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話雖如此,從理智上說,小魔仙不會認為有素昧平生的人,會搭上自己的性命去救她,對方應該能活下來的。

想到這裡,小魔仙急忙從須彌戒中拿出救命丹藥,做好了搶救準備,這些丹藥之中,甚至有一顆無上神丹,是魔始天尊給她用來救命的。

然而,當混元鍾完全浮起來的時候,身處混元鍾外的小魔仙,看到鍾內的情景后,卻完全驚呆了。

滿地模糊的血肉,散落的斷刀,還有在這血肉之中,唯一站著的黑斗篷青年,這青年看起來根本沒有受什麼傷,依舊神色從容,彷彿剛才在青銅古鐘內激戰的根本就不是他。

看到這裡,小魔仙小嘴微張,幾乎瞪掉了那雙原本就大得過分的眼睛,「你……你連受傷都沒?」

小魔仙不得不承認,此時此刻的林銘,有種唯我獨尊,深不可測的感覺,讓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實力極限在哪裡,如果不是他臉色蠟黃,容貌普通,如果他能配上一個稍微英俊一些的面孔,哪怕只是氣質出眾一點,都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你真的……沒事?」小魔仙兩隻小手的指頭不斷的屈伸著,似乎想上來摸摸林銘,看看是不是一摸林銘,他身上就會掉下點什麼零件來。

「我沒事,倒是你,趕緊用藥吧,在這修羅路大荒,重傷不怎麼安全。」

林銘淡淡的說道。小魔仙徹底服了,到頭來,用藥的人還是自己,這牲口是吃什麼草料長大的。這麼生猛?

小魔仙解除了自己的鳳凰真體變身,她的半邊翅膀斷了,哪怕神獸體質逆天,要恢復過來也得一段時間,吞下一枚丹藥,小魔仙又將一些珍貴的金瘡藥粉末灑在自己的傷口上,她一邊做這些的時候,一雙大眼睛還滴溜溜的望著林銘,眼睛中充滿好奇。

「喂,你蠻厲害的呀。你是有特殊體質吧?最後在那個青銅大鐘里,你用什麼法子擋住了能量衝擊呀?」

「你是修羅路的本土武者嗎?我看你修為才神變初期,你多大了呀?」

小魔仙像個好奇寶寶,一口氣問了好多問題。

之前林銘在混元鍾內打出黑暗永恆的時候,因為混元鐘的屏蔽。小魔仙並沒有看到,否則她就差不多能肯定林銘的身份了。

天道裁決、鴻蒙法則,再加上黑暗永恆,三者疊加,這個世界上很難有這種巧合。

這麼多問題,林銘還沒來得及回答,小魔仙突然咯咯咯的笑了起來。「你很像我以前認識的一個變︶態,嗯……我是說他厲害到變︶態。」

被小魔仙察覺出來,林銘絲毫不意外,他可以改變容貌和靈魂氣息,但是用的招式卻無論如何也改變不了的。

就在這時候,小魔仙腰間掛著的一個口袋突然蠕動起來。彷彿有什麼要掙扎的蹦出來一般。

小魔仙似乎這才記起了什麼,嘻嘻一笑,把口袋打開了,那口袋只有拳頭大小,但是打開之後。裡面卻滾出來了一個皮球大小的毛茸茸肉球。

林銘微微一怔,定睛看去,卻見這肉球就像是一隻小黃狗,全身肥嘟嘟的,非常可愛。

小黃狗一出現, 極品潑婦 ,類似於幼狼的嗚嗚聲。

「大黃你又調皮了,我都說了你還小,打不了架的,乖乖呆在靈獸袋裡就好了。」

小魔仙這樣說著,林銘愣了一下,這是小魔仙的契約獸?

小魔仙本身是出自魔始天宮,又是天之驕女,不知道她的契約獸會是什麼品種?

單單看現在的「大黃」,實在難以想象它那幼小的身體中,到底蘊含什麼血脈。

「好了大黃,這位哥哥救了我們,話說……」小魔仙突然看向林銘,「看你蠻厲害的,我們兩個組隊好不好,放心,我也很厲害哦,不會拖你後腿的。」

小魔仙很認真的說道,但是她不自覺的就露出嘴角那一對可愛的小虎牙,讓人不免懷疑她是不是不懷好意。


「組隊?」林銘一怔,組隊倒是不錯,只是戰利品怎麼分配?一般獲得的符文也只有一個,有時會遇到兩個,集齊一套符文就不容易了,何況是集齊兩套。


這時候,魂白猜到了林銘在想什麼,說道:「主人,修羅路組隊很常見的,之前的潮汐四聖就是這種情況。」

魂白如此一說,林銘倒是想起來,在修羅路,他確實很少看到單獨行動的武者,不說潮汐四聖,他之前遇到的盜賊團伙,黑鐵三煞,包括在大荒行動的小隊都是如此。

組隊行動在混亂的修羅路好處顯而易見,無論戰鬥力,還是生存能力都遠不是一個人能比的。

「組隊的得到神之符文,該怎麼分配?」林銘把這個疑問問了出來,而魂白給出了一個讓林銘有些意外的回答。

他說道:「這個很好解決,一般武者搜集神之符文就不是為了集齊它們,而是拿去賣掉換得資源,這樣的話,收入平分就行了。」

「如果是主人這樣的絕頂天才,搜集神之符文為了完成試煉,那同樣也可以幾人聯合,集齊一套神之符文足夠,因為在眾多的神之符文中,有一種名為『關聯傳送』的成套神之符文,這種符文一套有五個,可以將一個人,無論多遠,直接傳送到另一個指定人物的身邊,如此一來,他們就可以組隊進行最終試煉了。而且在修羅路,有許多任務,組隊完成起來,更加方便。」

「還有這種事……」林銘微微一怔,神之符文看來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妙用,這次與潮汐四聖的交手,林銘也能感受到神之符文的好處。

「主人,那潮汐四聖的符文不要浪費了。」

「嗯。」

林銘點點頭,他走到混元鍾之前,揮手將混元鍾收了起來,在混元鍾之下,已經血肉模糊的潮汐四聖屍身之上,浮現出個個飄渺的神之符文,這些符文以黃金級為主。

林銘揮手將它們全部收了起來。

四個人,一共三套黃金符文和半套碧魂符文,不過這半套碧魂符文都是碧魂符文中最爛的。

所有的符文被林銘照單全收,掠奪別人的符文,集齊之後,同樣可以用來參加最終試煉,但是卻不能用來升級修羅,修羅必須要求自己完成任務得到的符文,故而林銘現在連一星修羅都不是。

「開啟最終試煉,需要集齊三十六套指定的符文,不知道我得到的這三套黃金符文裡面,有沒有哪一套包含在這三十六套符文裡面?」

林銘這樣說著,魂白搖頭道:「恐怕主人要失望了,開啟最終試煉的符文全部都是稀有符文,而這些符文很常見。」

「嗯……我本來也沒指望這麼容易。」

林銘說話間,小魔仙從須彌戒中拿出食物來喂那條小黃狗,小黃狗嗚嗚嗚的叫著,雖然聲音聽起來很可愛,但是林銘卻隱隱的能察覺到,在這小黃狗身上,蘊含著尚未開發出來的龐大的力量。

「喂,我欠你一命,我的命可是很值錢的,我欠了你一個大人情。」小魔仙突然看著林銘說道,「我怎麼稱呼你呀。」

林銘微微沉吟,他正考慮著有沒有向小魔仙隱藏身份的必要,而就在這時候,林銘心中微微一動,轉身看向背後,在遠方的天空中,一個年輕武者以極快的速度飛掠而來。

這個人赫然出身妖族,敢在大荒明目張胆的飛行,要麼是非常心急而冒險,要麼就是有所依仗了。

…… 看到這個疾飛而來的青年,原本林銘已經打算好了說出的名字,又被他咽了回去。

在林銘看來,對小魔仙隱藏身份其實沒什麼必要,可是插進來一個不認識的人,他當然不會亂說了,而看小魔仙的表情,似乎還與這個妖族青年認識。

難道對方也出身神域,是小魔仙的同伴?

林銘心中閃過的這個念頭,下一刻,這個念頭就得到了證實。

「師妹,可算找到你了!」

青年以極快的速度落了下來,揚起一陣煙塵。

「師妹,你沒事吧!」

這飛來的青年身穿一身青衣,容貌談不上俊美,但也氣質不凡,一看就是人傑。

「我沒事。」小魔仙對這個師兄表現得不冷不熱,這讓林銘有些奇怪,這青年應該之前跟小魔仙一起才是,怎麼到後來他一點事沒有,只有小魔仙陷入了圍攻,難道中途因為被追殺而走散了?

「青老他沒事吧?」小魔仙開口問道,她口中的青老,正是這次跟隨小魔仙進入修羅路,負責保護小魔仙的妖族老者。

這妖族老者本身修為是大界界王。

小魔仙在潮汐之城出事之後,妖族老者就跟潮汐之城城主激戰在一起,小魔仙獨自離開,也不清楚戰鬥的結果。

妖族青年道:「青老重創了潮汐之城城主,但是自己也受了重傷,這潮汐城主雖然實力不及青老,但是他擁有很多神之符文,得到修羅路法則的加成,所以才能打傷青老,現在青老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他身上被潮汐之城城主用跟蹤神之符文種下了印記,這種印記,只有對應的神之符文才能解開。而那解咒的符文屬於稀有符文,一時半會很難弄到,所以我們不能回去找青老了。青老一個人沒事,潮汐城主不會自討苦吃的去跟他老人家交手。但是如果我們過去的話,會直接被潮汐城主發現,為了寶物,他定然會鋌而走險,再次帶領部下來襲!」

修羅路的神之符文,法則高度遠在天尊之上,它制定的規則,大界界王級別的強者根本無力抵抗,在找到解咒符文之前,這跟蹤符文印記會一直跟著青老。監視他的行動,如果小魔仙回到青老身邊,反而是最危險的地方。

「咦,這樣子?」得知青老不能再保護自己了,小魔仙不但不擔心。反而興奮起來,她轉動著黑漆漆的大眼睛,目光中隱隱流露出興奮之色,「然後呢?」

「嗯……青老的意思是,出於安全考慮,讓我們先回去,我們現在只是在修羅路外圍。回神域並不難,等到我們調養好再殺回來,繼續歷練,這樣一來安全,二來準備也更充分,師妹。你說呢?」

小魔仙是妖族和魔始一脈的寶貝,青老這次來修羅路,拚死也要護住小魔仙的安全,現在他自身受了傷,又被下了追蹤印記。已經保護不了小魔仙了,他害怕小魔仙出了閃失,只能這麼做了。

「我才不要回去。」小魔仙小嘴一翹,「正好哩,我本來就想一個人來修羅路,你們非要跟過來,沒意思,天天有人跟著保護,這還怎麼歷練?你當我是來旅遊么?」

天才的成長速度,確實要在真正的生死壓力之下才能達到最快,而且小魔仙天生骨子裡就流動著冒險的血液,一點都不安生,得知能一個人闖修羅路,她很是興奮。

「師妹,別胡鬧啊,天才成長確實需要壓力和歷練,不過你跟那些平民天才可不一樣,你身上有一半的神獸血脈,是真正的神獸後裔,哪怕你每天只是吃飯睡覺,什麼都不做,將來也遲早有一天,能夠逼近天尊境界!」

「你根本不用冒這麼大的風險來歷練,只要你好好修行,在長輩的庇護下稍稍歷練一番,便能成就天尊絕頂了。」

妖族青年看到小魔仙興緻勃勃的要一個人闖蕩修羅路,頓時著急了,急忙出言勸解。

然而小魔仙這種骨子裡就不安分的人,又怎麼會聽得進別人的勸告,「哼,天尊絕頂又怎麼樣,我說了,將來要成就真神,這是最起碼的,你趕緊回去吧,不要跟著我了。」

小魔仙說著擺擺手,示意妖族青年趕緊離開。

妖族青年頓時無語了,成就真神,還是「最起碼」的!這小師妹的心氣也太高了吧!

他勉強的笑了笑,拿捏出和顏悅色的語氣說道:「師妹,你別任性了,你要是出了什麼閃失的話,我可怎麼跟爺爺交代,再說了……」

「喂!你怎麼這麼啰嗦,像個老太婆似的,你還有別的事嗎?沒有的話,我們先走了。」小魔仙直接打斷了妖族青年的話,尖俏可愛的下巴對林銘揚了揚,示意他們要走了。

妖族青年擠出來的笑容就這樣僵在了臉上,十分尷尬。他在妖族可是一等一的年輕俊傑,是下任妖帝最可能的人選,否則也不會被派來陪同小魔仙一起進入修羅路歷練。

可是現在,卻是被小魔仙直接說成是啰嗦的像老太婆,這讓他情何以堪。

「師妹,自古忠言逆耳,我……」妖族青年說到這裡,突然頓了一下,猛然意識到了什麼,轉頭看了林銘一眼,「等下,你是誰?」

妖族青年之前自然注意到了距離小魔仙不遠的林銘,但是掃了一眼林銘那抱歉的容貌和神變期的修為,就根本沒有過多理會了,現在怎麼小魔仙自己闖修羅路,還要帶上這個看起來長得很挫的小子?

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人類。

妖族青年出身在妖族,天生就對人類沒什麼好感,也不願意小魔仙跟人類有過多的接觸。

而且他可是知道,他這個小師妹心氣極高,平時誰都看不上,現在她闖修羅路,恐怕都不願意自己跟著,為什麼會帶上這小子?這小子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明明之前小魔仙一直跟自己在一起,怎麼突然就認識了這麼一個小子,還搞得關係很不錯的樣子?

林銘原本沒打算理會這個妖族青年,但是看到小魔仙也望過來,似乎很想知道他身份的樣子,林銘便知道自己早晚要回答這個問題,便隨口說道:「在下林瀾劍。」

林瀾劍正是林銘當年在四大神國被修羅國追殺的時候用的名字。

「林瀾劍,也姓林?跟那個變︶態的傢伙同姓。」

小魔仙心中難免產生了聯想。

她師兄皺了皺眉,不悅道:「師妹,你在修羅路歷練,難道還要跟他一起?」

「你管我這麼多幹什麼?」

「我當然要管,這人來歷不明,底細不明,還是個人類,你難道不知道人類的貪婪和狡詐,這幾十億年來,神域的人族和妖族幾度大戰,我們死了多少同胞?他們都是因為人類對我們資源的貪慾而死!」

妖族青年對人類沒有任何好感,他說話也絲毫不避諱林銘,相當於指著鼻子罵了。

這讓林銘微微皺眉,其實林銘也承認,人類確實是貪婪、狡詐的種族,但是其他種族也不例外,聖族、妖族、魔族都是如此。

他冷聲道:「不要說得冠冕堂皇,彷彿你有多高尚似的,每個種族之間都有戰爭,莫非你從來就沒有因為要掠奪資源,而對別人出手?」

林銘的話語咄咄逼人,一針見血,妖族青年無法反駁,他在秘境之中,確實曾經因為要爭搶寶物,而對別人出手,應該說但凡武者,大都做過類似的事情。

「爭起來沒完了,那個……林瀾劍,我們走吧,話說你要去哪裡?」小魔仙顯然很不喜歡妖族對她的過多管束,她這個師兄在這裡啰哩啰嗦的,實在不討她喜歡。

「我去絕壁崖,帝刻石。」林銘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地。

「那真巧了呢,我也要去那裡,你是做任務吧?」

「對。」



「我也是任務。」小魔仙嘻嘻一笑,也不再跟師兄多話,直接與林銘同行。

留下她的師兄僵在後面,臉色無比難看。

他跑這麼遠,好不容易找到了小魔仙,結果吃了閉門羹,小魔仙不但不跟他離開,而且不知道被這個長相抱歉的傢伙下了什麼迷-魂葯,竟然要跟他組隊一起行動!

這讓他怎麼能忍?


咬了咬牙,妖族青年快步跟了上去。

「你還跟上來了?」小魔仙白了妖族青年一眼。

「哼,我也有任務要去絕壁崖帝刻石,為什麼不能走這條路?」

雖然不被待見,他也不能就這麼讓小魔仙和這個身穿黑斗篷的傢伙一起離開,他不放心。

「小子,你到底什麼人?修羅路的本土武者?」妖族青年突然用真元傳音對林銘說道。

「隨你怎麼認為。」林銘不置可否。

「嘿!好一句隨你怎麼認為!好久沒有人這樣對我說話了,你可知道她是什麼身份!?」妖族青年斷定林銘和小魔仙是剛認識不久,多半還不知道小魔仙的身份地位。

不用林銘回答,他就冷笑著傳音道:「你身前的女孩,是天尊直系後裔,本身天賦逆天,而我,同樣也是天尊直系後裔,我的爺爺便是妖帝,我不知道我師妹為什麼非要你跟著,但我勸你最好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絕壁崖之行后,便立刻給我消失!」

這青年的爺爺是妖帝?林銘愣了一下,這不又是一個妖族王子了!

…… 在神域,妖帝可不是一個境界的稱號,而是特指掌控妖族的最高帝王!

妖族不止一個天尊,但是所有天尊,都要聽從妖帝的命令,妖帝具有絕對權威,妖帝的後裔,意味著擁有妖族最華貴的出身了。

妖帝壽命悠長,子嗣眾多,同是妖族王子,也有強有弱。林銘能感覺出,眼前這個青年,根基十分紮實,絕對是一個人傑。

「能跟小魔仙一起來修羅路歷練,而且又有大界界王保護,這種人,定然身份不一般,說不定他是妖族王子中最出色的一個,將來可能繼承妖帝之位。」

林銘心中很快做出了判斷,對方如此自信,也是真的有資本。

他猜得不錯,眼前的妖族青年是妖帝嫡孫獨羽妖王,父親是半步天尊,未來還有可能再進一步,母親擁有九頭蛇王族最純正的血脈。

妖族數目遠比人類少,但是這些年來,也能在神域立足,不至於被滅掉,當然有過人之處。論數量,生育後代的能力,妖族都不如人族,但是個人天賦方面,妖族的平均素質卻比人類高。當初神域第一會武,便有一個妖族王子參加,雖然他被林銘、小魔仙虐慘了,但是不得不承認,他也是一個高手,比浩宇天宮出身的白堯實力要強,如果不是他恰好趕上英才輩出的盛世,那也能在那次第一會武中大放異彩。

毫無疑問,眼前的妖族青年,要比之前林銘在第一會武決賽上虐了的那個妖族王子,還強出不少來。

雖然比龍牙、行痴等人差,但也足以傲視神域,在天尊傳人中,名列前茅。

只是林銘現在站的高度太高,天之驕子見了不知多少,造化聖子都見識了。什麼天尊傳人就顯得很普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