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我還是爲了任務嘛!見他不說話,我就提醒他一句,說:“剛剛一羣人騎馬過來追你,我說你跑了,你是不是該回家了?”

還是儘量把話題往正題上引吧!畢竟……去他家和讓他把白玉簫給我纔是最重要的。

顧千夜看了我一眼,像是在做什麼思想鬥爭,見此,我急忙又把自己裝的可憐一點,說:“說真的,我也是看你這個人應該是好人,所以才施展法術救了你,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最起碼也不能要殺了我吧?”

聽我這麼一說,顧千夜這才收起匕首,看着我的眼神也放鬆了警惕。說:“姑娘的大恩,在下沒齒難忘,來日方長,我會找到姑娘報恩的!”說罷,傷已經好了的顧千夜起身,一副要走的架勢。

我見狀,立刻起身衝着他的背影喊道:“你等會兒!”

顧千夜站定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問道:“姑娘還有何事?”

我努了努嘴,看着顧千夜說:“既然你有心報恩,那不如……答應我三個條件怎麼樣?”

此話一出,顧千夜立刻又警惕的看着我,不是說古代人都很實在的嗎?腦子不夠先進的嗎?我怎麼懷疑……古代人沒那麼好騙呢?

“你說過要報恩的。”無奈的我只有耍無賴了,誰讓他充當大英雄呢?

顧千夜長嘆一口氣,一副沒招了的模樣說:“好吧!你說,什麼條件?”

我一見顧千夜上鉤了,立刻笑道:“第一,我沒有地方住,你能不能收留我?至於第二第三的,我還沒有想到呢!但我不會爲難你的!”我一副很無辜的樣子,希望可以騙過顧千夜吧!

顧千夜想了想說:“可以!我答應你!”

真的嘛??我興奮的就差跳起來了,我這麼輕鬆的就可以進入將軍府了?

“走吧!”顧千夜率先帶路,我急忙跟隨,這一路,我的心情無比的舒暢,心想着這次的任務多虧了冥王了,不然我不知道要折騰多久呢!

然而……

當我們進入影都後,我才發現,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樣,因爲顧千夜把我安排到一個酒樓裏,裏面有住宿,樓下還可以吃飯……

這分明就是要搪塞我啊!我看向顧千夜,心中極其的不滿,可是一想到他都答應我的條件了,而且我現在人就在影都,還會怕他跑了不成?他可是堂堂的大將軍啊!

於是,我委曲求全的留在酒樓,來日方長,明天我就去你家拜訪,我看你還怎麼拒絕我!

“姑娘暫時在這裏住下吧!我已經跟掌櫃的打過招呼了,您大可以在這裏隨便吃住,我會付賬的。”說罷,顧千夜便離開了。

望着那抹身影,我忽然覺得顧千夜這個人挺……熟悉的。

就好像秦之允之前不記得我時的那種……冷漠。

爲什麼每一次都會覺得有秦之允魂魄物件的人,身上都會有秦之允的影子呢?

我覺得,這一定不是巧合,也不是我思念秦之允的幻覺,這其中必定有着什麼聯繫,不然的話……爲什麼藏着秦之允魂魄的不是人類呢?反而是一種物件?

難道說……

是因爲他們身上的物件有秦之允的魂魄,所以……他們的身上或多或少也有秦之允的影子?

哎呀!!!

好亂呀!我無奈的嘆氣,心想着走了半天的路了,腳是沒有磨出水泡什麼的,但我的身子甚是乏累呀!

躺在牀上,我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覺,只有休息好,我才能儘快的完成任務。 不知睡了多久,等我醒來時,天已經黑了,我的肚子不爭氣的在叫囂,我摸着肚子正打算離開,卻不想……就在這時,門外有人敲門。

我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想必是顧千夜良心發現,來接我這個“恩人”去他家了吧?

哼哼——算你識相!!我忙不迭的下牀,立刻去開門,可就在我打開門的瞬間,我被眼前的女人給嚇住了。

怎麼說呢……

她一身華貴的服飾,長得也很好看,嘴角的笑容可掬,看上去就給人一種很尊貴的感覺。

我疑惑的看着她,忽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問:“你是酒樓的老闆娘?”

“大膽!”

就在我的話剛說完,那女人身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冒出來一個小丫鬟,她長得倒是挺清純的,可那張小嘴巴可是厲害的很。

她看着我生氣的說:“你竟然說咱們將軍夫人是這低賤酒樓裏的老闆娘?你該當何罪?”

將軍夫人??難道眼前這位是顧千夜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宿主?艾瑪,這可真是物是人非啊!我在忘川河看到她的模樣可不是這樣的呢!

“小青,不得胡說!”將軍夫人嗔怪一聲,隨即看着我一笑說:“您是將軍的救命恩人吧?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您既然是將軍的恩人,就是顧家的恩人,所以……還望姑娘不要嫌我冒失,我今天來是請姑娘去府上休息的。”

這……是不是……太好了!!!我正愁着找什麼藉口去將軍府呢!沒想到宿主這麼客氣,我還以爲這是來打架的呢!之前那個奕王妃不是來找茬打架了?

“那我……去不太好吧?其實也沒什麼的,就是路過遇到了。”我假裝一陣不好意思,一陣推脫,我得看這個宿主是不是真心讓我去啊!萬一她要害死我怎麼辦?

然而……宿主的話很快就打消了我這個想法,她說:“姑娘就莫客氣了,看您也不是影都人,去府上我們也好照顧姑娘,畢竟您救了將軍,姑娘就別推脫了。”

看着宿主這麼誠心,我立刻不好意思的一笑說:“那行吧!但我保證不打擾太久。”

“嗯!”宿主點點頭,隨即便拉着我的手走出了酒樓,這一路,宿主都沒有說什麼,大概也就問問我家是哪裏的,家裏還有什麼人之類的,態度也非常好。

到了將軍府,我很快被安排到一個房間裏,宿主說:“您先在這裏暫住,將軍去宮裏覆命了,他還不知道我把恩人帶回來呢!”

我嘴角抽搐,看着她頓時一陣不好意思,急忙說:“你千萬別恩人恩人的叫着我了,其實我就是碰巧救了你們家將軍,也沒什麼的。”

“不知姑娘芳齡幾歲,叫什麼?”宿主完全沒有理會我,而是問了我一句這樣的話,我想,人家或許是想了解了解唄!畢竟將軍府也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進的。

我想了想說:“二十了,我叫……阿瑟耶。”我覺得這個名字更加貼近西域吧?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宿主這個人很好,爲什麼顧千夜就是不跟她圓房呢?

“那阿瑟耶姑娘就先住下吧!天色不早了,我也去休息了,等下讓丫鬟爲您準備一些簡單的飯菜,您吃過了再睡。”說完,宿主便轉身離開了。

我坐在牀邊,心中一陣感動,沒想到宿主人這麼好!就看在她對我這麼好的份兒上,我也要幫她跟顧千夜圓房,哈哈——

所謂的簡單飯菜就是……幾碟鹹菜,一碗米飯,一碗湯,以及一隻燒雞。我餓的真的是沒誰了,不僅把一整隻燒雞給吃了,就連鹹菜都吃了,因爲這裏的飯菜簡直是太好吃了。

吃過之後,我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起身便毫不客氣的躺在了牀上,來收拾碗筷的丫鬟看了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後離開了。

我也沒有多想,吃飽喝足就睡覺唄!於是,我躺在牀上便覺得腦子一陣混沌,迷迷糊糊睡着了。

可是……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我的全身燥熱呢!難道是因爲我吃太多了?翻了個身,我發誓,我一定要儘快完成任務,離開這個沒有空調電風扇的地方。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有人上了牀,我騰的起身,驚愕的看着眼前正驚訝的看着我人!

顧千夜!!!

“你怎麼在這?”我立刻驚訝的大喊,說好的給我安排房間,難道顧千夜這傢伙有“佔有癖”,自己的女人不去睡,偏要佔有他不認識的人是不是?

不是我自戀,因爲此刻顧千夜正一身裏衣,鞋子都脫了,在我大喊一聲後,他才下牀,站在牀邊看着我。

“你怎麼在這?誰讓你進來的?”顧千夜面容一變,黑下臉來看着我問着。

我冷笑,幸好自己在古代沒有脫衣服的習慣,不然……我站起身,指着顧千夜便一頓臭罵道:“我怎麼在這?你說的可真有意思,是你妻子把我安排到府上住的,你還問我?就算你不知情,也應該知道這房間裏有人吧?”

一般情況下,古代的大戶人家不是有丫鬟守門的嗎?難道丫鬟沒有告訴他屋子裏有人?還是說……他其實就是個變態狂?

就在我疑惑時,顧千夜忙不迭的穿上外衣,氣沖沖的走出房間,站在門口便大喊道:“來人吶!”

尼瑪——

你是惡人先告狀是不是?你喊什麼人呢?你是不是想告訴你府上的人,是我勾,引你啊!媽蛋的!!!

我生氣的下牀,直接衝到了門口,拽着顧千夜的胳膊便往屋子裏拖,“你什麼人呀?你是想毀我名聲是不是?你這個傢伙,明明是你闖進別人的房間,見苗頭不對,先給我歪曲事實,讓你府上的人誤以爲我要對你怎麼樣是不是?”

顧千夜蹙眉看着我,一副很頭疼的樣子,我估計他是沒轍了,會讓他遇上了我這麼個主兒呢?

於是,我拖着顧千夜的手往屋子裏走,管他怎麼樣呢!我得先保住自己的名節纔是最重要的!媽蛋的,在現代我已經被許家毀了名聲,到古代,也就能呆那麼幾天的時間,你再給我毀了名聲,我殺了你這個傢伙!!

“你瘋了?還是你……”顧千夜忽然邪魅的看着我,就連語調都變得曖,昧了起來,說:“還是你想生米煮成熟飯,其實你是心甘情願爬上我的牀?”

“說什麼呢?”我立刻鬆開顧千夜的胳膊,見外面也沒人,急忙把門關上,畢竟保住我的名聲是最重要。

我撓了撓頭,鎮定心神無奈的看着顧千夜說:“其實吧!我覺得我們應該把話說清楚了,避免誤會是不是?”

“嗯!你怎麼把話說清楚?你不知道你在我的牀上睡覺?”顧千夜挑眉,一副我“明知故犯”的模樣。

看着他這樣,我可以忍受!可是……他說那是他的牀,我就不明白了,難道這是顧千夜的房間?怎麼可能呢?身爲將軍夫人,會把別的女人送到自己丈夫的牀上,她是不是有病?

“你是說……這裏是你的房間?”

顧千夜嘴角一揚,很明顯的在告訴我,沒錯!這裏就是我的牀!

天吶!!!這個宿主是什麼人吶?她竟然把別的女人推上……我咬牙,既然宿主無情,那我也不會吃這啞巴虧的!

於是,我看着顧千夜說:“我覺得這完全是個誤會,因爲是你的夫人把我帶到這裏,還說特意爲我準備了這個房間,要報什麼恩,你不覺得事情蹊蹺嗎?” 我想……

顧千夜也不傻吧?堂堂的將軍府,是我想進來就進來的嗎?再說了!就算是我自己說成是顧千夜的救命恩人,她也沒必要把我安排到顧千夜的房間吧?

所以……

真相只有一個,那就是……這都是宿主刻意安排的!!!

以爲的宮鬥電視劇,小說裏不是都這麼寫的嗎?自己在男人面前不受寵,就利用個女的拴住男人的心,以此來保住自己的地位。

一定是這樣!!!

媽蛋的!臭不要臉的女人!活該顧千夜不睡你,簡直是心機biao啊!我看向顧千夜,見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我,想要說什麼的樣子,我立刻說:“今晚也不早了,我也不能回酒樓是吧?那就在這裏睡吧?你睡地上,我睡牀上,明早你還我一個清白!”

此話一出,顧千夜當即冷哼一聲說:“愚蠢!”丟下這麼句話後,顧千夜離開了,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有一種莫名懵逼,什麼叫“愚蠢?”

難道我說錯了什麼嗎?你才愚蠢呢!你全家都愚蠢!活該被算計!呵呵……跟你的夫人還真是天生一對!

躺在牀上,我的睏意已經全無,誰讓我剛剛睡的那麼香呢?我就是想不明白了,爲什麼宿主要把我安排到這裏,難道她真的是我想的那樣?

不應該吧?

我立刻又反駁自己的想法,畢竟她那麼愛顧千夜,哪個女人願意把自己的男人推到別的女人懷裏?更何況,宿主跟我纔剛剛認識,相信她不會傻到做出這些事吧?

想着想着,我忽然心中有了定數!聯合起來之前宿主的請求,想必她這麼做,應該是想試探一下我和顧千夜吧?

真是醉了,這樣試能行嗎?幸好我是現代人,來這裏做任務,這要是換了另外一個人,那她豈不是得不償失,失算了?

管她呢!明天我就去把話問清楚,到時候不就知道宿主和將軍的情況了,這樣的話,我只要拿到白玉簫,再到顧千夜那確認一下他是不是愛宿主的話,我應該是可以完成任務,然後離開了。

閉上眼,我美美的睡上了一覺,然而,當我醒來時,是被一陣哭喊聲叫醒。

我忙不迭的起身,跑到門口一看,只見顧千夜正鞭撻着宿主的丫鬟,一聲不吭,面色也不好看。

叫喊聲是從丫鬟嘴裏傳來的,當然……也少不了宿主的哀求聲。

“將軍,是爲妻的錯,您不要罰小青了,爲妻這就去給恩人賠不是!”正妻嘴上說給我賠不是,但身子卻始終都沒有動,我想,她應該是忌憚顧千夜手中的鞭子吧??

這時,一個丫鬟端着水盆走了進來,將我推回了房間,並小聲提醒我說:“阿瑟耶姑娘,您要是跟將軍沒有情意,您就別留在府上了,這樣只會讓夫人遭罪。”

看着丫鬟一臉擔憂的看着我,我不禁想笑,說什麼呢?意思是我害了將軍夫人唄?她算計我,我還沒找她算賬呢!現在……全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把髒水潑到我身上了?

我憑什麼背這個黑鍋?我生氣的看向丫鬟,當即沒好氣的說道:“你說什麼呢?你意思是我的錯咯?”

丫鬟一聽,急忙無奈的搖頭說:“姑娘會意錯了!其實是這樣的……”

丫鬟說話間,朝着外面看了看,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說:“將軍打小就一心想要輔助皇上,一丁點也不貪戀女色,甚至立誓不娶,一心爲皇上效命!”

簡直變態!!!就算他一心輔佐皇上,跟娶妻生子有什麼關係?難道他就不覺得寂寞?

就在這時,丫鬟又說:“這不是皇上體恤將軍嗎?爲他指婚,就是咱們府上的這位夫人,可是……成親當天,鑼鼓喧天,十里紅妝,將軍把夫人娶進了門,大家都在議論說,夫人命好,日後必定和和美美。誰想……成親當晚,將軍主動請命去守邊疆,這一去便是兩年,夫人日日夜夜的盼着將軍歸來,寫信給將軍,將軍一封信都沒有回,大家都說將軍在外面有喜歡的人。”

說話間,丫鬟試探性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好像我就是顧千夜外面喜歡的那個人似的。

我努了努嘴,滿是不樂意的剮了一眼丫鬟問:“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憑什麼髒水往我身上潑?”

此話一出,丫鬟立刻欲言又止的模樣,我忽然想起昨晚她也是欲言又止的模樣,難道她知道些什麼?也就是說……昨晚我住在這裏,其實她也是有心想要提醒我來的?

那她爲什麼不說?我發現古代的人怎麼都那麼討厭呢?明明知道什麼,卻不說,但還是要讓你覺得有什麼,都說現代人心機深,我看古代人最讓人琢磨不透了。

“不是髒水往您身上潑,是夫人誤會了!我說了的話,您別生氣。”丫鬟一臉無辜的模樣看着我,像是下定了最後的決心一般。

我點頭,你痛快點說吧!最好說清楚了。

丫鬟說:“將軍兩年未歸,回來後身負重傷,卻被一個女子所救,換誰都會認爲你們是一起回來的,而且……將軍回來後沒有跟夫人說一句話,直接去了皇宮,以前呢,就有人說夫人遲早會被將軍休了,但是夫人一直都沒有放在心上。這不您和將軍一同回來的,夫人從下人那得知將軍把您安排在酒樓了,就認爲您跟將軍必定是情投意合,她是好心的把您接到府上,也算是爲了成全你們,也不想讓將軍爲難。”

聽着了丫鬟的話,我覺得宿主確實是挺可憐的,我還以爲她是要試探我們什麼的呢!原來……不過,即使是這樣,也不能證明她多好,畢竟她這麼做,也有可能是想展露自己賢妻的模樣,讓顧千夜沒有休了她藉口不是?

但不管怎麼樣,我畢竟給她們添麻煩了,所以,我看向丫鬟說:“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去說清楚好了!”

語畢,我立刻奪門而出,外面,顧千夜正揹着手,可以從他的身形看出,他確實是生氣了,因爲他的身子也在不住的發顫。

“顧千夜!”我直呼他的大名,相信這樣的話,府上的人就該明白我們倆的關係並不熟了吧?

“你這樣有勁嗎?”我走到顧千夜的面前,一臉生氣的看着他問着。

而顧千夜眼神落在我身上,滿是鄙夷的問道:“你覺得怎麼樣纔是有勁?難不成就這樣沒有家法了?”

懶得跟你廢話!我狠狠地白了一眼顧千夜說道:“昨天我救了你,你說你答應我三個條件,第一個條件你做到了,我想好了後面的三個條件!”

顧千夜瞳孔緊縮,探究的目光看着我問道:“什麼條件?”

我看了一眼宿主,見她一臉愕然的看着我,心想她也是活該!這麼好說話,難怪沒男人睡!

回頭看向顧千夜,我說:“第二個條件,我要你的白玉簫,第三,你跟你的夫人儘快圓房吧!”

此話一出,顧千夜頓時咬牙看着我,一副恨不得殺了我的模樣,怎麼了?我說錯了嗎?還是你想反悔了?

然而……不等顧千夜說話,只見我的餘光瞄到一抹身影倒了下去,正眼看去,是宿主暈倒了,估計是她受什麼刺激了吧?要麼就是被曬暈了,我纔不管呢!我不想留在這了。

“怎麼樣?你不會是反悔了吧?”我挑眉,看向顧千夜問着。

而顧千夜邪魅的一笑,掐住我的脖子,一雙眼帶着陰戾的目光問:“你是奸細?是誰派你來的?” “你纔是奸細呢!”

我抓住顧千夜的手腕,試圖去掰開他的手,我最討厭別人掐我的脖子了。

而顧千夜沒有聽我的話,反而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雙眼死死地盯着我說:“你要白玉簫做什麼?你憑什麼指揮我做什麼?你到底是誰派來的奸細?”

“我不是奸細你聽不懂嗎?你忘了我是怎麼救你的了?快點放手,我要被你掐死了!我還能殺了你,還是你怕我了?”我機智的說出了激將顧千夜的話,不管怎麼樣,我也不能讓他掐着我吧?萬一措手把我殺了怎麼辦?

顧千夜這一次乖乖的放手了,我看着顧千夜說:“其實呢……我是……冥界的使者,你身上的白玉簫會給你帶來災禍,我是來幫你驅災避難的。”

顧千夜看着我冷冷的一笑,開口便喊道:“來人!把這個妖女給我關押起來!”語畢,只見兩個人,架着我的胳膊便把我拖到了柴房。

我站在柴房的窗口,對着院落中的顧千夜大喊道:“你是不是傻?你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