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趙小敏覺得自己的腦子很亂,於是他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讓自己先冷靜一下。

趙曉敏他其實內心當中也住了一個公主,他的房間都是採用乳白色和淺粉色交織,而成的中間有一個非常大的公主大牀四周圍都是粉色的紗幔看起來非常的夢幻牀上也擺滿了布娃娃地上鋪着潔白的羊絨地毯,牆壁上面掛着她喜歡的畫,有些是自己畫的,有些是她買來的,整個房間都非常的夢幻。

趙小敏趴在牀上面,想了想,然後起身換了一件衣服。

她穿了一件看起來普通,但是非常有小心機的衣服,將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的給包裹了起來,咋一看好像沒什麼特別的,但只要是,仔細觀看就可以發現這其中的小細節,往往小細節纔是最能打動人心的。

趙小敏絕對屬於人見人愛的大美女,性格好,長相加能力出衆身世又很棒,只不過她在經歷自己前一任的男朋友之後就再也沒有跟其他的人接觸過了。

張惠蘭做了滿滿一大桌子的飯菜,簡直看起來比年夜飯還要豐盛,什麼東西都有。

她這一次也絕對是用心十足。

經過之前的一些聊天,趙偉業是越來越欣賞宋乾了,他覺得他和宋乾有很多的想法上面都是不磨而合的。他現在真是太后悔了,沒有早一點認識宋乾,但是現在也還不算晚。

他拉着宋乾坐到了餐桌旁邊然後親自給宋乾倒了酒。

“叔叔,這應該是我來做的。”哪有讓自己的長輩給自己倒酒的說法。

“唉,這杯酒就是應該我來到,你算是幫了我們家大忙了,於情於理給你倒個酒都沒什麼的,今天我真是太開心了,咱們兩個人一定要不醉不歸,你今天也別走了,乾脆就在我家住下來吧,反正有這麼多的房間呢。”

張惠蘭聽到自己老公這麼說,瞬間對自己老公跑過去了一個讚賞的眼神,所以然趙偉業和她想的並不是一個方向的,但是也沒關係,張惠蘭覺得她老公簡直就是神助攻。

“這次啊,要不是因爲有你,否則的話,我就要把我女兒推向火坑裏面了,讓他去和丁大海那個混蛋結婚,唉,小敏啊,是爸爸對不起你。”

說到讓自己傷心的地方了,趙偉業一杯一杯不停的喝酒,現在已經喝的有一點輕飄飄的了,開始上頭。

“爸,你不要亂說,沒有什麼對不起的,我知道你爲了這個家付出了很多,也清楚你的壓力,是我不好,我之前並沒有理解你,還對你發了那麼多的脾氣。”趙小敏現在也已經理解自己父親所做的了,雖然說父親做的確實是有一些偏激,但是她今天至少證實了父親是愛自己的,沒有什麼比這個再重要的事情了。

趙小敏這麼說完之後自己的眼圈也都紅了,鼻子也酸酸的。

“不過這件事情確實是爸爸對不起你,你這樣吧,如果今天你和宋總兩個人互相喜歡,那爸爸就同意你問兩個人結婚,宋總啊,我想要把我的女兒託付給你,如果你的話,那她肯定可以過得很幸福。”趙偉業明顯是喝高了,說話都有一些前言不搭後語了。

因爲趙偉燁現在整個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所以他說了什麼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石化了,頓時現場氣氛有些微妙。

現在確實是除了趙偉業之外,所有人都知道宋乾是有女朋友的,現在這樣被罩偉業如此的說出來,頓時大家都一絲絲的尷尬,除了當事人,什麼感覺都沒有之外。

趙小敏的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紅了起來,然後低着頭對自己的父親喊道,“怕你不要瞎說,人家宋總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不要亂點鴛鴦譜。” “啊,什麼宋總,你已經有對象了嗎?”趙偉業驚訝的看着旁邊的宋乾。

宋乾點了點頭,開口說到:“是這樣的叔叔,我女朋友她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我們目前感情也很穩定,所以也謝謝叔叔錯愛了。”

趙小敏,聽到宋乾這麼說,瞬間就覺得有一絲絲的難過,不過宋乾說的這話也是在她想當中的,這才能夠說明宋乾是真的一個好男人,不會朝三暮四。

如果宋乾在聽到自己父親這麼說之後表示同意的話,那他也會對這個人很失望的。

沒關係,她有的是時間,可以等待。

聽到宋乾這麼說,瞬間趙偉業就有一絲絲的尷尬,果然,一喝多了,腦子就開始不清楚了。

還好就在這個時候張惠蘭走了出來,舉起了桌子上面的酒杯開口說道,“好啦,你們說這些亂七八糟的幹什麼,嚐嚐我做的這個西湖醋魚味道怎麼樣?”說完之後還給宋乾加了一筷子的魚。

“你們呀多吃點飯,少喝點酒,不是還要談正事呢嗎?”

宋乾嚐了嚐張蕙蘭給他家的西湖醋魚味道確實還挺正宗的,畢竟之前張惠蘭可是南方大戶人家的女兒,所以這些南方地道的菜色他還是會幾道的。

他嘗完之後對這個菜的味道也是讚不絕口,然後就開始又和趙偉業聊起了之後發佈會上面的事宜。

總算把之前的那個話題給繞出去了。

宋乾在和趙偉業吃完飯之後也沒有聽趙偉業的話留在這裏住宿,再加上之前發生的事情,所以張偉業也不太好意思讓人家留下來了,於是宋乾就帶着所有人離開了。

他們一家子都走出來送宋乾。

趙偉業出來的時候還晃晃悠悠的,整個人好像要摔倒了一樣,確實是喝的有點多了。

所以就由趙曉敏親自送他們上車,在臨別的時候趙小敏在宋乾的耳邊低聲的說,“真是不好意思,趙總,我爸之前說的話您別放在心上,他今天喝的有點多,腦子不太清楚。”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宋乾臉上露出一個奇怪的笑,然後朝着趙小敏揮了揮手,“那我們改天再見。”

“嗯,改天見。”趙小敏站在那裏和宋乾擺了擺手。

趙小敏看着宋乾的車越來越遠,直到最後消失不見,變成了一個小黑點,心中是悵然若失他回想着剛剛宋乾意味深長的表情,他究竟是什麼意思?讓人這心裏沒着沒落兒了。

所以說連帶着他晚上睡覺都沒睡好,腦海裏面不斷的響起宋乾那樣意味深長的表情。

於是她拖拖拉拉的直到凌晨三點多鐘才睡着。

在艾格斯拉大酒店的會議室裏,拉着一個紅色的橫幅,上面寫着“熱烈祝賀宋乾投資入股趙氏房地產公司”。

就像是之前趙偉業所說的,他會把這一次的記者招待會弄得紅紅火火的,果然一開場非常的隆重。

基本上是業界有名的記者都到了。

畢竟先不說,趙偉業親自來請,就說這個話題,心已經足夠勁爆了,肯定是可以吸引人的眼球的。

一個年紀輕輕的投資天才,爲什麼要投資一個,負面新聞不斷,即將要走向破產的,房地產公司呢,這其中的原因也是耐人尋味的,大家有的抱着看熱鬧的心態,有的則想看看這個商業奇才,怎麼樣翻手爲雲覆手爲雨。

所以說這些記者一大早就到了,非常的自覺,他們甚至都已經在腦海裏面想象出如何給這一次的事件寫一個吸引人眼球的標題了。

就在上午十點鐘記者招待會,準時開幕了,宋乾還有趙偉業兩個人全部都是穿着高定的西服,身後是跟着自己的助理。

兩個人在所有記者的見證之下籤訂了合同,完成了入股所需要的手續,宋乾以二十億資金強勢入駐了明和房地產公司成爲裏面最大的股東。

他們將會共同打理明和房地產公司,讓明和走向更好更遠的方向。

他們兩個人互相握了握手,閃光燈在這個時刻不停的在閃爍着。

終於來到了令記者最興奮的提問的環節了,畢竟如果他們想要報道出彩的話,還是需要藉助這一次的提問。這些記者全部都是業界非常知名的人士,他們撰稿的能力可見一斑,所以他們說的問題往往都是直戳人心。

率先提問的是一位女記者,她身穿職業裝目光灼灼的看着趙偉業和宋乾,“我想請問一下。宋總,您爲什麼忽然之間要投資明和,衆所周知明和即將走向破產,您將自己所有的流動資金全部都集合起來,是已經準備好明和日後的發展方向了嗎?您就這麼有信心可以將它拉入正軌嗎?”

“宋總,這個問題,我先來回答一下。”趙偉業開口說到。

“首先我要指出你話裏面的錯誤,明和並沒有即將要走向破產,我們背後還是有可以啓動的資金的,我女兒趙小敏之前投資項目淨賺六億,我和宋總的這一次合作,只是希望給明和尋找到一個更合適發展的方向,讓明和可以走得更遠。”

“那宋總您也認爲明和是可以再重新盛大起來嗎?”

“如果我不是認爲民和可以走得更好,更遠的話,那我爲什麼又要和趙總合作呢?首先我是一個商人,自然是率先看中了明和背後蘊含的無限可能,我之前已經勘測過了,就在明和還沒有完全竣工的養生花園中,有一處地下溫泉。”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溫泉全部都震驚的看着宋乾。

那裏有溫泉,他們怎麼不知道?

其實不光光是記者,趙偉業都愣了,什麼,這是什麼情況?他怎麼都不知道?宋乾說的這件事兒呢?

他之前做養生花園的時候,就是希望可以打造一個休閒場所,再撈一筆,畢竟現在大家對於養生方面都是非常感興趣的。

生活水平上去了,大家自己自然就都在想怎麼讓自己活的更好。

只可惜哪出養生花園後來因爲手底下的資金不足,也沒有辦法繼續建造下去了,於是暫時的閒置在了哪裏。 “宋總,這處溫泉會成爲下一步明和地產主打的產品嗎?”

“是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商量要在全國各地開連鎖,這溫泉是個好東西,它對於人的身體是非常好的,可以給人身體補充各種微量元素,而明和在有了更多的其中資金之後就可以實現進一步的偉大抱負。”

“可是之前明和房地產一直都有傳聞,在哪裏有不乾淨的東西,凡事住進去的人都沒有好下場,這樣的說法,您只是單純的用一個溫泉來吸引大家會不會力度也有一些不夠?這些表面的血頭上的東西也並不能夠解決,實日記上面的問題呀。”

畢竟如果那個地方不安全的話,就算是有溫泉大家也不會想要過去的。

“關於這些玄學方面的事情,你問我,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爲此特地請來了風水大師李龍昌老師和著名地理學教授古石教授,來給我們全方位的說明一下,關於這件事情。”

“大家鼓掌歡迎。”

緊接着現場就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從外面走進來了兩位中年男人,其中一個身穿白色和的寬袍,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另一位則身穿任棕色的西服帶着一個金絲框眼鏡,一看就是一位充滿智慧的學者。

“這兩位在各自的領域上面都非常的有名,之前我已經請二位對明和房地產做了深入的瞭解和調查,他們兩個人就是最有權利發言的人,接下來我們一起歡迎二位進行講解。”

在場的所有人都非常好奇,這件事情對實麼對於這樣神祕有未知的事情,所有人都很想了解,所以大家都安靜的洗耳恭聽。

李昌龍用風水學的角度上面來說明了一下明和房地產處的地理位置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並且也是一塊風水寶地而古時咋說了一下有關於地下溫泉的事情,說那裏是一處天然的溫泉,並且做了大量的數據調查一一的擺在了ppt上面有事實有依據,讓在場也無法辯駁。

趙偉業則非常的震驚,究竟是什麼時候?宋乾開始做的這一切的,而他自己本人作爲民和房地產的主人卻是一點都不知道,甚至星半點的風聲都沒有傳過來,這宋乾還真是神了。

宋乾這一次請來的兩個人是在業界非常知名的,所以記者們也全部都知道這兩個人的事情,不是什麼宋乾請來的騙子,還有託既然這麼權威的人都已經發表意見了,那麼他說的肯定也不差了。

這下子就把之前鬧鬼的事情澄清了,順便還宣傳了一下他們地下的天然溫泉是對人體多麼的好,又打了一次廣告。

讓權威人士來打廣告,這個效果是非常顯著的。

在場的所有人聽到了他們的說法,頓時都沸騰起來了,大家交頭接耳喋喋不休。

就在這個時候古龍又開口說道,“其實什麼鬧鬼之說,純屬無稽可談,我推斷那是地下溫泉水在產生熱量的時候頂到了地殼,與空氣發生了反應,所以纔會發出動靜,於鬧鬼的事情並沒有什麼關係。”

在場的所有人也都是知識分子,本來也就對鬧鬼的,這個事情將信將疑的現在一聽要專業人士的講解就瞬間明白了,不過就是人云亦云罷了。


至此記者招待會開得十分成功,而在一邊一直觀看着的趙小敏母女兩個人終於放下了一直懸着的大石頭鬆了一口氣,他們兩個人激動的把手握到了一起,終於他們明和房地產活過來了。

“有救了,終於有救了,媽我們不用再擔心公司會倒閉了。”

“是啊,這段時間我這擔驚受怕的,每天連覺都睡不好,終於可以解決了。”

“這應該不是我在做夢吧,小敏。”張蕙蘭十分的擔心擔心眼前的這一切都不是真實存在的,等他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就又要告知每天一大堆煩心的事情,沒有被解決。

“媽,你不是在做夢,確實是真的,這一次是宋總幫了我們。”

“真的要好好的,感謝宋總,如果沒有宋總的話,那咱們一家子可就要完了,公司也就要倒閉了,這個宋總真是太厲害了。”

“嗯!他的確很厲害,媽,回頭我們好好的感謝一下人家。”

“這還用多說嗎?當然要啦!”張惠蘭開口說到。

趙小敏眼睛一直緊緊盯着在講臺上從容不迫的宋乾,他此刻散發着一種成功人士的感覺,好像是帝王睥睨天下一般。

所有的問題在他的手中都可以變得遊刃有餘,無論面對記者提出的怎麼樣尖銳的問題?他都可以非常完美的應對。


趙偉業覺得這是她這些年開的最輕鬆的記者招待會,他之前還擔心記者到底會說出什麼樣尖銳的問題,他萬一回答不上來怎麼辦?現場氣氛尷尬怎麼辦?搞得他都沒休息好,連夜背了一大堆稿子。

現在看來真的是他多慮了!宋乾一個人都可以處理的非常完美,其實沒有他都可以。


“我們這一次會大力開發天然溫泉這個項目,養生花園將會爲所有想要在這個喧鬧的城市當中想找一絲靜謐的城市人的一個可以安靜修養的地方。”

聽到宋乾這麼說,在場的所有人瞬間就給他鼓起了掌。

他們都是生活在這個社會裏的社畜,每天拼死拼活的確實想要找到一個安靜能夠休養生息的地方。

閃光燈不停的在閃爍着,記者們分筆結束,記錄着宋乾剛剛的所有的言行。

“我們的養生花園系列會持續的推出各種優惠活動,而且也歡迎各位進對我們進行批評指導,只要有意見的人都可以提出來,我們將會不斷完善,這個項目爭取把它打造成一個國際知名的項目。”

宋乾說完這話是趙偉業水仙帶頭哭泣里長,他覺得宋乾說的話非常具有感染力,讓他都大受鼓舞,他覺得未來他們一定會充滿希望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就這樣宋乾攜帶了20億的資金投入到了明和房地產公司。 宋乾還有趙偉業也在這一刻開啓了,正式合作。

終於忙活了,將近三個小時的記者招待會完畢之後,大家把所有人給送了出去,在場的記者得到了禮待,個個人都笑意盈盈,畢竟很多時候這些成功人士並不把他們記者放在眼裏,但是這一次他們明顯感覺到了尊重。

私心裏就已經把這個企業的形象拉高了。

趙偉業則是不由分說的拉着宋乾去西餐廳裏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