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也造成了近段時間來,張山受到了極大的壓力,有對手人多勢眾的圍剿下,且戰且退,和這些追捕者在荒原上打游擊。

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

游擊戰的十六字方針,張山在前世的歷史課上是學過的,現在正好學以致用。

圍剿他們的這些隊伍,都是精銳,追蹤能力極為出色,而且來去如風,因此,隨時都有可能追上張山的隊伍,然後發動攻擊。

所以,這一段時間以來,張山的隊伍基本放棄了安營紮寨的打算,休息時全部都是和衣而睡,隨時準備戰鬥。

今晚的天色陰沉,烏雲擋住了月光和星光,周圍一片黑暗。

隱約傳來荒野妖狼的嗥叫聲。

不過,並不能影響到戰士們的睡眠。

除了警戒的人員外,整個沙丘后都是鼾聲一片

張山裹著獸皮,和手下的戰士一樣躺在沙礫地上,想著心事。

在他的周圍,是高朋和雷猛的小隊。

現在,他們這十二個人差不多成為他的親兵一般,無論在戰鬥中還是在平時,都不離他的左右。

在這些人的外面,則是蠻族的戰士,他們現在經過不斷減員又補充后,目前數目保持在三百人。


再外面就是沙族騎兵,現在也是三百人,不過和剛出來狩獵的時候比,人員的素質有了很大的提高。

夜空之上,小冰正在圍繞著這個休息點,居高臨下的監視著周圍的情況。

而在十里之外,四個方向各有一隻拇指大小的小妖蛛在空中巡邏著。

五天前,小冰在靈域中再一次進化,然後形成了一個能力,就是可以繁殖出四個小型的妖蛛,類似於分身一樣。

而這些小妖蛛,同樣具有視聽共享和隱身能力。

現在,張山可以隨時切換到任意小妖蛛的視角,等於有了一大四小五個偵察兵。

當這些小妖蛛如果被敵人發現並消滅后,小冰還可以再次產卵孵化出新的小妖蛛。

目前最多只能保持是四個,據靈兒估計,以後再晉級的話,有可能會增加數量。

感到小冰正在向偵察方面的路線發展,張山其實更希望它產生出一個攻擊能力之類的。

只是小冰的進化方向並不受他控制,因此沒辦法。

這些日子以來,張山每天都在戰鬥中度過,心性也產生了一些變化,感悟到某些東西。

自從疾風商會展開圍剿后,張山的隊伍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尤其是十天前,他們被六支隊伍合圍住,張山自狩獵以來第一次受了傷,這種久違的受傷體驗讓他感到新奇。

而在那次的戰鬥中,他不僅要對付著境界相當的敵人,而且還要縱觀全局,指揮著隊伍突圍,對心身都是一種巨大的考驗。

而他,最後撐了下來,成功突圍,而且把損失減少到了最小。

不過,到了這時,張山也意識到了疾風商會的底蘊。

他們要認真對付起一個人來,絕對是一個噩夢。

那些追捕隊,恍如是一隊隊的狼群,耐心、兇狠、而且也狠狡猾。

他們極有耐心的追蹤著,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只要有機會,他們就瘋涌而上,用盡全力想要把獵物撕碎,而一但處於劣勢,馬上又果斷的撤退,等候著下一次的機會。

而且,疾風的追捕隊正在不斷的壯大,在最近的幾天里,張山發現了一些小股匪徒正在加入到追捕大隊中。

這些,應該都是受到疾風賞金的刺激,想分一杯羹的小團伙了,他們也許是某股馬匪,也許是某支賞金獵人小隊,或者某個小型捕奴隊。

現在,追蹤著張山的敵人隊伍,人數已經超過了五千人。

這些人雖然分成幾方面的人,但受到之前被各個擊破的教訓,他們現在變得謹慎了起來,基本都不會孤軍追擊,而是大家默契的相互側應著圍剿。

半夜后,張山也逐漸進入了夢鄉。

對於他這種境界的武者,並不需要像常人一樣睡眠,但在激烈的追捕中,精神都處於一種警惕而緊張的狀態,由此而產生的疲憊,睡眠是最好的恢復手段。

而在離此兩百里之外的沙漠里,一支隊伍正在迅速的急馳著,他們的方向,直指張山私軍休息之地。 張山極少做夢,而身為心志堅定的武者,一般都不會做噩夢。

不過,現在他在睡夢中緊皺著眉頭,眼皮還不停的顫動著,明顯是陷入到噩夢之中。

一大波黑衣馬匪正在策馬狂奔,馬蹄把沙子踏著飛揚而起,兇狠的眼睛里閃動著嗜血的光芒。

張山感覺自己躺在地上,無數的馬蹄賓士過來,就要向他身上踏下。

呼!

張山猛然驚醒了過來,喘著粗氣,片刻後知道自己剛才應該是做了一個噩夢。

他長吸了一口氣,把獸皮收起,緩緩的站了起來。

他已經有許久都不曾做過夢了,突然做了一個這種夢讓他感覺無比的怪異。

「看夢裡的畫面,好像是馬匪在夜裡偷襲的情景?」

張山心中回想著夢中的情形,忽然目光一凝,看著不遠處的沙漠。

他這裡宿營地就在沙漠的邊緣,小冰放出去的小妖蛛唯有沙漠那個方向沒有。

那是因為在他的料想中,沙漠那個方嚮應該不會出現敵人。

但是,剛才那個噩夢卻讓他起了別樣的心思。

也許,危險真的可能來自於沙漠裡面?

張山想到這裡,不再遲疑,向小冰下令,派出一隻小妖蛛向沙漠那個方面進行搜索。

而其它三隻小妖蛛,也同時向荒原之外展開搜索。

小妖蛛的飛行速度極快,不久,一支上千人的騎兵就被它發現。

畫面被小冰收到后,切換到了張山的視野之中,讓張山不禁吃了一驚。

觀察了一番這支隊伍后,張山認出那是疾風商會的最精銳的護衛隊之一,想不到他們竟然鎖定了他的位置,而且不聲不響的深入沙漠,迂迴到了他們的背面。

按照這支護衛隊的速度,一刻鐘后就可從沙漠中來到他們面前。

而這時,那三隻向外搜索的妖蛛也發現了敵蹤,幾千人的大部隊已經離他們這處臨時宿營地不足一刻鐘的距離了。

「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我們,而且還派兵從沙漠里迂迴包抄,真是好算計啊,不是做了個噩夢產生了警惕,說不定還真要他們偷襲成功了,這次有點大意了。」

張山心中想著,馬上大喝著讓隊員們都起來。

營地中頓時人影幢幢,然後是各支隊長喝令列隊集合的聲音。

在最短的時間內,手下戰士全部準備完畢,所有人都看著張山,等著他的進一步指示。

這幾個月的戰鬥,張山驕人的戰績讓這些桀驁不馴的武者都心悅誠服。

因此,雖然暫時看不到敵人,但知道自己的領主絕對不會出錯。

「我們被包圍了,現在,只有沙漠那個方向的敵人數量較少,我們的突圍方向就是沙漠那邊!」

張山大聲的向著麾下命令著,然後一夾馬腹,率先向沙漠方向急馳而去。

背後眾人列隊跟隨而上。

四隻小妖蛛分成兩組,一組監視著後面荒原方向的敵人,一組監視著沙漠方向突襲而來的騎兵。

張山率領著隊伍進了沙漠后十里后,然後改變方向橫向運動。


他打算利用時間差避開沙漠中突襲的千人隊,等敵人過去后,繞到他們的後面捅一記菊花,然後再折返沙漠里撤退。

有小妖蛛在空中監視,張山控制著隊伍的賓士的方向,順利的向著突襲的千人隊繞了過去。

一刻鐘的時間轉瞬而過,突襲隊從沙漠中賓士了出來,踏上了沙礫的土地,目標所在的位置就在前方一裡外的沙丘那裡。

而前方遠處,同樣隱隱的傳來萬馬奔騰的聲音。

「殺!」

千人突襲隊的統領揮舞著手中的斬馬刀,暴喝了一聲。

身後跟著他衝鋒的騎兵接著同聲大喝了起來。

突襲隊瞬間轉過沙丘,料想正在休息的敵人一個都沒有看到,只有地上留下許多腳印蹄印,證明剛才這裡的確有一支騎兵在這裡駐紮過。

沖在前面的突襲統領完全怔住了,「我們的突襲被發現了?他們竟然避開了?」

他不由的迎天怒吼了一聲,辛辛苦苦率兵繞到沙漠里,打算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襲,竟然撲了個空,這怎麼不讓他憤憤不己。

這時,一陣馬蹄聲從後面傳了過來,統領疑惑的向後張望了一下,然後忽然臉色大變。

「混蛋,他們在我們後面,馬上轉頭迎敵!」

統領大吼了起來。

可是,突襲隊在賓士到了這裡,沒有發現敵人後,都勒住了坐騎,這時,再想奔跑起來已經來不及了。

張山一馬當先,手上的重劍亮起了一丈長的劍光,在夜中把周圍照著纖毫畢現。

手一揮,劍光化為一丈長的弧形劍罡,向著剛轉過頭來的突襲隊員飛去。

轟!

劍罡直接掠進敵人的隊伍中間,破開了一條一丈寬的血路,最前面的馬上的騎士連一聲都沒有發出來,就被從腰中斬成兩段。

跟著張山後面的沙族騎兵第一時間就撞進了突襲隊的隊伍中,無數慘叫聲響起,突襲隊的隊員紛紛落馬。

吼!

蠻族戰士剛才在沙漠邊緣已經下馬,提著手中的大斧,大踏步的向前奔跑。

這時,他們跟著沙族騎兵後面,作為第二梯隊衝進敵人的隊伍之中。

斧影翻飛,血肉飛濺,每個人都如同一架絞肉機。


這支千人隊,在張山的隊伍第一輪衝鋒下就折損了四五百人,差不多傷亡過半。

「殺!」

張山一聲長嘯,率先鑿穿了突襲隊的陣形,舉劍向著陣尾的敵人統領一揮。

寂滅劍意瞬間籠罩住周圍,毀天滅地的劍光一閃而沒。


一聲裂帛聲響過,突襲隊的統領連人帶馬被張山一劍劈成兩半。

統領的死亡,一下子就讓本來就驚慌失措的敵人瞬間崩潰了。

這些本來算得上精銳的亡命之徒,同時大喊了一聲,轟然向著四周逃去。

張山眼睛一掃,已經看到遠處地平線上出現了大批的騎兵,知道敵人的主力已經到達。

他也不戀戰,大聲命令著:「收隊,撤進沙漠!」

沙族騎兵一連斬殺敵人的逃兵,一邊向著張山靠攏而來,簇擁著他向著沙漠里撤退。

而蠻族戰士同樣毫不遲疑的轉身向沙漠的方向狂奔。

到了沙漠邊緣,他們跳上放在那裡的鐵麟馬,巨斧則放到旁邊的另一匹馬上,策馬跟上了隊伍,向著沙漠中急馳而去。 這一次的趁機反撲,一擊即走,在戰術上非常完美。

這次他們的反殺用時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但是戰果輝煌,在擊潰一支千人隊,殲敵五百人左右,而自己只損失了二三十個沙騎。

不過,因為這樣做,也失去了預先逃走的機會,現在就面臨著後面追兵的威脅了。

張山並不後悔這樣做,一味的逃竄是失敗的,就算要逃亡也必須讓追兵不斷受到打擊,這樣才有價值。

接下后,張山率部進入沙漠后,行軍忽東忽西,帶著幾千人的追兵開始了捉迷藏的遊戲。

高大的蠻族戰士在騎術上比沙騎要遜色不少,因此整支部隊的行進速度只能保持在中速,並不能把後面的追兵甩掉。

追兵中的速度也是良莠不齊,只有某支不足千人的精銳騎兵可以追上張山。

在第二天的天亮前,他們試過一次脫離大部隊,僅靠這支騎兵追上張山並且展開攻擊。

但戰況不佳,張山麾下的蠻族戰士太過強悍,在他們下馬步戰時,發揮巨大的殺傷力,疾風這支速度極快的騎兵損失了三百多騎后不得不暫時撤退,等待后隊。

而張山方面,只是損失了二十名蠻族戰士和六十多名沙騎,加起來不足不百人,雙方的戰損比率達到一比四以上。

照這個比例,沒有三千人以上的部隊合圍,是絕不可能留下張山的。

於是,接下來對方也沒有再次試圖以少股精銳和張山打遭遇戰,一直以不緊不慢的速度吊在他們的身後,打算將其拖死。

畢竟,在疾風商會的不斷加大賞金下,加入剿滅張山部隊的人員越來越多,時間拖得越久,對張山越來越不利。


對此,張山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打算,並沒有坐以待斃的意思。

他現在打算一直北上,進入北陽國的領地。

進入那裡后,疾風的勢力會大幅度消弱,他們當然不能在一個國家內組織幾千人開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