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無不是翹首以待,等待各自勢力的武者出現。

此時,第四重天的一千天時限即將結束。

每年這個時候,所有進入雁翎尊府仍還活著的武者將一個個出現,榮耀回歸。

畢竟,誰也不會認為自己一方的武者,有能耐進入第五重天,延長在雁翎尊府中所呆的時間。

積分榜,早已停止不動。

一般臨近結束時很少會有變化,尤其是這一屆。

林風以無可比擬的記錄,刷新幾乎所有的積分榜,百年、萬年積分榜,無不登上頂端,將第二名的『萬莫愁』牢牢壓在身下。這等成績,讓的整個雁翎府都是震駭。

所有人都相信,林風未來的成就,決不會下於萬莫愁。

未來的雁翎府最強者,非林風莫屬!

「嗯?」倏然間,有人一訝。

「怎麼了,魏師弟?」身旁一個藍衣青年隨意問道。

「你看,林風的積分是不是又增加了一百萬?」那『魏師弟』睜大眼睛,問道。

藍衣青年目光隨意一瞟,颯然笑道,「好像是,不過厲雁門這『林風』是個怪物,五百萬、一千分積分都出現過,區區一百萬積分何足掛齒,師弟你覺得1869萬和1969萬有什麼區別么?」

「也是。」那『魏師弟』倏地笑了笑。

笑聲未落,霎那間雁翎府前方光芒一陣璀璨綻亮。

霎時間——

嘩!嘩!嘩!~~

無數道白光閃耀,一個又一個的武者霎時出現。

帶來一股股濃烈的天地氣息,引起一片片欣喜熱鬧的歡呼之聲。

進入雁翎尊府的三千武者,歸來!

一般能堅持到現在的,都是有幾把刷子。在第四重天必然也有所斬獲。隨著數以百計的武者出現,人群頓時熱鬧了起來,只不過卻也有無數武者額頭上冷汗直落,焦急的等待著。

冰火兩重天。

有人歡喜,自有人哀愁。

雁翎尊府又怎會沒有危險,死亡率相當不小。

而且此次。先有雁翎萬族與厲雁門的大火拚,再有紫色寶物的血祭,死傷更是慘重到極致。

伸長著脖子,眾人越是等不到便越心急。

因為,出現的時間是幾乎一樣的。

「大長老!」「師傅!!」……

一片白光乍現,厲雁門眾人匯聚在同一個地方,自是同時間出來。

祝零、紀清、季修、雷霸,眾人皆是出現,望著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彷彿見到親人一般。剩餘的厲雁門十八個弟子,此時正是歡喜若狂,有些甚至喜極而泣,確實,這一次雁翎尊府之行——

太『難』。

見到祝零等人安全歸來,厲雁門眾人無不是迎了上去。

然而,見到那『孤寡』的人數,眾人心中一緊。

進去四百五十一人。如今竟只剩不到二十人?

「零兒?」大長老目光一深。

望著大長老,祝零輕輕點了點頭。動作雖輕,卻是異常沉重。

四目相對,不需要多說話,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啪!」「啪!」大長老回過頭,拍了拍手,表情平靜而正然。「大家收拾準備一下,一刻鐘后我們啟程。」厲雁門眾人霎時輕呼應允,大長老點點頭,旋即走向祝零,「走。零兒,我們那邊說話。」

「是,大長老。」祝零並無異議。

眼下人多口雜,許多事情並不適宜攤開來說。

留下的留下,離開的離開。

此時雁翎尊府外,倒是有幾分熱鬧。

岐月宮眾人所在顯然是最熱鬧的地方,相比雁翎萬族和厲雁門的大打出手,死傷慘重,岐月宮卻是相安無事。眾人開懷而笑,一片其樂融融,唯獨如夢四處環看,彷彿想要找尋什麼,但卻面色微黯。

「怎麼了,如夢師姐?」一個俊俏青年好奇問道。

「沒事。」如夢淡淡而應,眼中有道精光一閃即逝。

「他並未出現,是死在雁翎尊府,又或是……」如夢心中暗忖,搖了搖頭。


「不管他是生是死,他所說的這個可能卻是不得不防。」

「回去再說,看看有沒有爹的消息。」

如夢眼眸炯然,旋即回過頭,便是走向岐月宮眾人。

而在遙遠的黑暗中,一道寒光凌厲,直視著這邊,空氣中彷彿有什麼凝固了似的,那是一種相當強的能量。一道黑影緊盯著這片熱鬧的廣場區域,直到白光再無閃爍,所有第四重天的武者都已出現,黑影這才是飄然而去。

偌大的地域,卻沒人能發現他,足見黑影實力之可怕。



第五重天。

「不好意思,林大哥。」水玲瓏通紅著臉。

「這不怪你,玲瓏。」林風目光炯然,環視四周,「畢竟我們對第五重天一無所知,又怎知道這裡的『規矩』和第四重天不一樣。不管怎麼樣,先走出這片『光鏡』再說。」

領著兩女,林風小心翼翼,不敢大意。

卻也是運氣不好,剛進第五重天,正是準備安置好兩女便離開。

沒想到水玲瓏誤觸機關,自己一行人捲入一片『光鏡』世界之中。

「是啊,玲瓏姐姐,反正有林大哥在,不用擔心。」秦千千安慰道。


「嗯。」水玲瓏望著林風,感到心安。


林風笑了笑,然眼眸卻閃過一道擔憂,心中情緒並未表現出來。

不知要在這『光鏡』中耗去多少時間,如今厲雁門眾師兄弟正等著自己,偏偏卻出了這麼一檔事。

甚是麻煩。

「好在第五重天和外界的時間比例是10000:1。」

「就算消耗一點時間,外界應該也才過去不久,希望能趕得及。」

「不管怎樣,先解決眼前的事。」

林風目光炯然。隨即將心中雜念拋開。

在這裡,自己的肩膀上同樣擔著兩女性命,責任一樣重大。

雁翎尊府外。

「果然是雁翎萬族。」大長老神情冷峻,眼中寒光頓射。

在厲雁門,許多秘密、內幕,除了掌門紀晉外。知道最多的便是大長老,其中便包括厲雁門與雁翎萬族之間的明爭暗鬥,千年來大長老無不看在眼裡,記在心中。


是人是鬼,他心中早有一把度尺。

如今,更是百分百肯定!

「多虧了師弟,若不然我們全軍覆沒倒是事小,成了雁翎萬族氣候卻是事大。」

「甚至,引起岐月宮與我厲雁門的不和。更是麻煩!」

祝零點點頭,心中感到一分僥倖。

當日若非林風來的及時,他們恐怕早已被雁翎萬族儘是殺死。

「林風這小傢伙,真有這般強大實力?」大長老眼眸爍爍,也感驚奇。

就算林風在積分榜上傲視群雄,就算消息不斷傳出,但大長老仍是將信將疑。畢竟林風的實力他再清楚不過,怎可能在短短時間內進步如此之大。委實太匪夷所思。

「是,所有師兄弟親眼所見。」祝零正色道。「而且,季修更和林風較量過。」

「哦?」大長老目光一炯,連問道,「結果如何?」

季修,正是大長老的徒弟

祝零苦笑道,「慘敗。」

大長老心猛的一震。嘴角輕咧。

倏地點頭道,「若林風這小傢伙真有擊敗萬孤的實力,修兒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大長老長舒一口氣,眼眸炯亮。

「掌門確實是掌門,這步棋走的當真是玄妙到極致。」

「將雁翎萬族的布局完全打亂。后發而至人!」

「當初,沒人看得懂。」

大長老搖了搖頭,心中欽佩。

當日,所有人都是反對,沒人看好林風。

但紀晉卻一聲令下,不顧所有人的質疑,不止越過『候選弟子』直接收林風為徒,更是破天荒的親自教導,用盡一切資源力量!


要知道,身為掌門,整個宗門事務壓身,紀晉何等的繁忙!

就是教導紀如山和祝零兩個徒弟的時間相加,恐怕都沒林風一個人多。

為此事,大長老還曾幾次勸過紀晉。

但,卻於事無補。

而眼下,事實證明一切。

林風橫空出世,震驚整個雁翎府!

救下厲雁門眾精銳弟子不止,更是覆滅雁翎萬族的計劃,一人屠盡三百強者,何等的驚人!

「對了,零兒,林風人呢?」大長老倏地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