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虎聽到葉荒說的,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不可能。

“你先冷靜一下,跟我說說瑩瑩的具體症狀。”

葉荒察覺到了王小虎情緒越來越強烈,恐怕任誰聽到這種消息情緒都會不受控制,畢竟王小虎爲了給妹妹治病幾乎付出了所有,但是現在葉荒過來,只是看了一眼握了一下手就說瑩瑩根本沒有病?


王小虎看了一眼妹妹,瑩瑩乖巧的站在一邊,沒有說話,但是眼睛裏流露出的是掩不住的失望。

“妹妹從小就體弱多病,尤其是在過了12歲之後,原本還只是偶爾的昏迷,在12歲之後就變成了經常性的昏迷,有時候嚴重了甚至連呼吸都會停止,這些年來全國各地的一生我幾乎走了個遍,但是仍然沒有人能都知道我妹妹到底是患了什麼病,直到那個老中醫說我妹妹是絕脈。”

藝員裁判

葉荒在聽完王小虎說完這些之後也陷入了沉默。

12歲之後變得經常性昏迷?


這會不會和12歲之後就能控制身上的貓耳貓尾有關係?

“瑩瑩,我聽你哥哥說,你有貓耳和貓尾?”

瑩瑩聽到葉荒的話,看了一眼王小虎,那意思彷彿在說爲什麼把這些也告訴這個人?

瑩瑩終究還是沒有說話。

王小虎有些尷尬。


“瑩瑩,其實這位葉大夫,不單單是大夫,還是屬於一處祕密的國家機構的成員。”

“安全局。”葉荒接道。

“我聽你哥哥說你身體有些異常,很符合變異人的情形,我現在很是懷疑你奇怪的病情應該是和你身體的變異有關係。”

“那你會把我抓回去做切片研究嗎?”

瑩瑩怯怯的說道。

“當然不會!我見過更多比你還要神奇的人,也都沒有被抓去做切片研究啊!你放心,安全局不會做那種事情。”

瑩瑩將信將疑的看向哥哥。


王小虎給了妹妹一個肯定的眼神,畢竟今天王小虎親眼看到了一個渾身冒火的傢伙,現在對於安全局的存在已經深信不疑。

“你可以現在可以將耳朵和尾巴都伸出來嗎?”

葉荒試探的問道。

“可以……”

“太好了,那你展示一下給我看看吧!”

“砰砰砰!” 通靈畫師︰鬼王大人太難纏

“開門!瑩瑩妹妹開門吶!”一個及其猥瑣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瑩瑩漏出了驚恐的神色。

“什麼人?”

葉荒問道,王小虎也很是迷惑。

“我剛剛交過房租啊,應該不是房東,我在這裏也不認識什麼人啊。”

王小虎奇怪,還是起什麼去快門,但是卻被瑩瑩拉住了衣角。

“哥哥,不要開門,他們是壞人。”

“恩?”

“快開門呀,瑩瑩小妹妹,我們來一起做遊戲呀,嘿嘿。”

Wшw•ttk an•C〇

門外又傳來了更大撞擊聲,還有另一個男聲傳來。

“你說的那個非常漂亮的小妹子就在這裏?”

“對對對!就在這裏,那模樣那腰身,真的是,肯定能賣個好價錢!”

“可是我聽說她是個病秧子啊!”

“大哥,這你就不懂了,就是有些有錢人喜歡這一口,能賣個大價錢呢!”

“放屁!我會不懂?我特麼早就知道了,快撞門!”

外面的聲音絲毫沒有掩飾,王小虎聽到這裏都已經快要氣炸了,光天化日郎朗乾坤,居然還有人做這種買賣人口的事情?

尤其是對象還是自己妹妹,至聽語氣就能知道妹妹如果真的被他們擄去之後會發生什麼!

也幸好今天遇見葉荒,才能早一些回家,不然的話……王小虎不敢在想下去。

“真是豈有此理!快報警!”

王小虎第一時間想到的還是報警,但是拿出手機之後卻發現沒有一絲信號!

“該死!”

王小虎都忘記了這筒子樓裏面根本沒有信號。

王小虎望向廚房,看向那裏的菜刀。

但是衣服卻被妹妹死死地抓住。

“瑩瑩,你不要害怕,先去房間躲一下,等會就沒事了,聽話,乖。”

嘭!

這筒子樓裏面的所有東西都沒有質量可言,門居然就被這樣撞開!

“呦!還有不少人呢?”

三個彪形大漢和一個瘦小有萎縮賊眉鼠眼的中年男子走進來。

見到裏面不止一個人居然沒有一點慌亂的情緒!

“果然是個美人,老大一定會喜歡!”

後面那漢子也不管葉荒王小虎就在客廳中中間站着,直接就走上前去,先要將瑩瑩拉出去。

“你們要幹什麼!?你們是在私闖民宅知道嗎!?快滾出去,我已經報警了!”

王小虎死死的將瑩瑩護在身後。


“報警?哈哈,你儘管報警吧,等警察趕到,你妹妹都從少女變成少婦了!啊?哈哈哈哈!”

那人及其囂張,完全不把警察放在眼裏,後面的人聽到這大漢的話,也是紛紛大小。

“你們眼裏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

“王法?呵呸!我們蛇牙幫就是王法!快把那個女人叫出來,不然就把你們全部抓走,看你們細皮嫩肉的,把你們賣到那些變態基佬手裏有你們好受的!”

蛇牙幫?

“你們是要把她捉住送給張正祥嗎?”

“呦,小子竟然知道我們老大的名字?”

“既然你知道我們老大的名字,必然也就知道我們蛇牙幫的厲害!老老實實的把人叫出來,不要讓我們用強的!”

“好啊,人就在這,過來帶走吧。”

葉荒閃人讓到一邊。

“葉荒,你!”

王小虎根本不會想到葉荒會這樣做。

“哈哈哈!算你識相!”

瑩瑩看到這一幕也是心寒,沒有想到哥哥帶回來的這個人竟然這樣懦弱。

但是王小虎知道葉荒根本不是這樣的人,就連蛇牙幫的老大都被葉荒給廢了,葉荒又怎麼可能害怕這幾個蛇牙幫的幫衆?

“葉荒,爲什麼?”

“爲什麼?因爲他識相!哈哈哈哈!”

那大漢已經走到王小虎身邊。

王小虎想要阻擋,但是被那大漢一把推到了一邊。

葉荒在旁邊默默的做着準備,他當然不可能讓那人當着自己的面傷害瑩瑩。

葉荒這麼做自然是有深意,原來剛纔葉荒跟瑩瑩說讓瑩瑩漏出貓耳和貓尾的時候,竟然從瑩瑩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絕對是一個異能者!

而且等級還不低!

現在葉荒之所以不阻攔這些人,也是因爲葉荒想要看看瑩瑩在面對危險的時候能不能將自己的潛能爆發出來。

葉荒前來其實抱着兩個目的一個就是治病,但是卻發現瑩瑩並沒有病,第二個原因就是將瑩瑩異能者的身份註冊了。

但是葉荒剛纔明顯的感受到了瑩瑩身上強大的波動,有改變了想法,原本只是想將瑩瑩註冊在案,但是在感受到瑩瑩體內的力量之後,動起了將瑩瑩吸納進安全局的想法。

畢竟現在瑩瑩生活困苦,進入安全局也是一個不錯的出路,並且進入安全之後也能有更好的治療瑩瑩身上怪病的方法。

但是進入安全局必須要表現出一些非凡的能力,現在也可以說是葉荒給瑩瑩的一個考驗吧。

王小虎已經被推到一邊,但是房間太小,根本退不到哪裏去,王小虎被推到一邊,走了兩步又是來到那大漢面前。

這回那大漢再也不客氣,揚起沙包大的拳頭就朝着王小虎打去。

葉荒目不轉睛的看着,想着在最後一刻出手,這只是個測試,當然不能有人受傷!

“不要動我哥哥!”

瑩瑩突然大吼一聲!

桌子上的杯子瞬間炸裂,葉荒沒有防備也是被這一聲尖叫震的耳朵生疼!

至於那幾個普通人更是悽慘,包括王小虎,全部抱着頭身體一陣搖晃,連站都站不穩。

“那是 ……”

葉荒看着瑩瑩有些震驚,雖然早就知道瑩瑩可能擁有一對貓耳,但是巴掌大的貓耳出現在一個人的頭頂的時候,還是相當震撼的。

“咦?好像不是貓耳?”

好像確實不是,因爲則耳朵比貓耳大了太多,這倒不是重點,重點是這耳朵比起貓耳圓潤了不少,而且也更加毛茸茸的,與其說是貓耳不如說是虎兒。

瑩瑩背後的尾巴也顫顫悠悠的翹起,這更加讓葉荒堅定了想法,因爲這尾巴完全就是老虎的尾巴,只不過顏色是白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