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孃親,你們別隻顧着打情罵俏,看看下面是不是爹爹要找的東西?” 後邊傳來蘇齊打趣的聲音,蘇紫陌和沐雲軒同時往下看去。

只見他們下邊的道路上,數十張馬車拉着滿車的紅色箱子,這條路並不是管道,是通往其他城鎮的路。

蘇紫陌看了看,足足有十八車。

“雲軒,下邊的會不會就是你的聘禮啊?”蘇紫陌有些咋舌,從皓月國拉着這麼多的聘禮過來,這一路上招搖過市,得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啊!難怪會被人劫走。

“陌兒,不用看其它的,就看那一匹匹價值千兩的千里良駒就知道是我沐家的產業,聘禮太多,我就猜到他們根本來不及快速轉移,真是巧了,這沒出來多久就給撞見了。”沐雲軒笑意絕絕的說道,只要聘禮在今天之內帶回去,他沐雲軒成婚就有機會了。

“爹爹,孃親,齊兒和哥哥下去看看吧!你們繼續打情罵俏。”蘇齊笑米米的看了一眼沐雲軒。

蘇紫陌則是有些尷尬的別過眼去,這個臭小子,膽子越來越大了。

“齊兒,櫟兒,小心點。”沐雲軒爽朗的說道,脣角的笑意很燦爛。

“你看看,齊兒都被你慣壞了,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蘇紫陌回頭瞪了蘇紫陌一眼。

“你啊!老是爲他們操心,齊兒是調皮了一點,但是無傷大雅,我沐雲軒的兒子就是把天捅破了還我這個父親頂着呢?”沐雲軒語氣狂傲不拘。

蘇紫陌聽了微微蹙眉,這樣真的好嗎?

十八車聘禮,而且每輛馬車上都裝的滿滿的,馬車又被又比平常的馬車大又寬。

在蜿蜒曲曲的道路上,在周圍綠葉的映襯下,形成了一條血紅的長蛇。

幾十個穿着向強盜的人正在邁力的趕着馬車。

“雲軒,你這到底有多少聘禮啊!”蘇紫陌看着這樣壯觀的陣式,真的是琳琅滿目。

“陌兒,大大小小共個一千八百樣。”

“這麼多?”蘇紫陌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她蘇紫陌有這麼值錢嗎?蘇紫陌仰頭估量了一下自己……猛然想到了什麼?貌似不是她值不值錢的問題?而是禮數的問題……。

“咣噹……。”一聲,由於馬車寬,路基窄,走在最前面的一輛馬車,右車輪滑下了路邊,導致後邊的馬車全部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爲何停下?”一位騎着馬,看起來是頭領身穿黑衣的男子的上前來問道。

“頭,馬車太寬,右輪掉到路下邊去了,得讓兄弟們過來幫忙才行。”趕車的人仰頭,臉上有些無奈,前面的路會越走越窄,他們被追上的可能性很大。

“快過來這裏幫忙,他們很快就會追過來的。”

男子大聲吆喝着。

有七八名黑衣人快速的走了過來。

“快,大家一起合力,把馬車擡上來。”

“好!”幾人七手八腳的開始擡馬車。

“起!”一名男子一邊用力一邊喊着。

*個高頭大漢試了好幾次都沒有都沒能把馬車擡上來。

蘇齊小小的身影落在馬車上,笑米米的看着他們。

“各位叔叔,你們用力的同時,可要小心一點,別把我孃親的嫁妝給弄壞了。”

猛地聽到這稚嫩的聲音,幾人就像見了鬼似的看着蘇齊,手上也忘記了用力,在受力不均的情況下,馬車又往路下移了幾分。

“哪來的小鬼頭快走開?”騎馬的黑衣人有些又驚又怒的看着蘇齊,這小孩出現的太奇怪了,他們一點都沒有發現,他們可都是神玄期巔峯的修爲,而他是聖玄期一階的修爲,居然沒有發現這個小孩子的靠近。

等等,他剛纔說什麼?他孃親的嫁妝,難道是……?

“大叔,你看看你們,好不容易出來打個劫,連後路都沒有想好,你這不是自尋死路嗎?”蘇齊故做一臉惋惜的說道。

“你這個臭小子?胡說八道什麼?”聽到蘇齊的話,男子一臉的驚慌,看了看身後,其他人並沒有追上來,一個小孩子而已,殺了便沒事。

“虎焐,把這個野孩子給我殺了?”男子陰沉沉的看着蘇齊,只怪他今天運氣不好,不怪他心狠手辣。

虎焐得令,抽出腰間的刀,毫不留情地向着蘇齊砍去。

只是這一刀下去,卻撲了一個空,蘇齊突然消失在了馬車上。

“啊!”看到這一幕,大家倒吸了一口冷氣。

“頭,人呢?”虎焐驚訝的瞪大眼睛看着馬車上,難道剛纔他們都出現幻覺了嗎?

“怎麼可能?他剛剛明明就是坐在馬車上的。”帶頭的男子也非常的驚訝!難道他們見到了鬼不成?

“各位叔叔們,我在這呢?”蘇齊坐在路邊的大樹上笑米米向着他們招了招手,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今天這幾十位大叔要倒黴了。

“虎焐,秋山,你們兩個去抓那個小鬼,其他的人繼續擡馬車快點。”

男子神情有些驚慌的深色的,語氣催促,今天的事情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這些拉聘禮的馬車又大又寬,數量龐大,又全部都是一些價值連城的好東西,他們又沒有多少時間,只能把馬車往深山裏趕,留下斷後的兄弟,也不知道能撐多久?

“呵呵……!叔叔們,你們要小心一點,不要把我孃親的嫁妝給弄壞了,要不然我爹爹可是會非常生氣的哦。”

看着衝上來的兩個黑衣人,蘇齊無所畏懼,一臉笑嘻嘻的,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漸漸冷意迸發。

男子這時纔有時間鎮定下來探測蘇齊的修爲。

這一探測,把他嚇了一跳,這孩子看起來不過五六歲而已,居然是神玄期二階的修爲。

蘇齊看着快要到樹下的兩個黑衣人,伸出白希的小手,快速的摘下兩片葉子往黑衣人擊去。

“哼!一個神玄期二階的修爲也敢出來撒野,虎焐,這孩子一定是蘇紫陌的孩子,抓活的,利用着孩子讓蘇紫陌再給我們兄弟送一筆辛苦費過來。”

“好的,頭。”虎焐好向看到了滿堆的金子,泛着貪婪的笑容朝着蘇齊走去。

剛轉身,一片綠葉瞬間映入眼簾,離眉心只有一張紙的距離,虎焐想躲避,頭還來不及移開,葉子已經進入了虎焐的眉心,虎焐身體瞬間僵直的往後倒去。

而另一個雖然躲過了一劫,臉部被劃得鮮血直流。

“啊!虎焐……。”騎馬的男子大驚失色,沒有想到只是轉個身的時間,他的兄弟就死了。

“可以讓你們瞬間明白,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輕敵,否則後果往往是自己難以意料的,這就叫做人賤一輩子,豬賤一刀子。。”蘇齊冷冽的說道,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去是笑意絕絕。

“這些人看起來並不像普通的的強盜,修爲都很高。”

蘇紫陌蹙着秀眉說道。

“不錯,他們並不是普通的山賊。”沐雲軒冷冽一笑,如果他猜得沒有錯的話應該是巫族的人。

看着沐雲軒的表情,蘇紫陌接着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他們是誰的人了?”

邪王醜妃 “陌兒,這次我讓雲城的人送聘禮過來,除了雲城的人以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君臨天現在還沒有那個時間來管這件事,至於慕容澤禹更是不可能,星月國最近也發生了很多事情,他忙着回去爭皇位去了,而這些山賊的修爲都在神玄期巔峯以上,四國之間,是不可能會有這般修爲的山賊的。”

“你懷疑他們是巫族的人?”

沐雲軒笑了笑,肯定的說:“陌兒,不是懷疑,而是肯定。”

如果他們真是巫族的人,他們爲什麼要劫雲軒的聘禮呢?要不是有特殊的理由,庚桑瑤敢冒這個險嗎?蘇紫陌蹙眉凝思着。

“去,把這個小兔崽子給我殺了,爲虎焐報仇。”

騎馬的男子大聲吼道。

“頭,要是再耽擱下去,他們可就追過來。”

一名擡車的男子有些擔憂的說道,他們只是留下了十位兄弟斷後。

“哼!你們用人力加修爲,快點把馬車擡上來,我去對付他。”

“是,頭。”男子回頭,快速的指揮其它幾人擡馬車。

男子陰沉沉的看着蘇齊,他就不相信自己聖玄期一階的修爲對付不了他一個神玄期二階的小娃兒。

“叔叔,看你玉樹臨風,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居然連我這麼一個漂亮的小娃娃你都想殺,想必你一定是人渣中的極品,禽獸中的禽獸,而且據我觀察,你左臉欠揍,右臉欠踹,天生就屬王八的。”

蘇齊坐在樹幹上,兩條小短腿一晃一晃的,那小模樣要多自在就有多自在。

“你這個臭小子,你,你你有本事你再說一遍。”

男子被蘇齊的話氣得口水直噴,雙眼冒火,指着蘇齊的手抖得很厲害。 “叔叔,我經說了一遍了,也不見得你把我怎麼樣呀!”

蘇齊笑米米的騰飛起身子,小腦袋左右搖換着,那如星辰的大眼,彷彿會說話一般。

蘇齊快速的給暗中的哥哥使了一個眼色。

蘇櫟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當擡馬車的人喊起的時候,蘇櫟快速的注入玄氣,又猛的收回,讓快要被擡到路上的馬車又掉了下去。

“啊!”擡車的幾人驚訝不已,“怎麼會這樣呢?”

“頭,這也太奇怪了!”他們這些人中,個個修爲出衆,又是五六個人合力,不可能連一張馬車都擡不起來。

“哼!一定是這個臭小子暗中搞鬼,你們繼續擡,我去對付那個臭小子。”

男子腳踢了踢馬腹,朝着蘇齊走過去。

“不想死就乖乖的下來,否則我就殺你。”

“哎喲!叔叔你可別嚇我,我膽子小。”蘇齊裝作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其實呢?誰都不會想死的,但是像叔叔你這樣越老的人,反而越怕死。”

蘇齊口裏含着一片葉子,說話有些模糊不清的。

蘇紫陌看着兒子吊兒郎當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陌兒,就讓齊兒在玩一會,等青楓他們過來在收拾他們也不遲。”

沐雲軒看出了蘇紫陌心裏的想法。

“那臭小子就是這德性,就是喜歡捉弄人,和人耍嘴皮子,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人已經認認出齊兒的身份了。”

“無妨,他們今天就只有死路一條。”沐雲軒冷冷地道,微藍的眸光裏冷酷無情,比地獄使者更加的冷酷無情。

“臭小子,活的倒是挺有勇氣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是你逼的老子非要殺了你這個小娃娃的。”

男子呵斥一聲,飛身舉劍朝着蘇齊飛去。

站在離蘇齊不遠處的蘇櫟看到這一幕,猛的用玄氣斬斷馬車上的繩索,馬車和馬瞬間分離,棕色的駿馬受驚,不顧一切的往前面飛奔而去。

而看到這一切的人,對這一切束手無策,他們甚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事情就已經發生了。

“快,快去把馬追回來。”一名藍衣男子反應過來,快速的飛昇去追。

而蘇齊這邊,當男子的劍快要到達蘇齊的胸口時,男子手中的劍被一根黑色的鞭子快速的纏住。

“啊!”男子猛地一驚,偏頭看向蘇櫟。

這一看把他嚇了一跳,但更多的是驚訝!既然是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孩子。

更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孩子居然能擋住他的劍。

爲了能殺眼前的臭小子,這一劍他可是用盡了全力的。

“叔叔,刀劍無情,你剛剛太沖動了。”蘇齊不緊不慢的說,“今天這事可就是你們的不對了,你們誰的車不打劫,偏偏大劫我爹爹的東西,可真讓人爲你們擔心。”

聞言,男子黑着臉,“說吧,你們來了多少人?”

蘇齊輕笑道:“讓我想想。”蘇齊擡眸,望着天上,似事在冥思,小手還摳了摳鼻子。

然後低聲說道:“叔叔,要是我沒有記錯的話就來了我們兄弟兩人。”

男子聽的嘴角直抽抽,要是就來了這麼兩個小孩就把他今天的事情給攪黃了,那他今天還真的是死路一條了。

可話又說回來,以這兩個小孩的本事,要找到這裏並不難。

“頭,馬跑了,怎麼辦?”

男子垂眸,狠了狠心說道:“把馬車推下山坡去,這一車的東西不要了,讓後面的馬車繼續趕路。”

聞言,蘇櫟眼眸裏閃過一絲狠戾,下邊的幾人已經開始推馬車。

蘇櫟快速收回纏住男子劍的幻影神鞭,幻影神鞭就像會長一樣,快速的纏住了要倒下去的馬車。

蘇櫟一鼓作氣,把馬車移到路中央,順利的擋住了後邊的馬車。

飛身下去,快速的和底下的幾十個神玄期巔峯的糾纏在一起。

黑色的幻影神鞭在他的小手中宛若游龍,揮舞自如,每一下都是快,準,狠,神玄期巔峯的人都很難近他的身。

“砰!”一名黑衣人爲了躲避蘇櫟的鞭子,把馬車上的一個紅色錦盒撞到了地上。

“哼!小爺還讓你們小心一點呢?你去想把我老孃的嫁妝毀掉,你們今天要是敢耽誤了我老孃的婚姻大事,小爺讓你們驢見驢踢,豬見豬踩。”

蘇齊雙手環胸,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隱隱約約蹦出怒氣。

看着離自己不遠處的男子,蘇齊早已經明白二人之間的修爲差距,硬拼,他絕對打不過眼前的這位男子。

他蘇齊懶得去浪費那個力氣,小手腕翻轉,從衣袖口裏取出一包東西,以淬不及防的速度朝着男子揮去,兵不厭詐,何況的還是一個小孩子,別人也不會說他欺負人的。

“啊!”男子雖然發現了蘇齊的動,快速的佈下屏障,沒有任何防備的他卻還是晚了一步?臉上卻吃痛,身子一軟,人往地上落下去。

“卑鄙,你竟然暗中下毒。”男子陰沉着臉看着蘇齊。

蘇齊搖着頭,噘着小嘴,一根小手指晃了晃,“叔叔,你又錯了,對付你們這些妖魔醜怪,一定要壞,要不然吃虧的可就是我了。”

“小小年紀,不要臉。”

男子怒聲吼道,身體劇烈的顫抖着,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體裏面的玄氣正在被慢慢抽走,男子的心裏莫名的擔心了起來,這樣下去,他們一定會全部死在這裏的。

“叔叔,你又錯了,我一個小孩子要什麼臉,不要臉的時候把臉拉下來,踹在褲襠裏也沒有人知道我不要臉啊!”

蘇齊這會斜靠在樹幹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頭。”

“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