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口最後一處從縫隙中射進來的光線都被堵住了,整條管道變成了黑漆漆的一片。沈飛的心也如沉到了黑漆漆而不見底的深淵中。沈飛觸摸著管口處的堵塞物。硬邦邦,他試著用腳,用力的在上面滑動一下,想試著看能不能將它弄散,然而沈飛用力的在上面划弄一下,除了有一種用腳狠狠的踢在青石之上的疼痛感以外,面前這大塊石頭,沒有任何的變化,甚至沈飛能夠感受到自己全力的一腳都未能在上面留下一丁點痕迹。

「卧槽!!這還真是石頭!!」沈飛萬念俱灰。因為在剛才管外那小胖子堵洞口的時候,沈飛心中還抱有一絲僥倖,那就是他雖然將自己堵在了這狹小的管道中,可自己雖然身體變成了一隻毛雀,可是自己畢竟還有著人類的思想。自己定能一點一點的將堵在管道口中的軟泥細沙一點一點的弄下來,然後逃出去。

可他萬萬沒想啊,這小胖子居然這麼絕,心腸這麼歹毒,說用石頭堵住管道還真的用石頭來堵了!

醫妃天下:腹黑帝君請休妻 沈飛用著雙翅雙腳不停地在石塊上,划弄,推擊。可這巨大的石塊就是紋絲不動,甚至自己身上翅膀上的羽毛還被自己弄掉了不少。

沈飛感覺自己的翅膀處傳來了劇痛,那是自己用翅膀與石塊劇烈摩擦而引起的傷痕。沈飛不知道自己和這塊石頭到底『搏鬥』了多久,他只感覺到自己身心俱疲,一顆原本還抱有強烈求生欲的心臟,現在已經漸漸的變得如同一灘死水般絕望。

沈飛無力的依靠在身後絕了自己退路的石塊上,一種悲涼的氣息從自己的心底直衝上來,佔據了自己全部的腦海。

哇——

沈飛大哭了起來,這場大哭是他成年以來,第二次歇斯底里的大哭,而第一次,則是最疼愛的外婆突然病逝。

豆大的淚珠不斷的從自己的眼睛裡面冒出來,這時沈飛才知道,即使是鳥兒,同樣也是可以流淚的。可知道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呢?面對不可撼動的巨石,面對不可攀登的管壁,沈飛的人生已經看見了終點,那便是在這道狹小而腥臭的管道中,了結一生。

沈飛看向自己身後的這塊『巨石』,忽然悲從心中起,苦從膽中生:「與其被熊孩子堵在管道中窩囊的死去,還不如我自我了結,大大方方的離開!」一想到這,沈飛悲傷的目光變得堅定了起來,他的心中默念:「對不起了爸媽,孩兒只能來生再報答你們的養育之恩了。」想念於此,兩行熱淚再次盈眶而出。

沈飛退後兩步,在黑暗中看著前方的巨石,便準備迎頭撞上,草草了結自己這充滿著太多遺憾的一生。

「呼呼——」忽有風聲從自己耳邊起,沈飛疑惑,難道人之將死,真的會出現一些神奇的異象么,難道人死了真的會上天,就是這風將人的靈魂帶到了天上?

「不對啊!我還沒撞石呢!哪來的靈魂。」沈飛猛然驚醒了過來。

「呼呼——,呼呼——」那風聲越來越近,沈飛驚疑的對著前方黑漆漆的窟窿看去,此時他反應過來,那神似風聲的聲音就是從管道的另一頭傳出來的,似乎正是有什麼從這三十樓的管道中落下來。

沈飛又驚又喜,又惶恐無比,此時自己已經瀕臨絕境,這途生的異象,雖然不知道是何物,可也說不定會成為自己逃離此地的一個希望。只是他實在不知道這個從天而降的東西為何物,會不會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安全。

呼呼呼呼,咚!

一聲悶響在沈飛的前方響了起來,前方黑漆漆的一片,沈飛什麼都看不見,心中著實惶恐到了極點。

然而沈飛還未來得及弄明白掉下來的東西是何物是,只感到那突然掉落之物,似乎還有沒完全卸掉下落的重力,朝著自己的方向滾落了過來。

下水管因為洞口被堵,漆黑無比,而管道又不大,雖然感覺到那東西正朝自己撞了過來,沈飛避無可避,砰!沈飛被結結實實的撞得個正著。

巨大的慣性拖著沈飛向後飛了出去,然而後方正是被熊孩子扔進來堵住洞口的石頭。咚!沈飛的腦袋重重的砸在了身後的石塊上,沈飛只感覺頭痛欲裂,幾近昏厥。

「難道我的一生真的命中注定會撞石而死?」沈飛欲哭無淚。 對於龍龜大仙,童言早有耳聞,害女媧後裔雪兒陷入沉睡變成石雕的罪魁禍首就是這龍龜大仙。 球球已經向他說的很清楚,龍龜大仙當日前來其實就是衝着他的。只是沒想到,今天這惡賊竟然又來了。

“連雪兒都不是這龍龜大仙的對手,這傢伙的實力之強,恐怕遠遠在我之上。不能讓大家留在這裏了,否則,他們或許會受到我的牽連。”

童言心裏暗想着,當即向衆人高聲喊道:“諸位兄弟,海妖族已經大敗而逃,你們先行返回吳家村吧。那裏有治傷的大夫,順便勞煩你們把犧牲的弟兄帶回去好好安葬。辛苦你們了!”

說完這些,他又轉身向符籙三宗的掌門說道:“三位前輩,那空中的黃雲就是衝着我來的。我走是走不了了,若我有何不測,請三位前輩一定率領諸位豪傑繼續對抗海妖族。晚輩拜託你們了!”

符籙三宗的三位掌門聽此,皆是面露擔憂之色。

“童言小友,你放心吧。我們三個老傢伙,就算是拼了這把老骨頭,也一定會與海妖族抗爭到底。我們先回吳家村,在那兒等你回來!”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衆人退離此地。

小黑沒走,因爲他知道童言需要幫手,也知道童言可能會遇到危險。

古焰軒和萬鵬飛等人也想留下,卻被童言直接勸走,至於小黑,童言也是拿他沒有辦法。

眼看着衆人退到遠處,童言這才擡頭重新看向半空中的黃雲。

“想必閣下就是龍龜大仙吧,我就是你要找的天行者童言。你可以現身了!”

他這邊話聲剛落,那黃雲立刻飄落而下,直接在他的面前化爲手持木杖的駝背老頭兒。

沒錯兒,來者正是龍龜大仙,與當日的樣貌分毫不差。

龍龜大仙看了看童言,然後冷冷的道:“我已經給你時間安排後事,對你也算是仁至義盡了。你殺害我的徒兒,此仇我不能不報。你是自行了斷,還是由我動手,你自己想清楚吧!”

龍龜大仙的這幾句話,說的真讓人不舒服。就算他修爲已入仙境,難道就沒有一戰的可能嗎?

童言聽此,搖頭笑道:“龍龜大仙,我很感謝你給我時間處理手上的事情。但你讓我自行了斷,這恐怕不行。另外,你說我殺你徒兒,那你可曾想過,你徒兒爲何被殺呢?如果我殺的是個惡人,我殺了一個惡人可以救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難道我也有錯嗎?你貴爲仙靈,恐怕早已看破大道。我是天行者,替天行道,連老天都認可我,所以我並無過錯。但若你不分黑白,執意找我尋仇,我也不會退縮。因爲我自認爲無愧於心,就算是死,也對得起天下蒼生!”

龍龜大仙冷哼一聲道:“一個天行者的名號,你真的以爲老天會給你撐腰嗎?我告訴你,你殺了我的徒兒,就該死。你們人間不是說,殺人償命嗎?你殺了人,我要你償命,難道不合理嗎?”

童言苦笑一聲道:“站在不同的角度,自然就會有不同的辨別結果。你若覺得我有錯,那你就動手吧。可你殺了我,也同樣會有人找你報仇。這就叫因果循環,惡有惡報,善有善報!”

龍龜大仙不屑一笑道:“好啊,我倒要看看,誰會替你報仇。小子,納命來!”

話聲剛落,他終於按捺不住,揮起手中的木杖,立刻向童言砸了過來。

木杖未至,勁風卻先一步襲來。

童言不敢迎接,趕忙施展風凌腿迅速避讓開來。

就聽到“轟”的一聲響,他之前站立的地方竟被龍龜大仙這一杖砸出個大坑來。這要是砸在身上,後果可想而知。

龍龜大仙一動手,小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還未等童言發動反擊,小黑就先一步張開大嘴,一團極寒之火立刻噴了出去。

龍龜大仙一看極寒之火襲來,當即一袖子扇出,同時怒喝道:“區區小龍,給我滾開!”

這一袖子扇出,頓時狂風呼嘯。小黑噴出的極寒之火還未靠近龍龜大仙,就被袖子扇出的狂風吹散,不僅如此,小黑也跟着被扇出了幾十米外。

能一袖子將小黑這樣的冰龍扇飛,龍龜大仙的實力之強,已經顯露無遺。

童言看在眼裏,心中瞬間冰涼。不愧是仙靈,這等強悍實力,又豈是童言這樣的修士所能抗衡的呢?

龍龜大仙之前說,讓童言自行了斷,這真的不是囂張,是因爲實力的懸殊,而給出的建議。

想勝過面前的龍龜大仙,基本沒有多少可能了,除非有奇蹟發生。

但讓童言坐以待斃卻是不能,寧願戰死,亦不屈服,這纔是真正的男子漢。

不等龍龜大仙再次出手,童言當即將五指神劍打了出去。不管有沒有用,打出去再說。

五指神劍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來射到了龍龜大仙的身前。

而就在此時,龍龜大仙的身上突然黃光一放,那五柄氣劍竟然就這樣被輕而易舉的衝散了。

童言也不灰心,運起真氣,凝聚天地之氣,一招霹靂掌,接着打出。

但是同樣的,巨大的掌印看似兇猛,可在那龍龜大仙身上的黃光面前,卻如同氣泡一般,一碰就碎。

看樣子,這類神通對這龍龜大仙完全無用。是時候運用法器了,如果法器也無用,他還有最後一個殺手鐗,那就是在星之境之中悟出的星辰劍訣第二式。除此之外,他還有一招保命的手段,可不到萬不得己之時,他絕不會用。

伸手摸向腰間,他直接將鳳凰天劍(吳字飛劍)取了出來。

龍龜大仙劍童言不肯休手,冷冷一笑道:“小子,你今日除非拿出上古神器,否則,你必死無疑!”

童言狠狠地道:“老烏龜,我今年殺不了你,我也要卸了你的殼兒。想殺我,沒那麼容易!”

都這個時候了,再跟這龍龜大仙好言訴說已是無用,這傢伙是鐵了心要殺童言,童言所以才直接惡言相向。

他此言一出,自己是痛快了,可卻徹底的激怒了龍龜大仙。

就看龍龜大仙眼中泛起兇光,立刻將手中的木杖拋了出去。

“小子,我今天要將你碎屍萬段!”

話聲未落,那拋出的木杖竟一下子變成了黑色巨蟒,張着大嘴就這樣咬向了童言!

面對強悍的龍龜大仙,童言還能否絕境逢生嗎? 沈飛感覺自己的後腦勺劇痛無比,他甚至都懷疑,自己的腦袋受了這一下撞擊會不會得嚴重的腦震蕩。雖然腦袋疼得厲害,不過有一點他還是能夠確認的,那就是自己暫時還是沒有因為撞石而死。

沈飛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重新站立,看著前方,那個突然撞擊自己的身影。然而這一看,沈飛驚得想剛才還不如撞死得了的好!

為何?黑漆漆的下水管中本應該看不見任何光亮,可是你能想象在你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前方突然飄出兩團散發著綠幽幽的如同燈籠般的光點,與你相對而立??

沈飛不信這世間有神佛鬼怪,可是面前這詭異的景象,令他絲毫不懷疑自己莫非是遇見鬼了!!

那兩隻綠幽幽的大燈籠,似乎一直注視著自己,沈飛被它盯得,不敢移動分豪,生怕自己一個細微的動作,便惹來它的不高興,然後被抹殺掉,這樣不明不白的死,簡直比在管道中活活悶死還要來得慘。

沈飛大氣不敢出一下,甚至將自己的腦袋漸漸的縮在了雙羽之中,做一隻縮頭鳥。

那兩隻詭異的綠光大燈籠注視了自己幾秒之後,似乎便對自己失去了興趣,不再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就在沈飛在心中稍稍鬆一口氣的時候,他猛然發現,那兩隻發著綠光的燈籠,開始向著自己的方向飄了過來。

沈飛感覺到自己的小胳膊小腿,顫抖的十分的厲害,要不是自己僅存一點毅力支撐著身體,估計現在都要癱軟在地了。

綠光燈籠向前飄一截,沈飛便哆嗦著腿向後挪一步,飄一截,挪一步,飄一截,挪一步——,三步之後,沈飛退無可退了,因為他已經抵到了身後的堵石上。

然而那綠光卻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依然在一截一截,不緊不慢的向著自己靠近,它那均衡而又富又節奏的移動步伐,彷彿是在走一場盛大的時裝秀。

那兩隻幽光燈籠已經來到了沈飛的面前,幾乎快要貼在了沈飛的臉上。沈飛大著膽子看向其中,這時他才發現,這兩隻如同綠色大燈籠的東西,竟是一雙眼睛!而那幽幽的綠光正是從這雙碧眼中發出。

忽然,沈飛一下忘記了恐懼,因為他被這突然靠近的雙眼震撼了,這是一雙遠比世人所珍愛的琥珀還要絢麗多彩的眼睛,它的眼中布滿了幽幽的光點,深邃而浩大,如同在它這一雙渺小的眼睛中卻藏進了一整個星系。

這雙絢麗的眼睛來到了沈飛的面前根本沒有多看上他一眼,而是將目光看向沈飛的身後,那堵在管中的石塊。

它好奇的看著其中,像是在研究這是什麼東西一般。沈飛不敢出聲,生怕這天降之物,突然發狂,弄死了自己。

這雙迷人大眼睛的主人似乎對自己身後的石塊十分好奇,然而這下水管道實在是有些狹小,沈飛站在之中,幾乎堵住了一半多的截面空間。沈飛堵在它的前頭,讓它不能夠近距離去觀察,它似乎對面前這個礙事的傢伙有些不滿,猛然瞪了沈飛一眼。

沈飛悻悻然,十分的配合將自己得身子盡量靠近管壁,給它留下通過的空間,而這綠眼主人,也沒有絲毫遲疑,便緊挨著沈飛從他的的身邊擠了。

「嗯!毛髮?」黑漆漆的管道中,伸手不見五指,一切只能憑感覺去判斷。而沈飛的感覺告訴他,這就是一個渾身布滿毛髮的動物,而且還有一點,那就是它的身形,比自己還要大!

老鼠!沈飛立馬想到了這種動物,這種常年生活在下水道,臭水溝中的生物。一想到此,沈飛那恐懼的心,再次揪了起來,老鼠這種事生物,因為常年出沒於髒亂之地,身體攜帶者各種各樣的病毒,而其中在人類里傳播的鼠疫更是對人類有著巨大的威脅。

沈飛開始下意識的往後倒退,想離它遠一些。,因為他可不想自己不小心冒犯了它,然後被咬上一口,那自己可就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

沈飛的倒退,那隻綠眼老鼠似乎並沒有覺察到,又或者已經覺察到了卻滿不在乎。

嗤嗤

一聲奇怪的聲響在管道中傳了出來,好像是啃食的聲音,沈飛心想,莫非這隻大老鼠是要將這石塊啃掉?不過這似乎也太不現實了吧——

噗噗噗——

安靜了幾秒,聲音又變了,這似乎是刨土聲。沈飛好奇,忽然感覺有什麼東西滾到了自己腳邊,沈飛不小心用腳一踩,一下就將它踩碎了,原來這正是土礫。

十幾秒之後,忽然有一束光從洞口處射進了黑窟窿的管道中,漸漸的有越來越多的光線射了進來,沈飛開始激動起來,莫非這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這隻大老鼠就是上天派來拯救自己的?

可是,沈飛還是高興得太早了,他深刻的認識了那句話,人生就不不斷的起起落落落落落——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當管中大亮,沈飛卻發現,那堵在管口的巨大石塊卻依然紋絲未動。自己依然還是被堵在這狹小而出不去的下水管中。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什麼?那便是給了你希望,然後又讓你狠狠絕望。

沈飛透過石塊縫隙看向外面,外面的青枝綠葉清晰可見,然而那不過是鏡中月,水中花,可望而不可及。

沈飛曾嘗試用力的推動著堵在管道中的石塊,可是石塊太大,無論自己多麼的用力,石塊依然巍立不動,屹立不倒。

沈飛正準備大聲吼叫,忽然感覺洞口一下又變得昏暗了起來,沈飛嚇了一跳,心想莫非是那該死的小胖子又回來了!

刷刷刷刷——

似乎有什麼東西向著自己靠近了過來,因為面前有巨大石塊擋住,所以沈飛並不知道石塊後面發生了什麼。

忽然,從石塊與管壁的縫隙中,突然鑽出來了兩隻大眼睛,沈飛一下子就認出來了,那就剛才一起在洞中遇到的那隻老鼠。

沈飛一直疑惑,這隻老鼠到底是如何在沒有破壞到石塊的前提下,逃了出去的。不過在下一刻,它便已經給了沈飛想知道的答案。

石塊並不規則,有著許多的稜角,也正是這些稜角,讓石塊雖然堵在管中,可是與管壁卻留有縫隙,沈飛也曾想過從這些縫隙中鑽出去,可是自己最多只能將腦袋伸出,身子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夠擠出去。

大老鼠如何能夠不破壞石塊而出去呢?那邊是依靠這些縫隙了,這也是沈飛第一次見到一隻老鼠身體如同液體一般的穿過那些自己比他們身體小的多的縫隙。

那隻老鼠又重新鑽了進來,它看了沈飛一眼,便不再多看,似乎對他完全沒了興趣。這時藉助洞口射進石縫中的微弱光線,沈飛才終於看清了面前這隻老鼠的全樣。

這是老鼠嗎?沈飛不太敢確定,因為它實在和自己所認識的老鼠大有不同,因為他有著一身紫色的毛髮!沈飛從來沒有見到過這種老鼠。在他的印象中,要麼是被當做實驗物品的小白鼠,要是就是穿梭在骯髒潮濕地段的大灰老鼠。

這隻紫色老鼠再次回到管道中來,似乎是為了救自己,因為它此時正將那塊堵在管道口中的石塊朝向外推。

那巨大的石塊對自己來說,如同巨山難以撼動,可是對於這隻健碩肥大的紫鼠來說,卻似乎只是小菜一碟,只見那堵在管中的石塊開始,慢慢的朝外移動,不一會的時間,便啪的一聲,掉落在了外面的草地上。

看著外面渾圓而寬闊的管道口,沈飛甚至想給這隻紫鼠,跪下磕頭道謝了,然而接下來的一慕,直接令沈飛,嚴重懷疑逃出生天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因為一直堵在管道中而產生的幻想。

只見那隻紫鼠站在已經大開了的管道口,然後忽然扭頭輕蔑的看了一眼沈飛,口氣傲慢道:「哼!劣等生物!」然後跳下管口,消失不見了。 眼見黑色木杖所化巨蟒兇狠咬來,童言不敢懈怠,一點地面,當即高高躍起。但這巨蟒又豈肯就此作罷,童言向上一躍,它竟也跟着躍了起來。

童言並不會飛,雖能跳的很高,但很快就會降落。黑色巨蟒張着血盆大口在下方追着,他只要但凡下落,便難逃落入這黑色巨蟒之口。

這黑木杖所化的巨蟒肯定非尋常之物,若是小瞧於它,只怕是要吃大虧。

童言心中清楚,龍龜大仙實力絕倫,他手中的法器自然也非同小可,看似巨蟒,恐怕實力比蛟龍還要了得。

童言不敢輕視,當即將手中的鳳凰天劍向下打出,與此同時,他使出了一招凡人的輕功,喚作梯雲縱!兩腳相互踩踏自己的腳面,進而相互借力,讓身體可以暫時的維持在半空中,減緩下落之勢。

趁此機會,他手捏劍指,操縱鳳凰天劍直射那下方巨蟒的眼睛。只要巨蟒躲避,他也便可暫時化解此危。

可不曾想,這巨蟒非但不躲不避,反而加速上衝,一下子竟與童言的雙腳不足半米之距了。

鳳凰天劍先行刺下,就聽到“當”的一聲響,讓童言倍感失望的一幕發生了。鳳凰天劍雖然不偏不倚的正中這巨蟒的一隻蛇眼,豈料這蛇眼竟如同鋼鐵一般堅硬,鳳凰天劍射下,竟沒能對它造成半點兒傷害。

連鳳凰天劍都無法將這巨蟒擊退,童言現在的情形立刻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但童言並未就此放棄,鳳凰天劍雖然無功,但他還有泰山刃。

就看他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當即將泰山刃抽了出來,同時高聲大喊道:“泰山刃,給我擋下這個畜生!”

說着,他將泰山刃直接向下拋出。

泰山刃內共有八個器靈,雖然不見得比鳳凰天劍高級,可童言遲遲無法煉化鳳凰天劍,而這所導致的結果就是,鳳凰天劍自動出手要遠遠比他駕馭威力更強。就他目前的修爲,用泰山刃反而更加的得心應手,在威力上應該是強於鳳凰天劍的。但這並不是說鳳凰天劍就不如泰山刃,如果他能完全煉化鳳凰天劍,或許威力要遠遠在泰山刃之上。只是何時才能煉化鳳凰天劍,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慢慢的等待了。

泰山刃這邊剛剛離手,上面頓時黑氣外散,好傢伙,僅僅一眨眼的工夫,這泰山刃竟在黑氣的包裹下變成了一塊大石頭。

而這塊大石頭也十分給力,精準的落入了這巨蟒的大嘴中。

巨蟒雖然體積龐大,可這麼一大塊石頭正好將它的嘴巴堵得滿滿的。

與此同時,童言已然無法繼續留在空中,向下一落,正好踩在了這巨蟒嘴中露出的大石頭上。他並沒有直接往地上跳,而是順勢手握拳頭,狠狠地砸向巨蟒的腦門兒。

連鳳凰天劍都無法傷到這巨蟒分毫,憑他的拳頭難道就能有所建樹嗎?

仔細一看,這才發現,原來他的右手上正戴着一個金色拳套。而這拳套,不是他物,正是吳家的守護神龍與八隻金鸞所變。

守護神龍和八隻金鸞肯定不是凡物,它們既然能成爲吳家的守護神獸,所化之物自然不可能只是擺設。

童言雖然從未用過,但今天卻是大好時機。

就聽到“砰”的一聲響,緊接着,振奮人心的一幕出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