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怡就問女兒,你的婚姻一點也不能維持下去了嗎?

女兒聽母親這一句問,立馬臉上流漏出愁苦萬分的苦楚。

吳學睿就說:「媽媽,當初不管我怎麼反對這場錯點鴛鴦的婚姻,你以死相逼,非得讓我嫁給劉向明。

無奈呀,我只有犧牲自己的幸福,嫁給你給我選中的掙錢狂的「佳婿」。

直到現在,他每天只顧得談什麼大生意、掙大錢,根本不顧我的死活呀。

他幾個月不回家一次,就算是回到家,也是不停的接電話,還是談生意上的事兒,連跟我說話的機會也沒有。

那媽您說,我有什麼幸福可言呢?我還怎麼能維持下去呢?」

「那你心裡早已決定離婚了是吧?」母親認真的口氣問,並沒有斥責的意思。

女兒她鄭重地說:是呀,我就是已經決定跟他離婚了。

薛順利一聽這句話,立馬臉上顯得很喜悅。

吳媽媽說:「媽媽也同意你離婚。」

女兒立馬蒯著母親胳膊說:「這次你怎麼這麼開明啊!」

「學睿呀,你是不是喜歡他呀?」媽媽指著薛順利問。

女兒急忙四處瞅瞅那位保姆在哪裡。

「不用擔心,我讓她去買菜和牛肉了。」

「是啊,我們倆感情深厚,心心相印……」薛順利點點頭說,

「是啊,我們倆從小學就是同學,一直到大學都是同班同學呀,學睿她活潑可愛,我很喜歡她呀!」

這時大門的開門聲響了。

三人立即轉移話題。

「學睿呀,媽媽想請你吃過飯,跟媽媽去買幾身衣服,你就陪媽媽去好嗎?」吳夫人要救女兒出軟禁的籠子,就這樣說。

「好啊好啊。媽媽吃什麼飯呢?我在家悶了幾個月,我就跟您去買衣服吧。」吳學睿會意一笑,就趕緊答應下來說。

「那好,我開車送你們去吧。」薛順利立即微笑著說。

「你開車的技術行不行啊?可別出什麼事啊?」吳學睿故意這樣問。

「你放心好了。我開車的駕齡十幾年了,一點問題也沒有。」薛順利說。「那咱們走快吧!」

「吳夫人,劉夫人,請你們留下來吃飯。我已經給劉向明打過電話了,他馬上就回來。」孫暢張開雙臂攔住吳家母女,她一副陰鷙的表情說。

「怎麼,你想攔住我們嗎?放肆,你還想用劉向明來威壓我嗎?我告訴你,就是他的父母來了,也絲毫不能阻擋我帶走女兒!

你算什東西?你給我滾開!」吳夫人猛地推來她的雙臂,以凜凜的威嚴,擲地有聲的語言,鏗鏘有力地呵斥道。

「誰也不能把她帶走!」沒見大人,忽然傳來一聲阻止的聲音說。 孫暢給劉向明通風報信,她很著急的語氣說:劉總經理,你的岳母和他家的新司機,現在已經來到你家……

你岳母故意把我支開,她讓我去超市買菜和肉。


劉向明就立即給她下達指令:「孫阿姨,你給我想法拖住她們,絕對不可以讓我岳母,把我夫人給帶走。

如果我回到家后,不見了我的夫人,那你別想再在劉家幹了。」

「是。」孫暢聞聽他的話后,就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蔬菜和牛肉。

然後她就急匆匆地返回到劉家。

她一進門,就看到仨人都很緊張的樣子,而且是立即把話岔開的樣子。

她又瞧見吳夫人,果然要帶走她的女兒。

孫暢就急忙張開雙臂攔住她們。

可是,吳夫人把她的手猛地推開,還怒火萬丈地訓斥了她一頓。

她正不知所措時,劉向明還沒進門,就忽然大聲阻止的聲音:「你們誰也不能把她帶走!」

王靜怡看到女婿忽然闖進來。

她頓時怒氣沖沖地說:「怎麼?我這個親娘還不能帶女兒回娘家,好好待在一起幾天了嗎?

這幾個月來,你不讓吳學睿走出劉家大門半步。

你這是在軟禁我女兒。

我……」

「誒喲,我的肚子忽然像針刺一樣的疼起來了。

哎喲哎喲疼死人了。」吳學睿不想媽媽說下去,激怒丈夫。

她就一邊齜牙咧嘴,一邊喊著疼說。

「學睿你怎麼了?」媽媽和薛司機很著急地問。

「你是什麼人?輪得著你操心我老婆嗎?」劉向明滿臉醋意地責問這位並不帥氣的年輕小夥子薛順利。

「我著急的是,她像得了急性闌尾炎,所以得趕緊帶她去醫院給她治病啊。

這病可耽誤不得。」薛順利尷尬地看著他這位正牌的,且又是合法的丈夫,找理由說。

「誒喲,誒喲疼死我了。」吳學睿喊疼聲更高了。

「小薛,你看看把學睿疼成什麼樣兒了?快快快,你快點扶著學睿上車,去醫院。」吳夫人蹙眉苦臉,用命令的口氣說。

「媽,要送她去醫院,也是我去送。哪裡輪得著他去送啊?」劉向明聽聞岳母的話,有點不滿,皺著眉說。

吳學睿她想:只要是能讓我離開這個家就行。

他很忙,不至於一直待在醫院陪著我。

她想到這兒,就點點頭說:「誒喲疼死我了,那你還不趕緊地帶我去醫院呀?」

劉向明再怎麼反對老婆離開家,但她生病了,總不能硬不讓她去醫院接受治療吧?

他就立即彎下腰抱起吳學睿,走出家門,走向他的豪華轎車。

吳學睿扭過臉對媽媽和劉向明一挑眉,一擠眼,意思是:我用這招,讓她親手把我抱出了家門,我夠聰明吧?

我想出這一妙招,也終於可以把自己解放出來了!

吳夫人讓薛向明,開車跟著劉向明開的車,來到了醫院。

劉向明又抱著老婆,剛走進急診室。

他手機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他接了個電話,然後對岳母說:我……我公司里有急事找我,那學睿就交給媽了。


他說著,也不管老婆的病情怎樣,就著急忙慌地走了。

「不是,向明,學睿的病還不知道怎麼樣呢?你就這個么走啦?」王靜怡望著閨女女婿急匆匆地走著的背影問。

「我有一大單生意要簽合同呢,所以就麻煩媽多費心了!」劉向明頭也不回地說。

吳學睿倏地噙滿了淚水,她指著丈夫,切齒痛恨地說:媽,你看清楚了沒有?


我的死活他管嗎?

這就是你當時相中的所謂京城最富有的富家公子嗎?

「吳夫人,我對那個心裡只裝著金錢利益的人太失望了。」薛順利也很生氣地說。

吳夫人她也對這位富豪公子,不再換有任何幻想了。

她也覺的,女兒跟劉向明的婚姻,註定不能幸福美滿了。

這次王靜怡接受了教訓,她支持女兒起訴離婚。

他還交代女兒說:如果女兒下次再找女婿,最最主要的是,得看對方的人品,可不能再重蹈覆轍了。

……

張文慧給爸爸打電話,他笑呵呵地也很著急地跟二女兒說話。

「爸爸你這麼高興,是咱們的村裡發生什麼喜事了嗎?

「是啊。確實有兩件喜事呀。

一喜是:你李中秋阿姨,今天生了個又白又胖呼呼的女娃娃!」張光明給二女兒說了這第一個好消息。

「秦叔叔李阿姨很有志氣呀,他們為了追求理想,非要等到做出了一番成就,才要孩子。那也就是說,你們仨人取得了什麼成果嗎?」

「呵呵,讓你猜對了!

這第二件喜事是:我們仨人又培育出了高產、優質、抗旱、抗病蟲害、抗倒伏的糧食棉花的新品種。

而且我們申請的專利,已經我們批下來了!」

「啊?這兩件事,就是令人高興的事情啊!恭喜恭喜,我為爸爸點贊!」張文慧興奮不已地說。

「爸爸很忙,就不跟你說了,咱們得空再聊哦。」張光明說完,就要掛電話。

「爸爸先別掛斷電話,我也要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我和吳學軍要宣布訂婚了!」

張光明在電話那頭喊道:月娥呀,你快點來聽聽,咱們家的二女兒決定訂婚了。

張文慧在電話這頭聽到媽媽跑過來的腳步聲。

「我是媽媽,文慧要訂婚了呀?太好了!」李月娥高興地接過丈夫手中的電話說。

張文慧又問了爸媽的身體怎樣?

爸媽都對著電話說:我們的身體都挺好的。

爸爸又對著電話說:「你不要操心家裡的事情。


你只管去專心致志地學習。

再就是,去準備你和學軍訂婚的事情就行了。」他又說了一句得空再聊哦。

然後他就去忙了。

吳學軍在旁邊聽了,也興奮地不得了。

他感佩地說:我聽了,很敬佩他們把自己的青春和一腔熱血,都奉獻給農業事業。

我更為你的爸爸這麼優秀的基層幹部,而感到敬佩不已!

也為他們做出了如此的優異成績,而感到驕傲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