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那個樣子,哪裡還像是剛剛哭成大花臉的人啊!

就在段念念開心地呼喊的時候,段承志和蘇茹慧也從中走了出來。

「念念,你又在喊什麼呢!」

段承志大老遠就聽到段念念的喊叫聲,問道。

「爸爸,大哥哥他說想念念,他沒有不要念念!」

段念念很是開心地說道。

「我說你個小丫頭這段時間悶悶不樂的,原來是在等你的大哥哥啊!」

段承志看到段念念這樣,有些吃醋地說道。

作為段念念的親生父親都沒有享受到她這樣的待遇,秦穆然現在卻是享受著,難免有些吃味。

「那是當然!要不是大哥哥,念念早就已經被壞人害死了!」

段念念在秦穆然的懷裡理所當然地說道。

「大哥哥,你能不能答應念念一件事?」

突然,段念念看著秦穆然一臉認真地說道。

「啊?什麼事?」

秦穆然見段念念如此認真,有些意外。

「你先說能不能答應!」

段念念耍滑頭的問道。

「你先說什麼事!」

秦穆然可不會輕易上段念念的當。

別看這個小丫頭歲數不大,可是著實機靈的很,要不然的話,當初他也不會因為一個手串就暴露了身份啊!

「大哥哥能不能答應念念,等念念長大了以後嫁給你?」

段念念一臉認真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噗嗤!」

秦穆然一個沒忍住,直接噴了出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段念念說的會是這一件事。

不光秦穆然震驚了,就連在一旁的段承志和蘇茹慧夫婦兩人也都驚呆了。

這都什麼情況啊?

「念念,胡鬧什麼,說什麼呢!」

段承志語氣嚴肅地看著段念念。

「爸爸,念念就喜歡大哥哥,將來長大了一定要嫁給他!」

段念念一臉堅定地盯著段承志說道。

「你一個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麼叫做結婚嗎?」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段承志是徹底被段念念給打敗了。

「我當然知道了!你跟媽媽不就是結婚了嗎!」

段念念一本正經地回道。

「念念啊,大哥哥已經結婚了,有老婆咯!而且你都可以當大哥哥的女兒了!」

秦穆然用手颳了刮段念念的鼻尖,只當是童言無忌。

「啊?大哥哥你都結婚了啊?那你的老婆一定很漂亮吧?」

段念念有些失望地說道。

她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結婚了。

「當然,那位小姐姐很溫柔,很漂亮,也很愛大哥哥!」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那沒事!等念念長大了,照樣嫁給你!我不介意!」

段念念一臉天真地說道。

「噗嗤!」

秦穆然再次被段念念的話給雷到了。

他原本以為段念念知道自己有家室了,就會放棄,誰知道會說出這麼生猛的話!

「那個….那個,念念,這些還是等你長大了再說吧!」

秦穆然被段念念這麼一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等我長大了就嫁給你!」

段念念抓住時機,直接道。

「念念,好了,別鬧了,你大哥哥還要跟爸爸談正事呢,你先去找李媽帶你!」

蘇茹慧覺得再這個讓段念念折騰下去,還不知道會有多麼勁爆的話說出來呢。

反正現在她的心臟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

「好吧!」

聽到蘇茹慧這麼說,段念念嘟了嘟她的小嘴巴,有些不情願地從秦穆然的身上下來,然後被蘇茹慧接了過去,交給了保姆。

沒了段念念這出鬧劇,場景再次恢復平常。

段承志看著秦穆然,臉上帶著笑容道:「秦老弟,童言無忌,孩子說的玩笑話,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

「段大哥,你這話說的,我跟念念這孩子就是投緣,一直把她當女兒看待,剛剛在來的路上我還在想,說什麼,我跟傾城都要生一個跟念念一樣可愛的女兒,到時候讓念念帶著她的小妹妹玩!」

秦穆然笑了笑,原本不需要說這麼多,但是他話里話外都在向段承志表明,我只是將段念念當做女兒看待。

「那肯定的!不過你跟陸總可要努力了啊!」

段承志臉上帶著笑意,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了。

剛剛他多麼擔心秦穆然就答應了,那樣子,這輩分就亂了啊!

何著自己一直叫的老弟成了未來的女婿,這還怎麼聊下去啊!

「這個……努力努力!不過咱們今天來,是說正事的,怎麼又到了催生上面了呢!」

秦穆然咧了咧嘴,有些鬱悶的說道。

何著不管到哪裡,他都逃脫不了這個宿命啊!

「哈哈哈,好,我們不說其他的,咱們就說正事吧!坐!」

段承志一手虛影,將秦穆然引入坐在沙發上,自己和蘇茹慧也跟著坐了下來。 鬼娃娃胳膊上慘綠的液體將光柱圍成一個圈之後,光柱頂部的八條巨龍停止了盤旋,靜靜地停在空中望着下面的湖面。

湖面上小舟輕輕盪漾,小舟上王燁睜大了眼睛,震驚地看着鬼娃娃胳膊上流出的血液漸漸和光柱融合起來。

隨着時間的過去,耀眼的光柱漸漸黯淡下來,逐漸的變成柔和的綠色,就好像是鬼娃娃的血液將它染上了一層綠色一般。

同時聽空中的巨龍猛然一震,竟然變成了八個巨大的石雕浮屠圍着綠色的光柱慢慢地飄蕩着,而從那些浮屠中則則看見赤橙黃綠青藍紫黑八種色彩。

“這難道是傳說中八陣圖的極致,八極陣法?怎麼可能?竟然真的有人推導出來了?”

諸葛第一擡頭看到天空中的八個浮屠,驚呼出聲。

“八極陣法?怎麼可能?不是說那種陣法在三國時期就已經消失不見了麼?甚至於連傳說中的諸葛亮也沒辦法推導出來啊!”

聽到諸葛第一的驚呼聲,萬副院長和李正義臉上都不由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正當所有人的目光被空中的八極陣法吸引時,在下方鬼娃娃慘笑的看着王雅琴。

“媽媽,這樣子應該可以打開了龍門了吧?”鬼娃娃口吐綠色的血液說道。

王雅婷沒有回頭,而是看着眼前的光柱上面漸漸出現了一張地圖後,強壓着心中的興奮,說道:“孩子,等等!讓媽媽看完這張地圖!馬上,馬上就好!”

“恩!”鬼娃娃乖巧的說道,臉色泛青地擠了個笑容。

小舟山王燁心驚膽寒地看着滿臉狂熱的王雅婷和乖巧的鬼娃娃,心中充滿了不解。

“這王雅婷按道理來說應該是鬼娃娃的母親,怎麼這麼冷淡?”

他腦中想到這裏,不由看向鬼娃娃,心中嘆了口氣。

就在這時,八條巨龍的頭頂出現了一張由黑雲構成的巨大面孔,帶着強烈的威壓從天空中壓了下來。

“是誰打開了我的寶藏?給我站出來!”

巨大面孔真是之前和胡籽鬥在一起的那人,也是掌控者冰翎的幕後黑手。

他喊完之後,場面瞬間安靜了下來!

然而這個氛圍並沒有持續多久,便被王雅婷打斷了。

“好久不見!你這個冒牌貨!給我滾下來吧!”

王雅婷說完,伸手一指,腳下的流水混着渾濁的黃泉向着那張巨大的人臉飛去。

“噗~”

灰色的煙霧在瀰漫在四周,讓人看不清周圍的一切。

趙小川驅趕走詛咒之子後,剛看向天空邊遇到了這一幕,整個人眼前一黑,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不過即使是黑暗,趙小川依然沒有放棄李若曦,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

一聲聲驚恐的尖叫聲響起,不知過了多久,趙小川慢慢睜開自己的眼睛,看到周圍一片昏暗,以爲天黑了,沒有了剛纔恐怖的畫面。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父親和母親呢?”

趙小川心中好奇,喃喃自語道。

正當趙小川疑惑不解時,黑暗中許多人慢慢地醒悟了過來,並且他們所有人感到自己身邊的一切猛然踹了一下。

“地震麼?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動靜?”趙小川腦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但很快變否決了。

因爲他感到這種震動似乎就來源於他們的身邊,而且這種震動,竟然是以一種特殊的頻率不斷地正處着。

“嗡~”

空氣一顫,趙小川緊了緊懷中的李若曦。

緊接着,周圍的黑暗猛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露出了一片光禿禿的石山。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昏暗的石山,蒼茫的如同大戈壁一般,趙小川抱着李若曦震驚地想到。

然而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皮鞭向着他抽來。

“該死的鬼奴,發什麼呆?還不快點採礦?居然抱着礦石,莫非你不想活了麼?”

趙小川看到皮鞭襲來,腦中已經做出了要規避的動作,但是身體卻好像注了鉛水一般,移動的實在是緩慢。

躲閃不及的他臉上被皮鞭抽了一條血痕,一股羞辱、憤懣的感覺從他的心中升起。

只不過讓趙小川感到驚訝的是,他的理智告訴他他應該先分清眼前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情緒卻根本不由他控制。

這一切,就好像自己的身體不屬於自己一樣.。。

正當他這麼想時,他又猛然想起了剛纔聲音,心中一驚,向着懷中望去,發現李若曦竟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地竟然是一塊凹凸不平的石塊。

“這是怎麼回事?若曦在什麼地方?”

趙小川怒了,心頭的火焰瞬間升高和之前羞辱、憤懣的感覺融合在一起,讓他有種想要毀滅掉一切的衝動。

“趙小川,冷靜一些!假的,這一切都是假的!若曦還在你的懷中!”

牧童的聲音在趙小川的心頭響起,趙小川心頭一顫,一股如同清泉的感覺遊走他的全身各處,讓他清醒了過來。

緊接着,一縷火苗從他的眉心處飛出,在他的身前顯化出一名燃燒的火焰人影。

只見那火焰人影雙手一撐,兩條巨大的火龍從他的手中飛出,席捲全場。

橘紅色的火海在光禿禿的戈壁灘上燃燒着,一聲聲滲人淒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空間,黑暗漸漸被驅逐..

“這股火焰地力量是不知火!那麼那個人影應該是葉楓了?”

趙小川心頭一跳,暗自想道,然後再次看着懷中的“石塊”,發現竟然又變成了昏迷的李若曦。

“我剛纔竟然差點將若曦從我的懷中推出去?”

趙小川想到剛纔的事情,心中充滿了後怕和疑惑,他依然搞不明白剛纔發生了什麼。

“看你的頭頂!”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牧童的聲音再次響起。

趙小川擡頭,看到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的光球好像太陽一般懸浮在他的頭頂。

“剛纔一個門戶突然打開,產生了巨大的吸力,你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吸入了其中,而那些光團應該就是輪迴碎片之地其他空洞的入口了!”

聽到對方的解釋,趙小川漸漸回想起之前在空中看到的八色光團,心中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然而當他想要動用自己力量通過天眼觀察四周時,他又不由一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