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一邊去吧!”見到玉龍飛並沒有被男子喊住,穆芷晴異常氣憤的把傭兵推倒在地。

“哈哈”看到理直氣壯的傭兵,被女子一下就推倒了,那些看熱鬧的傭兵都得意起來:“就那熊樣,還想惹人家,幸虧人家沒動手!”

伴隨着喧譁聲,玉龍飛終於來到了傭兵行會門口,此時“傭兵行會”四字,正醒目的映入他眼中。


門口此時已經擠滿了人,他們正在看着門前一塊石板。

這塊石板,便是傭兵行會,用來發布命令的任務板。只要傭兵行會有任務,便會把任務和獎勵寫在上面。

所以,傭兵們可以根據自己的實力,去接受不同的任務。

門口一共用三塊任務板,左邊是低級任務、中間是中級任務,右邊是高級任務。

任務級別越高,難度也就越大,相應的獎勵也就越豐厚。

望着低級任務板旁的衆人,玉龍飛默默的笑了笑,之後,便把目光轉向了中級板。

中級板跟前同樣匯聚了大量傭兵,但這些傭兵,大多數都是看一眼後,就把目光轉向了低級板,而留下的,大多數是修爲在龍徒附近的傭兵。

玉龍飛爲三品龍徒,因此,他在中級板上,並沒停留多久就走向了高級板。

高級板跟前,根本就沒有人,望着忽然走過去的玉龍飛,衆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他要接這個任務嗎?”

“他能完成嗎?”

一聲聲議論聲,一時間嘈嘈雜雜的在他耳邊響起。

聽到外面議論聲不斷,一席白衣的女子,也是從裏面走了出來。

“琪小姐!”

女子正是傭兵行會會長的女兒,因此衆人都欣喜的喊了出來。

沒有理會衆人,琪小姐直接走到了正在看任務的玉龍飛跟前:“不知閣下……”

轉過頭的玉龍飛,竟是把她的話壓了下去。

“怎麼可能?”玉龍飛招惹了護狼戰士,想走出雪域草原,比登天還難,而且,後來,她也看到了草原中狼的異常,要知道,能讓狼羣有如此反應的,除了有人招惹到白極狼,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玉龍飛,所以,看到玉龍飛的她,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看到久久不語的女子,玉龍飛也是打斷了她:“難道不可以嗎?”

“閣下屋裏請吧!”醒悟過來的她,從容的朝玉龍飛擺了擺手。

接着,玉龍飛便是走了進去。

“這個色狼!”

望着玉龍飛跟着女子走了進去,穆芷晴氣的咬了咬牙,氣憤的超屋裏走去。

不過,就在她跨過任務板,準備走進門時,一個大漢,忽然把她攔了下去:“姑娘,高級任務不合適你,中級任務在這,低級任務在那!”說着,大漢就給穆芷晴指了指。

“給我讓開!”被攔住的穆芷晴,小拳緊攥,怒氣衝衝的推了推他。

“姑娘,想鬧事嗎?”在她話音剛落,數十個大漢,從四處竄了出來,直接把穆芷晴圍在了中間。

“哼!”

被圍住的穆芷晴,無奈之下,只好一轉身,退到了人羣中。 在琪小姐的帶領下,兩人很快來到了二樓的議事廳中。

此時,兩位老人正安靜的坐在椅子上。望着突然走進的兩人,老人緊閉的雙眼,無疑掙了開,略有緊張之意:“琪小姐,這是?”

“兩位大師,莫要緊張!”生怕兩人被玉龍飛驚到,琪小姐很是客氣的鞠了一躬:“這位兄弟,是來接高級任務的!”


說着,她不由閃出了一條道,把玉龍飛拉在了她前面。

看到眼前不大不小的男子,兩人手不由顫抖了一下:“他行嗎?”隨即,兩人精神力暴漲,直接把玉龍飛包裹了起來。


感受到兩人,恐怖的精神力,玉龍飛斷定,這兩人應該是四星鑑定師,而爲了防止對方窺視自己的精神力,他不由把精神力縮了起來。

“唉——”對玉龍飛探測一番後,坐在左邊的老人,也是失望的搖了搖頭:“帶他下去吧!”

“大師,難道他不能接受嗎?”看到兩位大師同時向外招手,琪小姐眉頭頓時緊皺起來,有點不解的望着他們。

“他體內精神力微弱,一看就是普通傭兵,修爲頂多在八品龍徒附近!”玉龍飛隱藏實力後,這兩人根本無法看透他,所以再次失望的搖了搖頭。


聽到大師的解釋,琪小姐才“哦”了一聲,之後,拉着玉龍飛就要往外走。

“慢着!”就在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玉龍飛,終於扯住了琪小姐。

“怎麼?”看到他有點不甘,剛纔的老人也是疑惑的望着他。

“這次任務的獎勵是什麼?”一般的,越是高級的任務,它的獎勵更應該貼在任務板上,而這個任務的獎勵,竟然沒貼在上面,所以,玉龍飛非常疑惑的看着老人。

“反正這個任務,你做不了,告訴你獎勵,只會讓你嫉妒的要死!”顯然,兩人斷定玉龍飛沒有能力接手這個任務,所以擺了擺手讓他離開。

“刷刷”在兩人擺手之時,玉龍飛體內,精神力暴漲,龍氣驟然一縮,猛的化爲了龍火,在他手邊打着轉。

看到他手中的龍火,失望的兩人,頃刻間吃驚到了極點:“鑑定師?”

一般情況下,只有鑑定師可以催動龍火,而且,玉龍飛對精神力的隱藏,已經避過了兩人的探測,所以,此時的兩人,對玉龍飛立馬恭敬起來:“閣下,請留步!”

顯然,他們現在的態度,已經發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變化。

“閣下,真的要接這個任務嗎?”此時,兩人幾乎是有點哀求的望着玉龍飛。

看到兩人突變的態度,玉龍飛故裝冷淡的說道:“先看獎勵,再接任務!”

相比與之前,他此時,可是有叫板的本錢,因此,也是露出了一副,要想讓我做這個任務,還要看我的架勢。

無奈之下,兩人只好對視一下,抱歉的望着玉龍飛:“不知閣下怎麼稱呼?”

“小飛!”

玉龍飛此時,可是高傲的很,完全沒把兩人放在眼裏。憋着這股氣,剛纔那老人,才笑眯眯的說道:“小飛兄弟,剛纔你也看了我們的任務展示。尚將軍的兒子,在雪域草原中,調戲一女子,被那女子施法,現在神智不清,每天夜裏,到處殺人,整的軍營,雞犬不寧,這幾天,已被送回家族。所以,軍隊正缺一統領,要是能完成這任務的話,你便可接替他的位置!”

“統領?”玉龍飛這次來,便是探測軍營實力的,要是能在軍營中,擔當這個首領的話,他相信,不久後,他將鬧得尚家雞犬不寧。

“小飛兄弟,你的修爲不在我倆之下,應該看出,我倆就是兩名四星鑑定師而已,雖說常用的丹藥,我們也能煉製,但能算得上星級的丹藥,我們倆,卻做不到!”說着,老人很是慚愧的搖了搖頭:“尚將軍之子,被妖女施了法,要用四星丹藥,陽明丹,纔可以挽回,但這陽明丹,煉製步驟複雜,其中上千種藥材的提煉,不是我們兩個所能做到,因此,尚將軍才發佈了這個任務!”

聽到這的玉龍飛,算是明白了,原來這個任務,要煉製的丹藥,就是用來救尚武力兒子的。

“和你們將軍交代一下,這任務我接了,要是沒別的事的話,爲我找一間上房,我先調整一下!”雖說,煉藥的目的,是救治尚武力之子,但玉龍飛已做好打算,只要混入尚家軍,就讓他們尚家好看,因此欣然同意了。

玉龍飛痛快的答應了這件事,也讓三人萬分感激,這一刻,琪小姐才從剛纔的震驚中,醒過來,客氣的走到玉龍飛跟前:“小飛兄弟,跟我來!”

說着,向兩位老人一拜後,便領着玉龍飛走下了樓。

“來了,來了!”兩人一走出門,門口的傭兵們,就相繼圍了過來:“那個任務,他接了嗎?”

“看那樣,沒接!”

“就他,要是能接下這個任務的話,我當場讓你爆菊!”

……

可能是聽到了他們的議論聲,從任務板走過的琪小姐,雙袖一揮,接着,貼着密密麻麻字的高級石板,就變成了空白。

“他接了!!!”


這個聲音,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在人羣中炸開了鍋。

沒有理會他們,琪小姐擺開了一條道,領着玉龍飛便走了出去。

在他們身後,此時,數十個大漢,正把一個傭兵圍在一起:“剛纔那話是你說的?”話音剛落,數十個大漢,就把那個傭兵脫光了,而後,數十人齊刷刷的朝傭兵壓去。

“媽呀,饒了我吧,我不敢了!”

在衆人鬧鬨中,穆芷晴終於擠了出來,急促的朝玉龍飛追去:“玉龍飛,你給我站住!”

“她是?”聽到這個聲音的琪小姐,忙回過了頭,朝着追來的穆芷晴問道。

“我未婚妻!”

“玉龍飛,你說什麼!”雖說玉龍飛的聲音大不,但卻傳到了穆芷晴耳中,因此,她也是攥起了拳頭,朝着玉龍飛打去。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一塊來吧!”兩人的打情罵俏,讓琪小姐看在了心裏,隨即,領着兩人,便走進了一宅院。 “龍飛兄弟,你倆就住在這兒吧,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們倆要是需要什麼的話,可以直接到行會找我!”在把玉龍飛和穆芷晴,領到一豪華宅院後,琪小姐朝兩人打了個招呼後,就退出了宅院。

望着離去的琪小姐,玉龍飛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她還真把這丫頭,當成我未婚妻了!”

雖說宅院很豪華,但卻只有一間房,僅夠兩人居住。

“玉龍飛,這房間是本小姐的了!”

看到眼前只有一間房,穆芷晴立馬堵在了房門口,不讓玉龍飛進去。

沒有搭理她,玉龍飛直接走到了她跟前,輕輕在她耳邊嘀咕了一句:“你不是我的未婚妻嗎?”

隨即,便要去推門。

“玉龍飛,你嘴給我放乾淨點!”玉龍飛不說這話,穆芷晴還不來氣,聽到這話,小拳頭再次攥了起來。

“砰砰!”

就這樣,兩人在房間門口,又打了一架。

當兩人打完架時,已經中午,有點餓的兩人,也是慵懶的癱坐在地上,誰也不搭理誰。

“小丫頭,你父親當初可是要把你許配給我,只是我沒看上你罷了!”與穆芷晴相處久了,玉龍飛自然隨意的很,不斷調戲着她。

聽到玉龍飛的譏諷,穆芷晴再次火冒三丈:“玉龍飛,我父親同意了,但本小姐並沒同意,說實話,本小姐美若天仙,溫柔大方,怎麼會看上你這無良少年呢!”說着小嘴微微一撅。

“這是你說的!”穆芷晴話音剛落,玉龍飛邪惡的爪子,就在那兒捏摸起來,好像要往穆芷晴的雙峯抓去。

“哼,無良少年!”看到對方邪惡的爪子,穆芷晴頓時嚇了一跳,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走進了門,之後,便把門緊緊的關了上去:“玉龍飛,你敢對本小姐動手動腳,本小姐定把你那東西割下來喂狗!”

“無知!”看到對方緊關的房門,玉龍飛才緩緩站了起來,直接朝宅院外面走去。

雖說他來到斯坦城,已經有半天了,但他除了傭兵行會以外,別的地方,還沒拜訪過,所以,被穆芷晴拒之門外的他,只好走出了宅院。

剛出宅院,能讓人耳朵長繭的聲音,再次傳到了他耳中:“琪小姐,救命啊!”

一聲聲悽慘的聲音,一個高於一個,真是讓人無法忍受。

不過,就在他詫異萬分時,他忽然瞥見了琪小姐。

此時,她正站在一堆殘疾傭兵跟前,關懷的看着他們:“各位兄弟,行會中的兩位大師,最近一直很忙,無法煉製更多的金瘡藥,供大夥來療傷,我手裏這些,是他們以前煉製的,藥效不敢保證和剛煉製的那般好,但可以起到治療傷病的作用,現在我就給大夥!”

說着,她芊芊玉手中,不由多了幾個玉瓶。

小心翼翼掰開瓶蓋後,她把裏面的金瘡藥,一粒粒的給了這些傭兵。

“謝謝,琪小姐!”得到金瘡藥的傭兵,再次齊呼她的名字。

“原來如此!”看完這一切,玉龍飛才恍然大悟,隨即,朝着其它地方走去。

經過多年的發展,現在的斯坦城,已經發展的,和其他城池不多,凡是其他城池有的,在這裏也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