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德戈爾心中大為不悅,這個武赫仗著自己手下有一班人馬而且資歷夠老就倚老賣老,當初在百流傭兵團的前線基地之中,要不是這個老傢伙從中阻撓自己差點兒就能連那個玫瑰傭兵團也拉攏了。

不過他現在還是非常需要武赫對自己的支持,所以還是和顏悅色地道:

「武赫團長,我也不是不想在這裡跟大家一起同甘共苦,只是作為一個整體,既然需要有人去衝鋒陷陣,自然也就需要有人來做那些在後方指揮的工作。所以我在後方能起到的作用不是比在這裡更高嗎?」

武赫氣得真想抽他兩巴掌,不過也知道這樣做對於整個戰局於事無補,只得強耐下性子來:

「論道理是這樣沒錯,但是現在我們的士氣正被那隻八階強魔獸還有它們遠遠超過平常的規模的影響而受到極大的挫折,現在如果您再直接消失不見,那麼我們的戰士們說不定會整個崩潰掉的!」

「無論如何也請城主大人你堅持過我們頂住第一波攻勢,不!堅持到其他方向的援軍到來才行!」

「對啊,對啊,城主大人您現在可不能走啊!」其他那些隊長們雖然現在跟福德戈爾還沒有到完全心服的地步,但是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還是盡全力來勸說福德戈爾一時間,聲勢倒是不小。

福德戈爾的臉色更難看了。不過想想自己的目標還有抱負——如果真的因為他臨陣脫逃,呃不是,是臨陣而退的關係而造成了整個西城牆防線的崩潰,那麼他之前做的那殺兄奪位的事情就只會成為一場笑話了!

這些該死的魔獸們,為什麼之前沒有展現出這麼強悍的實力?那樣的話自己就算多忍他那個傲慢的哥哥又有什麼關係?

「好吧,諸們所言也是非常有道理的,那我就先在這裡繼續給大家鼓舞士氣,我相信,就算這些魔獸群的實力有些超過我們的預計,我們仍然可以擊敗他們!」 其他那些正偷偷瞅著這邊動靜的戰士們聽到福德戈爾的最後決定,雖然心裡仍然不停地打鼓,但還是爆發出了一陣陣歡呼聲。

而更遠處的戰士們不明所以,還以為這邊福德戈爾有了什麼應付那隻強大的八階強魔獸的好辦法,也跟著發出了一陣陣的歡呼聲。

而在這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中,所有戰士們心中的那些恐懼和緊張,竟然真的淡化了許多。

當福德戈爾再次登上城牆之時,那些魔獸群已經近得足夠讓他看清楚它們最前面的那些高級魔獸的模樣了。

最引人注目的當然就是那頭體型大得足以抵得上雪雲城主城門的八階強魔獸三頭魔鬣蜥了!

一片片的鱗甲有如鐵鑄一般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光是那種堅硬的質感就讓人產生了一種堅不可摧的印象。

而它的三個巨大的腦袋也是各有特點,最中間的一個就像是普通的蜥蜴腦袋一樣,只不過格外的巨大而且兇猛,並不總是張著它的血噴大口,但是每次微一張嘴時露出來的那兩排鋒利的牙齒總是讓人不寒而慄。

左邊的一隻腦袋頭頂血紅,雙眼都似是火焰一般,從它的嘴裡散發出來的溫度,連站在它一旁的飛火獸都有點兒避之不及的模樣,而飛火獸可已經是強六級的火行魔獸了。

右邊的那隻腦袋竟然出奇地沒有半分兇惡的感覺,反而一臉迷茫的樣子十分的可愛,但是就在福德戈爾剛想發表「它的右邊就是它的弱點」的觀點時,武赫卻提醒他說這個腦袋最是不可輕視,它可以發出種種幻術令人身陷其中而不自知,甚至於比它左邊的火焰腦袋還要可怕!

福德戈爾略帶畏懼地再次看了它一眼,下意識地把目光轉到了旁邊去。不過那並不能讓他現在緊張的心情放鬆一些。那隻八階強魔獸三頭魔鬣蜥他雖是第一次看到,但是旁邊的那兩隻強七階魔獸他卻並不陌生!

銀角雪王龍!

天河暝羽獁!


如果說對於那隻八階強魔獸三頭魔鬣蜥還只是概念上的害怕,畢竟那塊頭兒那等級擺在那裡,那麼對於這兩隻魔獸,福德戈爾則是從骨子裡感到恐懼了!

福德戈爾還是曾經親自跟銀角雪王龍交過手的。那一次交手的直接後果,或者說福德戈爾本人得出的唯一結論就是——從今往後再也不能跟它再交手了!

當時福德戈爾親率著天合傭兵團的精銳高手團,而且還是打得伏擊戰,想要借著擊殺銀角雪王龍的名頭來穩固自己當時剛剛得來的天合傭兵團團長的位子。

但是很可惜,銀角雪王龍的實力實在遠遠超出他們的意料之外,本來正對它進行包圍的福德戈爾等人很快就發現他們反而一下子就被銀角雪王龍所召喚出來的冰天雪地給包圍住了!

最終福德戈爾在其他高手的拚死掩護下才和兩名魔丹期的副團長逃了出來,而其他人則已經永遠化成了冰雕,現在說不定已經被那些完全沒有藝術細胞的魔獸給撞成粉末了。

天河暝羽獁雖然名字裡帶著天河兩個字,但是福德戈爾可絕不敢去奢望它能對他直屬的天合傭兵團手下留情。別看這貨名字里只是個「馬」,好像要比那隻銀角雪王龍要溫順得多。但是很遺憾所有抱著這個念頭的人已經全都死在它的鐵蹄之下了。

這個「馬」可是已經比整個魔界絕大多數八級以下的「龍」都要可怕,而且可怕的多。

當魔獸的實力已經強到了不能簡單地依靠人數優勢來耗死的程度,那麼如果要問對於這種級別的魔獸最頭疼的是哪種類型。

幾乎所有的人都會告訴你那絕不是無堅不摧又或者皮糙肉厚的,也不是能呼風喚雨召雷起火的,而是速度快的!

天河暝羽獁就是這種可怕的類型,而且還是速度快到讓人幾乎無可奈何的一種!就算是大名鼎鼎的風龍在它的速度面前也只有望背興嘆的份兒。

對著這麼兩個頭痛的傢伙,而且還只是準頭領,福德戈爾的心情怎麼可能好得了?

至於下面的七級和六階魔獸,他已經連看下去的心情都沒有了。

「我們的戰士都已經進入防線了嗎?」福德戈爾覺得自己必須說點兒什麼來打破這樣讓人絕望的沉默。

「是,城主大人請放心,到目前為止他們都還非常聽命令,沒有逃兵出現。」福德戈爾覺得武赫最後一句話根本就是有點兒多餘,不過很快他就覺得他接下來的話更多餘了。

「城主大人,我覺得既然這次對方出現了這麼高級別的魔獸,那麼在沒有足夠的防禦設施和法陣的支援下我們再以常規的辦法來對付它們只怕會非常吃力。」

「因此我建議,我們應該組成一支高手隊,專門負責阻擊這隻八階強魔獸還有那兩隻強七階魔獸,只要我們能拖住它們,那麼就讓其他的戰士們慢慢消耗那些普通魔獸。」

「不論是能拖到天黑還是能磨死它們,最後再集中全力,就算是這麼多的七階魔獸再加上一隻三頭魔鬣蜥也不是不能戰勝的啊!」

「高手隊么?」福德戈爾倒吸了一口氣,下意識地掃了一眼周圍的那種正一臉懷疑和希冀地看著他的一眾隊長和團長們。

「這個,本城主也是有這個意思啦,只不過武赫團長你也是知道的,論起實力來,我可是比我的哥哥還差著一大截,這個時候冒然帶著高手隊衝上去的話……」

武赫臉上怒色一閃而逝,雖然知道福德戈爾的實力真的是根本拿不上檯面,但是作為一城之主,而且還是新捧上來的一城之主卻當眾說出這麼膿胞的話來,眾人剛剛提振起來的士氣這下又一下子落到谷底了。

當初怎麼怎麼會瞎了眼,真的答應這傢伙讓他接任雪雲城主的,早知道這樣自己還不如堅持支持邰栝泰統領甚至於轉而支持雷克蒙德他們呢!

「城主大人放心,您只要身在這裡那就是對所有戰士們最大的鼓舞了。雖說歷來各勢力的高手隊大多是由首領帶隊,但是畢竟也是有例外的。而您一身安全再是關係到我們的戰意,所以帶領高手隊出城與那些七級八階強魔獸周旋的事情還是交給我去辦好了。」

福德戈爾猶豫了一下,其實就算是這樣他也是不願意的。因為那會讓這個並不是自己鐵杆嫡系的武赫建立起相當高的威望,這對於自己坐穩城主的寶座相當不利。但是看了看四周那些人的表情,他還是忍住沒有再否決武赫的這一個提議。

算了,現在還是先應付這一撥強大的魔獸攻擊再說吧,至於那些「小」缺點,以後也是可以再補救的。

正在這時,一名護衛跑來報告道:「報城主大人,百流傭兵團團長成白琉帶領麾下主力趕來支援了!」

聽到這個消息,福德戈爾還有武赫無不長鬆了一口氣。

當然了,前者是因為自己終於等來了一大強援,而後者則是知道成白琉至少要比自己圓滑多了,有他在,自己至少不用再跟這個廢物城主這麼廢勁兒地交流了!

等到百流傭兵團的戰士們一隊隊地衝上城牆,眾人才發現這次來的不只有百流傭兵團的人,還有鎮兵傭兵團的何泳以及斬馬刀傭兵團的米泰羅修期。

只不過後兩者都沒有帶著他們傭兵團的主力前來,而只是帶了些團內的精銳高手。

「怎麼回事?我剛剛還在跟布倫團長說起在西城牆這邊竟然出現了八階強魔獸!」剛走上城牆,成白琉來不及跟福德戈爾他們說什麼客套話,劈頭就先問道。

「恐怕不僅僅是一隻八階強魔獸那麼簡單,」武赫黯然搖頭,往城牆外一指,「還有銀角雪王龍和百河冥獄馬,外帶著六隻七階魔獸!六階魔獸都成了小頭領了,在無際大山混了大半輩子了,我也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陣仗!」

成白琉三人同時倒吸了口冷氣,抬頭看去,接著臉色大變。

他們可不是像福德戈爾那樣不知道厲害的角色,雖然三頭魔鬣蜥也只有何泳見過,但是另外兩人也是見識過其他八階強魔獸的,當然能感覺出來它身體內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而同樣的旁邊一排排的高級魔獸,要是放在平時,每一隻都是夠他們集合全團之力費上半天勁兒的。現在卻是同時出現在自己的眼前,一下子連一向高傲的何泳都握緊了拳頭。

不過倒也不是所有的人第一反應都是緊張和恐懼。米泰羅修斯微眯起眼睛,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略帶興奮地道:

「既然都到了這一步,那麼只怕這雪雲城一破,我們連那百分之一的逃回入雲要塞的希望都沒有了。正好是我們拚死一戰的時候!」

成白琉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於他的粗線條實在是不知說什麼好了,不過明面上還是對他的話大為贊同:

「沒錯!對方雖然有不少的高級魔獸,但是我們也不是孤軍奮戰!吳團長,之前你們有沒有議定什麼作戰計劃?」

福德戈爾心中大為不悅,明明自己才是雪雲城城主,這裡的最高統率,但是成白琉他們卻張口閉口先支問那個跟自己並不是完全一路人的武赫! 不過福德戈爾到底還是有自己的城府在,而且更怕直接插嘴的話真被他們扯進那個高手隊里,因此索性轉過身來佯裝看那些魔獸群的情況,讓他們自己去討論好了。

武赫冷冷地看到一眼福德戈爾:「之前我已經向我們的城主大人建議過了,由各傭兵團勢力抽調出一些精銳高手組成高手隊專門負責阻擊七級以上的魔獸,而福德戈爾大人也已經同意了。現在有你們三位加入,我們就更有把握了。」

「那我們就立即召集所有的勢力團長前來吧,指不定什麼時候魔獸們就會發起總攻,那時候我們就沒時間再整編高手了!」

成白琉看了福德戈爾一眼,見他由始至終都沒什麼反應,心裡一寒,不過想到現在情況緊急也不敢再耽誤,直接去了。

看著在極短的時間之內就籌起來的高手隊成員,福德戈爾心裡不由產生了一種諷刺的意味。

這前塞利城主在世的時候,所有的人包括雪雲城內部人員都在指責他輕率地放棄了惡龍要塞。但是回過頭來看看現在在雪雲城活著的的又是什麼人呢?

除了北雪雇傭兵團團長蘇拉兒之外的七大巨頭級傭兵團團長一個不落,十二大准巨頭級傭兵團的團長們也大都集中於此,至於其他的成名高手們,雖然並不是人人都齊集於此,但是福德戈爾心裡也有數,那大多數也都是在其他的三面城牆上的。

換句話說,這場突然提前爆發的黑潮打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的同時也讓他們對於戰局的預期非常悲觀,這樣一來,之前在惡龍要塞之中竟是沒有幾個有名的高手坐鎮,這樣的情況下惡龍要塞焉能不敗?

明明就是所有人共同決定的結果,最後卻只把一切都推給了自己的哥哥!這就是這個可笑的世界!

當然了,福德戈爾心裡再憤憤不平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蠢得給那個剛剛被自己宰掉的哥哥翻案。

就在雪雲城這邊不停地組織著高手隊的時候,那些魔獸那邊竟也在那裡有條不紊地進行排兵布陣!

讓福德戈爾等沒有見識過八階強魔獸的可怕的再次吃了一驚。而且它們雖然數量上更加龐大得多,但是其調整的速度卻是非常驚人。

這邊武赫和成白琉剛剛安排著那些沒有選入高手隊的各勢力精銳戰士們返回防禦陣線,那邊黑潮魔獸群就已經整編完畢對他們發起了第一波進攻!

不過讓福德戈爾他們長鬆了一口氣的是,那邊八階強魔獸有了智慧的同時,顯然也有了修魔者的謹小慎微的想法。

第一波次的進攻那些高級魔獸一隻也沒有動,只是讓一些炮灰級的魔獸上來看看他們的布防情況。

顯然前幾天以這麼大的力量犧牲了這麼多的「小弟」仍然奈何不了這座「大石頭」讓這隻三頭魔鬣蜥非常的不解,所以一開始才表現得這麼謹慎。

同樣以另一個解釋來說,那就是這次它們帶來的魔獸實在多得用不完了,根本不在乎這一點兒小小的犧牲……

而鬆了一口氣不只是福德戈爾還有那些普通的戰士們,無論如何有這麼一隻魔獸小隊跑來給他們熱熱身至少他們自己也知道有利於緩解自己的緊張心情。

毫無意外的,幾波魔元彈過後那些魔獸被輕而易舉地全部消滅。

福德戈爾倒是沒想到他們竟然有這麼強大的防禦力量,微微還有些得意。不過轉過頭支卻看到武赫和成白琉臉上的神情極為凝重。

「可惜!剛才我們自己也是有點兒緊張了,忘記了提醒戰士們注意隱藏一下實力,這下子我們的虛實可全都被它弄清楚了。」

「這個我們哪裡想得到?」武赫也是一臉的苦澀,「一般這種簡單的東西那些老戰士們就應該自己能注意到了,但是剛才所有的人都太過於緊張了,所以才會發動這麼暴露了攻擊。只希望這隻八階強魔獸還沒那麼聰明,只一個波次的進攻就能看透我們。」


昊鶴話音剛落,就聽到對面的三頭魔鬣蜥突然發出了一聲巨吼。緊接著,再次出現了一隊魔獸群,這次卻是從地面到空中都有,而且級別也明顯比上一波的純炮灰強得多,已經有了許多的高等級魔獸,向著雪雲城再次襲來。

這下子那些普通的戰士們就要應付得吃力許多,尤其是許多傭兵團中的精銳高手都被抽掉走,而這種級別的魔獸顯然還不能動用他們高手隊去浪費魔元。因此就算再艱苦也只能靠這些普通的戰士們死撐了。

經過近半個時辰的激戰,正當他們已經看到了擊退這一波魔獸群的希望的時候,遠處那隻三頭魔鬣蜥又開始發威了!

這次直接上來了三隻強六階魔獸還有五隻六階魔獸!

福德戈爾看著現在就已經有點兒搖搖欲墜的防線,不由再次緊張起來,回頭向成白琉道:「程團長你看這次來了這麼多的六階魔獸,高手隊是不是應該再出動一下了?」

成白琉連考慮一下的心情都沒有:「萬萬不可,城主大人。既然我們建立這個高手隊的目的就是為了頂住對方的七級以上魔獸。」

「老實說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就算現在跟對方硬拼都沒有勝算,如果再先一步被他們的六階魔獸耗支大量的真元,那麼就更無法頂住它們了。還請城主大人三思。」

「這個道理我當然知道,只是剛才你們也看到了,剛剛那一波魔獸群攻擊他們就已經支撐得比較勉強了,現在又加上了這麼多強力魔獸,萬一一下子防線被攻破,那麼我們還保留著這支高手隊又有何用?」

成白琉慎重地道:「那也不能這麼說,畢竟之前的一陣子,我們主要跟魔獸糾纏的戰士們損失極大,而今天雖然有大批的援軍前來支援但是畢竟剛剛開始作戰還缺乏一定的應對經驗,我相信,這一次他們的就可以應付得比之前好得多了。我們還是先靜觀其變得好。」

「你說得倒還輕巧,趕情又不是你在前面拚命。」福德戈爾心裡鄙視了一番,勉強擠出一個淡然的表情,不再言語,只是耐心看著戰局的發展。

不過看樣子成白琉的自信倒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經過了最初的混亂之後,慢慢地整個防線開始穩固下來。

不要看那些已經在這西城牆之上作戰多日的戰士們損失嚴重士氣不高,而且實力也遠遠比不上那些剛剛上來支援的援軍們,但是在實際的作戰當中,反而是他們在充當著中流砥柱的作用。

而且也是在他們的帶領之下,那些剛剛衝上城牆對於跟魔獸群的作戰還不太熟悉的戰士們也非常快地進入了狀態——畢竟現在城牆上的防禦設施大部分都已經被破壞,所以這一次的作戰已經完全不是他們之前的幾次抵禦黑潮期時的樣子了。

一時間,整個雪雲城西城牆上以各個傭兵團為單位,無數的魔劍魔器飛祭而起各色光芒閃耀之間,那些魔獸群直接被一隻只的消滅掉。


當然戰局絕非是一邊倒的形勢,那些魔獸尤其是天空之中的那些飛行魔獸,在沒有了雪雲城的天虹屏障之後,還是比較輕易地就穿過了他們以魔劍雜亂無章地組成的天空防禦圈。

這個卻是沒有辦法的,畢竟這裡的戰士們分數於不同的傭兵團,根本無法做到整齊劃一。而就算真的是同一個大型傭兵團,又不是像十大強國的正規軍那樣經過系統的訓練,同樣也是不可能做到滴水不露的。

而這些會飛行的魔獸闖入到他們的魔劍防禦圈之內后給他們造成的麻煩更大,主要還是因為要組成這支高手隊令他們缺少能單槍匹馬衝上去將那些漏網之魚一個個全宰掉,而最初無法遏制它們的數量隨著不斷有魔獸衝進來數量不斷增多,對他們造成的威脅也是越來越大。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傭兵團還是分派好了,由某些任務較小的小型傭兵團來採取一團對一獸的辦法來對付它們。這個時候他們至少還想起來自己在有援軍的情況下已經是絕不缺人用了。

不過正當他們穩住了陣腳之時,後面的一波又到了。

當先就是那三隻強六級的魔獸,而且還是清一色的巨甲獸!不管是那龐大的身軀還是全身的硬甲,它跟那隻八級的三頭魔鬣蜥的身體還是有點兒像的。

只不過程度要差上一大截。不過那也已經不是這些普通的戰士們痛輕易對付得了的。

而它們的目標同是直接城牆和城門!

那些戰士們當然也知道這三個強六階魔獸再加上那五隻六階魔獸才是這一波攻擊的重頭戲。因此也早已經安排下了專門的力量來等著它們。

就在它們不要命地向著雪雲城這邊衝過來的時候,半空中五十把魔劍同時出手向著它們三個的頭上飛射而下!


城牆上武赫已經是暗嘆一口氣了,這種巨甲獸也算是比較罕見的強六階魔獸了,不過自己也是見識過,知道這種程度的攻擊對它幾乎沒有什麼作用。只是現在再想要去提醒他們也是已經晚了。

果然,一陣叮叮噹噹地一陣響聲而過,那三隻巨甲獸雖然多少被影響了一些衝擊的速度,但是那身硬甲卻是連半點的傷痕都沒有出現,立即讓城牆上的戰士們再次倒吸一口冷氣的同時也是士氣上大受大擊。

「不能再等了」雖然很不想說出這句話,尤其是不想由自己來說出這句話,但是武赫卻知道他們已經別無選擇了。「現在如果我們再不出動的話,那麼大勢去矣!」 成白琉雖然也是見多識廣,但是也是沒有見過這種魔獸的,不由奇道:「吳兄,你會不會太悲觀了一些,我們至少也要等他們出動一隻七階魔獸的時候再出手,那樣會更合適一些吧?這種巨甲獸雖然我並沒有對付過,但是也是只過的,似乎並不是太難對付的強六階魔獸啊。」

「那是因為這種巨甲獸的特長不是在於什麼雜七雜八的技能,而是因為它那一身堅不可催的巨甲還有那龐大的身軀」武赫苦笑了一下。

「如果是在野外的話,自然可以妥善布置讓左右吸引它的火力然後御劍而飛讓它無技可施,但是那隻八階強魔獸是看準了現在是攻城戰,我們根本沒有辦法施用這種戰術只能跟它硬拼。所以它的長處是可以發揮到極致的!」

武赫的話剛剛說完,眾人包括福德戈爾在內全都明白了他的意思。而正在這時,巨甲獸也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了它的強大威力!

轟三隻巨甲獸已經突破了那重重防禦直接撞上了雪雲城那看似堅不可催的城牆上。但是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是,那三隻巨甲獸似是沒受什麼傷,反而是他們現在最為倚重的城牆卻是被撞得晃動起來。

而中間那隻直接向著城門撞去的巨甲獸更是把它撞得直接變了形。如果不是之前邰栝泰統領早有預,用天玄禁符將之徹底封死。只怕這一撞之威就直接讓它「粉身碎骨」了。

「不能再讓它來第二波了!」看到甚至有一些太過於投入作戰的戰士直接被這一震震得掉下了城牆,成白琉知道武赫所言不虛,「我們上!」

成白琉右手捏起法訣,御劍飛至半空看準了一隻巨甲獸操控著魔劍一下劈下。

以實力而論,成白琉還是比不過身為強六階魔獸的巨甲獸的,尤其對方還是以強大的防禦能力見長。

不過那也已經完全不是剛剛的那些普通戰士能比得了的。只聽那隻魔獸哀嚎一聲,雖然並沒有被直接擊倒,但是卻也在背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好!那我們也上!」武赫看到成白琉一見見威,知道這三隻巨甲獸雖然也是非常強大,但是比起他曾經對付的那一隻還差了一點兒,立即信心大增。

揮手間帶著整個高手隊近百名高手一涌而上,對付那總數達八隻的六階魔獸之餘,還能分出二十人去幫一下那下不過才剛剛站穩腳跟的戰士們,畢竟一天的激戰也才剛剛開始而已,如果這個時候就出現太大的傷亡,那麼對於之後的戰鬥則會極為不利。

眾人也都是身經百戰的高手了,並不需要如那些普通戰士一樣還需要成白琉又或者武赫再進行什麼安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