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你媽的,還有你,說!你倆到底什麼目的?不說今天就別他媽的想出這個門”

我是真生氣了,手裏準備好通亭,如果這倆人不給我個合理的交代,我已經做好豁出去的準備,先他媽的給他倆整陰間去,這倆人太危險,特別是這個蘇什麼通天的,簡直就是一個定時**,有他在,我連覺都睡不安穩。

胖子在我旁邊也不知道我爲什麼這麼的生氣,可是卻從我說的話裏猜出點什麼,此時的他也是站在我身邊手持兔仙肋骨擺好了架勢,就等我的一聲令下,立馬就上去拼命。

“呵呵,那你也得讓我說話不是?我要是真想對你做什麼,你還能站在這裏麼?”蘇通天擺了擺手,隨後漫不經心的坐在了凳子上喝了一口茶水。

我一看他那裝逼的吊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可是他說的也有道理,這人要真對我有什麼歪心眼,估計昨天晚上就動手了,何必今天親自和我見面呢?而且他能如此的淡定,必定有什麼依仗,雖說我不怕他什麼,但確實要給人一個解釋的機會。

“你說,我看你能說出什麼花來”

我強壓下心裏的怒火,拽着胖子也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打算先聽聽他要說什麼,如果不滿意,我就給他來個魚死網破,大不了挨幾鞭子,總比每天擔驚受怕的強!

對面的蘇通天見我坐了下來,放下手中的水杯,然後清了清嗓子,隨之無比鄭重的對我和胖子說道:

“你好,鍾九陽、陸長飛,我叫蘇天河,跟你們一樣自身都有些與大多數人不同的特殊能力,此次前來是因我接到上級命令特邀你們加入我們內部,共同發展”

我和胖子不由自主的又是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表情中看出一絲迷茫,而我心中卻出現另一個疑問,加入他們組織內部?莫非是昨天丁牟仁說的那個飼養魔獸的組織?要真的是那個組織必定是個龍潭虎穴,在我們沒有做好萬全準備之前,我是答應還是拒絕呢?

如果答應了,我想我們的安全應該沒什麼保證,但如果拒絕我也只能把這倆人拽到陰間處理了,可是他們能派蘇通天來自然可以派更多的人前來說服我,一兩次的拒絕他們也許還有耐心,可三番五次的被拒後,會不會像當初“黃金哥”那樣用胖子的家人還有鍾秋霞來威脅我們就範?我防得了一時防不了一世,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兩全其美呢?

此時的秦澤宇似乎見我並沒有打算答覆蘇通天的話,而且還自顧自的進入自己的思想中,不由有些着急,加重了語氣問道:

“鍾小仙人,對我們的這個邀請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受夠了他倆輪流給我仍***,語氣不善的直接問道:“上級?哪個上級?加入你們什麼組織?我他媽的毛都不知道,你問我意下如何?麻煩你說重點”

蘇天河對我的不敬之詞似乎根本就不生氣,換了個坐姿朝我呲牙一笑說:“呵呵!我是特案組成員,代號32,組織名爲蘇通天”

特案組?代號?組織?

臥槽,我腦袋真的徹底凌亂了,什麼樣的組織取個名叫特案組?跟重案組一樣麼?代號又是尼瑪的什麼鬼?地下黨?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拍電影呢?還是拿我開涮呢?我現在真是一腦門子的問號。

蘇天河見我依舊不說話,繼續解釋道:

“特案組是由我們這些身懷異術的人所組成的一個神祕組織名稱,也叫特殊案件調查組,專門解決非常人能解決的特殊案件,同時滅殺一些擁有特殊能力的敗類,當然有時候我們也會爲國家做一些事情,不過我們卻不受國家的管制”

蘇天河看了眼我和胖子詫異的表情後,繼續說道:

“每個國家都有我們特案組的成員存在,組織內部分工明確管理嚴格,由負責專門接收案子再發給總部,總部會聯絡適合處理這些案子的組織成員,而我這次正是接收組織派遣,特來招你們加入” 彌霍狀若瘋狂,今日戰敗讓他難以接受,從其言語中不難看出他對女人有著深深的輕視,所以敗在寒清雪的手中讓他深受打擊,

「你這樣的人,我寒清雪一生不知道鎮殺了多少,你不用為此而感到不甘,因為你在同階中實在是太弱了,未來的至尊路上註定只是別人的踏腳石,」

寒清雪的話語平靜而淡漠,完全沒有將彌霍看做對手,不是她清高自傲,而是她有著絕對的信心,事實上也確實碾壓彌霍,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

「你住口,女人永遠都只是男人的玩物而已,總有一天我彌霍一隻手就能將你鎮壓到不能動彈,讓你屈服在我的神威下,仰望我的無上神姿,」

彌霍顯得非常的瘋狂,事到如今都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還口出狂言,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找回丟失的尊嚴,卻不知他的言語在別人的眼中是多麼的可笑與無知,

然而寒清雪卻沒有嘲笑他,只是情深地看了空間結界外面的葉辰一眼,而後說道:「倘若女人是男人的玩物,我寒清雪也只是葉辰的玩物,因為他足夠優秀,足以讓我心甘情願被他征服,而你這樣的人在真正的天之驕女眼中,也是自大的跳樑小丑,」

聽到這樣的話,葉辰的心不禁一顫,清雪對他的愛之深,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她的存在只是為他而活著,不管付出什麼都心甘情願,無怨無悔,

「你閉嘴,那個葉辰有什麼好,他再強也只是個散修者,沒有強大的背景做後盾,永遠別想在這條路上走得多遠,他很快就會化為白骨,」

彌霍的神色非常的猙獰,寒清雪的美是他此生見過的無以倫比的,沒有任何女子可以媲美,所以他才不惜一切出手,想要奪去絕仙劍的同時,也想要將她抓回去,

寒清雪此刻說出的這些話語,如同無形的尖刺刺穿了他那驕傲的心與尊嚴,將其踐踏得體無完膚,對葉辰的恨意與妒忌也是濃烈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那雙眼睛陰冷得如毒蛇似的,

「他自然是這世間最好的男人,能讓我寒清雪傾心且痴迷的男人,誰都無法與之相比,你這個所謂的蓬萊少主,就算是給他做扈從都沒有資格,」

寒清雪的話語非常的無情,對於彌霍來說也是極度的直刺,話語剛落便邁動玉足向著彌霍逼了過去,她立身在高空,晶瑩玉足對著彌霍的頭頂驟然踩下,大片的虛空瞬間崩塌,

「可惡的女人,你竟敢用腳踩本少主,」彌霍氣得癲狂,眼珠子都凸了出來,先前寒清雪雖然也是用步法擊敗了他,但那只是腳步震出的大道仙能,而此刻卻是直接用腳踩,他無法忍受這種屈辱,

寒清雪表情冷漠,臉上與清冷的美眸中沒有半點波動,晶瑩玉足踩在彌霍頭頂上空尚有十餘米的時候停了下來,道:「你不配讓我的腳踩下來,」

此時此刻,這樣的話語直接氣得彌霍「噗」的噴出一口濃血,他雙手猛然擊向上空,仙能剛剛釋放出來,那隻晶瑩剔透如絕世美玉雕琢的玲瓏玉足便狠狠一震,

「轟,,」

剎那間,大道仙紋億萬縷,瞬間交織成大道瀑布,直接衝擊而下,彌霍的仙能當即潰散,身體被大道瀑布擊中,頓時從空中被擊得栽落了下去,肌體快速崩裂,鮮血狂飆,骨斷筋折,內臟碎裂,連頭顱都險些炸開了,

「少主,」

「少主快用禁器離開這裡,」

……

四大仙王發出驚駭欲絕的聲音,看到彌霍鮮血神形俱滅的,他們嚇得肝膽欲裂,全都忍不住驚叫了起來,想要衝進去救援,卻被空間結界阻擋,短時間想要轟破根本是不可能的,最重要的是葉辰攔在他們的身前,如一座不朽的神岳橫斷了去路,

「唰,,」

就在四大仙王驚呼的時候,彌霍的身體即將栽落到地上,但是他的身體突然綻放璀璨的仙王,大道氣機流轉,包裹著其身體瞬間撕裂虛空,消失不見,

見到這樣的畫面,四大仙王眼中的焦急頓時消散了不少,深深鬆了口氣,然而就在他們剛剛放下心來的時候,大陣邊沿地帶忽然出現一件碧綠剔透的神環,其上道篆閃耀,瀰漫出恐怖的氣息,一下子就籠罩了這片天地,

楠兒出現在了大陣邊沿,催動百靈神環輕輕一震,方圓百里的空間一下子就崩開了,渾身是血的彌霍頓時就從虛空只能給跌落了出來,

「你……」

彌霍那蒼白的臉色瞬間一片死灰,眼中充滿了驚恐與絕望,尤其是看到沉浮在楠兒面前的百靈神環時,他就知道自己今日已經陷入了絕境,沒有任何逃走的希望,


彌霍的身上有許多的禁器,都是其師尊特意煉製出來給他在危險的時候逃命用的,以往每次都能成功遁走,可是這次卻不行了,因為碰上了楠兒的半步至尊仙兵,

「不……你不能殺我,我是蓬萊仙島的少主,你要是殺了我,將來必會被整個蓬萊追殺,會死無葬身之地,只要你肯放了我,什麼條件都好說,我還可以帶你回蓬萊,讓無數人敬畏你,」

「看來你還真是個沒有智商的紈絝子弟,都到了這個地步,竟然還想讓我跟你回蓬萊,死到臨頭還色性不改,你覺得葉辰的女人會看上世上其他的男人嗎,更何況是你這種貪生怕死的鼠輩,」

平時可愛動人的楠兒,此刻顯得非常的冷漠,催動百靈神環將彌霍定在了破碎的虛空中,使其不能動彈,但是她並沒有對其出手,而是等待寒清雪帶來,她知道這個彌霍是寒清雪要親手殺的人,

「少主,」

「你們敢殺我們的少主,蓬萊仙島比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

「老夫跟你們拼個你死我活,」

……

四大仙王看到彌霍從空中被震了出來,時刻性命不保,全都瘋狂了,一瞬間出手轟擊空間結界,想要去救援,

「你們都性命不保,還想救他嗎,」葉辰腳踩太虛步,瞬間立身在結界前,雙手演化太極陰陽圖,將四大仙王的能量全都吸收到陰陽魚眼中,同時顯化出三具神武化身,同時揮動無敵拳印,打出貫穿永恆,破滅不朽的拳光,一拳驚艷古今,嚇得四大仙王肝膽欲裂,急忙以最強的手段來抵擋,

然而,無敵拳印霸絕寰宇,代表的就是無敵,雖然他們在境界上高出葉辰許多,但在擁有十禁且施展最強攻殺秘術的葉辰面前卻難以抵擋,

「轟,,」

無敵拳印勢同破竹,根本不可擋,力透乾坤動達八荒,金色的拳印破滅任何的神通仙術,一下子就貫穿了四大仙王的胸膛,使得他們的身體倒飛數百米,鮮血狂噴,骨斷筋折,氣息瞬間萎靡了下來,

事到如今,葉辰沒有心思與蓬萊的四大仙王顫抖,出手就是最強的秘術,且施展出了神武化身術,相當於四個葉辰對四個仙王,一招而已,幾乎讓他們失去了戰鬥力,

彌霍在遠處看到四大仙王被葉辰一招重創,心中更加的絕望了,他顫抖著,有生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是真正的恐懼,也感覺到了死亡在快速靠近,即將將他吞噬,打入無盡的深淵地獄,

「傳聞你們蓬萊仙島乃玄門正宗,門規森嚴,想來鋤強扶弱,沒想到經歷萬古歲月,如今卻是這般蠻橫霸道,以勢壓人,既然如此,你們這些人就沒有必要活著回去了,」

葉辰的話語很平靜,神色卻很冷漠,眼中只有冷酷與無情,他邁步逼向重傷的四大仙王,在他們驚恐的眼神中探出金色的大手,一巴掌將其中一人拍得四分五裂,整個身體以及大道仙台都崩碎了,元神瞬間潰散,發出凄厲與絕望的慘叫聲,

修仙數千年,一朝雲煙,對於四大仙王來說是非常殘酷的,也是非常不甘的,然而他們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所謂有因必有果,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樣的結局只是咎由自取而已,

「鏘,」

葉辰並指而出,接連斬出數十道金色的劍芒,在三大仙王驚恐的閃避中劈中了他們的頭顱,自眉心一斬而下,三具身體立時被劈成兩半,鮮血激射,內臟嘩啦啦流了出來,大道仙台被生生劈開,元神瞬間消散,

蓬萊四大仙王就這樣被鎮殺了,仙王境界七重天,這是絕對的強者,可卻被仙王境三重天的葉辰鎮殺於此,

遠處的村子中,沐紫仙不知道何時離開了屋子,立身在房屋的上空遠遠看著這一幕,她的心中很不平靜,美眸只能給有著明顯的波動,

「原來他一直都在讓著我……」

沐紫仙的口中發出幽幽的聲音,眼神有些複雜,沒有人知道此刻的她是怎樣的心情,或許連她自己都無法說出清楚,從葉辰斬殺四大仙王境七重天的強者的手段來看,她明白了葉辰在與自己戰鬥的時候根本沒有使用全力,倘若也施展出那種化身,真的可以完全壓制她,

「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男人,我到底是了解他還是不了解他,自從他第一次救我,那時候我的心境就失去了往常的平靜,做出很多不講道理的事情,可是他卻一再忍讓,難道真的是我太過分了么,就如清雪所說的,他是真的不願意傷害我,只是次次被我所逼而沒有辦法才做出的選擇……」

沐紫仙的眼神變得有些痛苦,她緩緩閉上了眼睛,可是腦海中依舊是葉辰的身影,他謙讓時的樣子,霸道時的樣子,冷漠時的樣子,如同影子般揮散不去,

「不行,我不能這樣下去,我必須讓道心恢復到心如止水的境界,否則他種在我心中的烙印很快就會佔據我的心,到時候我將會因此而沉淪深陷……」

沐紫仙在心中一遍一遍地告訴自己,可是道心早就動搖的她想要恢復心如止水的心境又談何容易,加上有葉辰種在其心中的烙印的干擾,可以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難道我這一生註定要在他的面前屈服嗎,我的尊嚴我的驕傲都被他奪取與踐踏,我為什麼要屈服於他,我不要,我不要屈服於那個混蛋……」 蘇天河解釋的很清楚,但卻沒有解答我的疑問,所以我又問了一次:“那你們是怎麼找到我的?你昨天去我家又是什麼意思?”

蘇天河笑了笑,指着他身旁的秦哲宇說道:

“他就是負責在大安市管轄城區爲組織挑選人才的後勤人員,你還記得他給你的第一次任務和前幾日鬼爪槐的事麼?那就是組織對你資格的考驗,還有昨天你們剛剛接觸的噬魂獸,那是我們組織跟進的一個任務,當然,放任你去接觸也是組織想看看你的能力到底還有多少是可以挖掘出的,兩次考驗你都完成了,所以我今天才會出現,昨天晚上去你家實際上我並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對同伴單純的好奇罷了,還請兄弟你不要介意”

說罷蘇天河站起身將右手放在胸前低頭向我表示歉意,他的表情和語氣十分的誠懇,這也就叫我心裏多少舒服了些,也明白他所謂的組織並非昨天飼養魔獸的那個組織,明白了之後我對他和秦澤宇也少了一些敵意。

至於他爲何去我家,人家解釋的夠明白了,我要再是揪着此事不放那就顯得有點太小肚雞腸了,不僅如此,我對他口中的特案調查組還是很感興趣的,特別是他說的那些身懷異術之人,如果我和胖子真的可以加入進去不僅擁有了無限的資源和同伴,更是可以通過各種案子提升自己能力,幫助我快速的恢復判官之力,這不失是一個不錯的平臺。

可我依舊有所顧慮,我不清楚這個組織接受的任務都是什麼形式的,更不知道這些人處理案子有沒有什麼底線,是不擇手段麼?還有我們的收入問題,我可不想鍾秋霞以後過着擔驚受怕還衣不遮體食不果腹的日子,想到此我便問了出來。

“你的意思是那兩次事件都是你們爲了考驗我的實力特意安排的?那我想知道,一旦我們完成不了那你們準備怎麼處理那些被牽扯其內的普通人?還有我和胖子都有家人,想必加入你們會得罪不少人,那他們的安全如何保障?我們的收入又是如何?”

蘇天河瞭解的點了點頭,解釋道:“如果兄弟你完成不了,我們自然會無償幫助那些人將陰晦之物處理乾淨,雖說組織內的人都擁有常人不具備的特殊能力,但是我們做事也是有原則的,並且組織內也明確規定,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我們絕對按照規定來,換句話說,就是傷天害理的案子堅決不接”

說完蘇天河又喝了一口桌子上的水繼續說:“至於你和他的家人完全可以放心,組織內會有專門人員全天二十四小時對他們進行隱蔽式保護,這些人也是經過嚴格挑選訓練出來的特殊人員,而且你們雖是組織成員但並不受組織的管制,也就是說在沒有任務時你們的生活還照舊,收入方面等你正式加入組織會跟你們說清楚的,反正不低。”

我敲了敲桌子思索了片刻點了下頭,又問“我還有最後三個問題,第一我目前比較關心的就是昨天我們遇到那個組織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

蘇天河似乎料到我會有此一問,但神情有些尷尬的說:“那個組織規模不小作風也很低調,形式嘛應該跟我們的特案組雷同也是四處接收任務,但沒什麼好壞之分也沒什麼底線而言,總之是給錢就做,其他的我們組織內的人還在調查當中,應該很快就會有進展的,你第二個問題是什麼?”

“第二是是我們組織裏的任務是從何而來?第三特案組對成員還有什麼要求?”

蘇天河說:“任務一般是入世的異士手中接受的無法完成的案子,打個比方,就像你開的店鋪一樣,某一日你接受了某個超越自己能力範圍的事可又不想放棄賺錢的機會,那麼當然就會找我們這種能人聚集的組織拜託我們幫其完成,這樣不僅能賺到錢更能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可以說是名利雙收,再一個就是寺廟和道館或者是一些隱世幫派遇到什麼難事也會來找我們,總之,特案組在常人的概念中幾乎是不存在或者知之甚少,可在異能人士中確實人人皆知的”

說完他緩了口氣又說:“至於你說的要求,我們當然注重實力和人品,而這兩點,兄弟你們在之前的兩個案子中的表現已經過關了,所以我代表特案組真誠的邀請二位加入,這是合約書,你們可以先看一下再做定奪”

說罷,蘇天河將椅子上的兩張A4紙分別遞給了我和胖子。

我倆看了眼上面的內容,字不多,簡單明瞭。

僅有一條——對組織內所有事宜做到絕對的保密。

“額!……這個……!規則就這一條?”

我詫異的看了眼蘇天河,挺大的一張紙,就這麼幾個字?這個組織的確夠神祕的。

“是的,就這一條,其他規則只有簽訂這份合約後,由我口述對你講明,二位意下如何?”蘇天河對我和胖子點了點頭,隨後帶有期希的目光看向我倆,等待着我們的答案。

我看了眼胖子,對方可能和我的想法差不多,既然有這麼一個平臺可以提供我們所需認我們發展而且聽起來似乎還不錯,基本上沒有拒絕的理由,最主要的是這個組織很神祕,這就勾起了人類最原始的好奇心,所以我們倆基本上也沒考慮太多,分別在每張紙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這就算正式加入特案組了。

蘇天河看了眼我們簽定的合約後,站起身分別跟我和胖子握手錶示歡迎,然後告訴我們每個新加入特案組的成員都會有一名老成員帶着的,而他就是負責帶我們的老成員,之後便點了一桌子的菜,跟我們邊吃邊介紹特案組的一些情況和獎罰制度。

特案組內的所有成員加一起大概有千人之多,這些人的身份是有等級之分的,級別越高出場費也就越高,級別劃分有專門的特案組祥雲徽章,一共分爲五等,以徽章的顏色爲依據,從最低到最高分別是,白,黃,黑,紅,金,升級屬於百分制,接受案子的難易程度分爲5A、4A、3A、2A、A,每個程度又分爲甲、乙、丙三等,分數是根據完成的案子難易程度疊加計算,像我和胖子這種剛剛進入組織的新人級別是最低的白色祥雲徽章,得到報酬是,組織分七層,個人得三層,黃色勳章的是組織一半,個人得一半,而黑色勳章的報酬就是組織三層,個人七層,紅色勳章的基本上就可以拿到全部了,如果是金色勳章的大能人士,那估計組織還得再自掏一部分腰包的,因爲這種人不僅難請,更是組織不能得罪之人,可以稱作是“鎮店之寶”了。

這些任務可以去組織的分部領取,也可以被分配,總之特案組內等級劃分很明確,級別報酬也很優厚,但是管理鬆懈,只要不違反組織規定幾乎是沒人去管的。

蘇天河講完這些後,胖子問他組織內的級別好升麼?蘇天河聳了聳肩回道:

“這些得看你個人能力和完成任務的程度了,現在組織內黃色勳章的差不多有一百多人,黑色勳章的大概不到三十人,而紅色勳章的更少僅有四位,目前爲止還沒有金色勳章的人存在,你說好不好升呢?”

我和胖子聽後嘬了嘬牙花子,雙雙搖了搖頭,看來若是想在組織內混出個名堂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這個時候,我們的飯局也接近尾聲了,蘇天河又對我和胖子說,每次接受任務前我們都會和組織內簽訂一份“死亡協議書”,意思就是在任務期間如若死亡,組織內是不負任何法律責任的,但是會補償給我們指定的人,本次任務總報酬十倍的安家費,這也算是組織對其內部人員比較人性化的一面了,畢竟我們所受理的任務並不是小打小鬧的普通任務,任務關係的人也不是普通的凡人,受傷,死亡也是很正常的事,所以,這也是變相賣命了,只不過我們的命比普通人的命更值錢罷了。

說完了這些,蘇天河叫我和胖子先回家準備一下,三天後要和他去組織在大安市的分部正式報到,之後就要開始接任務了。

我和胖子告別了蘇天河與秦哲宇打了個車去精神病院準備接回兔仙和善生。

到了醫院的治療樓依舊是鄧醫生來給我倆開的門,上了樓看善生和兔子還在休息室睡覺,便跟着陸耀亭去到丁牟仁的病房內跟他簡單說了一下需要他配合警方做的事。

其實很簡單,只要他承認與土苗田橋等人偷屍運屍準備買賣給某個小型器官收藏庫就行,至於器官收藏庫的位置與聯繫人,就一句話,“不知道”。

如果問其當初是如何越獄出逃的,讓他隨便編個理由,反正也沒人會真的調查此事,就算調查了也就是搞個臨時工推脫一下責任也就過去了,剩下的除了臨場發揮就用“不知道”去搪塞,總之,這個案子能暫時過關,那麼丁牟仁的任務就算完成了,隨後我們自會將他救出來。

丁牟仁雖說對我們的處理方案依舊半信半疑,但他目前能選擇的路除了死路一條就是乖乖的與我們合作,他這人也不傻自然會選擇後者,我們自然也不怕他反咬我們一口。

解決了這邊的問題,我和胖子又跟陸耀亭閒聊了一下順便還提了要進入特案組的事情,出乎意料的是陸耀亭竟然也聽說過有特案組這個神祕的組織存在,而且話中有話的還提及了在幾年前的大案中就曾經與這個組織內的某一人有過短暫的接觸,雖說當時他的權利有限,對此並沒有太多的瞭解,但至少知道是個幹“正事”的地方,再加上兒子大了總不能拴在褲腰帶上,最後叮囑我們要多加小心外,便點頭同意了。 六道輪迴大陣邊沿彌霍被百靈神環禁錮在破碎的虛空中,眼神充滿了恐懼與絕望,身為蓬萊仙島的少主,有著強大的背景與後台,這麼多年來都是橫著走,加上自身擁有同階王者以上的戰鬥力,可以說是光環籠身,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然而,今日他絕望了也恐懼了,宗門勢力再強大也無用,遠水救不了近火,帶來的四個長老都被擊殺,現在只剩下他一人,如砧板上的肉任由別人宰割,

寒清雪自遠處踏空而來,白衣勝雪,青絲飛揚,容顏絕美,身段玲瓏,仙姿玉骨,一雙赤足晶瑩剔透,如絕世美玉雕琢,完美到沒有任何瑕疵,

她來到大陣邊沿被定住的破碎虛空中,清冷的眸子冷漠地看著已經嚇得面無血色的彌霍,眼神非常的無情與冷酷,

事實上,除了葉辰與親人以及姐妹們,寒清雪從來都是冷漠的,就算是在姐妹們面前也是非常的清冷,而今面對這個曾對她有著非分之想的人,心中說有多厭惡就有多厭惡,

「清雪姐姐,楠兒將他禁錮啦,就等著你來處置呢,」楠兒笑顏如花,臉上露出兩個深深的小酒窩,看來如天真無邪的少女,鍾天地之靈秀而生,


「你要做幹什麼,你們不能殺我,我是蓬萊的少主,你們不能殺我,」彌霍驚恐大叫,眼珠子都凸出來了,無邊的恐懼與深深的絕望往日不可一世狂傲自大的他徹底的崩潰,

然而對於寒清雪來說,根本不可能會有絲毫的心軟,曾經的絕代聖皇連天都能誅,自然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她邁動晶瑩赤足,向著彌霍而去,玉足踩在破碎的虛空中,無形中如山嶽鎮壓而下,


彌霍恐懼地看著她,死亡的陰影徹底將他籠罩,他絕望,他崩潰,可是這些都無濟於事,那如山嶽般壓落的力量讓他的身體開始顫抖,頭顱開始變形,一雙眼珠子徹底凸了出來,並且開始淌出血液,

「啊,,」

彌霍慘叫著,他被寒清雪的踏在虛空中的力量壓得不斷變形,臉上的五官都因痛苦而扭曲了起來,耳鼻口不斷淌出鮮血,頭骨發出喀嚓的骨裂聲,身體的骨骼也不斷崩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