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跟了出去,就看到王改摸着豆豆的腦袋。

“以後想吃了,你就找那個龜兒…那個叔叔,讓他告訴阿姨,阿姨就給你做好不好?”

田媛媛眼神之中感激滿滿。

王改笑道,“姐,剛纔實在是不好意思,你多擔待。”

田媛媛拉着豆豆,微微欠身,“沒事,謝謝,謝謝。”

“小事小事,你有事就找我哥,他要是不幫你你就告訴我,我收拾他。”

王改大大咧咧道。

田媛媛被王改的直爽勁兒給逗笑了。


再度致謝。

王浩剛把門關上。

誰知道剛關上就有人敲門。

一開門,發現是是田媛媛。

田媛媛拉着豆豆,“王浩,謝謝你。”

由衷的感激,欠身道謝。

“沒事沒事。大家都是鄰里鄰居的,互相幫襯應該的。”

寒暄幾句,各回各家。

大半夜,王浩聽到樓道里有聲音。

起身出門去看,發現兩個人鬼鬼祟祟的站在田媛媛家門口。

每個人手裏面都端着一個桶。

直接就潑在了田媛媛家門口,潑完之後轉身就跑。

濃重的血腥味惡臭味瀰漫而出。

令人作嘔。

這種都是一些催債的小把戲,就算是報警也是沒什麼關鍵性的作用,這幫潑皮無賴就是這個樣子的。打不死的小強一樣。

王浩捏着鼻子追了出去。

“站住!”王浩喊了一聲。

兩個無賴回頭,“哪來的狗雜碎,滾!”

王浩揪住兩個無賴,一陣暴力輸出之後。

“天亮了,等沒人了,去把你們搞得東西收拾乾淨聽到了嗎?”

兩個無賴抱頭痛哭,“聽到了,聽到了。”

隔天一大早。

鄰里鄰居都站在樓道里面捂着鼻子,對着田媛媛家指指點點。

出門後的田媛媛整個人傻了。

大清早剛起來就看到這麼添堵的事情,心情一時間墜落到了谷底。

一股無力感洶涌而來。

“這幫人也太不是東西了!”黃阿姨第一個站出來大聲呵斥道。

“這是我兒子沒看到,這要是讓我兒子看到的話,那幫流氓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做出這種事。”

黃阿姨再度道。

王浩掃了眼這個老太太。

旁邊一個老大爺斜了眼老太太的大胖兒子,“大強還有這個本事呢?”

“那可不,其實我兒子可是咱們銀州市跆拳道冠軍,只不過我兒子不喜歡張揚而已,之前那幫人來找媛媛要債就是我兒子給打走的。”

看到旁邊的人都是存疑,黃阿姨立馬看向田媛媛,“不信你們問媛媛。”

田媛媛茫然擡頭後,隨後點點頭。

“哎吆喂,原來咱們大家夥兒都忽視了咱們鄰居還有這麼一個江湖高手呢。”

大強完全繼承了自己親媽的不要臉本質。

"都是舉手之勞,沒什麼可以說的。"

黃阿姨斜了眼王浩,眼神輕蔑。

王浩看的一臉矇蔽,但是轉念一想,可能是昨天王改捅破了牛肉醬的事情。

“那下次那幫人再來的時候,大強你可得幫幫媛媛啊。”老大爺道。

大胖子不以爲意的擺擺手,“分內之事。”

無巧不成書,大胖子話音剛落,臉上的笑容還沒有退去,凌亂的腳步聲傳來,從樓梯口涌進來幾十號人,氣勢洶洶,上來之後直接朝着這邊而來。

領頭的正是之前來過的那個龍哥,旁邊還跟着昨晚的兩個無賴。 原本還挺熱鬧的樓道里面忽然就安靜了下來。

鄰里鄰居緊張兮兮的看着東哥一羣人過來。

田媛媛的臉色霎時間變得雪白。

王浩剛來,這幫鄰居也都還不熟,所以就在人羣的後面,而且這會兒又是大胖子的裝逼時刻,所以大家都把大胖子大強衆星拱月般圍着。

龍哥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滿意的看了眼牆壁上面的動物血液和泔水。

捂着口鼻,看向田媛媛,“看來我來的還正是時候啊,要是再來晚一點你就去上班了。

田媛媛,我們老闆說了,今天就要錢,要是今天不給錢的話,那我就得帶你去見我們老闆了。”

聞言,田媛媛把豆豆擋在身後,“龍哥,你再寬限幾天好不好?我馬上發工資,只要是發了工資第一時間就給你還錢。”

龍哥滿臉油膩笑容走向田媛媛,一隻手去摸田媛媛的臉蛋兒被田媛媛躲開了。

"我也想給你點時間,但是我們老闆說了啊,今天必須要見錢,十一萬。"

田媛媛面色發白,“怎麼又成十一萬了?”

“你的公公和你的小叔子又去賭了,加上上次欠的錢,加起來十一萬,他們說了,還是來找你。”

田媛媛氣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你們去找他們要,他們欠的錢他們自己去還,我只還以前欠的錢。”

“那我管不着,我就是個要債的,你要是想說,那就去和我們老闆當面去說。”

田媛媛淚水止不住得打轉。

шшш_ Tтkā n_ Сo

旁邊得鄰居老大爺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你們這幫人還講不講道理了,欺負這孤兒寡母得幹什麼?她公公和小叔子欠的錢,他們去還不就行了,你們找一個女人這不就是欺負人呢嗎?"

龍哥摘了自己的墨鏡,“你哪位啊。你算個什麼玩意兒跟我這麼說話?他媽有你說話得份兒嘛?”

老大爺怒目相視,但是再也沒敢說什麼。

偷偷看向了黃阿姨和大強,希望這兩個人說句話。

龍哥活動了一下脖子,“怎麼個說法啊田媛媛?究竟是給不給錢了?不給錢就得跟我們走。”

田媛媛乞求道,"龍哥,我實在是沒錢。"

“沒錢就跟我去見我們老闆。”

田媛媛抱着豆豆,絕望得淚水止不住得瀰漫。

龍哥撓了撓耳朵。

“不給是吧?帶走!”

幾個馬仔立馬上手拉扯,田媛媛一個女人怎麼可能打得過幾個男人,當即就被扛在了肩膀上,幾個馬仔趁機偷偷吃豆腐。

“救命!”田媛媛歇斯底里得哭號掙扎,但是無濟於事。

“住手!”一道大吼聲忽然傳出。

龍哥回頭,發現是那個老大爺。

"老東西,你他媽事兒挺多啊。"龍哥不爽道。

老大爺看向大胖子,“大強!快救人啊,你不是跆拳道冠軍嘛?快救人啊!”

大胖子眼神發直,喉結上下滾動,額頭上面已經冒出來細細的一層汗水。

“你?跆拳道冠軍?”龍哥把鼻樑上得墨鏡往下劃了一下,翻着眼睛看着大強。

黃阿姨一咬牙,“怎麼?我兒子是跆拳道冠軍不行嗎?這才幾天就把我兒子忘了?”

龍哥明顯是愣了一下“我見過你?”


黃阿姨趾高氣昂道,“這才幾天,真的是打了沒記性,你們那天來欺負媛媛被我兒子打跑了,今天還敢來?還想被我兒子打嘛?”

田媛媛絕望痛哭,人在絕望中很多事情都能做出來。


“大強救我!”田媛媛大喊一聲。

龍哥上下打量着大胖子,嘴脣裂開,露出一下笑容。

“你打過我啊?”

大胖子滿頭細汗,嘴脣發抖,看了眼那邊絕望的田媛媛,大強一咬牙。

“龍哥,給個面子。”

龍哥聞言整個人一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

大胖子舔了舔發乾的嘴脣,“龍哥,給我黃華強一個面子。”

龍哥就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黃華強?你把你自己當成了向華強是嗎?還要老子給你面子是嗎?那要老子給你跪下磕個頭認個錯嘛?"

大強舔了舔嘴脣,“磕頭認錯就算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