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走到了頂峰,他面對的必然是下滑。

如果聖人看不到這一點,那麼這個朝廷動亂起來也是可以預見的。

去白鶴道院打醮的這一天是個絕好的晴天,藍天白雲,白鶴道院不算太遠,就在城裡,她們姐妹幾個坐一輛八寶纓絡大車,跟在太夫人和林夫人的大車後面,晃晃悠悠的行了半個時辰就到了白鶴道院,一路上唐曼錦倒是也想著掀開帘子往外看看,不過唐曼寧看得緊,不許她胡來——畢竟這是在街上,讓人看了去,不過是徒增笑料罷了。

白鶴道院里迎出來的是個身形魁梧的中年道人,聽說是葉真人的徒弟,道號長春子。

「無量天尊。老太□□好?長春子在此有禮了。」

太夫人見了他,倒是很客氣,「道長安好?許久不見了,老神仙可好?」

「家師如今正在閉關,未能遠迎,還請老太太恕罪。」

太夫人與這長春子寒暄了幾句,便領著她們去了正殿。

曼春和姐姐跟在幾位太太後面,身邊圍了不少丫鬟婆子。正殿里清清靜靜的,除了長春子,就只有兩個管香燭的小道士,看上去只有六七歲的樣子,低頭垂首,並不抬頭往上看,顯然是極有規矩的,一群人呢在大殿里拜了三清像,又去偏殿走了一圈,太夫人抬手微微打了個哈欠,長春子知機,「老太太一路辛苦,怕是累了,後頭已然備好了乾淨屋子,還請老太太前去歇息歇息。」


「有勞了。」太夫人點點頭,並未推拒。

曼春分到了一間小屋子,其實一路坐車過來並不累,但她還是抓緊時間歪在床上躺了一會兒,說是過來打醮,真正打醮的是道士,這些人來不過是玩耍,下半晌還要聽戲,一群人待在一處,即便困了也不好意思睡。

好在卧具都是自己帶來的,要不然她還真不敢躺下,這種人來人往的地方,什麼虱子、臭蟲、跳蚤都可能會有。

小睡了一會兒,外頭就來人通知,說法事馬上要開始了,等她們到了地方,曼春慶幸自己沒有換衣裳,這裡人多且不說,高高的香燭插滿了香爐,四下里都是煙火氣,好不容易站著熬到了結束,身上也被熏滿了煙火的氣味兒。

曼春原本還想著換一件衣裳,可回到住處,卻發現這裡也都是煙火味兒,索性就不換了,等下午聽完了戲再說。

老太太點了一出《滿床笏》,之後就隨人點了,今天因為是來打醮的,便無人點那些鬧戲,都是安安靜靜的文戲。

年輕的姑娘們跟著太夫人坐在正對戲樓的正廳里,林夫人和肁氏分坐兩邊,不多時,便又來了幾撥客人。

先是王氏的娘家嫂子,王尚書的長媳,聽說唐家在此打醮,便過來問候一聲,太夫人與她說了幾句話,便留她聽戲,她卻道家裡還有家事要理,留不得,便告辭走了。

《滿床笏》唱到一半的時候,太夫人的娘家長信侯府送來了隨禮,來人是太夫人的侄孫,長信侯之子方沔,方沔畢竟是外男,太夫人就叫小姑娘們去了肁氏那邊,肁氏就叫人搬了個屏風過來擋著。

這下就真的只是「聽」戲了,除了屏風和屋裡的擺設,什麼也看不見。

方沔還沒走呢,又有兩家親眷過來寒暄。

唐曼寧小聲道,「怎麼這麼多人來?」

曼春吐吐舌頭,「等唄。」

「這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肁氏轉過身來,瞧著她們直樂,唐曼寧伸著脖子往外瞧了一眼,「好嬸子,外頭還有多少客啊?」

肁氏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咱們家親戚多,你們呀,就老老實實的『聽』戲吧,他們也不過是來說幾句話,能待多久呢?明兒就素凈了。」

曼春小聲安慰姐姐,「咱們要在這兒待三天呢,忍忍吧。」

「知道啦。」

肁氏捏了個梅子吃,道,「趕明兒咱們去大佛寺,那裡比這邊兒寬敞,到時候隨你們想去哪兒玩。」 端木玥的腳一踏入暗潮峽谷的領土。瞬間,一抹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沖入他的大腦中。

如果不是提前就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此時此刻的端木玥一定會亂了陣腳的。

但是可惜啊。他們早點知道了這個真相。果然,早點知道真相,是無限好的。

「進入了暗潮峽谷,那麼你便會以獸的姿態生存在這裡。」端木玥冷靜的分析著腦中的記憶。然後,說出了一句話。

這句話,是他大腦十分清晰分出得到的結果。

但是,當他小爺挺清楚了自己說出口的話之後?啊啊啊,他小爺呆在了當場了有沒有。

因為,他小爺一看自己的手?納尼,毛,毛,毛?!

還有,他一對紫色的眸子望著自己面前那隻很碩大的三尾雪貂?額,原本被他小爺抱在懷中的小雪,真的有這麼大嗎?!

現實,真的很殘酷。

不是小雪變大了,而是他端木玥小爺變得小,小的不能夠再小了……

「吱吱,吱吱……」端木玥明明想要說,這什麼情況?小爺我現在究竟是什麼模樣。

可是,他原本是想要說人話的。但是,聲音出口后,便是吱吱,吱吱的。

啊啊啊,他小爺簡直要瘋掉了。

「玥哥?」

「大哥!」

驚訝的,震驚的不僅僅是端木玥一個人。無色將地上那隻小小的銀色狐狸放在自己的手中。

手中,記住,是手中!

巨人啊,此時此刻的無色在端木玥的眼中就是巨人!

小,他小爺究竟是小到了何種地步了啊。要瘋了,瘋了!

「大哥,你好小。」小蜴同樣跳到了無色的手掌上,一對墨綠色的眼睛盯著端木玥目不轉睛的看著,說出口的話,太直接了。

再說了,他小爺知道很小,知道,知道!再說,小心他小爺和他急。

真的是一點眼色都沒有。

端木玥小爺獨自一個人想到。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小爺做的壞事多了。小蜴這傢伙說一遍就算了。小赤和小雪兩個傢伙也來湊熱鬧。

「大哥,你好像是狐狸幼崽。好小。」貂爺一對湖藍色的大眼睛盯著端木玥看,說道。

「大哥應該是剛出生的狐狸幼崽的模樣。不過,這個頭也太小了。」小赤一雙紅又小的眼睛同樣是看著端木玥。一邊回復著小雪,一邊說道。

小,小,小!

端木玥想著,直接跳到了小赤的背上。「出發!」

小,有小的好處。瞧,他小爺這樣坐在小赤的背上,多麼的方便啊。

雖然,他小爺是人的時候,想要坐上小赤的背。也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再說了,他小爺如今已經可以自己飛翔了。畢竟,他也是有了一雙五彩的翅膀了。

可是,如今啊……

別說五彩的翅膀了!

端木玥小爺自己試了一下。他小爺連法力都使不出來了!這樣,真的比廢材還廢材。平常人都打不過呢。

特別是,就他小爺如今這身板。一腳就可以踩死,有木有!

「無色,你為什麼半點事情也沒有啊。」端木玥望著無色,某人真的是好的不能夠再好了。

維持著人的狀態不說,黑暗法力,人家用的行雲流水啊!

這讓端木玥小爺想著,該不會只有他一個變成了獸吧!要不要這樣啊,記憶中顯示的明明就是所有的人進入到這暗潮峽谷中后,都會以獸態生存下去的啊。

啊啊啊,這樣不公平啊。

他小爺是人,是人!

就算是獸,也是可以幻化成人的。為什麼,他小爺是人,卻偏要保持獸的狀態啊。

坑,太坑了。

「咕嚕……」這才剛進入到暗潮峽谷中,端木玥小爺已經餓了。別看他小爺如今只是一直狐狸幼崽的模樣,大小也不過一個巴掌。但是,餓,就是餓了。

「肉,小爺要吃肉!」

「吱吱,吱吱!」

端木玥發出的依舊是吱吱聲。不過,他的吱吱聲,在場的三獸和一人是完全明白其中的意思的。

無色長時間都跟著端木玥,所以這一手的烤肉技術也算是出師了。狐狸幼崽狀態的端木玥爪子抓住被無色用刀子切好的肉。大口大口的嚼著。肉吃完,整個前面的毛,全部都被油浸染了。

果然,當獸什麼的,太麻煩了!

特么的,他小爺只是吃一頓而已。吃完,還必須要洗澡。

不然,這油油的,噁心死了。端木玥一對紫眸瞅著自己前面的毛,被油搞的都粘在一起了。越看,端木玥越是覺得自己難受的緊。

這麼算下去,一天三頓飯,就要洗最少三遍的澡。

「如果能夠隨意的使用水法力的話,這種去油的時間會變得簡單的無法再簡單的。」只需要用水法力清洗一遍全身就好。

但是如今……

端木玥皺著眉頭。他一對紫色的狐狸眼盯著無色,他小爺想不明白。為什麼無色就沒有一點點的變化。甚至,他還能夠使用黑暗法力。

但是自己?變成了獸態不說,法力也無法使用。

端木玥仔細的觀察起了無色,還好,他的心綱還是能夠使用的上的。但是,端木玥才開啟心綱的狀態,他一對紫眸中就染上了恐怖。

「無色,我們快走。快!」

端木玥雖然無法使用五行之力了,但也許是因為他如今是獸了。所以四腳並用的他,速度和以前相比,稍慢了半拍而已。

無色和小赤等三獸聽到他的話,緊隨著他的身影而去。

而,就在他們離開后的那一刻。他們之前吃肉的地方,蜂擁而至了一批吞噬蟻。

吞噬蟻,如果不是強者之境中端木玥見過它們的身影。真的不敢相信,在這暗潮峽谷中竟然也會有!

但是,擁有著吞噬蟻存在的地方。為什麼進入到這裡的人類,全部都還活著?

這暗潮峽谷中,究竟隱藏了多少的秘密。

不管是在端木玥之前進入到暗潮峽谷中的人,還是在他們之後進入到暗潮峽谷中的人。那些人,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可是,為什麼單單他端木玥和無色是在一起的。明明,和端木玥一起進入到暗潮峽谷中的人,可不僅僅只有無色。 1.


小丫鬟睏倦的靠在門邊,小腦袋一點一點的。

「錦兒!錦兒——!」

小丫鬟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嚇得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她慌慌張張站直了左右看看,見門外樹下躲著個桃紅色的身影,揉揉眼睛,仔細瞧了瞧,不由鬆了口氣,「陳姨娘,是你啊……」

陳姨娘臉上堆起了笑,朝錦兒招招手,「你過來,過來——」

錦兒百無聊賴的打了個哈欠,「老太太她們不在。」

陳姨娘小心地往門裡瞧了兩眼,「真不在啊?」


「不在。」

「周嬤嬤呢?」

「也不在。」小丫鬟有些心不在焉。

陳姨娘見她這般怠慢的樣子,心裡有些惱怒,但又不敢真得罪這個守門的小丫鬟,強笑道,「你這是怎麼了,這麼困?來,我這兒有梅子干,你嘗嘗,醒醒盹兒。」

哪知那小丫鬟卻不領情,一把推開了,「姨娘留著自個兒吃吧。」

陳姨娘訕訕的把梅子干塞回荷包,「周嬤嬤去哪兒了你可知道?」

「不知道。」小丫鬟看著自己腰上的荷包,愛理不理的。

陳姨娘皺了皺眉,終於還是從袖子里摸了一把錢塞到小丫鬟錦兒的手裡,「這幾個錢你拿去買糖吃。」

小丫鬟抬起眼皮掃了她一眼,嘴角露出幾分笑意,「周嬤嬤她們昨兒夜裡打牌,都睡得晚,這會兒正在後頭補覺呢。」

陳姨娘咬了咬牙,又摸了幾個錢出來,「有勞妹妹幫我通稟一聲?」

那小丫鬟仍是不動,陳姨娘狠狠心,又摸了一把錢出來,「辛苦妹妹了。」

小丫鬟眉梢一挑,「等著——」轉身進去了。

陳姨娘暗暗咬了咬牙,這要是從前,這小蹄子哪敢這樣待她?

她原先在這院子里伺候的時候,可是老太太身邊的二等丫鬟呢,這些小丫頭哪個不是姐姐、姐姐的喊著?


如今倒要看她們的臉色了!

過了約有一炷香的工夫,錦兒袖著手回來了,「周嬤嬤累得很,起不來,陳姨娘過會兒回頭再來吧。」

過會兒再來?那她的錢不就白花了?陳姨娘心裡著急火燎的,拉著錦兒的手,賠笑道,「好錦兒,你看我過來一趟也不容易,勞你再走一趟?」

錦兒小嘴一努,「我可不敢,惹了周嬤嬤,挨罵的還是我!」

陳姨娘心裡著急啊,她要不是有急事,也不至於這個時候過來,眼珠兒一轉,她從頭髮里抽出一根銀包金的簪子塞進錦兒手裡,「好錦兒,再替姐姐跑一趟,姐姐求你了,明兒姐姐叫人去買和記的果子給你,」

周嬤嬤出來的時候,臉色有些不好看,那小丫鬟跟在身後陪著不是,瞧見門口等著的陳姨娘,抬手一指,「嬤嬤,翠碧姐姐在那兒呢。」

周嬤嬤掃了她一眼,冷聲道,「守你的門去。」

錦兒瑟縮了一下,「是……」

周嬤嬤來到門口,「什麼事兒啊?」

陳姨娘忙福身行禮,「乾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