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麼會這樣?!!

。。。。。

至於,鄭磊爲什麼會想起這麼做?

讓我們看看鄭磊在衛生間中一聲怒吼之後,所發生的事情!

……

四下飛濺的水珠,隨着巨大的吼聲,在整個衛生間裏來回震盪的時候,衛生間的門突然被人推開了,一個略顯低沉的中年男子聲音,從門外飛快的傳了進來:“張若寒確實可惡,不就仗着自己速度比較快,比較能跳一些嗎?便自以爲是的上了天,如果我要是你的話,就在比賽的時候,趁着他在起跳或者飛奔的瞬間,裝做不是有意的,隨便往他的腳面上,那麼用力的狂踩一下,我就不信,他還能夠飛起來得分!”

低沉的聲音,宛如一道不可阻擋的溪流,猛然鑽進了鄭磊的心中,使得怒火中燒的鄭磊,想要大叫一聲好主意時,卻聽到了衛生間門“啪”得一下,瞬間合上的聲音!

“你是誰?”

Wшw⊕тт kān⊕co

回過神的鄭磊,連忙轉過身子,一把推開大門後,探出頭左右張望時,卻發現衛生間外的通道里,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

??

心下十分不解的鄭磊,隨手帶上衛生間的門後,像球場內狂奔過去!

張若寒,你是決不可能勝華橋提,千萬不要逼我!

眼中隱現紅光的鄭磊,縱身跑出了球員通道,卻絲毫沒有注意到,在衛生間旁邊,某一個夾道里,那雙比豺狼的眼睛,還要陰森殘忍幾分的雙眼!

……

年輕人,就是衝動,不過沖動得真好!

沒想到,自己憑藉着這張無用的記者證,在球員通道里遊走了半天,苦於光有方法,而無法施展之處的時候,竟然碰到這麼一個衝動的年輕人,

真是天助我也,連天都幫我!

陰森殘忍的雙眼中,隱現讓人心寒的綠芒時,隨手將在手裏不停把玩的記者證,裝進了上衣的口袋裏,轉身向通道的出口走去。

。。。。。

時光的鏡頭,再次回到此刻的紅三環體育館中。

看到張若寒一動不動的倒在地上,鄭磊更是一動不動的盯立在當場,看臺上的丁雷,嘴角邊露出一抹陰森森的得意笑容,轉身向出口處走去!

而江娜等女孩,還有所有關心張若寒的人們,卻隨着主裁的一聲哨響,如瘋了一樣,向倒在地上的張若寒衝了過去!

…….

勇者的天空下,沒有服輸的人!

只有滴滴透心涼的眼淚,在臉上,在心上四下的飛散着!

勇者天空的寫完了,龍翔乃潛!

人的一生中,就是在挫折中長大的,更何況天降大任於斯人的人!

以後的舞臺,是世界的,當金龍再次擡頭的那一刻,讓我們乘着他去追夢吧!

如果大家對這個夢有憧憬的話,就請和小鬱來一起追夢吧,讓我們在夢的世界中,品償着淚水和歡笑!

請不要對情節有異議,這是在一個多月前就已經寫好的,會給大家一個老樹開新枝的情節,謝謝,請靜候下文! 「這件事情,怎麼說好呢?」

李雙希覺得,自己要找一個比較好的說法。來掩飾自己的……不靈活。畢竟她從屋頂踏空,然後去抓樹枝的行為,確實是有點……不!李雙希覺得非常蠢。

「隨便說,在朕和你哥哥面前,不用拘束。」

皇上的筷子一直沒有停過。其實李雙希的手藝是真的不錯啊。看來以後還可以讓她多做一餐。

「皇上啊。她這不是拘束,是覺得非常丟臉,所以不願意說。」

看著李雙希的臉,一會一變的樣子,又連繫到他們看星星時的情景。李雙希那個既害怕又興奮的樣子,他估計李雙希大概是,在他走了之後,又開始陷入在害怕中,然後一腳踩空了?

不過,要是她真的害怕,就不會隨便亂動了吧。不亂動也不會踩空了。

「怎麼樣?你哥哥是不是很了解你啊?」

看著秦少嶺和秦暮暮這兩兄妹一來一往的,皇上覺得有秦暮暮在宮中也是不錯的。至少少嶺和小九都能變得更加高興了。再說子安好像也和她有來往。

雖說這姑娘的性子不是他所喜歡的,但她要是能被自己這幾個看重的孩子喜愛著。那這姑娘算是很不錯了。

「哥哥了解妹妹,那不是應該的嗎?」興許是喝了幾杯,李雙希不僅身子暖了,膽子也跟著大了,「皇上啊,奴婢跟你說。這個哥哥,不要也罷。」

「怎麼說呢?」

聽著李雙希這般說辭,皇上的興緻也大了。要是聽到少嶺的一些事情,他也能好好樂樂。

「奴婢為什麼會掛樹上?」李雙希夾了幾口菜,「這都要怪哥哥!所以,奴婢覺得……如果您不罰他,奴婢就不說!因為說了也沒用!」

李雙希是真的喝大了,不僅僅是不再拘謹,這膽子一下也增長的太快了。這下皇上更高興了。原來這姑娘飲酒之後的表現,比平時要有意思多了。看來,他之後可以找她多多飲酒,順便讓她多做幾道小菜吃吃。

宮裡的御膳房雖然好,但這麼多年了,就算一直求變,也真是膩得慌。還是老三舉薦的好,要是秦暮暮落選了,進不了宮。他一輩子也吃不上曾經記憶中的好東西了。

「好!」皇上決定把李雙希的火煽得更大,「朕就准你,隨意罰你哥哥。他要是敢不從!你就來告訴朕!」

「皇上英明!」

李雙希得到滿意的答案后,整個人就放得更加開了!

「奴婢啊,之前給您做栗子。然後呢,奴婢去御膳房的時候,他們告訴奴婢,沒有栗子了……」

「朕記得,那天子安給朕送了很多栗子,朕就賞給下面的人了。」

那天,公主把從御膳房討到的所有的栗子全都送給了乾元宮,還說是要孝敬父皇。這女兒的荒唐事,皇上閉著眼睛就能數一大籮筐。不過也是因為,她總能給他帶來歡樂,所以他才這麼寵愛這個唯一的女兒!

「嗯……不說了,不說了……」

她的臉變得潮紅,整個人的眼神變得迷離,坐在椅上的身子也發著軟。她努力把自己坐正,想要繼續夾菜,沒想到已經沒有菜了……

「為什麼不說呢?」

「啊……」李雙希灌了最後一杯酒,「您看啊,現在沒有菜了,也沒有酒了。而且奴婢繼續說,一定又被您罰,奴婢很聰明的!不說了,不說了……」

李雙希翻了個身子,滑到桌子下面,然後又爬了起來。

「朕保證不罰你!」

「那菜呢?奴婢不想做了啦!」

這種話都說得出來,她真的是醉的不行了。要是平時,應該又嚇得不敢動了,或是跪地求饒了吧。

「胡內侍,滾過來,讓御膳房再做幾個菜!」皇上也喝得有些醉了,但也十分盡興,「問問暮暮想吃什麼?」

「吃烤雞!奴婢要吃烤雞!」

油光光,水滑滑,一看就特別好吃的大雞腿……雞翅膀……還有雞胸肉!這可是她以前最愛吃的!

「快去,別讓暮暮餓著了。」皇上把僅剩的幾個花生米倒在了李雙希的碗里,「暮暮,你繼續說。」

「好!奴婢一定說的讓皇上開心!」李雙希迅速把花生米塞到了嘴裡,「後來啊,奴婢為了栗子,就和安公主打了一架,然後奴婢用哥哥換了一車栗子……然後我就被杖責了……再然後哥哥還要罰我……把我丟在屋頂。」

現在連奴婢都不自稱了,開始徹底釋放真我了。皇上對這樣的秦暮暮越發感興趣了,其實她真的挺有趣的。難怪這麼多人都喜歡和她一起。

「然後你就掉下來了?」

但皇上繼續問道,前面這些事情雖然錯綜複雜,還涉及什麼毆打公主,販賣畫師等等,一聽就有些邪惡應該被治罪的事情,但皇上覺得,都沒什麼。最重要的是開心嘛。

「然後奴婢就開始找下去的路。然後呢……」李雙希好像想不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奴婢就看到那邊有棵樹,中間有距離,但看起來不遠。奴婢呢……就想搏一搏,最後奴婢就這麼一跳。沒摔死,掛樹上了……」

這聲情並茂,醉態朦朧,手腳並用描述的樣子,徹底逗樂了皇上。今晚,秦暮暮真的讓他開心了。

「好好好!暮暮,你說得對。你這個哥哥不要也罷。」

「是啊!但我覺得最大錯誤的人,是皇上!」

此話一出,現場陷入沉默。在這沉默中,李雙希發現沒有人回應自己,又開始想了想,自己剛剛到底說了什麼。

她好像說了……皇上,錯了!還是最大的那種!

「奴婢錯了。」

清醒過來的李雙希,立刻嫻熟的跪下了,她到底做了什麼?醉酒誤人……

「怎麼就又這樣了呢?」

剛剛那嬌蠻任性的樣子,也著實是比平時可愛,結果一下就回去了……

「奴婢,不該說皇上,千錯萬錯都是奴婢的。皇上是絕對不會錯的。」

預想中的震怒,或是又是一頓板子,並沒有到來。不如說皇上和李雙希完全在想兩件事情。皇上今晚摸清了這姑娘的性子。就是個窩裡橫的小姑娘。

跟不熟的人就拘謹有禮,對熟悉的人就各种放肆。皇上到了這般年紀,就想看到這樣活潑可人的女子。

「把你妹妹扶起來,帶她去洗洗手。」皇上指揮著屋裡完全沒有醉的秦少嶺,「等下還要吃烤雞。這跪來跪去的。」

秦少嶺帶了李雙希出去。而李雙希在想……

還有烤雞吃啊! (注:本書的古加泥爲中國人,非境外人士古加尼,以此類推,汗)

紅三環體育館內,大屏幕上的比分輕輕的跳到了九十七比九十八,全場比賽結束的哨音,也已經緊隨着跳動的比分而響了起來,但是場地內的一些觀衆們,僅僅打量了那個鮮紅的比分一眼,甚至很多人連看都沒看比分,便心急如焚的向球場上衝了過去,

因爲球場上那個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身影的安危,在此時他們的心中,要比一場比寒的勝負重要的多!

他們真的希望,他們心目中的勇士,在剛剛一次比悶雷還要令人顫抖幾分的巨大撞擊聲中,不要受到什麼傷害!

但是,在他們的心中,又都清清楚楚的明白,承受發出如此巨響的撞擊,一個沒有做出任何保護動作的人,能不受傷嗎?

如海浪般的人潮,眨眼便淹沒了鄭磊釘立在當場的身影,如果不是有華橋的隊友們,在第一時間團團圍住了鄭磊,鄭磊也許已經在幾千雙充滿憤怒的雙拳中,成爲第二個躺倒在地板上的人!

合力把張若寒的上半身抱起後,江娜和小云心痛到極點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似的,拼命的灑在張若寒身上,正準備向上天祈禱,希望張若寒能夠像和淮工貿比賽中的那個倒地一樣,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的重新站起來時,卻無意間發現她們晶瀅的淚珠,落進了地板上一灘殷紅的血跡中,而張若寒的右太陽穴上半釐米之處,仍在向外一滴一滴的流淌熾熱的男兒熱血!

“別哭了,現在不是哭的時候,不要耽誤了上醫院就診的時間!”省工院隊的校醫,略微的查看了一下張若寒的傷勢,向兩個女喊一聲後,轉頭向王猛叫道:“王猛,快點過來,把張若寒扛起來,送醫院急診!”

“艾,好的!”

身材胖碩的王猛,深蹲在地上,在隊友們的幫忙下,將張若寒斜扛於右肩後,站起身子,一邊大喊“讓一下,大家讓一下!”一邊從層層包圍的人羣,自動分開的人縫中,向外狂奔而去,身後緊緊跟着四個向是失了魂般的女孩,還有心驚膽顫的隊友們。

正想動身,跟王猛等人一起向體育館外奔去的李華,卻被cuba大賽組委的工作人員給攔了下來,告訴李華,片刻之後,需要進行東南賽區的頒獎儀式,要頒發東南賽區的冠金籃板給省工院隊,還需要省工院進行剪球網和華橋大華球員們握手等一系列活動!

李華聽清cuba組委會工作人員的話後,眉頭完全的皺在了一起,怨恨的目光,從華橋的球員們、教練身上一掃而過,緊緊鎖在定在嘴中不停嚷嚷着“我不是有意的”鄭磊身上後,怒斥道:“我的隊員都總冠軍球隊害成這樣了,現在生死未卜,你認爲我還有心情去接受頒獎,去和天下無敵的總冠軍球隊,握手嗎?對不起,恕我辦不到!我們省工院不是冠軍,他們纔是!他們永遠都是!”

怒斥之後的李華,轉身向場館內的出口跑去,留下了一臉難堪的cuba組委會工作人員和華橋球員們,還有看臺上、場地中怒目圓睜瞪着鄭磊的安徽觀衆們,以及主席臺上,不住嘆氣搖頭的大人物們!

……

原本應是鮮花,掌聲,榮耀彙集成一片歡樂的海洋之時,卻因爲一個人心中,被勾引而出的魔念,惡念,而變成了如此讓人心痛,如此讓人無奈的局面,真是可惜,可嘆啊!

在吳霆的要求下,李華無奈之中,只得留下謝強一個人參加頒獎儀式。在所有安徽觀衆們,看到令他們激動不以的cuba東南賽區的冠軍金籃板,抱在代表整個省工院隊的謝強一人手中時,或許他們的心中,此時滿是對省工院隊的尊敬,滿是對張若寒的崇敬吧!

但是,他們卻沒有想到,坐在省立醫院急診室門外的江娜,卻是在以淚洗面的痛苦呻吟着,

若寒,爲什麼,你要這麼執着!

執着到爲了比賽的最後勝利,而放棄了保護自己的一線機會?

難道,這就是籃球場上勇士二字某一方面的詮釋嗎?

還是爲了勝利,爲了籃球,爲了大家的快樂,爲了大家的榮耀,你就可以心甘情願的付出自己的一切?

但是,爲什麼你沒有想到,你要是出了什麼事,你的家人怎麼辦?

深愛着你的我可怎麼辦?

……

當晚,十一點多,急診室上的紅燈終於滅了,走出急診室的一中年大夫,隨手取下置於臉上的口罩,還不曾深深的喘一口氣,卻被一羣狂涌而上的年輕人,團團的圍在中間,緊跟着就是一陣七嘴八舌的轟炸,瞬間將中年大夫目瞪口呆的盯立於當場!

片刻後,回過神的中年大夫,面上露出幾分不耐煩神色,猛然一聲大吼:“吵什麼吵,這裏是醫院,都給我肅靜!”

隨着中年大夫的一聲大吼,場面頓時安靜了不少,然後在中年大夫板着臉的,有關人員跟他過來,無關人員在原地等候的命令下,江娜和李華二人,跟着大夫走進了急診室旁邊的一間辦公室裏,而其他十幾名隊員和三個女孩,只能無奈的在原地等待着。

……

辦公室裏,中年大夫仔細的端詳着,張若寒顱內透視的x光片,然後,擡起頭,打量了一眼坐立不安的江娜和李華二人,面色凝重的開口道:“患者,已經可以確診爲右太陽穴上方受到嚴重撞擊,造成了局部性的腦震盪!因爲受到撞擊的地方,偏近於要害部位,所以前景堪憂。通過測血壓,抽血化驗,做心電圖、腦電圖,等一系列的檢查結果之後,患者將會昏迷一段時間,並且就算在醒來之後,也會極有可能發生類似於,失明、失聰、失聲和失憶等主面的後遺病徵,目前國內對這種病的治療方法,只限於依靠患者自身慢慢調養,並輔以藥物治療,但是什麼時候能夠難夠清醒,還有清醒後到底會發什麼後遺徵,可就不得而知了!”

什麼!

聽清大夫的話後,江娜的心臟像被撕裂了那麼的痛,眼前一黑,險些跌到在地板上,幸好被站在身邊的李華,給一把架住了,但是,江娜早已哭得發紅、發澀的雙眼中,又再次向外狂奔出一顆顆心碎的淚珠,根本無法接受張若寒的傷勢,竟然會這麼嚴重的事實,這叫她可怎麼辦啊!

“大夫,患者是一個運動員,如果發生以下的情況,讓他怎麼繼續運動生涯,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把這種病儘快的完全治好!”李華強忍住心中的悲痛,以一種近乎顫抖的聲音,向大夫諮詢道。

“從患者和你們的穿着上,已經可以看出你們是從事體育運動的人!但是,最容易這種傷的,也正是運動員啊!”大夫嘆了口氣,幽幽的說道:“要想把這種病治好,國內真的辦不到,國外嗎,讓我想一下!”

中年大夫說完後,開始沉思起來,於腦海中不停的搜尋着有價值的線索,可是,苦思冪想了半天后,卻依然沒有絲毫的頭緒!

哎,

中年大夫,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這麼年輕的一個運動員,卻落得如此的下場,真是可惜啊!

等等!

運動員?

運動員!

“對了,我想來了!”

中年大夫一聲驚呼後,伸手向辦公桌上的鍵盤,飛快的擊打過去,然後,“啪”得一下,用力的擊打了一下回車後,面帶微笑的指着電腦屏幕,開口道:“如果有條件的話,你們帶他到這裏去試一下,這裏可是號稱運動員腦震盪救星的地方!”

“什麼地方?”

李華和江娜的心中一喜,向着中年大夫的辦公桌飛撲而去,兩道顫抖動的目光,緊緊的鎖定在電腦屏幕上的一行巨大的英文之上,

“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