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靈面色一黑,果然!她是把自己當小白鼠來實驗了。

「你……」

「你和風玄有什麼事情?事情解決了嗎?」

清靈還沒開口責怪,唐嫣就漫不經心的說出了一句讓清靈目瞪口呆的話來。

「你說什麼?!難道不是你送我回房間的?」清靈驚訝的看著唐嫣,等著從她的口中確認結果。

「你還用得著我送嗎?只是倒了一下就又起來了,剛好風玄找你有事情,你就跟他走了……」

清靈:「…………」


「哦對了,他還說最近你和他吵架,所以要跟你解釋,我也沒多想,反正當時的你沒有意識,他解大概你也沒有聽到。所以時間你還是找他一趟吧,當時我沒有告訴他你中毒的事情。」唐嫣繼續清清淡淡的說著。

清靈氣的壓根直痒痒,「好,我去聽他『解釋』。」最後兩個字特意加重,唐嫣忍笑中知道,不知情的風玄要麻煩了……

……………………… 葉寒回到宿舍,許東來等人還在討論着今天晚上的槍擊案,他們看到保安被殺死後就第一時間離開了現場。

看到葉寒回來,許東來迎上前說道:“葉寒兄弟,你沒事吧,剛纔我沒有看到你出來,擔心死了。”

“我沒事,大家不用擔心。”葉寒笑了笑。

“尼瑪,剛纔真特麼恐怖啊,我們差點就出不來了,還好老大給我們開路,要不然就要被踩死在裏面了。”蕭宇驚魂未定的說道。

“我先去洗個澡,你們聊。”葉寒拿出衣物,走進浴室。

“你們覺不覺得葉寒今天晚上有點怪啊。”劉天陽扶了扶眼鏡說道。

許東來倒覺得沒什麼奇怪的,“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大家早點睡吧,明天就要開始軍訓了,要養足精神。”許東來說道。

“好吧好吧,睡覺了。”蕭宇關上電腦,將被子蓋過頭。

葉寒洗完澡出來後,三人都已經躺在牀上準備睡覺了。


“我們先睡了啊,葉寒你早點休息。”劉天陽對着葉寒揮手。

葉寒笑了笑,點了點頭。

三人都睡着後,葉寒站在陽臺,因爲他的頭髮還是溼的,葉寒嘆了口氣,看着星空上的那一抹明月,葉寒心裏久久不能平靜,他所想的一切,卻和現實不一樣。

晚風吹拂着葉寒,他的頭髮很快就幹了,葉寒搖了搖頭,轉身回宿舍,一躍跳到牀上,蓋上被子就睡。

第二天,大學生們都早早的起牀,因爲今天要軍訓,緊張之餘還帶着一絲興奮。

葉寒早早的起牀,洗漱完畢後,許東來等人也是醒了。

“我去找夕瑤,先走了。”葉寒帶着歉意的說道。

“咳咳,我們懂得,去吧去吧。”蕭宇壞笑着揮了揮手。

葉寒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清晨帶着一絲絲涼風,葉寒就穿着一件天藍色的襯衫,潔白的手臂裸露在外面,也是天藍色的牛仔褲,一雙板鞋,斜斜的劉海,看上去就是一個小清新。

葉寒的帥氣讓不少女生忍不住多看兩眼,特別是葉寒站在女生宿舍樓下,那回頭率就更不用說了。


女生宿舍裏,唐雨燕對着林夕瑤說道:“夕瑤啊,你的男朋友來了。”

林夕瑤連忙跑出宿舍門口,從走廊看下去,只見葉寒那帥氣的身影正站在宿舍大門外,林夕瑤幸福的笑了笑,連忙跑回宿舍。

“夕瑤啊,有這男朋友真好啊,看到花影的簽名照,我們都羨慕死了。”柳依依羨慕的說道。


“嘻嘻,哥哥他總是對我這麼好。”林夕瑤穿好衣服,“我先走哈!”說完,蹦蹦跳跳的跑下樓。

“夕瑤妹妹真的好幸福,如果我也有這樣一個男朋友就好了,我肯定會開心死的。”蘇瑩看着林夕瑤的背影,眼裏充滿羨慕。

“那是人家的福氣,我們羨慕也沒用。”羅倩倩說道。

林夕瑤穿着一套休閒裝,蹦蹦跳跳的跑到葉寒面前,撲進他的懷裏。“哥哥早上好。”

“早上好。”葉寒摸着林夕瑤的頭,寵溺的說道。

“我們先去吃早餐,你等會要多吃點,上午就要軍訓了,你可不要受不了哦。”葉寒親了親林夕瑤的額頭,拉住她的手往食堂走去。

林夕瑤嘟起小嘴:“人家沒那麼弱啦,我會堅持下來的。”

“恩,你自己要注意下身體,很多人都在軍訓中暈倒了,我不放心你。”葉寒有點擔心的說道。

“放心啦,我纔不會呢,哥哥你這是看不起我。”林夕瑤有點不滿的說道。

“沒有沒有。”葉寒連忙解釋道。

“哼,咋們走着瞧,我纔不會那麼弱呢。”

葉寒笑了笑,這小妮子還真不服輸啊。

“夕瑤,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下。”葉寒說道。

“什麼事啊?”林夕瑤疑惑的問道。

葉寒摸了摸鼻子,“我準備買棟別墅,我們一起搬出去住好嗎?”

林夕瑤:“!!!!!”

“你住在學校我不是很放心。”葉寒繼續說道。

“可…可以啊。”林夕瑤紅着臉低下頭。

咦,我不就是說了一起住麼,怎麼這小妮子臉都紅了,她不會聯想到什麼兒童不宜的場面吧。

“唔,到時候你的心語姐姐也會住進來,我不在的時候她會保護你的,現在在學校裏不方便,我也是擔心你嘛!”葉寒拉着林夕瑤的手,柔聲說道。

林夕瑤還是紅着臉,但這次倒擡起頭,看着葉寒說道:“恩恩,能和哥哥一起住,好開心!”

“以後呢,就讓我來照顧你好了,我們過一下二人世界,嘿嘿。”葉寒笑着說道。

“二人世界!!!”林夕瑤喃喃道,然後,臉更紅了。

我咋說些什麼這小妮子都能聯想到一些不健康的東西呢,思想太不純潔了。葉寒表示很無奈。

兩人一起溫馨的吃完早餐後,行走在校園的小道上,因爲時間還很早。

“哥哥。”林夕瑤輕聲的喊道。

“嗯?”葉寒應了一聲。

林夕瑤低下頭,“等….等會要軍訓,我有點緊張。”

“你剛纔不是說不怕的嗎?”葉寒笑道。

“人家是女孩子啦,以前我都沒軍訓過,高中的軍訓都沒參加。”林夕瑤紅着臉,越說越小聲。

葉寒笑了笑,停下了腳步,看着林夕瑤的臉,柔聲說道:“現在的軍訓算不了什麼,在我眼中,只是一些小打小鬧而已,你不用害怕,不是每個人都要去堅持一些東西,軍訓,你不參加,我覺得更好,因爲我不想擔心,你的體質弱,還有一些低血糖,你受不了這些高強度的訓練,你不用一定要堅持下去,如果受不了,我幫你申請不軍訓,好嗎?”

林夕瑤看着葉寒,微微的點了點頭。

“乖,如果受不了,一定要跟教官報告,如果教官欺負你,就記得聯繫我。”葉寒抱住林夕瑤,關心的說道。

“嗯哪,哥哥你放心吧,我不會勉強自己的。”林夕瑤伸手抱住葉寒的腰,在葉寒懷裏,讓她覺得很溫暖。

“找個時間,跟我去挑別墅吧。”葉寒說道。

“恩恩,我要親自選一棟舒適的。”林夕瑤很萌萌噠的說道。

“聽你的。”葉寒抱着林夕瑤,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止。 清靈從唐嫣的房間里走出,越過自己的房門直接向著風玄的屋子走去。

站在門口,『當、當、當——』敲了三下門,無聲。

『當、當、當——』再次敲了三下,清靈豎耳傾聽,風玄的房間里還是沒有一點聲音。

「難道沒人在?」清靈自言自語的說著,忽然樓下的開門聲響起了來。俯身探出頭去往樓下看,這才發現風玄竟然在樓下的門口站著,似乎在迎接什麼人到來。

這所仙道學院內院的豪宅的建築風格還算新潮,三面房間,一面正門,而一到三層地房間中間是空出來的地方則是大廳,大廳很大,幾乎佔據了豪宅的一半面積,地面上鋪著木質的地板,華麗的足以可以在大廳里開辦舞會了。

所以清靈只要站在樓上探頭往下看,就能看到大廳內的情況。

風玄背對著自己,在門口停留,站了足足有五分鐘的時間,不知道在做什麼。這時,頭頂的三樓忽然掉下來一團黑色的東西,嚇得清靈趕緊縮回身體,心有戚戚的擔心剛剛差點砸到自己。

沒有預想之中『轟——』的重物落地聲,清靈往下一看,那一團黑原來是毒仙人,他有樓梯不走,竟然直接從三樓跳了下來。

毒仙人也沒有在下面的大廳停留,向著門口走去,和風玄幾乎站在一排,望向門外。

因為豪宅是全封閉的建築,站在二樓走廊里的清靈根本看不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於是她也效仿毒仙人的做法,從樓上跳下去,身體輕盈,腳尖點地穩住了身形。隨之向著大門走去。

見到清靈也來了,風玄一副受寵若驚的朝著清靈張開懷抱,可清靈卻目不斜視的從他身邊與他擦肩而過,完全無視了風玄的動作。

向外一看,外面大片綠色的草坪,鮮嫩嫩的翠**滴,草坪上點綴著鮮花朵朵,色彩鮮明,加上華麗的豪宅,真如童話中的世界一般,而那大片鮮花草坪絕對有讓人跑上去打滾的念頭。

可重點不是這些,而重點是草坪上有兩個人在七拐八拐腳步看似毫無章法的亂走,前一個清靈認識,是小鬍子院長,而後一個,讓清靈驚訝的小嘴微張,竟然是靈冰襲!

他怎麼這麼快就能來內院了?自己進內院也才一個多月而已啊!一個多月能讓他的修為提高多少?他又是因為什麼,才能夠順利的被小鬍子院長帶來內院的?

清靈清楚的知道在自己來內院之前,靈冰襲的修為還只是出竅初期,這樣的修為按理說是不能進入內院的,除非他有極好的資質,可是靈冰襲的屬性也就風、水雙屬性而已,這可不是能夠讓他出彩的地方。

小鬍子院長和靈冰襲一前一後,在看似無物的草坪上走來走去,不多時已經快要臨近豪宅了。

清靈認真的看著小鬍子院長行走的路線,上一次只是被帶著走了一次,她沒有完全記住路線,趁此機會,現在又突破了分神期,精神力、記憶力、都有了很大的增長,所以這個時候記起路線來幾乎是把路線刻畫在了自己的心裡。

小鬍子院長和靈冰襲兩人走過了草坪上那些無形的陣法,登上階梯,走到門前。

靈冰襲一眼就看到了清靈,還看到了清靈身邊的風玄,眼神一冷。

清靈也看到了靈冰襲,可是卻愣在了原地,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他真的來了!

「我來了。」靈冰襲依舊是那麼吝嗇言語,可是對清靈說出的這三個字已經是他的極限,如果是不相熟的人,他看都不會看一眼,就算是認識的人,他頂多也就是目光示意一下,可對於清靈這個心中的特別,他願意多說幾個字。

清靈點頭,表情依舊是獃滯在臉上,因為這三個字讓清靈想到了自己說要來內院之前,靈冰襲跟自己說的話,他說,『等我。』當時清靈也不知道他那莫名其妙的話是什麼意思,可一個多月之後的現在,她完全了解了靈冰襲的話中含義。等他,他也會隨著自己來到內院……

想清楚了前後,清靈心中升起絲絲甜蜜,也有感動,不再猶豫,臉上的笑容顯露無疑。甚至是嬌軀一震,得意的向在場毒仙人、小鬍子院長和風玄一起介紹的對靈冰襲說道,「恭喜你成為內院的第五位學員,我的冰襲相……公……」

說話間,大大的眼睛眨啊眨,沖著靈冰襲展露出她前後傲嬌結合體的一面。

「啊啊啊啊——」身邊,小鬍子院長聽了清靈的話之後忽然朝著她大叫起來,「什麼!什麼!你竟然有了相公!你們……你們……現在不能在一起!」

………………… 「為什麼!」我幾乎立即大喊的問道。看看靈冰襲,他也把目光放在了小鬍子院長的身上,一副討個說法的模樣。

被我們兩人虎視眈眈的看著,小鬍子院長明顯的察覺到自己剛剛的失態,和我們不是那麼善意的眼神。輕咳兩聲,理了理自己那所謂的『莊重』形象,淡淡的解釋,「是這樣的,清靈的資質……靈冰襲的資質……所以你們暫時不能在一起。要等修為到了合體期才可以,不然會影響修為的。」

聽了半天,清靈沒有聽懂小鬍子院長的意思,靈冰襲也當然沒懂,就連在場的其他兩位,風玄和毒仙人都沒懂。因為小鬍子院長把重要的話都給屏蔽過去了,說的也是雲里霧裡。

「什麼?」小鬍子院長說出的話讓清靈和靈冰襲非常不解,而清靈還沒問出,靈冰襲就先一步開口了,他心裡所關心這個問題,這會影響到和他清靈的感情。

意外靈冰襲開口,清靈驚異的看了他一眼,隨即把目光轉移到小鬍子院長的身上,一副要個說法的表情。

小鬍子院長怔色道,「這個……我們上樓去說。」他似乎有什麼話不能透漏,「清靈,靈冰襲,你們兩個跟我上來一趟。」說著,他雙腿一蹬,輕飄飄的飛了起來,直接從一樓飛上了三樓。站在三樓的七間空間門的第一門等著靈冰襲和清靈兩人。

清靈觀后大汗,感情這些院長、長老之流都是吧豪宅中的樓梯當擺設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