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

任歡歡雙劍交織,與那白玉宗宗主天器相碰間擦起了道道火光,本就戰個旗鼓相當的兩人皆是倒退了數步。

嗖!

傲宇雙目一凝,身形閃到近前,望了望那白玉宗宗主的天器上已然儘是豁口,不由得冷笑了起來道:「沒了這件天器,你還敢自信滿滿嗎?」

咻!

話音一落抖手將玄天劍甩出,一道流光自眼前劃過,白玉宗宗主駭然抵擋,只聽得啪嚓一聲,手中的天器已然被斬成了粉碎。

錚錚!

傲宇將調轉而回的玄天劍握在手中,對此沒有任何意外,玄天劍自從被天寶鑒以天工之道脫變為七彩寶氣后,強硬度已然堪比尊器,可以說連皇器都可斬碎,區區天器又如何抵擋?

「玄天劍有這般強嗎?」一旁的任歡歡美眸異彩漣漣,低頭看了看陰陽雙劍,雖說已是天器九品,可與玄天劍一比,簡直是差之了天地。

咻!咻!

兩道華光閃現,便見得兩柄一紅一白的雙劍懸浮在任歡歡眼前,每一把上都散發著王器的氣息。

「用它們再與他試試。」傲宇咧嘴一笑,滿是玩味的看向那白玉宗宗主,這兩把冰火雙劍還是從那柳歸的空間戒指內找到的。

任歡歡美眸一喜,當即玉手一伸將冰火雙劍抓起,愛不釋手的把玩一番便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這般趕盡殺絕?」白玉宗宗主雙目浮現了懼色,王器都可隨手拿出的人,還有著以聚魂境斬殺陰陽境的戰力,此等人物若是招惹上怕是絕沒活路。

「無名小卒罷了,怪只怪你們咎由自取,自認為無人能對付你們,那也是你們自己認為罷了。」傲宇鄙夷笑道。

唰!

那白玉宗宗主還欲開口,卻不料任歡歡已然持劍沖將而上,有了王器的護持,戰力驟然提升,反觀白玉宗宗主卻是失去了天器,饒是陰陽境三重也漸漸處在了下風。

傲宇在一旁冷冷的盯著,見機便是抖手將滅魂刀甩出,滅魂一刀,一刀絕命。

噗!

當即鮮紅划起,滅魂刀卻是從白玉宗宗主的肩膀穿過,差之一絲便被對方躲過了心口要害。

「還是相差太多啊。」傲宇搖頭嘆道,以自身戰力只能和二重陰陽一戰,三重卻是毫無辦法。

然而任歡歡卻是愈戰愈猛,本就善於使用雙劍,如今有了王器的冰火雙劍,自然非那宗主可比,如今又被傲宇偷襲所傷,已然是到了頻臨殞命的地步。

「陰陽斬!」任歡歡嬌喝一聲,玉手雙劍合併在一起,身形翻空躍起,劍刃調轉向下直直刺去。

噗!

劍魄徒然匯聚,不待那白玉宗宗主躲閃,雙劍就驟然射出劍魄,劍光乍起間直接刺入了對方頭部正中。

「嘿嘿,厲害厲害!」傲宇讚歎道,剛剛拿到王器雙劍,便已能做到輕鬆施展劍魄,也難怪她能一年之內突破到陰陽境,這份天資已然不輸給三宗兩聖地的年輕一輩。

任歡歡嘻嘻一笑,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冰火雙劍,玉手一抖,便將那白玉宗宗主的儲物袋拿在了手中。

「一千萬天石!怎麼可能只有這點?」任歡歡美眸一寒,一年來萬寶樓虧損了進億的天石,縱然白玉宗千位子弟使用,也決然不能使用了九千萬之數。

「呵呵,將那些白玉宗的弟子弄出來一問。」傲宇淡淡一笑道,翻手一劍便將那已成廢墟的白玉堂石堆盡皆捲起。

舉目望去不由的啞然失笑,原來在這白玉堂之下還有著地下入口,任歡歡提劍便神色滿含殺機的走了下去。

不時間便從地下傳出了陣陣慘叫求饒聲,聽的傲宇心頭一跳,有些奇怪的嘀咕道:「不是不忍心嗎?」

「哼!這群該死的畜生,居然和紫霞宗赤煉門兩大二等勢力勾結,一億的天石有大半都送給了他們!」任歡歡滿眼煞氣的走了上來。

傲宇聞言眉頭一皺,二等勢力已然是有了半步生死境坐鎮,宗中的陰陽境強者更是數不勝數。

「剛剛不是說不忍的嘛,怎麼還出手都給殺了?那可是千人性命呀。」傲宇不由的打趣笑道。

「我爺爺已經脫離出了三宗兩聖地,現在由人皇宮在後支持,宗聖州的幾域都損失慘重,此時也僅有柳家肯讓萬寶樓設立,一億天石對於萬寶樓以前算不上什麼,可現在卻是重中之重,不然我也不可能從皇州來到這裡了。」任歡歡語氣沉重道。

「那豈不是說出了狼窩又進了虎群?」傲宇驚訝道。

任歡歡聞言嘆息一聲,無奈說道:「這還不是因為玄心界之事,定然是那一刀聖地的弟子說出去的,害的三宗兩聖地想要罷黜了我爹,說玄天傳承落入你手,全是我的錯。」

「呃,那我到要找他們理論理論了!」傲宇也有些無語,卻是沒想到此事到頭來都是自己的原因。

「你怎麼理論?我此次來柳域,一是為了處理此事,二便是要去和柳家商議,最好能做到在柳域每城都設下萬寶樓。」任歡歡道。

「嘿嘿,悟道珠之事,你可曾聽說了?」傲宇冷然一笑道。

「啊,那悟道珠真的在你手上?」任歡歡美眸瞪得老大,旋即便滿是期盼的看著傲宇。

傲宇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饒有興緻的看著她問道:「是不是要我幫忙?」

「我爺爺現在正是半步生死境,我的父母也在這個境界無法突破,若是能一同達到生死境,萬寶樓的勢力定然會倍增!」任歡歡連點頭說道。

「嘿嘿,當然可以幫你了, 星光易暖 。」傲宇說著說著便是一臉猥.瑣的笑了起來。

「你確定要看?」任歡歡語氣突然認真起來,那雙美眸中也儘是堅定之色。

傲宇被弄的一愣一愣的,看著她不確定的問道:「不會是看了就要嫁給我的那種吧?那還是算了,我可不敢娶你這樣的小美女。」說完便是連忙擺了擺手。

「你!你混蛋!你無恥!」任歡歡聞言大怒,不由分說的撲了上來,一口便是咬在了傲宇的肩膀上,位置和上次一般無二。

嘶嘶!

「都說了不敢娶了。」傲宇倒吸一口涼氣,連忙將她給推了下去,暗道老子皮糙肉厚,不然兩次都咬一個地方,不掉塊肉都是輕的。

……

三日之後,待得白玉城的新主事上任,傲宇便和任歡歡結伴奔著柳城趕去,而附近的村落則都受到了任歡歡的安撫,將那找回的一千萬天石都發放了出去,可謂是受到了極大的好評。

非但如此,由於那白玉石的元力堪比黃石,純凈程度卻能和地石相提並論,任歡歡便和附近的村落商議,以一塊白玉石來換取一塊黃石,這自然使得那些村民歡喜不已。

白玉石對於村民沒有任何用處,反而黃石卻能彌補生活上的開銷,如此一來便皆是心甘情願的下河打撈了。

「呵呵,小美女做的到是好打算呢,白玉石的元力純凈程度堪比地石,用它來發展勢力,定然能讓每一位強者的根基愈發堅固,日後萬寶樓的強者必然強的可怕了。」傲宇不由的讚歎道。

任歡歡對此嘻嘻一笑,神色也極為欣喜,白玉石的珍貴之處對武者來說是天大的好事,根基穩了日後的潛質就會增大。

「我爺爺已經帶著父母來到柳域了,說是在柳城與我們會合,他們也很想見見你呢。」任歡歡美眸異彩漣漣,神色說不出的興奮。

「哦,悟道珠突破境界之事自然可以,不過紫霞宗和赤煉門之事……」傲宇點點頭說道。

縱然覆滅了白玉宗,但在他們身後還有兩大二等勢力,若是他們發現白玉宗被滅的事,為了那龐大利益,定然會追查下來,到時白玉城的村民無疑還是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此事我在信上已經說了,爺爺對此事也很憤怒,不過卻不能冒然出手,畢竟這兩大勢力是柳域柳家管轄的,到時還要和柳家商議一番。」任歡歡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對此,傲宇並不意外,萬寶樓如今脫離三宗兩聖地,勢力已然大為受損,若是再隨意對柳域勢力出手,惹怒了柳家,恐怕很難在柳域立足了。

「他們最好是同意,不然我會給他們一個驚喜的!」傲宇冷冷笑道,悟道珠還掌握在自己手中,也不怕沒人敢反對!

「咯咯,宇弟弟,小日子過的挺滋潤呀,這麼快就有了一位小美女相伴,姐姐可就有些傷心了哦。」


魂海中一陣輕笑響起,頓時讓傲宇神色大震,連忙以真魂說道:「狐尊姐姐!你沒事了?」

「哼哼,你不是都知道了嗎?我要恢復除非你能踏入尊者之境,不然姐姐我一輩子可就在你魂海中度過了。」狐尊哼道。

傲宇聞言愧疚不已,不過也燃起了希望,雖說尊者之境還很遙遠,但對於自己來說都並非難事。

「狐尊姐姐放心,我勢必會突破到尊者之境!」傲宇重重說道。

… 「嗯,這個我自然清楚,玄天劍尊傳承者,縱然無法達到尊者之上,但達到玄天劍尊生前境界,這是必然的,不然你當我傻子呀?」狐尊語氣頗為好笑道。

饒是如此,也讓傲宇愧疚不已,縱然有信心達到尊者之境,可也絕非那般容易的,若是十年無法突破,那便意味著狐尊十年不會獲得自由。

「不過我到是沒想到那夏初璇真會對你出手,也難怪當初你讓我跟著了。」狐尊奇怪道。

「柳柔設局為了清除柳神通和柳歸,以她的能耐能推算到柳神通所想,定然也會知道夏初璇掌握了悟道珠,而夏初璇卻要跟隨我到柳域柳家,難道她就不怕悟道珠落入柳柔手中嗎?」

「然而悟道珠卻是她親自交給我的,當時我並沒有懷疑什麼,可柳柔在向我尋要悟道珠時,她和夏初璇的樣子明顯有些不對,再加上諸位尊者都到,和當時你說是柳柔告訴你們來紫劍城的,我才是確定了他們是有過聯手的。」


「柳柔假意推算是斷秋泄秘,那時我就覺得不對,試問斷秋已然重傷,豈能有閑暇去散出消息?何不直接告知幻武尊,那樣他們便能獨吞了悟道珠,我想柳柔最後將消息告訴所有尊者,也是看我不會交出悟道珠,忌諱我當時施展出的力量,從而以尊者來逼迫我做出公平比斗的手段!」

「她這麼做也是為了防備夏初璇,若是諸位尊者不到,我一定是會將悟道珠還給夏初璇的,所以她便不惜和各大勢力比斗來爭搶悟道珠,也不讓飄渺仙宗一人獨吞!」傲宇淡淡說道。

狐尊沉默了半晌,隨後輕笑道:「的確是柳柔告知我們悟道珠在紫劍城的,當時若不是你說破了悟道珠是假的,我也不會把此事告訴你。」

「若悟道珠是真的,以妖族的脾氣,恐怕早就大開殺戒了,何須和他們故作商議的模樣?」傲宇撇了撇嘴說道。


「我都有些懷疑宇弟弟你是不是被奪舍了?怎的心機這般深?悟道珠對妖族至關重要,豈能是一個夏初璇能輕易拿走的?」狐尊有些不屑道。

「當時我們偷偷談話,只怕是已讓那柳柔和夏初璇起疑了,柳柔沒有機會跟在我身邊,夏初璇卻是可以,只是我沒有想到她會和那劍魔有著瓜葛!」傲宇想到那渾身斗篷的劍魂強者,神色就變得難看起來。

「那劍魔應該是若水的師尊,真實身份是劍府府主,當年玄天劍尊隕落,其中有著不少他的影子。」狐尊想了一下說道。

劍府!隱世勢力前五的存在,府主劍魔更是一位劍魂尊者!戰力可謂是當時所有強者的前五之列。

任誰也想不到此等強者居然是飄渺仙尊的師尊,怪不得玄天劍尊當時會隕落了,有著前五的隱世勢力插手,縱然玄天一脈同為前五,也是無法輕易阻擋的。

「宇弟弟,這次決定將悟道珠先給哪個勢力呀?飄渺仙宗還是擎天劍宗?」狐尊玩味說道。

傲宇聞言便咧嘴獰笑了起來,悟道珠是假,能力卻不假,的確可以幫助武者在生死境免去天劫。

不過卻只能使用十次,也就是說只能造就十位生死境強者,次數用盡就代表著悟道珠的消散!

而若是恰好哪個宗門得到悟道珠時,反而使得悟道珠自行消散,勢必會引起其他勢力的聯合問罪!這便是傲宇最初的打算。

妖族以假的悟道珠出世,不過是想讓各大勢力爭搶,從而讓妖族能夠安心發展,雙王城一戰也是大勝,可讓宗聖州三年內都不可進入往生森林掠奪。

可三宗兩聖地會同意嗎?做出賭注的也只是柳域和擎天劍域而已,縱然勝了也只能制衡兩大勢力不進入往生森林。

為此才以悟道珠來讓各大勢力爭鬥,妖族則在其中獲取利益!

若非傲宇撞破悟道珠是假的,只怕現在的各大勢力依然會為悟道珠而血流成河吧!


「傲宇?傲宇!你混蛋!居然敢無視本美女!」

啊!

專註和狐尊以真魂交談的傲宇慘呼一聲,便見得任歡歡滿是怒意的咬在了肩膀之上,更讓傲宇無語的卻還是那個位置。

「好了好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傲宇連忙告饒,算是服了她了,這可是說動嘴就動嘴啊,恰恰狠到了每次都對著一個位置下嘴。

「哼!」任歡歡冷哼一聲,極其不滿的鬆開了嘴巴,雙眼滿是狐疑的盯著傲宇一動不動。

「我在想著怎麼瞞過其他強者,來多為萬寶樓造就幾位生死境強者呢。」傲宇連忙討好道。

任歡歡聞言美眸一喜,可隨即有癟嘴道:「此事還是算了吧,如今萬寶樓中就爺爺和父親母親三位達到了半步生死境,而且其他強者都因為你放出的消息到處找你,若是被他們知道為萬寶樓使用了三次,定然會心生不滿的,這樣的話,日後在柳域就更無法立足了。」

傲宇見她已然被安然的轉移了話題,頓時鬆了一口氣。

距一月進入玄冥禁地之期只有兩日,這其中大部分時間都是昏迷不醒,自從落入望天涯之下,便一直昏迷了半月之久,想起了那之前發出的消息,也不知道有多少強者等的不耐煩了。

「為萬寶樓動用三次,那麼還有七次可以使用,到時也要看看那比斗的勝出者是誰了,依照誰先使用來給他們一個驚喜!若是那個宗門排在第一位的話,其餘六次便與他人做交易換取至寶,剩下一次交給勝出者,來讓他們高興高興!」傲宇心中惡狠狠的想到。

……

柳城。

待得兩日後傲宇到達,城中已然人滿為患,隨處可見的生死境強者,最差的都在聚魂境,不過最為突出的卻是半步生死境強者!

可以說半步生死境強者的數量佔據了一半還多,而生死境則同樣不差多少,到是陰陽境和聚魂境顯得極少了。

見狀,傲宇便是大為詫異起來,不由得感嘆道:「真是奇了怪了,以往生死境和半步生死境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聚魂境和陰陽境則隨處可見,可現在卻是反了過來,莫非現在是半步生死境之上的時代了?」

「難道不讓聚魂境和陰陽境強者活了?」任歡歡在一旁不滿的嘟囔起來。

傲宇聞言啞然失笑,此女突破陰陽境不久,在這裡的陰陽境強者中,顯然是極少的存在,然而這種極少卻是因為生死境和半步生死境襯托的。

「咯咯咯,宇弟弟你好幽默呀,難道還猜不到為何半步生死境和生死境這般多嗎?」狐尊譏笑道。

「我也想得到這麼多強者拿來的寶物,關鍵是悟道珠是假的嘛。」傲宇聳了聳肩,望著那人山人海的強者,不由得幻想起悟道珠是真的該多好。

為一個半步生死境突破到生死境,能得到何等至寶?

為一個生死境免去天劫突破一層境界,又能得到何等至寶?

看著那無數的強者,傲宇的喉嚨都是乾澀了起來,可說到底也是奢望罷了,悟道珠只能使用十次!

「那傲宇怎麼還不出現?本王都在此等了七日了!」

「呸!本王等了半月之久都沒發牢騷,你在那裡嘰歪個什麼?」

「哼,那柳三已經被柳柔推上家主之位,進入玄冥禁地的資格也有了著落,三宗和一刀聖地各有一名弟子進入,現在僅剩下當今柳家家主柳三的那兩個名額還沒有著落,傳言傲宇相助的就是柳三,可天邪聖地卻沒有資格,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大事!」

「傲宇是天邪聖地的弟子,這已經人盡皆知了,天邪聖地此番也幫了柳三不少的忙,可到頭來卻是沒有資格,不會是傲宇惹了柳家吧?不然那他怎麼到現在還沒出現?要知道今天可是要開啟玄冥禁地的正日!」

「哈哈,等著吧,絕對有好戲看的,聽說天邪聖地為此和柳家大打出手,已經有一位前來的弟子被當場斬殺了!傲宇若真是天邪聖地的弟子,等他來了,定然會是一場風波!」

陣陣議論之言不絕於耳,可一句話都離不開傲宇兩字,天邪聖地也成了傲宇現在的代名詞。

「天邪聖地沒有得到資格?還被斬了一位弟子?」傲宇聞言眉頭皺起,面色頓時變得不悅起來,不說天邪聖地的槍尊為自己出過面,單論玉玲瓏的關係就已然和天邪聖地綁在了一起。

媽的!到要看看他柳家是什麼意思!

傲宇一臉鐵青的向著柳府行去,任歡歡美眸中滿是擔憂之色,幾次欲言又止,無奈之下只能跟隨在後。

柳府府門外,相對於城中,這裡的人數才是多到了巔峰,幾乎是將柳府給圍攏的水泄不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