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是出現這種情況,那他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保證楊家這些婦孺人質的安全了。

這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現在董家的族人們很明顯是被轉移了,要是亂戰起來,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讓知道內情的人給跑了,那再想找出來可就難了.

暗中正在蓄勢待發的洛凡,看到院中董家衆人還真的沒有敢再動的了,心裏暗罵的同時,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董家現在誰可以做主,站出來!”

雖然現在看起來洛凡好像已經控制了場面,但是洛凡知道董家的人不是傻子,他這明顯就是來幫楊家的舉動,相信此時董家衆人正在相互傳音,商量着怎麼樣一起逃跑呢!

“聖尊大人不知道有何吩咐,小的就是董家的二長老董山河。”

隨着洛凡的話音一落,就在董家其他人下意識的注視之下,一個體形偏胖的老頭,苦着一張臉對着面前的虛空無奈的行禮道.

“二長老?!孃的!難怪你這個胖貨只能當老二呀,反應比地這上這慢太多了。”

聽到這個自稱是董山河的老頭介紹,暗中的洛凡瞥了一眼地上還在哀嚎的那斷腿之人,馬上就想到這個最先反應過來逃跑的傢伙,應該就是董家所謂的大長老了,心裏不由的暗罵了一句.

“相信你也看出此時的形式了,只要你說出董家族人們的藏身之地,那本尊以尊級強者的榮譽保證放你一條生路如何?當然如果你不想說的話,那本尊也不介意去問下其他人,或者直接讀取你的記憶,哼!”

見到這傢伙把他誤認了尊級強者,洛凡便順勢扯起了虎皮,傳音威脅了起來.

洛凡做事的風格就是不做而已,做就要儘可能的做到滴水不漏!

他之所以要找出地位最高的人,其實除了拖延時間等待暗夜的到來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想問出這個消息,好達到徹底把董家給滅了的目的!

“這個…聖尊大人,您能保證到時候也放過我的家人嗎?”

董山河雖然沒有此時倒在地上的大長老反應快,但怎麼也是活了一大把年紀了,一聽到洛凡私下裏的傳音,當下就明白了洛凡那斬草除根的打算.

“董家的人聽着,誰最先說出你們族人的藏身之地,那本尊就饒他一命!”

放過他的家人?別扯了!

洛凡一見這個胖老頭居然還和自己提起了條件,當下也懶得和他墨跡,直接把他的意思公開的大聲說了出來.

在場的董家之人實力最低的都有王級初階,他就不信就只有這個所謂的二長老知道。

“大家別聽他的,他這是要徹底絕了家族的香火!誰要敢是說出來…!”

去死吧!

洛凡既然已經確定了此事並非董山河這二長老一人知道,哪裏還會讓其出來扇風點火,在化影術那隱匿的效果下,一刀就讓他步了董家族長的後塵.

而就在洛凡殺死了失去價值的董山河,剛想再次問話之時,卻發現董家其他的衆人也不知道是早就商量好了,還是怕被洛凡逐個擊破,竟然同時就朝着四面八方閃了出去!

“這?!我勒了個去!影你來的正好,現在馬上讓暗夜把楊家圍起來,絕不能放跑一個董家之人!還有除了留兩個實力高點的活口,給我把董家族人的藏身之地問出來外,其他的人屍體一定要收起來!”

而就在洛凡見到這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鬱悶之時,正好感應到影的位置出現在楊家府邸之外,暗罵的同時,就把這裏的情況通過契約傳給了影.

殺!

不同於洛凡的成竹在胸,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悶氣的楊天雄,看到董家的強者要逃,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當即大吼一聲,直接就衝着離他最近的一個目標追了上去!

可是他不追還好,這一追突然發現這個人的實力居然和他是一樣的,同爲王級中階,速度上甚至比他還快一點,根本就追不上!

想到楊董兩家同爲無爲域三大世家,實力上竟然差這麼多,身爲族長羞怒難當的楊天雄現在就是騎虎難下.

正所謂輸人不輸陣,爲了不在洛凡和自己族人面前丟人,在明知道追殺無望之下,也只有硬着頭皮狂追了.

幾次閃現過後,看着前面之人馬上就要出了楊府範圍,剛打算停下來的楊天雄突然發現,這個和自己相當的董家強者,竟然毫無預兆的暈倒了!

不僅如此,就在其倒下的同時,一個戴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詭異的出現在了那人的身邊。

“呃,這是什麼人?!難道是洛凡的幫手到了?對了,洛凡是影族,而這黑衣人的實力明顯又是王級高階,難道。。。?!”

本來還如臨大敵的楊天雄,在見到前面的黑衣人直接無視了他的存在,夾起那個讓自己無語的董家強者,直接就閃身離開了,而直到這時感覺到對方那明顯的星力波動後,反應過來的楊天雄一下子想到了什麼.

。。。。。。

“楊族長相信你也明白現在楊家的處境了,所以建議你最好還是學下董家把族人們轉移一下吧!既然事情已經解決,那我也就告辭了!”

片刻之後,在得知暗夜及時到來就沒有動過的洛凡,看到楊天雄那四下張望的樣子後,直接傳音道.

雖然說上次來楊家之時說好了恩怨已了,但是在洛凡想來那隻看在孃親的面子上,才作出的讓步而已。

他當時之所以隱晦的表明以後如果可能的話會幫助楊家,還不是因爲不管怎麼說楊天雄對孃親也有過救命之恩?!

而這次洛凡可以說救了整個的楊家,對他來說孃親的救命之恩已報完,從今以後楊家將與他徹底的再無瓜葛,所以洛凡才懶得在和其墨跡。

“等等凡兒!剛纔我見到了一個王級高階的黑衣人,我想問下那是不是。。。”

“楊族長,這次幫你免於滅族之危,我想應該足可以抵消你對我們娘倆的恩情了,以後希望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還有希望你記住,今天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哼!”

暗中的洛凡本來在聽到楊天雄對他的稱呼時,心裏就有些不爽了,誰知隨後他又問到了關於暗夜的事情上來了,所以沒等他把話說完當即就發飆了,毫不客氣的就頂了上去.

如果要是楊天雄膽敢把關於他,或者暗夜的事情泄露出去,那就再沒什麼情面可講了,洛凡在把話挑明之後,馬上就收回了自己的靈魂之力,切斷了傳音。

“這。。。。。。!”

本來還處在擊退董家喜悅中的楊天雄,在聽到洛凡那語氣冰冷的警告之後,當即就面色一凝,呆在了當場!! 現在洛凡簡直就是氣不打一處來,本來按照他的計劃,楊天雄只要能拖上一時半刻等到暗夜到來,那他就可以活捉董天宇以便問出些有用的消息,也不至於在情急之下爲了震懾董家衆人,而將其殺死白白的浪費了這次機會.

沒有理會院中那有些發愣的楊天雄,暗中的洛凡在把內院董家三人的屍體收入魂刃中後,便直接向着感應中影的位置潛了過去。

要知道對於現在洛凡的實力而言,錢財什麼的外物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而他之所以要把董家衆人的屍體收起來,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一方面董家突然對楊家動手,一定是收到戰龍域方面的授意,如果來勢洶洶董家衆人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了,那對方想不把注意力集中到楊家上來都不可能了,這就和洛凡救人救到底的想法不符.

另一方面洛凡本來就打算通過滅董家的事情,而對刺客公會的栽贓還以顏色,正好可以利用上這些董家強者的屍體,不然等董家一滅,事後人們卻沒有發現一個董府的高手屍體,那這次行動可就真成了笑話了.

“影,問出董家的藏身地點了嗎?”

楊家一處普通的房間中,現出身形的洛凡瞥了一眼面前那剛剛失去生機的兩具屍體,開口問道.

“是的主人,具這兩個人交代,董家強者的家眷還有核心子弟,現在已經攜帶着董家大部分的財物祕密轉移到了戰龍域白象城中,並且他們正受到樂正家的高手暗中保護.”

這次影果然沒有讓洛凡失望,馬上就給出了明確答案。

“居然藏到白象城去了?嗯,也對,這樣即可以讓董家動起手來無後顧之憂,又可以表明其投靠對方的決心,叫樂正家更對其放心,到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洛凡並沒有懷疑影這個消息的真實性,他相信同爲刺客基地出身的影,在刑訊逼供方面絕對不會比他自己差多少,影既然能如些肯定的回答自己,那就一定是有十分的把握確定對方沒有說謊。

“主人那下我們下一步是不是要再次光臨一下白象城?”

直到這時影身邊的暗才找到說話的機會,眼中冒着寒光問了出來.

看着平時少言寡語的夜主動請纓,洛凡明顯的感覺到了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殺伐之意,他知道暗這表面上雖然是在詢問自己的意見,其實心裏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殺過去了.

“暗,我知道對於你們暗夜成員來說白象城是恥辱之地,但是你要明白就算你們殺光了所有人,夜也不能復生,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請你不要忘了你的身份,還有暗夜的誓言!難道你認爲我們現在的實力已經有了和超級世家叫板的資格了嗎?哼!”

對於身爲暗夜首領之一的暗,居然問出這麼腦殘的問題,洛凡失望之餘,恨鐵不成鋼的第一次對暗發火了!

“啊!主人息怒!屬下知錯了!”

“知錯了?那好你就說說你到底錯在哪裏?”

盯着急忙跪在面前的暗,洛凡語氣不變的追問道.

“屬下身爲您的親衛,沒有做到心中無念,不應該有個人感情,更不應該把感情帶到任務中來,失去最基本的冷靜,在沒有考慮到白象城可能存在的危險情況下,而做出草率的決定.”

在暗想來一定是剛纔自己被心中的恨意衝昏了頭腦,一提到白象城就在洛凡那可以斬殺尊級的恐怖實力下,直接忽略了樂正家族的強者保護,而沒有考慮到暗夜其他成員的安全問題,洛凡才會生氣。

“呵呵,心中無念?這就是你想到的答案嗎?!暗,我問你,我們這次行動的目的是什麼?”

見暗還沒有搞明白自己發怒的原因,氣極的洛凡反而笑了,他決定要好好的給暗上一課.

“滅董家,震懾那些冒我暗夜之名行兇的宵小。”

“那我再問你現在董家強者已經死亡殆盡,董家剩餘的無非就是那些有點天賦的子弟和家眷而已,其家族實力連二流家族都達不到,還有董家本應該是無爲域的世家,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他們跑到白象城去了,你認爲樂正家在知道了這一消息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這…屬下明白了!”

暗在聽到洛凡那明確的提示之後,終於知道他剛纔那個問題錯的有多麼的離譜了,居然這麼淺顯的事情都沒有想到,還說什麼殺到白象城去的幼稚想法,實在是可笑之極,恍然大悟的他現在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明白就好,有時殺人並不一定要我們親自動手的,記住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失去冷靜。。。嗯?!這是!”


洛凡剛想緩和一下氣氛安撫暗兩句,突然魂海中就感覺到了一道莫名的震動,不是攻擊,也不是探查,這種感覺就好像王者誕生昭告天下的那種威勢,洛凡絲毫不懷疑這道氣息主人的強大,莫非是有人突破了?

“尊級?不,尊級強者自己也見過不少,但絕對沒有這種強大的氣勢之感,難道是所謂的半神?!”

雖然以前從沒有類似這樣的情況,他也說不上具體的道理,但是洛凡好像天生就知道一樣,對自己的這種感覺十分的確信!

“主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通過靈魂契約的聯繫,影馬上就發覺了洛凡心中那份深深的擔憂,忍不住傳音問了出來.

“具體的現在還不清楚,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現在我必須去百里家一趟,下面的事情交給你了.”

感覺到不妙的洛凡哪裏還有心情在這裏墨跡,把董家叔侄的屍體丟了出來後,便急急的向着天雄城傳送門的方向閃去.


此時的洛凡雖然不知道突破的人是誰,但是他明白無論是出自哪個超級世家,都肯定會打破現在的大陸局勢,並且對於這些真正強者的信息,他相信百里家的那個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裝嫩的老祖,一定會比自己更加清楚。

而就在洛凡心生感應的同時,大陸上其他的強者也自然全都感應到了這一變化.

紫耀域百里世家中.

“老祖宗,您感覺到了嗎?這難道是…”


一向穩重的百里祥逸此時再也沒有了往日那平淡如水的神情,滿臉震驚的問道.

“不錯,沒想到他還是突破了,這下看來我們再也無法置身事外了,難道這就是天意?唉!”

巔峯強者的平衡一破,想到更加強勢起來的孤獨世家,和素心的婚事,這位百里家的老祖一下子感覺到了深深的無奈.

戰龍域樂正世家。

“文含,相信你也感覺到了,現在孤獨傲那傢伙果然先你一步突破了,對此你有什麼看法?”

“神尊大人不用急,他突破了又能如何?!現在雖然孤獨家多出一個半神,對我們有了絕對的優勢,但是一來他需要時間來參悟法則穩定境界,二來其他兩家又不是傻子,脣亡齒寒的道理他們不會不懂,在我看來此時正是把他們徹底拉入我們陣營的好機會,嘿嘿.”

不同於家族最強者的擔憂,謀劃多年的樂正文含早就考慮到了種種可能出現的變化,一副胸有成竹的對着虛空中那兩道朦朧的身影,恭敬地笑道.

無爲域東方世家.

“哈哈…真是天助我東方家呀!沒想到他居然在這相節骨眼上給突破了,一劍爲了安全起見,你現在馬上閉關突破尊級,只要你達到實力要求,我馬上就給你調動家族全部尊級強者的權力,務必要把那個知道家族隱祕的小子給我找出來,明白了嗎?”

“孩兒明白,請父親放心,雖然當時他抹去了孩兒的部分記憶,但是老祖卻把那殘留的契約之力給保留了下來,並用祕法擴大了感應範圍,只要他一出現在百里範圍之內,孩兒一定會感應到他的位置的,呵呵.”

東方一劍在聽到父親居然打算把家族全部的尊級強者都交給他來領導後,臉上頓時就浮現出欣喜之色.

而此時這引起大陸強者心生感應的源頭獨孤世家,孤獨卓軒看着禁地上空那不斷變化的藍色光幕,眼中不禁充滿了無盡的驕傲與嚮往之色。

“哈哈。。。”

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籠罩在獨孤世家上空的藍色光幕越來越淡,終於在一道空冥的狂笑聲響起之時,這詭異的天地異象徹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那道朦朧的身影.

“孩兒恭喜父親大人終得所願順利突破!”

見到這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出現,獨孤卓軒最先反應了過來,激動的高聲行禮喝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