”

“不是你,是我們!”

“……”

秦楓和獨孤破軍也沒有深入談論這個話題,畢竟在場的人有很多還算是外人。

崔浩被秦楓一刀秒殺,除了獨孤破軍之外,在場的人無不驚訝。

除了虎子和秦夢可這些深入瞭解秦楓的人之外,像燕若茜、燕子豪、徐娟這樣的人,都是錯愕的看着秦楓。

“秦楓……你,殺人了?”燕若茜支支吾吾的問道,雖然知道秦楓不是一般人,但是這裏是現實社會,不是新生大比的結界空間,這麼簡單就結束了一個人的生命,她還是有些接受不了。

相比燕若茜,徐娟倒是冷靜許多,雖然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顯然她並不是第一次見過這樣的情形。

“解決了,我們回去吧?”秦楓本人則是一點都沒有負罪感的說道。

“回去?你殺了人,就這麼簡單的想回去?”旁邊那些崔浩的小弟從驚愕中清醒過來,惡狠狠的看着秦楓。

“不然你還想我怎麼樣?滅口麼?”秦楓笑着問道,完全無視了周圍圍觀的羣衆,閒庭信步一般走進了那羣人。

看着秦楓清秀卻如同魔鬼一般的臉頰,衆人大氣不敢喘一個,既然崔浩已經躺在地上了,他們一點都不會懷疑秦楓真的把自己滅口了。

“行了,你就別嚇唬這小子了,我來善後,你們還是先走吧!”獨孤破軍帶着半人高的旺仔走到了公園的正中央,拍了拍秦楓的肩膀,“不只是燕京城,整個華夏迎來了風起雲涌之戰,我希望你隨時做好心理準備。”

秦楓撇了撇嘴,不理會獨孤破軍,轉身向學校走去。

燕子豪和燕若茜兩姐弟面面相覷,目光在秦楓和獨孤破軍身上來回掃視,這兩個青年,看得出來,這樣的事情他們並不是第一次幹了。

秦夢可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收了徐娟做小妹,這尼瑪乖個隆地洞,當秦楓知道的時候,也是吃了一驚,秦夢可是什麼人?她不至於扮豬吃虎成這個樣子吧?

在秦楓絕對強勢的壓制下,一場看似風起雲涌的黑道死鬥就這麼戲劇性的結束了。

十分鐘後,三人便悄然無事的出現在燕京第三高中的天台頂上。

也不知道燕子豪是用什麼辦法,居然將事情全部掩蓋下來了,校方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秦楓,真的不會有事麼?”燕若茜站在天台上,心裏還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我給我媽打個電話?畢竟你也是爲了子豪纔出手的,我媽在燕京警察局認識幾個人。”

秦楓擺了擺手,獨孤破軍如果這點事情都解決不了的話,那就沒資格成爲秦楓麾下的【七星時代】之一了。


兩人交談的時候,忽然從學校教學樓上跑下了一羣學生,應該是燕子豪班級的人,爲首的一個同學徑直跑到徐娟的面前,氣喘吁吁的問道:“大姐,事情怎麼樣了?【戰虎堂】的那些人沒有爲難你們吧?”

徐娟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秦夢可,有轉身看向衆人,深吸一口氣說道:“三分鐘內,在這裏集合,我有事情要宣佈!”

半個小時後,燕京第三高中教學樓的天台頂上,高三8班的學生們無一缺席。

秦楓看着天台上圍坐在一起的學生,其中不乏奇裝異服人士,鼻環耳釘在學生身上隨處可見。

這就是高三8班的學生?燕子豪所在的班級?怎麼全部整的跟小流氓一樣?

“大姐,你把我們都召集起來,到底是什麼事啊!”一同學看了看被衆人圍在中間的秦楓,開口問道。

“首先,我先介紹一下兩個人,秦夢可大姐,我的老大!”

衆人的視線彙集到了秦夢可的身上,頓時哨聲四起,秦夢可雖然看上去只有十八九歲的樣子,但可是校花級別的美女啊。


“安靜一下,接下來的事情纔是我要宣佈的,今天起,8班的所有一切,都由大姐說了算!”徐娟走到秦夢可的身旁,將她推了出來。

一聲令下,整個天台陷入了沉寂。

就算是秦楓,都以爲自己的耳朵出現了錯覺,秦夢可……堂堂華夏開發廳名譽廳長,居然跑到這個小小的燕京第三高中來當什麼不良少女們的老大!

這個世界是生病了麼?

“原來這位新同學是來踢場子的啊,怎麼,以爲我們8班沒人麼?”第一個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是一個少女,長相一般,但卻是8班的二把手,衆人都叫她“刀姐”!

“不管你對徐娟做了什麼導致他做出這樣的決定,但是8班的老大就應該讓8班的人來坐,既然徐娟不想做了,那麼我就不客氣了!”

秦楓嗤笑一聲,明明只是一個高三毛還沒長齊的小丫頭,說的倒是煞有其事一般。

“刀妹,不可無禮!”秦夢可還沒有說話,徐娟倒是擺出了一副嚴肅的神情。

“大姐!”

“住口!”見刀姐似乎還想爭辯,徐娟直接一聲厲喝打斷了她的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