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海皇宗也不可能就憑一枚海皇令,就隨便讓什麼人都加入海皇宗,除了海皇令之後,還需要唐慕風的擔保和證明,然後再審查身世清白之後,才能夠正式的加入海皇宗,成為海皇宗的真傳弟子。

真傳弟子和普通弟子是有很大區別的,普通弟子需要為海皇宗工作,為海皇宗創造出利益,才能夠享受海皇宗的福利。

真傳弟子是被海皇宗培養的對象,從一開始就享有很多的福利。當然,要有了一定的能力之後,也是要為海皇宗創造利益,才能夠得到更多的福利。

持海皇令加入海皇宗的都是真傳弟子,開始就享有不少的福利,自然審查起來也是相當的嚴格。

每年還有真傳弟子的大比,如果能力不佳,還會被踢出真傳弟子的行列,降為普通弟子,反正就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真傳弟子也不是只享受就可以坐穩的。

蘇淺雪把鐵劍和沙沙都接到了唐府中,每日都在苦修《邪情種玉鎧》和《逆刃術》,希望早日有所突破。

唐玉珏經常會來找蘇淺雪切磋武技,每次都對蘇淺雪的身法嘆為觀止,她以枯榮陰陽身法與蘇淺雪對戰,竟然每次都難分勝負,而蘇淺雪所使用的,卻是三種再基礎不過的一級身法,她的枯榮陰陽身法卻是二級的極品身法。

「雖然看了很多次,我卻依然難以明白,蘇兄你到底是如何做到這一切的,當真是太過神奇?」一場大戰過後,唐玉珏有些氣喘的拿著毛巾擦汗,一邊擦一邊看著蘇淺雪讚歎。

「只是合理的使用武技,在最恰當的時候使用最恰當的身法而已,你一樣可以做到。」蘇淺雪淡淡地說道。

「道理我也明白,可是做起來卻不是那麼容易,或者說根本不可能做到,因為我們只是人,無法看穿對手的心思,自然也就不可能做到在最恰當的時機使用最恰當的武技。」唐玉珏微微搖頭。

「那就需要多用點心了。」蘇淺雪微笑道。

這些時日,唐玉珏一直找他切磋武技,他就算看不到,也知道唐慕風定然在某個暗處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希望能夠看出他身法的秘密。

蘇淺雪明知如此,卻也毫不吝嗇的展示,除了他的這種能力一般人就算明知道如此也沒有辦法模仿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也想要多看看唐家的枯榮陰陽身法。 唐家的枯榮陰陽身法,才是真正有系統的身法,蘇淺雪每次依靠自己的頭腦一步步的計算,需要計算的東西越多,他的腦力消耗也就越可怕。

每次使用神一道,蘇淺雪都會透支腦力,透支腦力的危害,遠比透支體力更可怕,每次使用神一道之後,蘇淺雪都會有一段時間頭疼欲裂,腦袋像是要爆開一般,若是一直這麼使用下去,恐怕當真會精神崩潰。

枯榮陰陽身法有系統的套路,使用起來就可以節省中間許多思考的過程,如何應對都有其法,而這些卻是蘇淺雪所需要的,讓他在使用神一道的時候,可以節省許多腦力。

當然,枯榮陰陽身法並不全面,並不算是這方面的頂級身法,蘇淺雪也是從中借鑒一部分。

唐慕風在觀察他的身法,他也在觀察枯榮陰陽身法,到底誰有所得,那就要看各自的心。

唐家剩下的兩個進入海皇宗的資格,正式開始拍賣,讓蘇淺雪有些意想不到的是,鐵劍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獸晶,買下了其中一個資格。

「阿雪,這是沙沙新學的水煮肉,你嘗嘗看怎麼樣?」沙沙把一個陶鍋捧到了蘇淺雪面前的桌子上,紅艷艷的湯水裡面是鮮嫩的佛陀蟾蜍之肉,散發出騰騰熱氣和香氣。

從青葉島帶出來的佛陀蟾蜍肉還有很多,蘇淺雪每次都吃這些肉修鍊,若是一般人,早已經晉陞了二級鎧武者。

可是蘇淺雪的《邪情種玉鎧》和《逆刃術》卻一直都沒有晉陞最後一段的意思。


「沙沙的手藝越來越好了,這水煮肉做的真不錯。」唐玉珏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看著那鍋水煮肉說道。

「還要多謝玉珏姐姐教我,玉珏姐姐一起來吃,我做了很多,阿雪和鐵劍他們吃不完。」沙沙高興的拉著唐玉珏坐下。

鐵劍也在,四人圍在一起吃水煮肉,唐玉珏只吃了一片,就贊道:「不愧是獸王之肉,雖然只有二級,卻是元素充沛,而且元素的質量極好。」

人體對於鎧獸內所蘊含的元素吸收能力有限,超過自身的吸收能力太多,多餘的部分就會流失掉,一般吃比自己高一級的鎧獸之肉,所能攝取的元素含量就已經達到了飽和。

但是這並非就是說吃更高級的鎧獸肉不好,雖然吸收的量都是一樣,但是高級鎧獸血肉的質都好,同樣一斤的鐵和一斤的金子,自然是金子要值錢的多。

當然,太過高級的血肉,因為所蘊含的能量太過龐大,只是一小片就可能會將身體撐爆,那也是不可行的。

許多強者家中的高級烹調師,就會根據人類不同時期的吸收能力,為那些強者的後代調製出最適合他們的膳食,使他們既能夠吸收到足夠的量,質量又是最好的,只此一點,那些強者的後代,就已經比普通人強出太多。

吸收的元素質量不同,凝聚出的鎧甲自然也是比一般人要一些,這一點是沒的比,蘇淺雪已經盡量食用高級的鎧獸血肉,但是他所能弄到手的,最多也就是二級鎧獸血肉而已。

「蘇兄此去,一定要小心司徒長老,雖說他並非海皇宗中的實權者,可是畢竟身為長老,對付一般弟子,還是有許多辦法的。」唐玉珏提醒道。

蘇淺雪點點頭,他要進入海皇宗,就避免不了要與司徒晨風產生衝突,他也想要為趙正川報仇,可是司徒晨風是三級鎧武者,三級鎧武者就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鎧紋凝聚為鎧印,能夠化為實質釋放於體外,隔空傷人無堅不摧,遠不是一級鎧武者或者二級鎧武者所能對抗。

現在的蘇淺雪就算是進了海皇宗,也只能暫時忍耐,還要面臨司徒晨風對他的打壓。

還好海皇宗內的門規森嚴,就算是一個長老,也不可能明目張胆的打殺一個真傳弟子,讓蘇淺雪還有周旋的餘地。

「唐小姐,不知道綠岩島上哪家武技店出售的武技最為齊全?」飯後,蘇淺雪向唐玉珏打聽道。

「你想買武技的話,那就不必再跑出去了,綠岩島上最好的武技店,自然就是我們唐家所開,最好的武技自然也都在唐家。」唐玉珏笑道:「你若想要買武技的話,我直接帶你去唐家的倉庫,比外面要齊全的多。」

「那就有勞唐小姐了。」蘇淺雪也不客氣,他是要付錢買武技,到也沒什麼可客氣的。

「我也一起去長長見識。」鐵劍也起身跟了過去。

「不知道唐家的武技是怎麼個賣法?」蘇淺雪邊走邊問,武技不同於其它,被人學去了就難免會傳開。

「分為兩種,一種是大眾武技,就是賣的比較多,會的人也多,這樣的武技,一級武技一般都是十個獸晶一本,價格便宜的很。另一種是獨門秘技,這種武技我們只賣一次,只要賣出去就絕不會再出售,這種武技自然就要貴上許多,價格方面就要看品質而定了,有幾百獸晶一本的,也有上千獸晶一本的。」頓了頓,唐玉珏又繼續說道:「二級武技的價格就比較複雜了,一般的二級武技都對身體素質有很高的要求,大多都需要晉陞二級鎧武者凝聚出鎧甲和鎧紋之後,有了兩者的加持才能夠達到,所以一般一級鎧武者也不會購買二級武技,就算二級鎧武者也要根據自己修鍊的鎧甲術來選擇合適的二級武技。」

唐玉珏介紹了武技書的一些問題,幾人很快就來到了唐家的倉庫。

「玉珏小姐,你怎麼來了?」看守倉庫的老管家,看到唐玉珏連忙從櫃檯後面迎了出來。

「羅叔,蘇兄想要購買武技,你把我們的武技目錄拿來讓他挑選。」唐玉珏微笑道。

老管家很快把一本厚厚的目錄拿了過來,笑著對蘇淺雪說道:「蘇爺一拳打死了金風島主赫連岩,實在令人佩服的很,能夠來我們這裡購買武技,也是我們的榮幸,蘇爺看上什麼武技儘管說,我保證都是最低的價格給蘇爺。」

「那就多謝羅叔了。」蘇淺雪拿起目錄翻看,這裡的武技果然要比青葉島的武技鋪齊全的多,不過價格也貴的多,同樣的武技都貴了十倍左右。

蘇淺雪一頁一頁的仔細翻看,那些經常出售的大眾武技,大多都是像八方步之類的普通貨色,偶爾也有不錯的武技,但是也都算不得精品。

翻看到後面那些只出售一次的獨門秘技之時,看介紹就已經比前面那些大眾貨色強了許多。

獨門秘技的價格有高有低,不過總的來說,一分價錢一分貨,貴自然就他貴的理由,想要便宜買好貨,那是根本沒有可能的。

蘇淺雪手上有數千獸晶,但是翻看到後面,那些獨門秘技的價格已經上萬,蘇淺雪雖然看中了幾種,卻是連一種也買不起。

再翻看二級武技的目錄介紹,一般的大眾二級武技也只是上千獸晶而已,只是二級武技都有其修鍊要求,沒有晉陞二級鎧武者之前,很難達到這種修鍊要求。

蘇淺雪翻看了一會兒,卻有些猶豫不決,他看中的兩種一級武技,都是上萬之數,他根本買不起,而二級武技他又達不到那些修鍊的要求,買回去也沒有用處。

在目錄的最後,他竟然看到了唐家的枯榮陰陽身法,那竟然是一種從一級到三級都齊全的武技,而標價竟然是一百萬這種天文數字。

「當真是有錢萬事好,連枯榮陰陽身法都能夠直接購買。」蘇淺雪現在恨不能立刻找一片神地,大量的孵化出蟲卵賣錢。

「羅叔,那本《拔刀術》和《一字萬斬刀法》一共需要多少獸晶?」唐玉珏開口向老管家問道。

蘇淺雪微微有些意外的看了唐玉珏一眼,這女人確實秀外慧中,他所看中的正是那兩本武技,不過他卻並沒有刻意多看那兩本武技,只是眼神在上面停留的稍久了一些,唐玉珏竟然看了出來,難怪唐慕風對她如此喜愛,這般心思玲瓏剔透,觀察入微的女子,到是沒有人會討厭。

「若是旁人要,兩萬獸晶那是一點都不能少的,不過蘇爺卻不是外人,這兩部武技能夠為蘇爺所用,也是它們的運氣,以後定然能夠名揚天下,也是給我們唐家長臉,四千獸晶蘇爺就拿了去。」老管家笑著說道。

蘇淺雪自然明白,這兩本武技的價值絕不止四千獸晶,微微皺眉看著唐玉珏說道:「我並不喜歡欠人情,更不喜歡欠還不上的人情。」

「唐家和玉珏都只是想要和蘇兄做個朋友,以後玉珏也有可能會加入四海龍宮,到時候還希望蘇兄能夠照顧玉珏一二。」唐玉珏善意的看著蘇淺雪說道。

「你覺得我能夠打敗霧夜好人奪得那個進入四海龍宮的機會嗎?」蘇淺雪有些意外的看著唐玉珏。

「無論從哪一方面來看,蘇兄都不大可能戰勝霧夜好人,不過玉珏卻有種沒有道理的感覺,只要蘇兄想要去做,那便沒有做不到的事情。」唐玉珏輕聲說道。

「既然唐小姐如此看的起我蘇淺雪,那我也就不客氣了。」蘇淺雪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什麼,便直接收下了那兩本武技書。 海皇宗到來的日期越來越近,已經只剩下兩天,黃大師終於完成了那件由三黃金鎧紋的佛陀蟾蜍之皮製成的皮鎧。

與其說是皮鎧,不如說是一件十分輕薄的皮衣,經過黃大師處理之後的佛陀蟾蜍之皮薄的似紙一樣,顏色也由原本的亮金色變成了有些暗淡的暗金色,衣服由頭到尾連成一體,包括了手足都直接連在一起,穿在上面緊緊的包裹著身體,十分有彈力,有連體的頭套,也可以翻開置於其於背後。

「那三個鎧紋怎麼沒有看到?」蘇淺雪穿上連體皮衣,感覺像是多了一層皮膚一般,十分的舒服,整個手掌連同手指都被暗金色的皮包裹著,但是卻並不會感應手感。

可是蘇淺雪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那三個黃金鎧紋在什麼地方。

黃大師微微有些得意的說道:「若是一眼就被人看到,那豈不是很土氣,而且這也是十分複雜的工藝,金屬之類的材料也沒有辦法做到,只有皮料才有可能做到,你不覺得這皮料少了很多麼,那麼一大塊皮料怎麼會只製成了這麼一小件皮衣。」

蘇淺雪靜靜地聽著,黃大師一定有下文要說。


「別看這麼薄薄的一層,實際上卻是由三層皮料由特殊工藝疊合在一起,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附近海域也只有我而已了。」黃大師繼續得意的說道:「三個黃金鎧紋的部分,都被我隱藏在最裡面那一層皮料中,即能夠發生作用,又不會顯眼,讓人看不出這皮衣真正品階,這件皮甲,也算是我的巔峰之作了。」

蘇淺雪仔細研究皮衣,卻看不出這麼薄薄的一層,竟然是由三層皮料複合而成,這等手段確實巧奪天工。

「試試看,雖然足夠輕薄,但是堅韌度卻一點也不會比金屬鎧甲差,用你的雨魔刀試試看。」黃大師自信的對蘇淺雪說道。

「真的擋的住雨魔刀嗎?」蘇淺雪微微有些遲疑,雨魔刀那般的犀利,弄壞了這皮衣卻是不好,畢竟這皮衣實在太輕薄了。

「放心,雨魔刀雖然是雙鎧紋的極品,但是這件佛衣卻是三黃金鎧紋,而且又是三個增加防禦和堅韌的極品鎧紋,這件皮衣的堅韌遠超你的想象。」黃大師自信滿滿的說道。

蘇淺雪見黃大師如此自信,定然是有所把握,也不再多說,直接抽出雨魔刀,對著被皮衣覆蓋的手掌劃了一刀,結果卻沒有留下一絲痕迹。

「那麼小心幹什麼,再用力一些。」黃大師笑著說道。

「好。」蘇淺雪也有些興奮,雨魔刀竟然也划不到這件皮衣,他這一次用了最大的力氣去划皮衣,結果卻仍然沒有把皮衣劃破。

「真是厲害,竟然連雨魔刀都划不到,只是這皮衣似乎對力量沒有抵抗能力?」蘇淺雪說道。

「沒辦法,皮衣沒有支撐性,只能抵擋尖銳之物,但是對力量的抗性卻不佳,除非製成硬皮甲,否則是沒有辦法與金屬等材料的鎧甲媲美的。」黃大師有些遺憾的說道。

「已經足夠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蘇淺雪也能夠理解,天下沒有十全十美的神具,有所長必然就會有所缺陷,他對這件被黃大師命名為佛衣的皮甲十分喜愛,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直接就穿在身上沒有脫下來,外面加上外套和褲子,只要不把頭套翻上來,其他人也看不到他穿了這樣一件皮衣。

「喜歡就好,不是我誇口,二級皮甲之中,很難再找出一件能夠比這件佛衣更好的了。」黃大師頓了頓,看著蘇淺雪說道:「除了這件佛衣之外,我還有一樣東西給你。」

說著,黃大師把一個木盒放在了蘇淺雪面前。

「這是什麼?」蘇淺雪不解的看著那個只有巴掌大的小木盒。

「我說過,我所能給你的不止是一件佛衣那麼簡單,這就是我提前支付給你的報酬之一,你可以打看看喜不喜歡。」黃大師微笑著說道。


蘇淺雪也不客氣,拿起那木盒打開蓋子,卻見裡面放著一塊薄薄的皮子,上面寫著許多的蠅頭小子。

「雷光拳印。」蘇淺雪仔細一看,竟然是一門從一級到三級都完整的武技,在第二級的時候就可以凝聚出黃金鎧紋雷光,在第三級的時候可以進化為雷光拳印。

「一到三級的黃金拳印,這要花費不少錢?」蘇淺雪抬頭看向黃大師。

「你初到海皇宗,就算能夠晉陞二級,恐怕也難以找到合適的鎧紋修鍊秘法,雷光拳印威力還算不錯,到也能夠給你一些助益,若有需要,我還會想辦法再幫助你尋找別的鎧紋秘法。」黃大師沒有說價錢。

「這門拳印,我如果要轉賣給別人,應該沒有問題?」蘇淺雪自知道有寶紋存在之後,就沒有打算修鍊黃金鎧紋,這黃金鎧紋如果可以出售他就收下,如果出售會惹來麻煩,他根本不會要。

「沒有問題,你若有需要,也可以拿雷光拳印去換自己需要的東西。」黃大師說道。

「那就多謝了。」蘇淺雪也沒有客氣,這只是預付的定金而已,是需要他拿那唯一的四海龍宮資格去換,到也沒有什麼需要客氣的。

「這套雷光拳印到底值多少獸晶?」蘇淺雪總要知道一個大概的價錢,以後與人交易的時候才不會吃虧。

「武技無價,關鍵是看需要,如果硬到給它一個價錢,十萬到一百萬都有可能。」黃大師沉吟了一下說道。

蘇淺雪點點頭,這套雷光拳印雖然不及唐家的枯榮陰陽身法,但也差不了太多,主要是有第三級的拳印部分,只是這一點就令其身價大增。

也就是黃大師這等在神具製造上面有特殊手藝的人,如果只是一般的二級鎧武者,根本沒有能力得到這樣的一門武技。

「我兒名黃逸,是七長老的門徒,你初到海皇宗,如果遇上什麼麻煩的事不能解決,可以帶著這枚戒指去找我兒,他會全力幫助你的。」黃大師又把一枚骨戒交給蘇淺雪。

「黃大師請放心,我能夠拿到進入四海龍宮的資格,那侍者之位必定是令郎之物。」蘇淺雪許下承諾。

「有你這句話,我就真的放心了。」黃大師點點頭,他如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蘇淺雪身上。

從現在海皇宗的形勢來看,依然沒有出現任何一個可能打敗霧夜好人的弟子,恐怕敢於去衝擊霧夜好人地位的人都沒有一個。

「黃大師,有沒有辦法借一塊神地一用?」蘇淺雪沉吟了片刻之後還是開口問道。

蘇淺雪想要在離開綠岩島之前,孵化出一隻蟲卵鎧獸帶在身邊,以備不時之需,只是神地全部掌握在唐家的手裡,必須要有唐慕風的手令,他才有可能進入神地。

「你要用神地幹什麼?海皇宗的船兩日後就到,你現在想要種什麼的話也已經來不及了。」黃大師疑惑的問道。

「我有一顆鎧獸卵,需要在神地內藉助神地充沛的元素才能孵化出來,我想要在離開之前把它孵化出來。」蘇淺雪半真半假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也簡單,我與老唐說一聲就行,只是綠岩島的神地都是木系神地,你那鎧獸卵若不是木系的話,恐怕就算在神地裡面也孵化不出來。」黃大師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