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那名少女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突然暈倒在地,王明不由得跑到了那名少女的身邊,立馬扶住那名少女。

對著少女詢問道:「小姐,你叫什麼名字,你身體哪裡不舒服?”

那名少女費力的睜開了大大的眼睛,對著王明說道:」我的名字叫沙紀。「

王明一聽到這個名字,腦海當中頓時救懵了。

」沙紀?這不就是那個外星少女嘛!沒想到這麼好看。「

沙紀:200年前飛到地球的外星人,因為丟失了瑪奇那膠囊所以回不去了一直在地球。(簡單介紹一下)

這時候眾人也看到前方有一個少女暈倒,不由得紛紛跑了上來詢問。

大古在看到這名少女之後,不由得喊出了聲。

」這個少女,我好熟悉呀,我記得我小時候見過她!「

眾人紛紛無視了他的聲音,心中暗想。

」咋的,這女的能長生不老呀!你小時候見的,你現在都還記得。」

只有王明知道他說的是真話。

居間惠不由得發聲:「我們快把人送到醫院吧!萬一這個少女遇到危險就不好了。」

王明卻知道,就是因為將沙紀送到了醫院,之後才會將瑪奇那引到了藍星,迪迦還差點將瑪奇那殺掉。

看著這個在藍星漂泊了200年的少女,王明下意識的便想阻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於是對著眾人說道:「這是我表妹,我送她回去吧!大家別操心了。」

此時眾人的內心那是一萬頭CNM奔騰而過,內心直呼好傢夥。

大街上看到一個暈倒的美少女就是你表妹,怎麼不見你亂認表弟。

這時候的宗方不由得發聲:「王顧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王明不由得說道:「真的,她的名字叫沙紀。」

眾人看到王明信誓旦旦的樣子,也就不再懷疑了。

卻聽見居間惠對著王明喊了一聲:「渣男,看到一個美女就是你表妹。」

之後便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大家一聽到這話,頓時不敢摻和了,畢竟涉及到了母老虎。

此時的王明只感覺內心異常無語,他這回真的是想做好事,怎麼就成了渣男了呢?

看到居間惠遠去的身影,王明苦笑不已,心中暗想。

「看來只有將沙紀送離了藍星之後,才能去找居間惠接受了。」

PS:大家喜歡本書的可以點個收藏,以後穩定更新,每天兩章,謝謝大家。 來到南面以後,像今日的廟會趙玉也去過不少。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地理位置的差異,相比於北面,南邊的廟會多了一絲輕快。

不管是攤販還是遊人,都是一副樂呵呵的面容,比之北面的苦大仇深,顯然,趙玉對南面的廟會更加有好感。

也因為如此,趙玉非常喜歡逛廟會。

之前還沒去培訓班上課時,就隔三差五的逛廟會。

眼下這個廟會,是她上培訓班后趕上的第一個沐休廟會,且還是新品「麵包」首次露面的場所,趙玉整一晚上,都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伴隨着門外的打更聲,趙玉睜開有些睏倦的眼睛,在這一片漆黑中,摸索著爬了起來。

吧嗒———

聽到門外響動,趙玉心知她娘這是起來了。

也不着急,將放在桌面上的蠟燭點燃。

藉著燃著的微弱燈光,趙玉麻利的穿好衣服,將被褥整理好后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伴隨着迎面而來的冷氣,趙玉難得沒有哆嗦,伸手飛快的搓了搓手心,借勢瞄了眼周圍,方才甩開腳步,朝着亮着燈的廚房跑去。

袁氏正背着趙玉在廚房忙活。

一般來說,南面的廟會不出意外,時間都會從早上辰時兩刻持續到晚上亥時兩刻,幾乎是橫跨了整個夜禁的時辰。

所以,南面每次廟會,城裏的幾乎客棧都會爆滿。

來不及趕回家的人們都會花上幾十大錢留宿一晚,就為了一家人能夠在廟會上玩的盡興。

而廟會上的小商小販們,幾乎也都是全天都在,為的也是能多賣出一些貨物,讓自家賺的多些,日子更好過些。

「娘,要不要再多做些?」趙玉來到袁氏跟前,看到廚房的烤箱還剩兩台閑置,忙不迭的開口建議。

「這樣做,會不會太多了?」雖然麵包確實不錯,但到底還沒有經過大眾評判,袁氏哪怕自己在心裏努力說服自己,但她還是會有那麼一絲絲的不放心。

這是袁氏特有的謹慎,哪怕眼下她已經改了許多,但涉及到這需要一定賭運的方面時,袁氏還是會有些放不開。

趙玉表示理解,畢竟她娘沒有自己的記憶,也不知道麵包在她的記憶中多受歡迎。

就像是趙玉,哪怕趙玉之前做了許多,也適當的表現出了自己的與眾不同,甚至於在趙玉努力的表現下,他們一家也有了一定的銀錢積累。

但怎麼說呢?

哪怕如願以償的賺了錢,他們一家的性情也沒有改變多少,在面對這種每次相比於豪賭的情況,仍然猶猶豫豫。

但趙玉並不打算糾正,因為她也從自己的神奇的記憶中知曉,她娘和她奶,以及家裏所有人在這方面的謹慎,是這個時代造成的。

雖然她不懂這是什麼含義,但她卻知道,自己雖不能強制要求,但卻可以適當給予對方肯定。

「娘,你放心吧,咱們家的新品不會過剩的,」趙玉搖頭,看着袁氏話說的堅定,「就算過剩,咱們也能將它們都賣出去,」

話說到這,趙玉跟着給出了她的解決辦法,雖說極大的概率用不上,但卻能讓袁氏安心,

「娘,原本咱們今天,計劃是上午和晚上出攤,」而下午的兩個時辰留出用來休息和準備新的麵包。

「但若是上午反響不好,我們可以省去晚上做麵包的數量,甚至還可以延長時間,晚上早出來些,亦或者下午乾脆讓夥計們留下,」辦法多的是,總不會賣不完。

對於趙玉給出來的辦法,袁氏聽了也是一喜。

暗道自己著了相,竟然將廟會時間給忘記了。

「既如此,那,那咱們就再做兩鍋出來,」沒了後顧之憂,袁氏話說的利索,「不,兩鍋少了,再多做一些,咱們哪怕多賣一會,也不能帶的少了不夠賣。」

一下子轉變了思路,袁氏跟着大膽起來。

趙玉見狀,自然同意袁氏的建議。

反正憑她的先知,趙玉可不相信麵包會被剩下。

又商量幾句,訂好數量,母女兩人開始忙活起來。

當然,除了麵包,其他的蛋糕蛋撻之流也必不可少,畢竟過來買的不一定都喜歡新品。

雖說新品是用來吸引人的,但已有的才是留住人的關鍵。

等趙玉和袁氏忙活完,天也跟着擦亮起來。

按照昨天的分配,蛋糕坊的六個夥計,只先過來了三人,而剩下的三人則被安排在了晚上。

提前將推車準備好,三個夥計幫忙將新鮮出爐的麵包等物放好裝車。

跟着,袁氏吆喝一聲,眾人分守推車兩旁,伸手扯著推車去城東廟會。

沒錯,這次舉辦的廟會,因為是縣令大人臨時宣佈,所以廟會的地點也就順勢放在了城東。

前往城東的這條路,對趙玉來說熟悉的很。

畢竟每日她都要背著書包順着這條路去培訓班讀書。

看着周圍兩旁熟悉的街道,趙玉忍不住想起了她們讀書的日子。

唔,不知不覺,竟已有大半個月嘞。

廟會的具體位置,被安排在了前往培訓班的那條空路上。

原本光禿禿,到處介是碎石黑土的空地,此時已經被各式各樣的攤販佔據。

不管遠觀還是近看,都看不出之前的荒涼。

趙玉等人來的不算晚,周遭還有一半的空地閑置。

按照慣例,袁氏先是領着牌子去了一旁的辦事處登記,隨後在官吏的安排下,前往特意畫出來的食品區擺攤。

擺攤的同時,趙玉還不忘瞄了眼小吃鋪的位置。

是的,這樣一個日子,她奶自然不會錯過。

有趙玉給出來的加盟妙招,李氏也不用自己費心勞累。

大氣的安排小吃鋪中已經學成的夥計帶着小吃鋪的物件出來,而她自己,就坐在一旁等著收錢。

李氏一行人來的比趙玉她們要早,所以在趙玉湊過來時,李氏正指揮那幾個夥計幹活。

因為兩家一個賣簡易吃食,一個賣甜品糕點,所賣品種不同,倒是不能湊到一起。

見她奶眼下正忙得很,趙玉也沒有過多耽擱。

簡單的打了聲招呼,又指了指她們一家的位置,隨後歡快的跑了回來。

當然,回來也沒有閑着,趙玉跟着動手將推車上的竹屜拿出,按照要求,一一擺放外攤位身後。

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推進,原本周圍還空閑的位置也漸漸的被湧進來的攤販填滿。

而她們家的攤位左右,各補了一個賣糖糕和賣乾果的攤位。

趁著廟會還沒開始,袁氏拎着幾塊蛋糕笑着過去招呼。

等再回來時,直接帶了一兜子乾果和幾塊齊整整的糖糕,一看就知道是兩邊攤位的人送的。

「二丫,帶着五丫和石頭,快去後邊墊墊肚子,等一會人多了,娘這邊可顧不上你們,」袁氏趁著還有時間,忙將兩邊攤位剛送給她的東西遞給趙玉,同時又撿起幾塊自家要賣的糕點塞給趙玉。

早上出來的早,她們一家四口都沒吃飯。

袁氏一個大人倒是能忍,但幾個孩子不行。

這不,趁著有空,袁氏趕緊塞給趙玉一些能填飽肚子的吃食,隨後動手趕她去後邊躲著。

至於身旁看着吃食眼熱的三個夥計,袁氏轉了個身,就當沒看見了。

誰讓攤位的糕點太貴,她自己都捨不得吃,哪裏舍的給夥計。

得了吃食的趙玉也不矯情,拽著趙霞和趙明騰往攤位後邊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