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以墨看向洛家老太太,「太奶奶,你回去吧。」

他聲音很溫柔,聽得洛家老太太渾身緊繃。

她錯了!

可是她這麼低三下四的,她真的做不來!

可洛以墨這麼說了,她不敢不從,渾身顫抖地出去了。

洛以墨渾身戾氣狂飆,忍住了。

壞事的老東西,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眸光落在洛家老太太的影子上,眸底隱匿了黑色的雲霧。

一直到老太太離開,他才收回視線,看向傅瑾和宋伊一,低了頭,什麼也沒有說,一臉懊惱的模樣。

傅瑾看向洛以墨,「住在這裡還挺舒服的,是么?」

他側頭,眸色沁柔地看向宋伊一。

宋伊一,「嗯,出了院子,俯瞰下面的風景,的確不錯,洛家山莊也別有風味。」

洛以墨聽了,心裡各種問候了一遍傅瑾和宋伊一。

他不過是一個孩子,兩個大人欺負他一個孩子,赤裸裸的威脅和和恐嚇!

深吸了一口氣,他看向傅瑾,「姐夫,姐姐,放心,我一定讓人抓緊找到宋仁義和劉芸案案的兇手。」

傅瑾,「嗯。」

洛以墨,「姐夫,那我先出去了?讓人給你們送午餐過來。」

傅瑾,「好。」

洛以墨出了門,臉色瞬間變得陰鷙,站在那裡,沒有回頭。

傅瑾,宋伊一,簡直欺人太甚了!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忍。

十年前,洛家還當道,十年後,傅家崛起,再一個十年後呢?

那就不好說了!

他一臉陰雲密布地回了住處,就開始摔東西。

洛初寒在一邊靜靜地看著,心口一點點地往下墜。

從沒有過這麼無能無力的感覺,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孩子墜入黑暗裡。

他寧願去替了墨兒。

可是他怎麼替?

洛以墨陰鷙地看向洛初寒,「你一臉喪給誰看?」

洛初寒,「……」

洛以墨氣急敗壞地出聲,「滾,滾出去,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洛初寒什麼也沒有說,默默地出了洛以墨的住處,去給他甜點。

這孩子,只有吃甜食才能心情好一點。

半個小時后,他端了一份小蛋糕進來了。

洛以墨看了一眼,「洛初寒,你以為這樣我就能原諒你了?」 洛初寒眸色波動,望著的洛以墨,想要出聲,動了動嘴唇,嗓子乾涸的厲害,想要說什麼,終究一個字沒有說出來。

洛以墨突然邪惡地勾唇,「你親手做的?」

看到洛初寒眸底閃過一抹不一樣的光芒,他走過去,拿起蛋糕砸在地上,饒有興緻地看著洛初寒,臉上的笑容越來越肆虐。

洛初寒站在那裡,突然無法呼吸。

洛以墨看著他過分蒼白的臉色,一腳踩在蛋糕上,揉碎,「好了,你可以滾出去了。」

洛以墨眸底的光亮黯了,什麼也沒有說,出了房間,站在外面,怔怔地看著灰濛濛的天色出神。

一門之隔,房間裡面,是洛以墨邪惡的笑聲。

笑了一陣,他才停住,眸色陰鷙地看向窗外。

很想去收拾洛家那個老太太,但是傅瑾和宋伊一在,他不好做什麼,就讓那個老東西先舒坦幾天吧!

他要變強!

只有變強了,才能和傅瑾抗衡!

白雲山莊半山腰的庭院

宋伊一多少被洛以墨的話術影響到了,不停地想到小九,想到她剛懷孕那段時間不停地喝墮胎藥。

傅瑾注意到她的臉色,「靜氣凝神。」

宋伊一望向傅瑾。

傅瑾輕嘆了一口氣,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扯到懷裡,薄唇碾壓過她的唇。

他咬破了自己的薄唇,一點點吻著她的唇角。

血沾到她的唇瓣,繾綣入喉。

她才漸漸拜託那種情緒,突然覺得有點犯困,「我想睡一陣。」

傅瑾輕輕地「嗯」了一聲,看著她睡下,坐在床頭,手指把玩著她的頭髮,瞥了一眼窗外,眸底蒙了一層暗色。

過了一陣,宋伊一睡熟了,他才出了房間,到院子里,看了一眼一直守候在門口的武檉。

武檉,「四爺。」

傅瑾臉上沒有任何錶情,「看著四少奶奶,出了一絲差錯,我要你的命。」

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明明再淡漠不過,卻一股致命的威壓。

一瞬間,他渾身出了一層冷汗。

四爺的修為是有多恐怖?!

他努力凝神。

傅瑾沒有再說一句話,出了庭院,登到山頂,俯瞰整個白雲山莊。

山頂的風,吹在身上很涼,他卻渾然不覺,睡鳳眸闔上,感受著這座山周圍的不尋常氣息。

午餐時分,他回了庭院,宋伊一還沒有醒。

武檉,「四爺,四少奶奶還睡著。」

傅瑾進了卧室,坐在床頭,修勁的長指輕輕動了動她的長發,聲線很低很輕柔地喚了一聲「伊一」。

沒有反應,湊過去,薄唇輕輕地咬了咬她的唇。

宋伊一蹙眉,睜開眸子,眸底還有幾分迷濛。

傅瑾,「吃午餐了。」

宋伊一應了一聲,起身。

剛吃了沒有幾口,突然一陣反胃,乾嘔了一聲。

傅瑾,「怎麼了?」

宋伊一看向她,沒有出聲,臉色很差,沒有血色的白。

武檉在旁邊看了一眼,「四少奶奶不會懷孕了吧?」

一句話,傅瑾緊張地看向宋伊一。

宋伊一也懵住了。

懷孕?

不會吧?

傅瑾眸底涌過一抹欣喜,「武檉,你去買一些驗孕棒,不要讓洛以墨的人察覺到了。」

武檉,「是,四爺,我這就去。」

等他走了,宋伊一才望向傅瑾,「不會真的有了吧?」

傅瑾,「有了也正常,我們又不是無性夫妻,小九不是想要一個妹妹么?」

聽到小九,宋伊一想到之前那個夢。

夢到小九回來了,她真的很想小九!

不過是不是還不好說!

但今天的確沒有什麼食慾,她不想吃,放下了筷子。

她不遲,傅瑾便也沒有了胃口。

一直到一個小時后,武檉回來。

宋伊一去了一趟衛生間。

傅瑾在門口緊張地等著。

武檉悄悄地看了一眼。

從第一次見四爺到現在,還從沒有見過這個男人緊張過,四爺居然也有緊張的時候。

這就是普通人世界的情情愛愛?

在修仙界,只有道侶,更多的是合作關係。

很明顯,四爺和四少奶奶不是道侶關係。

過了一陣,宋伊一出來了。

傅瑾聲音有些難耐的著急,「有沒有?」

宋伊一,「……」

這個孩子來的太不是時候了!

她看著他,沒有出聲。

傅瑾,「給我看看。」

宋伊一將手裡的驗孕棒遞給他。

傅瑾垂眸,仔細地看著,兩道紅杠。

這是有還是沒有?

「武檉,說明書!」

武檉連忙遞了說明書過去。

傅瑾接過,無比認真地一個字一個字地看過來,確認了好幾遍,手突然有點抖,「伊一,我又要做爹地了。」

他抬眸看向她,打橫抱起來。

宋伊一,「……」

武檉還在呢!

他這麼開心?

真的沒覺得這個時候不適合要孩子?

她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傅瑾抱著她,親了親額頭、眉毛、眼睛、鼻子、嘴唇,每一處地認真地吻過,才低聲道,「回南港市!」

宋伊一,「……」

!!!

他們來山城的事還沒有辦完。

傅瑾側眸看向武檉,「你留在山城,這件事辦漂亮了,以後永不殺你。」

武檉激動,「是,四爺,我一定盡心儘力。」

傅瑾,「如果你敢和洛以墨狼狽為奸……」

武檉輕顫,「四爺,我不敢。」

傅瑾,「暫時不要讓洛以墨知道我和四少奶奶離開的消息,也不要泄露了四少奶奶有喜的事,從里嘴裡出去讓第二個人知道……」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意思已經分明。

武檉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一層大汗,「四爺,我真的不敢。」

傅瑾和宋伊一離開白雲山莊,戴了帽子和口罩,去機場坐了普通飛機返回南港市。

一到南港市

陸子寒接到電話,開車候在機場。

看到傅瑾和宋伊一,早早地迎了上來,「傅哥,嫂子,怎麼突然回來了?那邊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