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盛凌墨盛情又努力的份上,田柚柚答應了。 田柚柚忙完去到餐廳時,看到盛凌墨已經端坐在那裡,餐桌上擺著兩碗面,盛凌墨在等她。

田柚柚坐下來,看著面前的面碗,形式上還是挺好看的。

盛凌墨眼神期待,說道:「嘗嘗看,我可以出師了沒有?」

田柚柚吃了一口,夾面的動作頓住了,一口面在口中嚼了很久,才吞進去。

田柚柚如此細嚼慢咽的樣子,一定是面很好吃了,盛凌墨得意地說道:「怎麼樣,是吃過最好吃的面吧?」

田柚柚沒有說話,剩下的面幾大口匆匆地吃完了,然後站起來,說道:「我去換衣服。」

田柚柚的態度緩和了,她的意思是準備跟他出門去公司吧,盛凌墨暗暗地笑,一早沒白忙活,又哄柚柚高興了!

田柚柚離開后,盛凌墨也趕緊吃早餐,一口面吃進嘴裡,卻馬上「噗」地噴了出來!

這都什麼味道啊,盛凌墨頹然,從外觀上看,他煮的面和田柚柚煮的面沒什麼不同,可味道全然不是那麼回事!

盛凌墨實在咽不下去,將面碗推到一旁,想著剛才田柚柚的反應,她卻沒說什麼,默默地把如此難以下咽的面吃完了,田柚柚是體恤他,不想令他掃興吧!

盛凌墨的心裡,涌動著某種難以言說的感情,田柚柚是一個非常善良、非常為人著想的女孩子,他遇上了,擁有了,就應該好好珍惜她,好好地愛護她!

盛凌墨又把面碗拉了回來,埋著頭,幾口幾口把面吃完了,然後繼續勤快地收桌洗碗。

盛凌墨回房間換好衣服,出來時,田柚柚也從房間出來了,他拉過她的右手,說道:「走吧。」

盛凌墨的再次親近,田柚柚本能地抵觸,然而當她感受到盛凌墨的手心裡,傳來暖暖的溫度,她沒說什麼,跟著他的步子,一起下了樓。

司機陳伯已經等候在別墅大門前,他注意到盛凌墨和田柚柚牽在一起的手,輕輕笑了一下,假裝沒在意,禮貌地拉開後座的車門。

盛凌墨先讓田柚柚坐進車裡,他再坐進去,不過,他一直都沒有放開牽著田柚柚的手。

田柚柚仍然是看向窗外,靜靜地感受著盛凌墨手心裡的溫度,竟讓她有種安心的感覺。

盛凌墨輕聲說道:「柚柚,以後還是你煮飯好嗎?看來我一時半會也出不了師,你做飯的時候,一併教教我吧。」

開車的陳伯臉上的笑意更濃了,盛少爺也要學做飯了?雖然田小姐在感情方面悟性差了一點,不過盛少爺有耐心,又包容她,兩個人也蠻合襯的嘛!

變形金剛之火種重啟 田柚柚回望一眼盛凌墨,看到他的表情是認真的,她輕輕「哦」了一聲,又裝作看向車外。

盛凌墨一直不放開她的手,讓她有種依賴感,卻又不好意思,盛凌墨說他們的關係是戀人,還當著那麼多好朋友的面宣布的,他有認真的成分嗎?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他有想過真的和她試著交往嗎?

沉默了好一會,田柚柚悶聲悶氣地問一句:「盛凌墨,你會不會騙我?」

「呃?」盛凌墨一愣,竟然有人懷疑他的人品?

「我怎麼會騙你?」盛凌墨篤定地說道,「我說了學做飯就學做飯的!」

「哦……」田柚柚訥訥地應一聲,可是她想說的,不是做飯這回事,是昨晚宣布的戀人關係啦,盛凌墨從來都沒有說過一句愛她的話,怎麼就昭告天下他是她的男朋友了呢?

可是田柚柚問不出口——你說做我的男朋友,是不是真的?

田柚柚泄氣地低著頭。

駕駛座上的陳伯從車頂的後鏡看到田柚柚的反應,明白盛少爺沒有答對她的心思,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不過陳伯打包票說道:「田小姐,別擔心,我們盛少爺從來都是一言九鼎,他說是就是,從不騙人的!」

田柚柚有種心事被窺見的窘迫,不由微微臉紅了,那種緋紅色從白皙的皮膚里透出來,很美麗,盛凌墨不由看愣神了。

車子開到狂瀾集團大廈前坪,田柚柚假意要提一提裙擺,抽回了自己被盛凌墨握著的手。

盛凌墨站在車門邊等她,他的彬彬有禮,像一位高貴的紳士,田柚柚偷偷想著,如果真的有一位這樣的男朋友,也不錯!

「凌墨,柚柚!」不遠處傳來一個磁性的聲音,帶著一絲清冷,卻很好聽。

盛凌墨和田柚柚循聲望去,看到溫以澈站在大門的入口處。

這個熟悉的身影,令盛凌墨唇角揚起,開心地笑了,招呼道:「以澈,早啊,我說怎麼今早公司大門這裡這麼熱鬧,原來是你來了!」

「以澈哥!」田柚柚從車裡出來,站在盛凌墨的身邊,昨晚見了一面,不過沒有機會跟以澈哥詳聊,現在見到了,田柚柚分外高興。

盛凌墨和田柚柚朝溫以澈走過去,這一對親近的身影,令溫以澈微微低著頭,迴避了視線。

「走吧,上去。」盛凌墨的右手攀在溫以澈的肩上,一起朝大堂里走,田柚柚步子輕快地跟著。

三個人去了盛凌墨的辦公室,總裁秘書索菲亞馬上煮了一壺咖啡送過來。

溫以澈看到田柚柚對公司,對盛凌墨的辦公室,都是輕車熟路的樣子,他了解,盛凌墨是一個對工作狂熱的人,不喜歡工作的時候兒女情長地受到打擾。

溫以澈詢問道:「柚柚經常來凌墨這裡?」

田柚柚如實答道:「我在狂瀾集團上班,辦公室就在隔壁,我給盛凌墨做護理。」

「護理?」溫以澈不解,總裁護理,這是個什麼工種?盛凌墨虛弱到需要護理貼身照顧的地步了?不過隔壁房間是盛凌墨的私人空間,讓柚柚做為辦公室,那柚柚確實很特別!

田柚柚不懂如何解釋,這個問題從她第一天進公司以來,就困擾著她自己,還有狂瀾集團里的一眾員工。

盛凌墨也沒有解釋,「嗬嗬」笑了兩聲,笑得很有內容,溫以澈便沒有繼續追問。

田柚柚跟溫以澈熟悉了,又很久不見,有許多話要跟他說。

不過只說了一會,盛凌墨就支走她:「柚柚,你的上班時間到了,還不去辦公室嗎?」 田柚柚好笑,盛凌墨,你趕我走的目的也太明顯了吧?

田柚柚撇撇嘴,她的心裡又有想法,盛凌墨說是他的男朋友,完全是虛假的吧,就是做給溫以澈看的,她才跟溫以澈說了幾句話而已,還是當著他的面的,他就把她扔出去了!

田柚柚憋氣,剛才在公司大門那裡,還想著有盛凌墨這樣的男朋友真好,那就想著吧,想得天花亂墜吧,人家就是個騙局!

田柚柚滿腹牢騷,坐在沙發上沒有動,盛凌墨挨過來,在她的耳邊小聲說道:「是在等道別吻嗎?」

田柚柚的腦袋「嗡」地響一聲,盛凌墨又在調戲她!

田柚柚立即從沙發上彈起來,快步地走出去了。

盛凌墨寵溺的目光一直尾隨著她的背影,笑道:「柚柚總是這麼有意思!」

盛凌墨並沒有要趕田柚柚走的意思,他猜想溫以澈昨晚從美國回來,今早就過來找他,也許有重要的公事要跟他說,並且他待會有個不便推遲的會議,可又不想讓溫以澈久等他。

溫以澈是聽見盛凌墨對田柚柚曖昧的耳語的,昨天也親見了盛凌墨在朋友們面前宣布和柚柚的戀人關係,盛凌墨對田柚柚是用心的。

兩個人獨處后,溫以澈沒有談公事,做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直截了當地問道:「凌墨,你和柚柚住在一起,你已經……替她解除了巫女的毒咒了嗎?」

盛凌墨的面容變得認真,他說道:「沒有,因為柚柚的哥哥祁慕塵的意思,是等他去尋找解咒的辦法,回來給柚柚解咒,慕塵希望柚柚有一段單純的戀情,不受任何的困擾與牽絆!我只是,尊重慕塵的意思!」

溫以澈聽懂盛凌墨話里的潛台詞,如果不是因為祁慕塵的願望,他會做戀人之間那些水到渠成的事!

溫以澈再問:「你和柚柚在一起,是慕塵拜託的嗎?」

他還記得在他去美國之前,祁慕塵請他和盛凌墨一起吃飯,只是飯後,他離開了,是不是祁慕塵出於擔心妹妹,請求盛凌墨接受他的妹妹?

盛凌墨認真地說道:「不是,慕塵沒有拜託我,不過我確實不希望柚柚因為巫咒死掉,我不捨得她,所以想試著和她交往。後來,我真的愛上她了!」

「那柚柚呢?」溫以澈追問,「她愛你嗎?」

「啊——」盛凌墨長嘆一聲,沒有隱瞞,「柚柚對我……有一些好感吧,否則早被辰煥和遠睿帶走了。不過,或許她並不信任我!柚柚在其它方面,是個敢說敢做的女孩子,很勇敢,無所畏懼一般。可對於愛情,卻像只小刺蝟一樣,一走近她,她就縮成一團,躲避著!」

盛凌墨頓了一下,目光一直都非常堅決:「但是,我會讓她愛上我的!」

溫以澈沒再說話,微眯著眼睛,透過大幅玻璃落地窗,看著變得暗沉的天空。

盛凌墨詢問道:「以澈,美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菲尼斯投資公司的危機解決了嗎?」

溫以澈飄忽的思緒拉了回來,輕輕地點頭:「嗯,沒什麼大問題,公司近幾年來的投資重點轉到亞太地區,這次經濟危機的衝擊對於公司來說,還在承受的範圍內。」

盛凌墨這段時間都通過各種媒體渠道了解菲尼斯投資公司的情況,溫以澈確實是一個很有才能的人,演戲,他能榮登影帝寶座,而大眾所不知道的是,溫以澈最大的才能還是經商。演戲,只不過是為了達到他的某個目的做為掩飾而已。

盛凌墨清楚,溫以澈最終的抱負,還是強大他的商業帝國,溫家的那份應該屬於他的利益,對於如今的溫以澈來說,不足掛齒!

如果溫以澈現在想要在暗中對文翰集團發動總攻,並且掌控溫家的權勢,絕不是難事!

盛凌墨問道:「以澈,你以後還會演戲嗎?」

溫以澈沒有回答,自從被接回溫家之後,為了生存,他就開始了在那個險惡的豪門家族裡的演戲生涯,如果沒有盛凌墨給予他溫暖的能量,或許他早就成為了嗜血兇殘的人!

他恨他的父親溫鎮義,明明已有未婚妻,不管他愛或不愛他的未婚妻,他阻止不了這段婚姻,他憑什麼說一句對他的媽媽才是真愛,就害了她的一生?

他恨他的那些所謂親人,他們可以對他這個私生子冷漠,可是他們還處處算計他,尤其是他的堂弟堂妹們,讓他的人生處處是陷阱,甚至,毀了他對美好愛情的期望!

他怨他的爺爺溫祖耀,他發誓他和他的媽媽都不會泄露溫家的秘密,為什麼他還一定要把他接回溫家?

雖然爺爺苦心給了他一個光明的身份,這二十幾年來,對他也是關切公正的,可在溫以澈看來,爺爺為的,不過是溫家的聲譽,與真的關愛他無關!即便願意給他繼承家主之位,也只是為了溫家的前途!

這個世界上,他還守著一個殘忍的秘密,就連盛凌墨他都沒有告訴的秘密!

——在他被接回溫家之後,他不止一次地逃走。那一天,他逃回了梁村鎮,逃回了和媽媽住在一起的家。

可是,卻讓他透過陽台的窗子,看到他的媽媽在房間里,將尖利的刀子刺進心臟的那一瞬間!

一個七歲的孩子,親眼看到媽媽死在他的眼前,以如此悲愴的方式!

溫以澈沒有哭喊大叫,沒有歇斯底里,他一直在頹廢地遊盪,直到溫家再次找到他,告訴他,他的媽媽得了急病,去世了。

溫以澈沒有揭穿他的爺爺和他的爸爸找的這個借口。

因為他的媽媽是一名演員,為了不讓公眾追查,波及到溫家,他的爸爸,這個說他的媽媽才是他的真愛的男人,也只給了這個他所謂的最愛的女人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葬禮!

對於溫以澈來說,他的媽媽的死亡,已經註定了,他和他的爺爺與爸爸,就算流著一樣的血,但是,他絕不會承認這份親情!

他不會爭著搶著要溫家的任何東西,可是,並不說明他不去控制溫家!

溫家的未來,必須由他溫以澈來決定——以他想要的方式! 溫以澈對溫家,對他的那些所謂親人,是那麼恨!不是因為他們對他的敵視與排擠,而是他們對他的媽媽的輕薄與鄙視!

他的媽媽明明是最大的受害者,被一個溫家的子孫欺騙感情,甚至葬送了一切,他們對他的媽媽不但沒有愧疚之心,反而是把她看做是不要臉的戲子,私生孩子妄想嫁進豪門的女人!

溫以澈守著媽媽死因的秘密,也不去悔恨為什麼命運不讓他早幾秒鐘回去救他的媽媽。沉落與追悔於事無補,唯有變得強大,強到可以把仇人的命運捏在他的手上,才能祭奠那個被他們唾棄,悲慘死去的女人!

他活於這世上,是單純的弟弟溫以熙和關愛他的哥哥盛凌墨給了他安慰,他們救贖了他,沒有讓他成為復仇的狂魔!

再遇到柚柚,他已經決心好好愛她,保護她,即便放下所有的仇恨,過著平平靜靜的生活也無妨,然而命運給他的,並沒有那麼多!命運就沒有對他仁慈過!

從今往後,他的戲份又多了一個,隱藏著對柚柚的愛,做一個祝福她和最好的朋友幸福的好朋友!

溫以澈暗啞地說道:「演戲,我的這一生,都不會停止!」

盛凌墨無從知道溫以澈此刻的心思,他以為溫以澈真的喜歡上了演戲,畢竟他在這個行業得到如此之多的成就,他淡淡地笑笑,說道:「也好,如果有好角色,好劇情,演戲也很有意思吧!」

盛凌墨的秘書索菲亞抱歉地打擾了盛凌墨和溫以澈的交談,她提醒盛總裁會議的時間到了,大家正在等他。

溫以澈歉意地說道:「我唐突過來,打擾凌墨了!」

「沒關係,」盛凌墨說道,「我也還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今晚去我家裡吧。」

溫以澈了解,盛凌墨和田柚柚已經住在一起了,他搖搖頭,說道:「改天吧。」

盛凌墨以為溫以澈剛回國,這邊還有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就沒有強求。

盛凌墨和溫以澈一起走出辦公室。

盛凌墨敲了敲隔壁辦公室的門,然後開門進去,看到田柚柚在跑步機上跑步,嘟著嘴,還一副不開心的樣子。

盛凌墨說道:「吶,我把你的以澈哥還給你了,你有什麼話就快點說,別啰嗦太多,人家也很忙的!」

盛凌墨兇巴巴的,不過田柚柚明白了盛凌墨的意思,剛才他們是有重要的公事要說吧,畢竟溫以澈剛回國,也許壓了許多事沒理清,她在場不方便,盛凌墨才支走她的,並不是擔心她去糾纏以澈哥。

盛凌墨和索菲亞去會議室。

溫以澈走進田柚柚的辦公室,這個房間他很熟悉,曾經做為盛凌墨的休息室,是他的私人空間,然而為了柚柚,房間里改觀了許多。

田柚柚從跑步機上跳下來,微笑著說道:「以澈哥,你有時間和我聊一會天嗎?」

「好啊,」溫以澈溫和地答應,「我沒有什麼其它的事,也想和柚柚聊一聊呢!」

「有以澈哥陪我說話,好開心!」田柚柚埋怨道,「我每天待在這裡好悶的!」

溫以澈想,把柚柚留在身邊,是盛凌墨追她的速成法吧,溫以澈問道:「柚柚,你會一直陪著凌墨嗎?」

田柚柚的細眉皺了一下,思慮良久,才像是很輕鬆地答道:「沒有啊,等我哥哥回來做醫生了,我去給他做助理,不會一直在這裡無所事事吧。」

溫以澈望著單純的田柚柚,淡淡地笑了,帶著些許苦澀,柚柚猶豫了,其實她不想離開凌墨吧,哪怕在公司里覺得悶!

「柚柚,」溫以澈緩緩地說道,「凌墨有時脾氣很直,主見也很強大,可是他的心地很好,也許他的脾氣你一時難以接受,不過你可以提醒一下他,凌墨值得你信任,他把你看得很重要,他會好好保護你的!」

「哦……」田柚柚靦腆,是不是大家都當真盛凌墨是她的男朋友了?以前冷溪也對她說過,盛凌墨會為家人和朋友兩肋插刀,盛凌墨會把她當成保護之列嗎?

「相信以澈哥!」溫以澈在田柚柚頭頂上揉一揉,「凌墨不會欺騙你的,他的肩膀,你可以放心地依靠!」

盛凌墨真的值得信任嗎?田柚柚望著溫以澈,清澈的眼眸明亮亮的,所以,她真的有男朋友了?

天啊,田柚柚在心裡感嘆,她沒有想過自己的男朋友會是盛凌墨,她曾經好鄙視這個狂傲自大的男人!盛凌墨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田柚柚在想著盛凌墨時,臉上流露出來的表情豐富,不過,甜蜜的笑意一直抿在唇邊。

溫以澈明白了,這個女孩子的心裡,已經住著別的男人!

「柚柚,」溫以澈的聲音里,帶著暗啞,卻很堅決,「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幸福快樂!以澈哥也永遠會在你的身邊,不管什麼事,你都可以告訴以澈哥,以澈哥都會幫助你!以澈哥也會讓柚柚開開心心的!」

「謝謝你,以澈哥!」田柚柚感受到溫以澈的友善,她感激遇到這樣一位體貼的哥哥,如果以澈哥需要她,她也會為以澈哥竭盡全力的!

——

下午下班之前,盛凌墨提前半個小時敲開了田柚柚的辦公室門口,田柚柚奇怪地問道:「這麼早就下班了?」

田柚柚擔心盛凌墨是怠工騷擾她,不過她的心裡,也隱隱地期待盛凌墨的騷擾,是他自己說他是她的男朋友的,那個……約會……是不是開始了?

可惜盛凌墨一開口,田柚柚的美好期待便破滅了,盛凌墨說道:「我們去超市買些菜吧,今晚妍妍過來吃飯。」

「哦,」田柚柚提醒道,「冰箱里還有很多菜呢。」

盛凌墨說道:「妍妍給我發了菜單,指定了幾個菜,冰箱里沒有食材。」

「哦!」 軍婚的祕密 田柚柚明白了,盛凌墨是個不折不扣的妹控,如果她真想和盛凌墨在一起,非得過了盛俏妍這一關,不過看這妹紙平時對她的敵視程度,她怕是有事做了!

盛凌墨帶田柚柚去超市,他讓田柚柚看了妹妹發到他手機里的菜單,讓田柚柚把需要的食材買好了,然後,立即趕回家裡。 盛凌墨知道,女人之間的關係最難搞,雖然沒有婆媳關係這個大難題,可是,妹妹和柚柚之間早先遺留下來的火爆關係,也不見得讓他好過!

盛凌墨把田柚柚的廚藝誇得天花亂墜、舉世無雙,他希望柚柚做一桌菜,請妹妹過來吃飯,然後能給妹妹留個好印象,以後和柚柚友好相處。

這段時間,都是田柚柚做飯,盛凌墨打打下手,今晚也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