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定。”陳煜也知道這個規矩,不過他自有辦法。

罪門長老見陳煜確定要代領了之後就把玄木晶寶十三重樓給了陳煜。

接下來就是萬多多的獎勵,萬多多則得到了一件二階下品法寶,是一件護甲,價值雖然比不上前兩名的獎勵但也十分不菲。

獎勵領取結束後,就是宗門選取了。

陳煜作爲考覈第一名當然是他第一個選擇宗門。

可所有宗門都沉默了。

若是平常時候這些宗門長老早已經吵得不可開交了。

現在的沉默顯得詭異十分。

其他考覈弟子也感受到了這種詭異的氣氛,全部在下面竊竊私語。

陳煜都不用聽大概就知道這些考覈弟子無非就是在說自己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導致這些宗門都不敢發聲。

就在這時候上方漂浮的一個長老說話了。

“本座乃是五虎派長老,陳煜可願拜我爲師,入我五虎派,成爲我五虎派真傳弟子。”

陳煜聽到這算是明白了爲什麼沒有宗門發聲了。

全是因爲自己殺了五虎派的人得罪了五虎派。

再加上五虎派想要謀奪自己的龍紋密令,而其他宗門畏懼五虎派的威勢都不敢開口,顯然也是怕得罪五虎派。

陳煜心裏有了明悟,把目光放在了領頭的那位宗門長老身上。

陳煜從萬多多那也大致瞭解了一些情況。

領頭那個長老叫做蘇東明,乃是昊天大帝創建的宗門,昊天宗的長老。

而昊天宗則是一個實力比五虎派還要強的宗門勢力。

只要昊天宗開口那麼五虎派的威脅則迎刃而解。

“稟告長老,十分感激長老的厚愛,只是弟子已經有了心儀的宗門,望長老恕罪。”

本來因爲五虎派點名選擇了陳煜,那些考覈弟子還覺得陳煜十分幸運,竟然被五虎派這樣的頂尖中的頂尖宗門選擇。

但陳煜竟然拒絕了,這讓他們大跌眼鏡,心裏面也暗罵陳煜不識擡舉。

萬多多不知道內情,也爲陳煜着急起來。

拉了拉陳煜得手,低聲說道。

“陳大哥你在想什麼,五虎派啊,那可是整個南域的頂尖大派,你竟然拒絕了。”

陳煜給了他一個眼神後便沒說話而是繼續盯着蘇東明看去。

可讓他失望的是蘇東明一言不發。

“哈哈哈,不知道陳煜有沒有興趣來我罪門,成爲我罪門門主的親傳弟子。”這時候之前對陳煜特別照顧的罪門門主大笑着說道。

陳煜看了一眼心裏盤算了一下便點頭答應。

“晚輩願意入罪門。”

本來陳煜心裏面心儀的是昊天宗,可昊天宗沒有說話顯然給五虎派面子不願意收他,他也只能退求其次選擇罪門。

罪門是唯一一個敢冒着五虎派的威勢收他的人。

先不管罪門門主打着什麼主意,但總比他進入五虎派好。

當然陳煜也可以選擇一個宗門都不加入,可若是這樣的話,陳煜估計自己怕剛踏出登仙城等來的就是五虎派的人。

他現在急需要一個靠山。

“好好好,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罪門的少門主了。”

“酒老鬼,你以爲你罪門還是以前那個萬派來朝的罪門?還敢和我五虎派搶弟子?”五虎派的長老沒有因爲他是一門派之主而畏懼他,反而一臉狂傲,顯然不把罪門門主放在眼中。

“酒老鬼?都說了我叫酒仙,你以爲這個仙字是誰都能封的?現在的小輩真是不知所謂。”罪門門主臉色毫無波瀾,只是聲音盡顯冷意。

手腕輕輕一翻,一道流光便朝着五虎派的那位長老撞去。

五虎派長老甚至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那道流光擊落到地上。

直到流光回到了罪門門主手上的時候大家纔看到那道流光只是一個普通的酒葫蘆幻化的罷了。

“你!”五虎派長老吐了口鮮血,氣急敗壞道。

他也沒想到罪門門主竟然敢對他動手。

自己之前欺負她罪門無人,讓他去做主持考覈的事情他也沒敢說什麼,怎麼如今卻一言不合對他大打出手。

這讓五虎派長老想不明白。

“我罪門雖然無人,當然你有沒有想過我一人可成宗門入頂尖門派之列到底是爲什麼,今天我只是小懲大誡,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強者不可辱!”罪門長老說完後便伸手控制天地元氣把陳煜捲起離開了。

陳煜和罪門門主走後整個南域都沸騰了。

據那些考覈弟子回去後說道,當時罪門門主直接把五虎派長老秒殺,一點都不把五虎派放在眼中。

並且罪門門主的外號,既然被稱爲酒仙,顯然是一個實力強大的巨擎。

特別是後面五虎派什麼都沒說話,也沒發言要對罪門宣戰,更是讓南域的人猜測,罪門應該是一個隱世的大門派,堪比五虎派那樣的。

所以五虎派纔沒追究此事。

一下子整個南域開始對陳煜好奇起開。

到底是什麼樣的天賦竟然驚動了,那麼多年一直隱世的大門派,甚至讓其門主直接收其爲徒。


……

五虎派的宗門大殿中。

之前被罪門門主秒殺的那位長老正在義憤填膺的對着臺上的一位中年男子說道。

“掌門,那酒老鬼欺人太甚,陳煜整個南域的頂尖實力都知道得罪了我五虎派,是我五虎派盯上了的人,可他竟然還敢出手爭奪,顯然是不把我們五虎派放在眼中啊。”

“酒老鬼可沒有那麼簡單,罪門也沒有那麼簡單,你沒經歷過那個時代你不瞭解,好了既然陳煜被他帶走了,那麼此事作罷,此事不用你負責了,這陳煜跑不掉的。”

臺上的那中年男子彷彿想起了什麼,緬懷了一會後再緩緩說道。


五虎派那長老聽掌門都這樣說了,也明白了罪門的不簡單,也不在吵嚷了。 他也不是傻子,和掌門告退後便離開了宗門大殿。

他不敢憤恨五虎派掌門也不敢憤恨罪門門主,只好把憤恨轉移到了陳煜的身上。


“你等着,小崽子,得罪了我五虎派,等那天落到我手中了,呵呵。”五虎派長老陰狠的想道。

……

陳煜已經在罪門的宗門大殿中修煉了幾天了,自從罪門門主把他帶回來後便不管他,任由他在這宗門大殿中游蕩。

整個大殿中就只有陳煜一個人。

這幾天陳煜不是在修煉就是在看着藏書閣中的書籍。

藏書閣中只有第一層是開放的,而上面則是被關閉的,不過陳煜也不在意。

第一層記載的大陸迷史和一些修真界的基本常識就已經夠陳煜看了。

陳煜今天一如往常一樣抱着藏書閣中的一本修真界迷史看着。

罪門門主卻意外的回來了。

罪門門主跑到了藏書閣吧陳煜帶到了練功房後說道。

“你的身體有隱疾吧,你的身體底蘊那麼厚實,卻依然停留在地階修爲,這很不合理,按理說你這樣的底蘊早應該自行突破到了先天修爲,根本壓制不住,但卻停留在了地階修爲,若我猜的沒錯的話你經脈應該無法聚元吧,所以導致了,你的修爲不得寸進。”罪門門主悠悠然的開口說道。

陳煜聽完瞳孔一縮,自己的隱疾竟然一下子便被罪門門主發現了,那是不是也代表着自己的隱疾他有辦法解決。

陳煜心裏暗喜,頓時有一種踏破鐵鞋無覓處的喜悅感。

雖然不知道罪門門主對他的龍紋密令打什麼主意。

但最起碼之前是他把自己從五虎派手中救下來的,陳煜都不敢想象若是罪門門主不出手,自己落入五虎派會是什麼下場。

大概就是終生被囚禁在五虎派中成爲他們的研究對象吧。

“門主慧眼識珠,弟子確實經脈有隱疾無法聚元,不知道門主可有什麼辦法。”陳煜壓住了內心的激動開口說道。

“你這個情況是因爲龍紋密令在不斷的吸收着空氣中游離的天地元氣,而你自身經脈吸引元氣入體修煉的吸引力根本無法和龍紋密令的吸引力抗衡,所以你根本無法吸納元氣入體修煉。”罪門門主解釋道。

“還有,你既然都入我罪門了,還叫我門主?”罪門門主故作不悅的說道。

“師父!”陳煜不自然的喊道。

雖然修真界對於師父來說不規定只有一個,每一個大能在他成長的這個期間拜了不少師父,但是陳煜剛拜了紅狐劍主爲師,現在又要叫另外一個人師父,還是有些不習慣。

罪門門主聽見陳煜喊他師父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好徒兒,我酒仙那麼多年了,現在也算有一個能夠繼承我衣鉢的徒弟了。”

罪門門主哈哈大笑之後開始和陳煜講解關於他經脈無法聚元的辦法。

等罪門門主說完後陳煜也算是明白自己經脈無法聚元的問題該怎麼解決了。

原來就是自己修煉吸納元氣入體的吸引力爭不過龍紋密令所以導致自己吸納不了一絲元氣入體。

而要解決這一個辦法的話,要麼就是讓自己修煉時產生的吸引力大過於龍紋密令吸納天地元氣所產生的吸引力。

要麼就是和龍紋密令合爲一體,成爲龍紋密令真正的主人。

這樣的話,龍紋密令非但不會把自己修煉入體的元氣給搶過去。

甚至還能夠調動龍紋密令這幾萬年積攢的天地元氣。

而讓自己修煉產生的吸引力大過於龍紋密令吸納元氣的吸引力,這是不可能的。

最起碼陳煜這地階修爲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能從第二個方法來解決。

“師父,我準備好了。”陳煜調整身體的狀態,直到身體狀態達到了巔峯後說道。

“好,要想和龍紋密令合爲一體那麼你就需要把自己鍛造成一種戰體,天浴神龍寶體,這是我罪門那麼多年流傳下來的唯一一個能夠和龍紋密令達成共鳴的體質。”

“只要你能夠修煉天浴神龍寶體入門後,你就能成爲龍紋密令真正的主人,完美的解決身體上因爲龍紋密令產生的隱疾。”罪門門主一邊說一邊拿出一個玉簡丟給陳煜。

陳煜精神力探入玉簡,玉簡中關於如何修煉天浴神龍寶體的資料便灌輸進入了陳煜的腦海中。

“這是我這幾天外出給你煉製的龍息丹,有了他你才能夠把天浴神龍寶體修煉入門。”罪門門主給陳煜丟來一個龍眼大小的丹藥後便轉身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