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以淵是小家主,洛初寒是代家主,這種事,他們真的不知情?

洛以淵深吸了一口氣,拿起手機臉色很難看地打電話,寫滿了生氣。

聶奕看著他。

洛以淵等了半天,終於等到電話接通了,「爹地,洛家是誰去聶家談聯姻的事?」

洛初寒,「有嗎?我怎麼不知道。」

洛以淵身上多了一股不一樣的氣勢,「既然爹地不知道,就幫我查查是誰吧,或者我親自給聶家爺爺打電話問問,我想很容易問出來。」

洛初寒,「好。」

洛以淵掛了電話,坐在床上生悶氣,許久,才看向旁邊的聶奕,「你是不是覺得我這個洛家小家主很沒用?」

【2020,所有最好的祝福送給你們】 聶奕不解地看著洛以淵許久,嗓音清寒地出聲,「還好,不是每個家族都像傅家。」

他們聶家的人,也很難管。

總不能都殺了吧?

洛以淵坐在那裡沒有出聲,看向窗外,「聶奕哥哥,你知道嗎?山城對我來說沒用白天,只有黑夜,到了這裡,見了姐姐他們,我看到了太陽見到了陽光一樣。」

總裁,束手就擒 他抬頭看向聶奕。

聶奕僵住,沒有出聲。

她對傅瑾,也是這樣嗎?

當初,看傅家對他,各種好,和她在聶家完全不一樣。

父親對他要求很苛刻,需要學的東西,需要做什麼。

而傅瑾的父母,放佛永遠都對他沒有什麼要求一樣,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開心,放佛就是晴天一樣。

她從小,生活在各種陰謀詭計中,不少人想要她的命,她就這麼一路堅強地活過來了。

傅瑾不一樣,放佛整個傅家都捧著他,呵護他一樣。

一樣都是異能者,一樣都是家族裡的佼佼者,待遇卻完全不一樣。

洛以淵看著她,緊張地問,「聶奕哥哥,如果真的有一天,姐姐只能嫁給你才能救小九,怎麼辦?」

聶奕回神,看向他,「她嫁給我也救不了。」

洛以淵愣住,「為什麼?以前聶家和洛家聯姻……」

聶奕打斷了他,「就是救不了,你們洛家夭折了多少異能者,你也清楚的。」

洛以淵,「可是你……」

聶奕,「我沒有生育能力。」

洛以淵看著他,半天都無法出聲。

聶奕哥哥沒有生育能力?

這…這真的好意外!

他完全沒有想到。

不過這樣也好,爹地可以放棄了,可是小九怎麼辦?

看向聶奕,他好半天才問,「你知道洛川嗎?我的祖上。」

聶奕,「有所耳聞。」

洛以淵皺眉,「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成功的。」

聶奕沒有出聲,看著洛以淵。

看起來洛家這位小少爺真的是擔心傅小宋,不是擔心自己。

洛以淵,「今天晚上不太困,我們聊聊。」

聶奕「嗯」了一聲,躺在那裡,看著外面的黑夜,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和一個孩子有了同病相憐的感覺。

只是洛以淵比她還要命苦。

不過放佛已經看淡生死了一樣。

是假象,還是真的呢?

是真的吧!

如果一個孩子,有那麼恐怖的演技和隱藏能力,無法想象了。

洛以淵,「其實,我很害怕睡覺的。」

聶奕,「為什麼?」

洛以淵,「夢裡,他會出來,我要和他抗爭,好累。」

聶奕注視著洛以淵。

洛以淵,「我不能保證他出來害人,我想或許我可以和他一起毀滅。」

聶奕聽了,皺了皺眉頭,「或許不是,如果你死了,他徹底佔有了你的身體,也不一定。」

洛以淵僵住,看向聶奕,呼吸微亂,「洛家以前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死了就是死了。」

聶奕,「洛家以前那麼沒了的異能者,和你也不太一樣。」

洛以淵看著聶奕,心疼到了嗓子眼裡。

要是這樣怎麼辦?

難道死都不讓人死了?

聶奕看著洛以淵,「我和你姐夫,目前能查到的信息,洛家以前的異能者,和你不太一樣。」

洛以淵沒有出聲,心臟很不舒服。

聶奕,「有什麼事,你最好告訴他,或者告訴我,希望能找到你救你的方法。」

洛以淵看向聶奕,眸光閃爍。

是真的嗎?愛我電子書

聶奕哥哥和姐夫真的這麼想?

許久,他輕聲問,「你和我姐夫很熟?」

聶奕低聲道,「高中同學,大學同學。」

洛以淵,「你為什麼會喜歡男人?」

聶奕,「我不喜歡男人。」

說完,閉上眼睛,不想和洛以淵聊天了。

不喜歡別人老和她提傅瑾。

明明知道一個暗戀無果的人,她會真的手上染滿血,成為自己最討厭的模樣嗎?

她不想。

殺了宋伊一,傅瑾就會愛她嗎?

她可以拋棄父母,將他們置於死地,只求和他在一起嗎?

不能!

人生在世,很多身不由己。

洛以淵,「好吧,我也睡了。」

……

第二天,用過早餐,聶奕去醫院。

路上,給傅瑾發了一條微信,【昨天晚上,那個他沒有出來】

傅瑾,【好,謝謝你】

昨天晚上,他和聶奕聊了最多的事是洛家和洛以淵。

關於當年發生的事,她閉口不提。

聶奕看他沒有再說什麼,八年前的事,他大概不會再問了吧?

知道了又如何,只會心裡難受。

她到底還是在意他的感受。

只是好奇,宋伊一現在對傅瑾,到底是什麼樣的感情。

愛嗎?

可是按照道理,她沒有愛人的能力。

到了辦公室,剛準備查查相關方面的資料,手機響了。

看到是父親聶懷易,接了電話。

聶懷易臉色很不好,一夜沒有睡,在想事情,「聶奕,我已經問過洛家了,那邊說,洛伊一,不,宋伊一總遲早會主動和傅瑾離婚,就算她不離,傅家遲早有一天會主動把她送到聶家,促成這件婚事。」

聶奕聽了,皺了皺眉頭,「爸,我沒有生育能力。」

聶懷易僵住,整個人都不好了,「你…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聶奕,「我天生無精。」

「這…這怎麼可能?」

聶懷易渾身一軟,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就像被人當頭一棒,打的頭暈目眩。

聶奕,「我早就知道了,不想告訴您,怕您受不了,所以,我不能當聶家繼承人。」

聶懷易坐在椅子上,不停地喘氣。

聶奕,「父親,您沒事吧?」

聶懷易,「真的沒有辦法治療嗎?」

聶奕,「我也是醫生,我找過這方面的專家看過。」

聶懷易無法出聲了,手一抖,手機摔到了地上。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麼對他,這麼對他兒子聶奕!

如果是其他問題,還能做試管嬰兒,天生無精,這要怎麼治?

哪裡錯了?

到底是哪裡錯了!

不,一定是醫生看錯了,奕兒不會的!不會的!

聶奕的聽到電流聲,皺了皺眉頭。

天生無精倒是真的,因為她是女人。

也不算欺騙吧?

父親死心了嗎? 許久,通話終止了,她看了一眼手機,放到一邊,繼續查閱書籍。

墅園

陸子寒看向傅瑾,「傅哥,我能多住幾天嗎?醫院裡消毒水的味道快把我聞吐了。」

傅瑾還沒有來得及出聲,傅小宋就說話了,「好呀,陸子寒叔叔,你多住幾天吧。」

感情嘛,沒有就慢慢培養。

日久生情,萬一相處久了,聶奕哥就喜歡上陸叔叔或者顧南叔叔了吧?

想想陸叔叔和聶奕哥還蠻有的孽緣的,在一起,再好不過了。

聶奕緊張地看向傅瑾。

傅瑾瞥了一眼傅小宋。

傅小宋一張笑臉,笑得六畜無害,「爹地,讓陸子寒叔叔多給媽咪輸點錢不好嗎?你又不給我媽咪錢,媽咪現在又不上班,卡里都沒有錢了。」

傅瑾看向宋伊一,「好。」

他不是不想給,只是怕她不喜歡。

宋伊一不好說什麼,臉色微囧。

就這麼被兒子暴露了窮狗的本質?

而且,怎麼感覺她教唆兒子跟老公要錢一樣!

不過兒子果然是最好的。

她抱緊了懷裡的傅小宋,看向陸子寒,「今天晚上還打麻將嗎?以後要靠打麻將致富了?」

陸子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