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右下角用黑筆寫著:looscover。

「這是人馬星語,意思是我愛的家人。哎喲店長,好肉麻啊~~~」

另一個少年搶過照片大聲念出來。

「哎呀你想死了是不是!?」粉發女孩頓時羞惱起來。

阿倫站在邊上微笑著,看著店裡一個客人也沒有。但大家卻鬧成一團,這種感覺讓人很溫馨很舒服。

他也看到了照片上的那個男生。很溫柔的樣子,一定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

黑盤學院

C年級的宿舍區內。

加隆剛剛將身份卡插進房門鎖內,咔嚓一聲打開宿舍房間門,忽然感覺心頭微微一動。彷彿有什麼東西微微啟動一樣,一股莫名的感覺從他心頭湧出來,卻又無法抓住源頭。

他一下子靜靜站在門口,手握住房門門把一動不動。

「這種感覺…好熟悉….」他低聲喃喃著。

咔嚓。

身後傳來對面學員開門的聲音。

加隆頓時驚醒,微微側頭望了眼身後,住在對面的一個男生正對著手錶終端低聲打著電話,一邊說一邊走進房間。

他也推門進去,反手關上房門,將路過學員的腳步聲,說笑聲,外邊懸浮車的引擎聲,全部都擋在外面。

「難道是那個…開始了?」他將空調打開,外套脫下來丟在椅子上,自己一下仰躺在床鋪上,靜靜回憶起來。

當初他選擇這具身體,主要也是因為這具身體周圍似乎縈繞著一絲絲莫名的波動,現在似乎是當初的選擇開始出現應驗了。

仔細回想了下,這種感覺十分熟悉,但又不是很清晰,加隆自己也拿不準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床上仔細想了十多分鐘也還是一無所獲。

嘆了口氣,他直接坐起來,繼續開始今天的例行鍛煉法修習。

掃了眼屬性欄,今天的屬性頁開始微微發生變化了。

『諾諾西瓦.林——力量0.7,敏捷1.2,體質0.5,智力1.4.潛能0%。靈魂極限40.』

「平均所有屬性都提升了0.1的強度,還不錯。」加隆滿意的點點頭。「就是不知道第二層的孔雀功能夠附帶著強化這具身體多少幅度。如果能夠全面突破1點的平均屬性最好。到時候依靠我的格鬥經驗技巧就算是面對手持槍械的特警之類人員,也能有足夠的自保之力。」

強大的密武能夠在修成一層層的關卡時。給修習者帶來各種不同幅度的改變,有的是正面的,有的是負面的,有的無關緊要屬於無害性質。

而孔雀功作為基礎階段的第二層,作為生之密武的第二層,不知道能夠給這具身體帶來多少改變。

加隆又仔細看了下密武和其他技能欄,上邊同樣發生變化,居然又多出了意識力方面的技能。

『意識力——基礎中級。

(鍛煉法:黑盤操縱,黑盤學院免費鍛煉法,持續鍛煉效果微弱,進步速度為十二年/每級)』

「終於鍛煉法也成為技能了,看來是我對這個世界的鍛煉法理解逐步加深,這才在天賦異能中形成足夠的概念。」加隆若有所思。

「能夠形成技能,就能夠被潛能點增強。只是這個世界似乎根本就找不到什麼潛能點存在…」加隆眉頭又微微蹙起。

總裁別逞强

忽然門鈴聲響起來。

加隆看了下時間,這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還會有誰找自己?

他才和愛爾米婭分開,如果有其他人,肯定也會用手錶終端先打電話。

門鈴只響了一次,就不再有動靜。

加隆站起身來。走過去打開門。

咔嚓響聲中,房門外什麼也沒有空無一人,只是地上放著一封信。白色外殼的信封表面,寫著一行字:致諾諾西瓦.林。

加隆撿起信封,再度掃視了一下外邊。兩個路過的學員說說笑笑的走進宿舍樓,除開之外再沒有任何可疑行跡。

他復又關上門。拿著那份信封坐回床鋪上。

「難道諾諾西瓦在這個世界還有什麼特殊的人際關係?或者說是….」加隆撕開信封,從裡面抽出一張沒署名的信紙,輕輕展開。

『諾諾同學,關於明天的第二場比賽,我們希望你能夠主動認輸。』然後是一朵藍色水仙花的圖案。

加隆透過紙背看到紙張背面還有字,他反過來看了眼。

『隆多.林,聚尚域際投資公司商務部談判科副科長。』

『艾美.蘭達,聚尚域際投資公司運營部庫存管理科副科長。』

「這個意思么?」加隆摸著紙張頓時明了了。

「諾諾西瓦的父母都只是普普通通的普通職員,這個什麼科什麼科的職務,應該就是我這次主動放棄認輸之後的代價吧…還真是不錯的平衡手段…簡單有效。」

他可是知道,這樣的職位變動,給整個家庭帶來的是巨大的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個副科長的位置,每年就會增加起碼一倍以上的收入,兩個人都儀器增加一倍多的收入,整個家庭的經濟環境也會得到大大的改善,這也是對方給出的很難拒絕的籌碼。

在這種院校裡面,面對著那些隨意幾句話就能改變自己家庭所有人命運的同學同齡人,也難怪原先的諾諾西瓦那麼偏激自卑內向。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十幾歲孩子應該承受的壓力。

「那麼,我要怎麼處理這件事呢?」加隆拿著信紙仔細思索起來。

他是真正的在認真思索,按照比賽進程,明天決賽的第二場,估計是敗者組挑戰賽的第二場,也就是說,對手是敗者組的精英,現在送來這個交換條件,也是想奪取C5班的勝者組位置。

這點和加隆先前的盤算有些不符。

「而且,這點交換的代價,也少了…」加隆對於打假賽沒什麼排斥,只要達到目的,過程手段什麼的不重要。只是對方給出的這點交換條件,有點太少了,不划算。

嘟嘟…嘟嘟…

忽然手錶終端響了起來,這個時候來電話了。

加隆抬起手腕看了眼,沒有來電顯示號碼,只有一簇深藍色的水仙花圖像。他稍等了一下,迅速打開平板電腦,噼里啪啦的在上邊敲擊了一會兒,然後又拿一根數據線鏈接上手錶終端,這才按下手錶上的接通鍵。

「你好,我們是藍水仙。給您的信函收到了嗎?」對面一接通,頓時一個沙啞的女子嗓音傳進來。


加隆掃了眼平板電腦上某個自己編的軟體畫面,上邊波浪形的曲線微微起伏。回過頭來。

「信函收到了,不過以我的實力,這個價格低了。」

「??」對方顯然愣了下,沒想到加隆會直接這麼說,往往能夠進入排位賽的,無疑都是實力天賦優秀,心氣高傲的角色,一提到要其故意認輸,那肯定都不回有什麼好臉色好語氣,但這次加隆居然很平靜的和她討價還價起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怎麼?」加隆沒有聽到對面的回話,提醒了句。

「有點意外而已,沒想到您能夠這麼理智平靜的和我們對話。」女聲恢復正常,「價格低了,那麼您的心理價位是什麼?能夠說說么?」

「我的實力有衝擊前三的水準,你說這個價位低不低?」加隆反問。

「說是這麼說,但真正到了現在的,無疑都是非常優秀的角色,您說您能夠衝擊前三,巴里梅爾塞斯還有卡烏斯,三人可不是一般人說撼動就能動得了的。」女聲淡淡道。

「我可以在下次比賽中證明。」加隆很淡然回答。

「哦?怎麼證明?」對面忽然換了一個聲音,是個很清脆的女聲,有些冷漠,但卻給人一種很強勢的氣質。顯然是對方臨時換人聯絡了。

「三門二級格鬥技巧怎麼樣?」加隆隨口淡然道。


「!!!….」對面一下子沒了聲音,顯然被鎮住了。

確實,就連巴里梅爾塞斯也只是綜合測評二級實力,總共所有實戰測評科目中,真正能夠作為評測綜合實力標準的,只有十門科目,而這其中,格鬥技巧一下子拿出三門二級水準來,加上加隆先前展現出來的激光炮聚合技巧,就是一共四門二級技巧,已經接近過半了,確實如加隆自己所說的,有著衝擊前三名的實力,起碼卡烏斯的位置時很有希望衝上去的。

「你確定你沒有說錯?」沉默了一會兒,對面終於再度開口了。

「當然。」加隆很平靜的回答。他在戰鬥方面那是絕對的強橫無比。雖然意識力弱了些只能用基本的格鬥技巧展現實力,但宗師級的戰鬥經驗也不是那些小傢伙現在就能夠比擬的。如果是不是月牙的時間限制。他甚至可以絕對保證拿到第三名,幹掉卡烏斯。至於前面的一二名就不一定了,這個世界的二級格鬥技似乎和意識力相關聯,產生了一種很神奇的質變,這種變化是加隆以前所沒有看到過的。他也無法保證那兩人能夠拿出什麼樣的綜合實力。

畢竟他的意識力實在是太弱了,是極度的短板,要是被拖住一段時間,或者出現出乎預料的變化。勝負還真不好說。

「…我們需要考慮討論下。請稍候。」

對面的女聲頓時越發的禮貌起來,顯然加隆的實力遠遠出乎他們的預料,確實如加隆所說,要交換這樣一個高手的一次勝負,不說很容易被學院裁判看出來,就是一般的觀眾也可能能夠看出其中的貓膩,一不小心反而會弄巧成拙。

加隆也不著急。只是靜靜扯過平板電腦,開始噼里啪啦的輕輕敲擊著,他在吸血鬼世界就自學過計算機編程方面的知識,來到這個更加高端的計算機科技世界,倒是很快就適應了這裡的電腦進位程序,這裡的計算機已經不是以前他使用的那種落後機器。而是最次也是量子計算機級別的存在,所謂量子計算機概念,一般的二進位計算機以0和1作為基本單位,在計算時,電腦流動的數據都是無數的0和1。

而量子計算機。可以想象成,二進位計算機中還流動著一台台計算機。在遇到一些難以處理的組合型嵌套難題時,能夠最快的迅速解決。

量子電腦是以集合為單位的計算模式,而以前的電腦則是以元素為單位。計算能力何止進了一大步。針對問題能夠集合式處理,這也是機甲戰艦技術發展巨大的真正原因之一。很多時候專業的分門別類量子計算機,能夠以機甲的某部分複雜的優化組織結構作為集合進行單位計算分析,這樣組合出來的機甲,性能遠超人們的想象,能夠達到一個極端的地步。

正是因為量子計算機和傳統計算機之間的一脈相承,所以加隆接觸這個時代世界的電腦後,迅速的就適應了這裡的編程模式。

他現在使用的這個平板電腦,就是典型的小巧型量子計算機,雖然不是很先進,運算單位不大,但無論多複雜的網路環境,都能迅速反應分析。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加隆不斷在平板電腦投射下來的虛擬鍵盤上敲擊著,屏幕上的旋轉波浪圖逐漸越來越清晰。他已經初步能夠定位對方現在通話的位置了。

「您的要求很合理,如果您明天真的能夠表現出這樣的實力的話。」對面終於再度傳來聲音。

加隆在這段短短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裡,就迅速在電腦上查出了有關藍水仙在學院的一系列消息。

藍水仙組織,是黑盤學院一個比較大型的內幕組織,作為黑盤三大學生組織之一,藍水仙是作為權貴子弟代表的勢力,其內的成員個體實力可能不強,但北京關係網絕對是三大組織中最為強大的,換句話簡單的說,就是一群專門吸收學院公主黨太子黨組成的大勢力。

和以實戰實力為尊的黑玫瑰,還有中間派的千年樹不同,藍水仙的主旨是無論關係背景還是個體實力,都屬於實力的一部分,只不過他們更歡迎權貴子弟,或者說他們的首領領袖本身一代代也都是頂級權貴子弟。

「我們三大組織中,其實很多人對我們藍水仙都有誤解。」對面的女子低聲解釋,「我們不是傾向於權貴,而是只吸收那些能夠自己掙脫勢力背景漩渦的天才,這點是嚴格符合學院宗旨的。」

「我明白,那麼你們打算怎麼做呢?關於我的問題。」

「你的條件,我們十分贊同。」女子很肯定的回答,「我代表藍水仙答應你的要求,精英自然要有精英的待遇。」

她思索了下,也可能是和其他人交流了意見。


「關於和您的合作,我們現在有個新的方式,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接受。」

加隆單手按了下電腦鍵盤上的回車鍵,再度看向那簇藍水仙。

「什麼方式?說來聽聽。」

「新的方式是,如果你真的擁有衝擊前三名的實力,那麼只要你加入我們藍水仙,我們可以支持你衝擊前三名,奪得個人戰精銳的名額。只要你能夠成為精銳成員,我們可以給你最好的待遇,無論是對你的家庭,還是你自己的發展。據說…你曾經的手術費還是你的教員墊付的,想必你也希望儘早償還上哈姆教員的手術費吧?」對面的女子似乎對諾諾西瓦的資料非常清楚。

「什麼樣的待遇?」加隆從來只關心實際的利益。對方這個態度的變化也在他的預料之中,屬於變數方向之一,他並不顯得驚訝。

「你的父母職務不變,待遇灰色收入提升到一年五十萬點,在學院內部,你將得到我們藍水仙的成員一定程度的背景勢力支持,當然C年級你的那個對頭阿列洛也包括在其中,你以後不用擔心他們會用家境背景壓你。而正面的對決相信你也自己能夠應付,上次卡烏斯的幾個朋友不是被你狠狠教訓了一頓么?」女子似乎顯得輕鬆許多了。

「背景力量的保障么?」加隆查出的資料里也顯示了這點,這是藍水仙拉攏有潛力學員的方式之一,家境不好的潛力學員一般容易受到外在權貴子弟的壓迫,這種情況下,還未成長起來的他們異常脆弱,一不小心就會蹉跎被荒廢才情,而藍水仙這樣的舉動,就是充分發揮他們強大背景的優勢之處,調和或者保障潛力學員的發展,最終當這些潛力學員成長起來,成為新一代的權貴,也大多不會忘記這關鍵時候的雪中送炭。

黑盤學院建校數百年,這三大學生組織能夠始終屹立不倒,自然有著其可貴之處,不是單純的囂張跋扈可以囊括的。

只不過能夠讓藍水仙給出這種待遇的,自然都是能夠有很好未來的真正頂級天才,每個年級能夠有五個人都算不錯了。反而是每年吸收的權貴子弟一個比一個多,這樣對比起其他組織來自然就相形見拙。

加隆仔細思索了下,現在的他,也就是諾諾西瓦缺少的正是這點,他的家庭背景很容易被有些權勢的權貴子弟壓迫,這也有礙於他的個人發展。藍水仙給出的支持,正是他最需要的。

「增加我們藍水仙在精銳學員中的力量比,這是我們比較關注的重點,而能夠以大一新生身份就打入精銳的,往往會得到更多資源的傾斜。因為這樣的新生潛力都很大。」女子很誠懇的解釋。「你考慮得怎麼樣?加入我們藍水仙,將是你最好的選擇。」

加隆沉默了下。「據我所知,不是還有其他兩大組織么?黑玫瑰和千年樹….」

「很遺憾,你的對頭卡烏斯就是千年樹的人,而他的哥哥,那個被你意外打傷的測級學員科爾,則是黑玫瑰里B年級的精英成員。加上他們在機甲實戰系專業的關係網,你又沒有展現出很讓人驚嘆的資質和天才,所以沒有邀請你也是理所當然。」女子倒是沒有隱瞞,直接將實情說出來。

「…好,我答應加入藍水仙。」加隆考慮了下,直接回復。加入什麼組織,對他來說反正只是暫時借力而已,只要這個組織給他的印象不錯,他不介意以後成長起來了給予他們回報。而且,最關鍵的是對方很真誠,說的東西都和他自己用黑客技術查到的東西一致,這代表對方是真的想拉攏投資他。

「我們藍水仙的宗旨是,讓每一個成員為我們而驕傲,讓我們為每一個成員而自豪。」女子鄭重回答,「你不會後悔加入。」

加隆笑了笑,掛斷電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巨大戰艦投影下的賽場中

一陣陣的歡呼聲尖叫聲不斷起伏,一次次的從賽場哄傳出來,人群在興奮,叫喊。賽場上空懸浮的巨大浮空艇,側面的顯示屏上不斷刷新著一排排全新的數據。

『A年級,第一位尼古丁凱特,第二位,卡洛斯。第三位,明達。』

『B年級,第一位甘達爾,第二位,露絲特里巴恩,第三位瑪麗。』

『c年級,第一位梅爾塞斯,第二位,巴里,第三位卡烏斯。』

浮空艇屏幕上的數據清晰的顯示出現在賽場上戰績最強的年級排行前三名。這個排名不光是看個人,如果同樣戰績一致,還要看所在的班級排名,以此來確定排位。

賽場上一百多個班級分配格子內,如同蜂巢的小格子一樣,裡面是密密麻麻的賽場各班級選手和教員在不斷交流討論今天即將開始的決賽。

和賽場邊上觀眾們的喧嘩不同,這些格子里的選手精英們,更多的是面色平靜,神色鎮定,四號沒有被熱烈的氣氛所影響。

會被影響而發揮失常的選手在這個階段已經全部被淘汰了,剩下的就是各方面能力素質都越發強大的存在。

在賽場左側的某個黑色格子中。

加隆和費百列薩拉三人正聽著哈姆教員小聲的叮囑。

「今天的賽場不同昨天,千萬前往要記住,冷靜。鎮定,發揮好自己全部的實力。就算輸也不要留下遺憾。」

「明白。」費百列似乎調整過來了,恢復了先前的冷靜。他的目光視線此時不時的飄向另外一側的某個方向的格子。

薩拉小聲在加隆耳邊說。

「費百列昨天遇到他對頭家族的參賽者了,好像對方說了什麼話,把他刺激到了。」

加隆順著費百列的視線望過去,正好看到那個格子里的一個綠髮少女面帶獰笑的對費百列做出抹脖子的姿勢。那個短髮少女看起來很是兇悍,身形矯健,眉角有著一道傷疤,一身白色學院制服給人一種乾淨利落的氣質。

他注意到費百列的拳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微微捏緊。

「還真是…」加隆聽到薩拉在邊上嘆氣搖搖頭。似乎她知道什麼隱情。

不過他也懶得問了,因為馬上就要輪到他上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