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聲音響起在幾人的耳邊,彷彿訴說着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一般。

“我肖歌,願意臣服眼前之人,靈魂誓言,鍥!”

“我炎,願意臣服眼前之人,靈魂誓言,鍥!”

“我天泣,願意臣服…..!”

“………………………”

“………………”

一連五人都是發出了靈魂誓言,一朵朵靈魂 印記飄向蕭落羽,而蕭落羽手掌一揮,將其收入體內。

這一刻,蕭落羽已經掌管了幾人的生殺大權,如果幾人有反抗之心,蕭落羽不動用絲毫力量,只需要一個念頭,就可以讓幾人灰飛煙滅!

“你們起來吧!”

收服幾人後蕭落羽,語氣平穩了下來,雖然依舊平淡,卻少了些寒意。

“是——!”

幾人能有這麼高的修爲,可不僅僅是因爲天賦,其他的迎合方面,也樣樣不差,如果臣服之前他們還能有些想法,那麼臣服之後,他們就徹底的斷絕了那些想法。

靈魂誓言已發,以後蕭落羽要他們生,他們就生,要他們死,他們就死,而他們死,蕭落羽毫髮無損,蕭落羽死,他們就會全部陪葬。


所以,認蕭落羽爲主的他們,很快就已經找好了自己的位子,對於蕭落羽的話,沒有一點反駁,直接站了起來!

“不錯!”

蕭落羽看見幾人的表現,讚歎了一聲,現在收下的這五人,分別叫做,肖歌,炎,天泣,幻雪和千言止!

其中幻雪和千言止是女人,不過能被派來千羽大陸,就說明了兩人的不一般,至少二十幾位聖九階下,她們兩人存活了下來…..。 蕭落羽看着靜立的五大聖九階強者,淡淡的道:“你們既然認我爲主,以後就是我的手下,我倒也要給你們一些好處,讓你們提升一下實力!”

“謝主人!”

幾人聽到蕭落羽的話,都是連聲道謝,雖然他們也知道蕭落羽不一定會給他們什麼好東西,畢竟,以他們的修爲想要的東西,哪一件不是珍貴異常,就是神級強者也沒有多少,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賜下呢。

不過,身爲奴僕,他們自然知道怎麼做,無論東西的好壞,都是主人給予的,他們可不能有一絲的不滿,否則後果…。

“哈哈,你們以爲主人只是說說而已麼,主人賜下的好處,絕對會讓你們震驚!”

就在幾人思緒翻轉間,一個渾厚的聲音突然響起,頓時讓幾人一驚,連忙四處尋看,卻沒有看到除了幾人以外還有其他人的影子。

對於這個突然響起的聲音,蕭落羽卻沒有絲毫意外,反而淡淡一笑的說道:““刀大,你出來吧,讓這幾個人看看你,從今以後,他們幾個就歸你掌管了。”

“是主人——!”

那渾厚的聲音聽見蕭落羽的話,立刻應了一聲,其中恭敬之意,任何一人都能感覺的出來。

清風輕輕的吹起,一股氣流慢慢在蕭落羽身後凝聚旋轉,一道兩米多高的鐵塔出現在了蕭落羽身後,靜靜的看向了這蕭落羽剛剛收下的五人。

“我叫做刀大, 我的老公是大佬 ,知道麼?”

沒有多餘的廢話,只是一出現,刀大就看向了這五人,而後厚重的聲音響起,其話語的意思清晰明瞭,就是告訴幾人,他是幾人的老大。

“你….!”

幾人聽聞刀大此言,臉上都是一怒,不過看見蕭落羽在旁邊,倒也沒有發作,只是臉上都不好看,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如果他們認蕭落羽爲主,那是在死亡之下逼不得已,而蕭落羽至少是神級的修爲,那也不算丟人,可是眼前的傢伙算什麼,他們雖然不知道這人到底有多強,但是他們卻能感覺出這人還沒突破到神級。


沒到神級就跟他們這麼囂張,簡直就是找死,想他們哪個不是天之驕子,資質卓絕,修爲更是聖九階後期,就連突破神級,都是有着不小的希望。

現在就憑空出現一個人,要掌控他們的一切,開什麼玩笑?

他們雖然表面沒有什麼表達,但是心中卻將刀大判處了死刑,都是奴僕,憑什麼他這麼囂張,他們都在想找個好的機會,趁着主人不在,幹掉刀大。

“呵呵,你們很想幹掉我吧!”

刀大雖然看似魯莽,但是曾經身爲千羽大陸守護者,又怎麼會是魯莽之輩呢,曾經修爲低,是因爲沒有好的資源,好的功法,但他的資質並不差。

現在有了蕭落羽賜下的功法,外加偶爾的指導,修爲簡直是一日千里,現在已經聖九階大圓滿,就差那麼臨門一腳,就可以踏入神級了。

看見幾人那眼中的寒光,刀大絲毫不在意,現在的他雖然沒有踏入神級,但要捏死幾人,還是輕而易舉,不憑別的,就憑蕭落羽賜下的那些絕頂功法,就可以讓他在同級內無敵,橫推所有人。

聽到刀大對於幾人不削一顧的話,幾人都是手掌一縮緊緊的握了起來,指甲深入掌中,卻沒有什麼表態,因爲他們知道蕭落羽還在旁邊,他們剛剛見過蕭落羽的兇威,現在根本不敢有一點的觸碰。

“呵呵,看不出來,刀大還有這一面,一直讓他在暗中,倒是有些屈才了。”蕭落羽看着刀大囂張的表現,卻沒有說什麼,而是心中暗暗道了一聲。

他知道刀大是故意這樣的,這幾人都是聖九階強者,現在聽他的命令,或許在他面前會服從刀大的話,可是一旦他不在,恐怕就要陽奉陰違了!

那時候刀大要是有什麼重要的抉擇,幾人在不聽從命令,後果不堪設想。

因此,刀大就是要激怒幾人,而後在憑藉他的雄厚修爲,和被自己賜下的絕學一舉打敗幾人,這樣就能把幾人的驕傲和輕視都打掉,把幾人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以後驅使起來也就方便許多。

不過,想要幾人對刀大動手,光憑刀大刺激的語言還遠遠不夠,看來自己要加把火了!

蕭落羽想到這裏,看向幾人道:“你們覺得刀大囂張麼,那是他在我眼中有實力,我現在給你們個機會,你們可以選出一個人跟刀大抉擇,如果勝利,那麼以後那個人就是老大,刀大也要服從其命令。”

“主人當真——?”

幾人聽見蕭落羽的話,眼中都是一亮,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話不說二遍,但是如果你們選出來的人輸了,那麼以後不論刀大發出什麼命令,你們都要聽從,哪怕是讓你們去死,那麼也要義無反顧,否則,我會讓你們嚐到比死還痛苦的感受,懂了麼?”

對於幾人的疑問,蕭落羽只是平淡的迴應了一句話,不過當他的話語說道後面的時候,眼中卻寒光乍現,沉重的威壓再次壓在了幾人的身上,不過,卻轉瞬即逝。

呼…….

幾人再次感覺到了死亡的存在,不過那壓抑的感覺卻馬上消失了,呼出一口氣,望向蕭落羽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那好,你們選擇一個人去與刀大比試一下吧!”

看見幾人點頭,蕭落羽衣袖一揮淡淡道,而後居然開始閉目養神起來,也再沒有說什麼。

五人看見蕭落羽的樣子,旋即,將頭扭轉了回來,開始環顧身邊的幾人,眼中都是精光爍爍,他們都想親手宰了刀大,可是卻誰也沒有說,要自己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刀大不削的看着幾人,面露嘲笑之意,而蕭落羽則風輕雲淡,超然之外!

“肖歌,還是你上吧,雖然我平時很不服你,但不得不說,你卻是要比我的修爲高上不少!”

五人相互環顧數息後,炎緩緩的張開了口,可是卻不是希望自己與刀大動手,反倒是對着肖歌道。

這一刻的炎也是有些感嘆,他與肖歌是好友,卻從來都沒有服過肖歌,可是現在眼前這個機會,卻讓他不得不承認,肖歌卻是比他強,只有讓肖歌上,哪怕輸了,他也不會有怨言。

“唉,肖歌你上吧!”

奈雪一聲嘆息,說出了跟炎一樣的話,卻是,幾人雖然分屬不同的宗派,但是對彼此的實力,還是瞭解的,肖歌的實力卻是要比他們的高。

“上吧——!”

“上——!”

千言止與天泣也是同樣的話語,他們都承認肖歌比他們強大,雖然他們都想自己上,可是這個時候,卻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如果輸了,可就要被眼前這個囂張的人奴役啊! “好,那我就跟他鬥一鬥,看看他有什麼實力囂張!”

看着幾人對自己肯定的眼神,肖歌只是猶豫的片刻,便是狠狠的一點頭,同意了的下來,而後轉身望向刀大。

“哦?選好人了麼,那麼我們開始吧!”

刀大對於肖歌望過來的眼神,只是不削一笑,淡淡的道,這神情彷彿跟在蕭落羽身邊成了,居然跟蕭落羽有幾分相似之處。

“那麼可以盡情戰鬥,連領域都可以使用,我會屏蔽這片天地,讓千羽大陸那幾位神級發現不了。”

看見幾人已經選擇了肖歌出場,蕭落羽一聲輕笑,手掌一揮,霎時間一道光芒出現,而後一個巨大的防護罩出現在了幾人的上空,將幾人罩入其中。

“開始吧!”

對於蕭落羽的話,刀大與肖歌都是點點頭,表示之後,而後望着對方,渾身的氣息開始瀰漫起來。

“大悲手——!”

“滅天手——!”

肖歌與刀大氣息瀰漫至頂點,兩人不約而同,居然同時出手,一時間光芒交錯,兩隻巨大的手掌憑空出現,只是眨眼間就已經相撞。

轟…….

強大的元氣交接,一聲轟鳴炸響,如同平地驚雷,響徹天際。

“好強——!”

肖歌與刀大交手一招,才知道刀大有多麼強悍,他的大悲手,居然完全處於下風,這不僅僅是武學的緣故,更是戰鬥經驗的積累,顯然刀大的戰鬥經驗,要比他多的多。

“這小子不弱,如果不是主人傳授的武學,恐怕我就是跟他同級修爲,也無法戰勝他,甚至被殺,不過,呵呵,現在不同了。”

刀大心中也是一聲感嘆,隨後冷笑一聲,渾身元氣瞬間大方,交接的滅天手,居然一下子龐大了一倍,只是一下,就將肖歌的大悲手壓制住。

轟…….

肖歌一時反應不及,居然生生的被壓爆,隨後濃烈的元氣,擴散開來。

刀大施展滅天手,壓爆肖歌的大悲手後,居然直接轟向了肖歌,狂風驟起,磅礴的氣勢呼嘯而出,直接壓向了肖歌。

“別小看人——!”

肖歌看見刀大如此這般,頓時一聲怒吼,渾身元氣大方,瞬時間凝聚成一隻巨熊。

“嗷吼…….!”

只見巨熊一聲怒吼,直接撲擊而出,隨後那巨熊的巨大手掌一扇,居然將刀大那來勢洶洶的一掌,直接湮滅,並且趨勢不減,也是一樣撲向了刀大。

刀大見到這隻巨熊撲來,也是一聲冷笑,手掌翻飛而起,又是剛剛施展的滅天手,只是這一次,出現的卻不再是那一隻巨大的手掌,而是一瞬間,施展出來了上百掌。

“嗷嘶——!”

這上百掌掌影如龍,居然掌掌相接,而後凝聚成一條蒼天大蟒,蟒首高高擡起,發出無聲的嘶鳴,隨即撲向近在咫尺的元氣巨熊。

轟….

巨熊一隻手掌狠狠的拍在了大蟒的身軀之上,發出一聲轟鳴,而巨蟒被元氣巨熊這一攻擊,渾身元氣非但不散,反倒更是 凝聚了幾分。

“嗖——!”

比之前更加凝聚的蒼天大蟒,在被巨熊攻擊一掌後,頭顱猛的一低,長長的尾巴猛的對巨熊抽射而出,其勢如同開天的巨斧一般,帶起了一片撕裂空氣的巨響,直奔巨熊而去。

“想攻擊我的巨熊,哪有那麼容易,就讓你看看我的五獸轉換神訣,熊鶴裂變!”看見蒼天巨蟒這突然的一擊,肖歌冷笑一聲,手中猛的掐起一個印訣。


轟……

元氣巨熊忽然炸開,卻不是被蒼天大蟒攻擊所致,而是本體忽然炸開,無數元氣飛散,卻並沒有消失,反倒是因爲本體的炸開,躲過了蒼天巨蟒的凌厲一擊。

“鶴變——!”

肖歌再次一聲低吼,那因爲巨熊炸開的元氣,在這一聲巨吼下,居然再次凝結在了一起,可是,卻已經不是之前的那隻兇焰大熊,反倒是一隻巨鶴。

“嘁——!”


巨鶴剛一成型,便是揚起脖頸,仰頭一聲鶴鳴,此人的聲音響起,而那巨蟒在鶴鳴之時,卻是頓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