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一直保持微弱的優勢,接連擊敗四人,成功奪取了小隊長個人賽的第一名,二十萬聖幣也成功落入他口袋,有了這二十萬,加上和林漠等人的賭金,他又能從神殿內弄批人出來。

小隊長賽結束便是大隊長賽。

秦天本來以為,大隊長應該會受到優待。

星際麒麟 但沒有想到,規則依舊是簡單粗暴,百名大隊長在一個擂台上混戰,最後還站在擂台上的十人晉級前十。

劉蔚的實力不錯。

但沒能闖入前十,他也沒有什麼好失望的。

倒是秦天,在見識過這群永恆後期的戰鬥后,他心中隱隱多了幾分底。

大隊長賽結束后就是統領賽。

十名統領都是永恆境圓滿的強者,好在這次,沒有將他們丟到擂台上去混戰。

而是一對一的交手。

這個境界的強者掌握的戰技更多,戰法變幻多端,讓秦天獲益匪淺,只是他有些疑惑的是,即使這些永恆圓滿的強者也沒有在自己的攻擊中融入道之力。

道之力是一種十分高端的能量。

融入到自身的攻擊後會產生極大的效果。

我有一個虛擬宇宙 而且還能引起天地共鳴。

原本他以為,道翎界的這些生靈應該對地風水火道修行都有著較高的境界,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連永恆境圓滿都沒有參悟地風水火道。

忽然,秦天心中一動。

他能參悟地風水火之道主要是依靠神殿。

他得到雕像守關人的指點先是參悟神殿內的地風水火之道,然後將其修鍊至圓滿后,再修鍊道翎界的地風水火道。

這是他的優勢所在,正因為他參悟了神殿內的地風水火道,他才更容易參悟道翎界的地風水火道。

而道翎界的其他人則沒有這樣的際遇,所以,他們要參悟地風水火道就變得極為困難,甚至不得其門。

「這麼說來,我有些小看自己的道境了!」

秦天暗暗道,同時也決定,沒有必要,絕對不能展露太多的道境界。

統領賽結束后,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發放獎勵后,今日的個人賽算是正式結束。

讓不少人側目的是,秦天的獎勵居然是大統領親自頒發的,而且還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尤其是林漠差點眼珠子都瞪了出來,眼中充滿羨慕和嫉妒,以及怨恨。

更恨不得自己去代替秦天。

收起晶卡,在其他人的恭賀聲中秦天離開了軍營。

路過酒店時,他買了三瓶銀月酒和打包了幾份菜肴,準備回去和老婆們慶祝一番。

回到府邸半個時辰,宋夢三女才結伴歸來。

「夫君,今天的大比如何了?」

敖紫君關切的問道。

秦天面露笑容:「小隊長個人賽我第一,到手二十萬聖幣,你們開不開心,高不高興?」

「哇,夫君你真厲害!」

敖紫君在秦天臉上親了口,宋夢則微笑看著這一幕,古婕也面帶笑容,暗自替秦天開心。

「來,我買了三瓶銀月和幾個小菜,我們好好慶祝下!」

說話間,秦天取出了銀月和菜肴。 是夜,府尊院,書房內。

身穿一身素白長袍的府尊常嘯正手持一桿粗大的毛筆在一方紙張上揮斥方遒。

就在這時,大統領推門而入。

常嘯沒有抬頭,依舊專註於紙筆間。

大統領也不著急站在原地靜靜等候。

足足半個時辰,常嘯方才擱筆,抬眼看向大統領,隨意道:「你怎麼來了?」

「老師作畫的功力是越來越好了!」

大統領連忙送上一記馬屁,雙眼炙熱的盯著書桌上的那幅畫卷:「我家的書房正好缺個鎮房之寶,老師能將此畫送給學生嗎?」

「此畫不過老夫隨手塗鴉,你要拿走便是!」常嘯不以為然的揮揮手。

「那老師,學生就不客氣了!」

大統領趕忙上前,將這幅畫鄭重的收了起來。

「說吧,你來什麼事?」

忽然,常嘯語氣一正。

大統領神情肅然道:「老師,學生今日在城衛軍的個人賽上發現了一個好苗子!」

「哦?」

大統領繼續道:「那小傢伙才永恆初期,但他似乎觸及到了風之道!」

本來不甚在意的常嘯陡然露出動容之色:「當真?」

「學生怎敢隱瞞老師,對了,這是那小傢伙的資料!」

說話間,大統領將一份玉簡獻上。

常嘯接過玉簡觀看后,陷入了沉吟中。

半晌后,見他遲遲沒有反應,大統領忍不住問:「老師,您打算如何處置他?」

「暫時不必管!」

常嘯擺擺手。

大統領有些迷惑與不解:「可九王子那邊不是吩咐過我們要幫他搜羅一些天才嗎?」

頓時,常嘯面色一冷:「王子們的事,最好不要參與!」

「為什麼?」大統領還是不解。

常嘯微微猶豫,然後指了指天道:「那位壽元將盡!」

「什麼?」

大統領的面色變得極為駭然,隨即想到了什麼:「老師的意思是,王子們已經在奪嫡做準備?」

「你還不傻!」

常嘯點點頭:「自古以來奪嫡就是最為危險的事,你我師徒二人在東澤府乃是說一不二的存在,但捲入了奪嫡的洪流中,一個浪頭打來,就能讓我們粉身碎骨,所以,有些事最好不要參與,做得多,錯得多,做得少,活得久!」

「老師,學生明白了,多謝老師指點!」大統領重重朝常嘯一拜。

「去吧!」

常嘯揮揮手,大統領躬身退去。

望著窗外的夜空,常嘯喃喃自語:「亂世怕是不遠嘍!」

神聖聯盟、蒼穹帝國,鳳靈帝國混戰多年,彼此間都結下了深仇大恨,尤其是鳳靈帝國的上任國主,算是間接死在那位手中。

而上任國主則是現任國主的親生母親,現任國主早就想要替母親報仇,一直沒有機會。

如今,那位壽元將盡,這就是鳳靈帝國的機會。

十多位王子都極為優秀。

但正因為他們太優秀了,誰都不服誰,誰都想要獲得那個位置。

那位現在還能鎮壓,那位一去,諾大個神聖聯盟恐怕會瞬間崩離。

而蒼穹帝國與鳳靈帝國恐怕也會趁機聯手殺來。

到那時,神聖聯盟能否保住都難說。

所以,別看神聖聯盟一片風平浪靜,但實際在暗地裡已經的暗潮翻滾不斷。

就連他這個小小的府尊,都有數名王子派人來拉攏。

由此可見,王子們之間的爭鬥已經快到白熱化。

說實話,他是一點都不想趟這趟渾水。

但大勢一起,就如同那滾滾天道,天道輾壓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只能拖得了一時,算一時。

次日,城衛軍軍營內。

秦天率領手下百人抵達校場。

但秦天發現,他手下的這幫人都有些信心不足。

對此,秦天也沒有說什麼。

等會,他們自然就知道了。

這時,林漠也率領他麾下的人馬到來,林宏也在隊伍中。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小隊長的職務落在秦天頭上后,林宏自然不甘留在秦天麾下效命,找關係調到了林漠麾下。

「秦天,別以為你奪取了個人賽第一,就能闖入小隊賽前十!」林漠冷笑著道。

「是嗎?」

秦天笑了笑,沒有爭辯。

「隊長,要不,我們還是用原來的陣法吧?」

陳要傳音道。

「不用,我自有主張!」

秦天平靜回應。

時間慢慢過去,終於到了比賽開始的時候。

小隊賽和個人賽不同,不是混戰,而是採取奪旗的模式。

很快,千個小隊被分成百個組,每組十個小隊。

秦天所在的小隊拿到了八十八的號牌,很是吉利的一個數字。

一聲令下。

拿到一號號牌的十個小隊首先上場。

此刻,賽場上出現了許多的障礙,在兩萬米外的山頭上有一桿黑色的旗幟在迎風飛舞,奪取到旗幟的小隊可晉級,另外九個隊伍全部淘汰。

「開始!」

裁判重重揮下令旗,接著,十支嚴陣以待的小隊都結成陣法轟然衝出。

在沖向旗幟的途中,十支小隊彼此攻擊,衝撞,阻攔,扯後腿等。

更有一支小隊在另外兩支小隊的夾擊之下陣型崩潰,直接被淘汰。

兩萬米的距離並不算長,但真正抵達目的地的第一支小隊卻差不多花了半刻鐘的時間。

成功奪旗后,另一組上場。

林漠的小隊是三十三組,不得不說,此人心胸不大,但本事還是有的,他居然拿下了旗幟。

臨近晌午,終於輪到秦天這支小隊上場。

一時,不少人都投來了關注的目光。

「結陣!」

秦天輕喝道。

但陳要卻看了他一眼:「隊長,結老陣還是新陣?」

「新陣!」

秦天毫不猶豫的道。

「好吧!」

陳要神情低落道,他似乎已經看到剛出發就被別的小隊撞垮陣型的一幕。

「開始!」

裁判揮動了令旗。

秦天也在這一刻,啟動了陣法,頓時,周邊的風之道猛然灌入大陣之中,使得所有人的身軀都變得格外的輕盈。

「走!」

一聲輕喝,秦天駕馭著陣法衝出,速度快到了極點。

閃爍間,秦天已經來到了小山之上,拔掉了黑色的旗幟。

剛剛衝出的九支小隊則齊齊楞在了原地。

而看台上的大統領豁然起身,死死盯著還維持著陣型的秦天等人,喃喃道:「小成,至少是小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