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塵冷著臉,掃去一眼,便是輕哼一聲。

這些傢伙,他現在也不必理會,若是賽上遇到,好好教訓一番便是。

這邊的動靜,自然引起了一眾院老導師的注意,那齊姓老者望來一眼,便是笑道:「這一位,想必就是那位燕塵了吧!」

白龍道:「正是!」

「白副院長,這一次,你們白凰運氣不錯啊!」齊姓老者意味深長道。

「哪裡!哪裡!」白龍笑道。


那老者再看來一眼,便是轉身,沖白龍道:「白副院長,請吧!」


說著,便與白龍一道,邁入了大門之內。

兩支隊伍緊跟而上。

穿過通道,眼前霍然開朗,一片震天喧囂撲面而來。

環目一掃,便見偌大一個競技場中,人山人海,匯成汪洋之勢。

場面之大,卻是燕塵第一次見得。

入了場,兩支隊伍分開。在白龍帶領下,白凰隊伍往左側行去,在特設的席位上坐下,靜待爭霸賽開始。

約莫半個時辰后,便有數名老者掠上了台。

「肅靜!肅靜!」

一名老者環視全場,朗聲大喝。

霎時,場中的喧囂驟然止歇。

「比賽即將開始,還請各大學院的負責人上台,為本院的參賽學員抽取號牌。」

話音落下,白龍起身,身形一晃,驟然消失,再出現時,已至台上。

緊接著,其餘三大學院的負責人亦是上了台。

一刻鐘后,抽牌結束,白龍回到席位上,依次給一眾學員發了號牌。

「這是你的!」

白龍沖燕塵道,遞來一塊號牌。

燕塵接過,定睛一看,卻見這一塊玉制號牌上,刻著二十二這麼一個數字。

「二十二號?」

燕塵喃喃一聲,劍眉輕蹙。

旋即,搖了搖頭。

這麼一個數字,並不代表什麼,比賽前幾輪,完全是隨機抽取,誰也不知道到底會遇上誰,可能是本院的,也可能是其餘三大學院的。

到了十六強,才會重新抽取,進行分組。

收了號牌,他便坐好,靜待比賽開始。

又是一刻鐘,才見此前那位老者再度上了台,朗聲宣布:「現在,我宣布,本屆四院爭霸賽,正式開始!」

其聲音洪亮,蘊含沛然元力,滾滾回蕩在武鬥場上空。

霎時,四方起了一陣熱烈的呼聲。

「今日,進行爭霸賽第一輪,下面,開始第一場比賽。」

言罷,他轉身,看向了武鬥台下。

那兒,立著幾名老者,其中一人探手進了一木箱,待取出時,掌中多了一塊號牌。

「七十五號!」


話音落下,自場中一角,躍出一道身影,上了台。

一襲青色制服,正是青木學院的學員。看其胸前的徽章,乃是一位天位學員。

接著,又是一聲高喝:「八十三號!」

話音落下,好一會兒,才從另一側,躍出一道身影,一襲淡金色制服,卻是雲迦學院的人。

定睛一看,那青木學院的學員不由鬆了口氣。

這,也是個天位。

天位之間,還能一戰,贏面不小,但若是在第一輪遇上神位學員,那就倒霉了。

天位與神位之間,還是有著不小差距的。

待那雲迦學員上台,場中再次沸騰,四方響起一片吶喊之聲。

一番激戰,卻是那青木學院的學員取勝。

很快,便是一場場輪過去。

顧飛是九十二號,早早便被抽到,對手是雲迦的一名天位學員,一番苦戰,最終還是贏了下來。

燕塵端坐,一場場仔細看過去,尤其是當那些神位上場時。

再過幾場,便輪到了輕雪,對手是青木的學員,以其實力,自是輕鬆取勝。

到了正午,休場了一個多時辰。

下午的比賽開始,輪過五場,便到了燕塵。


「七十二號!」

一聲大喝,傳遍四方。

緊接著,自那梵天席位上,站起一道身影,縱身掠出,上了武鬥台。

在台上站定,他便看向了台下,那抽取號牌之處,面上露出了些微的緊張之色。

下一刻,那老者再取出一塊號牌。

定睛一看,便是喊道:「二十二號!」 一聲高喝,傳遍四方。

聞言,燕塵不由一怔。

二十二號?不正是自己!

這般想著,他舉起手中的號牌,看了一眼。旋即,眸光一抬,望向了台上。

嘴角一咧,便是玩味地笑了起來。

「梵天學院……」他喃喃一聲,眸中有寒芒一閃而逝。

「二十二號!還請二十二號的學員上台!」台上,那名老者喊道。

而那梵天學員,亦是環目四掃。

燕塵冷笑一聲,緩緩起身。

霎時,一道道目光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落在了他身上。

場中,起了一陣嘩然聲。

「白凰學院?這是誰?」

「看那徽章,分明是神位!還是一年生,對了,應該是那燕塵!」

「燕塵?就是那個白凰的新秀,與太倉家有仇的那個?」

而台上,那梵天學員定睛看來,便是臉色一黑,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怎麼會是這傢伙?

這燕塵,雖說身份低微,但其實力是毋庸置疑的,能擊敗衛驍這個聖族子弟,登臨神位的,又豈是易與之輩。

在第一輪遇上這等人物,當真是倒霉透頂。

但此刻,他只能硬著頭皮上。

在一片喧嘩聲中,燕塵腳尖一點,縱身躍起,飄然上了台。

站定之後,他面噙冷笑,譏誚地看向那梵天學員。

「哼!」

那梵天學員面露慍色,旋即,怒哼一聲,狠狠瞪來一眼。

「小子,你先別得意,想要贏我,可沒那麼容易!」他狠聲道。

「是嗎?」

燕塵不置可否道,眸中的譏誚之色,卻是越發濃重。

「兩位,還請做好準備,比賽即將開始!」

老者朗聲喝道。

少頃,又道:「本場比賽,由梵天學院,狄斌,對陣白凰學院,燕塵!現在,我宣布,比賽……開始!」

一聲叱喝,他便身形一動,掠下了台。

四方,又起了一陣嘩然聲。

狄斌狠聲一笑,道:「我不會讓你贏得那麼輕鬆的……嘗嘗我這武魂的厲害!」

說著,右手一抬,手背上,一道墨色魂印大亮。

下一刻,黑色光華衝天,赫赫然間,凝作一頭巨蛾。

此蛾體型之大,有若玄鷹,通體墨色,籠罩著一層黑霧。其雙翅寬大,有繁複,而又華美的紋路。

定睛一看,燕塵便是皺了皺眉。

蛾類武魂,倒是相當少見。

仔細辨認一番,這才認出,這是一種名為幽冥蛾的武魂。

武魂附體,狄斌渾身一震,通體肌膚上,湧現了一層淡淡的黑霧,面頰上,更是浮現繁複,而又華美的黑色紋路。

一對眼瞳縮了縮,完全化作了黑色,看上去,卻是有幾分妖異。

他扭動一下脖頸,狠聲一笑,看向了燕塵。

燕塵淡淡道:「對付你,我不需要武魂!」

聞言,狄斌面色一變,勃然大怒。

而四方,更是一片嘩然。

「這小子,也太狂妄了吧!那狄斌好歹也是個天位,實力不俗,而且,還是二年生。」

緊接著,自那梵天陣營中,傳出一片響亮的譏笑聲。

「哈哈!這小子,當真狂妄,無知!」

軍少大人,體力好

東方九劍冷哼一聲,道:「這小子……簡直可笑,狄斌雖不如他,但是,若想不用武魂,便擊敗狄斌,實在是妄想!」

說著,面上浮現一抹嘲弄之色,喃喃道:「不愧是個野種,有點實力,就狂妄得沒邊,不知收斂了!」

而在青木席位中,一道身影端坐最後一排。

他緊閉著眼睛,似在冥思。聽得響動,緩緩睜開了眼。

朝台上瞥去一眼,那冰冷的眸中,便浮現一抹譏誚之色。

「這傢伙,還是一如既往的狂妄……不過,能擊敗衛驍,他倒有狂妄的資本。」喃喃一聲,他冷笑一聲,再度閉上了眼睛。

在一側,那妖媚少女玩味一笑,自語道:「這傢伙,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真希望……快點遇上他!」

台上,狄斌面色狠狠抽搐一下,浮現一抹羞惱之色。

這傢伙,實在太狂妄了,不用武魂?這不擺明了羞辱他!

「小子,看招!」

驀然,他大吼一聲,身形一動,便是爆射而出,身形化作了一道黑芒,電掣而來。

瞬息間,便至近前,再度現出身形,一拳悍然轟至。

霎時,剛猛的氣勁,如怒濤狂潮般涌至。

燕塵瞳孔一縮,微露訝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