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膩大叔看見是霍北驍,表情立刻就收斂了,露出了討好的微笑:「霍總,沒想到你也來參加這次宴會了。這個女人是……」

「這是我的女人。」

他的嗓音低沉醇厚,透出一絲壓迫感。

油膩大叔頓時感覺到額頭上一陣冷汗流下,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女人居然會是霍北驍的女人,他剛才豈不是差一點就摸到老虎的屁股了,幸好他的手沒那麼快!

「真是不好意思呀,這位小姐這麼漂亮,我早就應該看出來的。」油膩大叔連連道歉,「那你們兩個人先聊,我先走了。」

他不敢再留在這裡,轉過身就立刻離開了,生怕不小心招惹到了他。

但是在轉過身的時候,他卻突然感覺到哪裡不太對勁,他剛才好像記得這個女人似乎是和安墨在一起的?難道是他看花眼了?

顧南音透過單薄的衣料,幾乎能夠感受到他身上的體溫,儘管非常薄弱,卻還是讓他感到一陣炙熱。顧南音立刻站穩了身體,轉過頭,低聲道:「謝謝。」

「你是怎麼認識安墨的?」霍北驍骨節分明的手指扣著她的腰,絲毫沒有讓她離開的意思,語氣里透出一絲不悅。

他這個語氣是什麼意思?

難道她連認識一個人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顧南音抿了抿唇,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握著手中的紅酒杯,「霍總,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顧南音,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許你在外面招蜂引蝶!」他的聲音里透出一絲怒氣。

「霍北驍。」顧南音聞聲,忍不住轉過頭望著他:「你憑什麼管我?反正在你心裡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而已,你都不要我了,還幹嘛……」

她的話沒有說完,就被他緊緊的控制下巴,薄唇炙熱又強硬的覆蓋上來,他的吻炙熱霸道,彷彿是想要將她吞吃入腹一般,又似乎是在懲罰她。

顧南音的俏臉憋紅起來,狠狠咬了一口他的舌頭。

霍北驍一時沒有防備,被咬了個正著,吃痛一聲,這才從她的口腔里退出來。顧南音掃視了一遍周圍,還好這邊的人不是很多,大家都只顧著交談,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邊。

「顧南音,誰說我不要你了?」霍北驍清冷的眸里封鎖著怒火。

天知道,這幾天他有多想她。卻拚命地忍著不去找她,不讓她煩。

他是想要給她時間冷靜下來,怎麼就變成不要她了?

顧南音抿唇掃了他一眼,有些氣憤地扒開他的手,「你放開。」

「你把話說清楚我就放。」

顧南音一看見他,就忍不住想到那些天的委屈,抬頭冷冷說道:「霍北驍。你少騙我了,你媽媽已經跟我說了,你已經同意離婚了。如果需要我簽字,請你隨時把離婚協議拿過來,我隨時都可以簽字!」

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為什麼後來又發狂,把離婚協議給撕了。他一直讓人很看不透。

「我媽?」霍北驍眉頭微蹙,望著她巴掌大小臉,眉眼裡透出一絲倔強,這才發現,原來在病房那段時間,她受過這麼多委屈。可是她卻從來不跟自己說。

「是。還有,那一千萬不用給我,我不需要!」顧南音冷聲道。

「……如果,我說不離呢?」

顧南音冷掃了他一眼,轉過身。

隱婚,天降巨富老公! 霍北驍眸色微沉,看來這一次她是真的生氣了,絕對不可能那麼輕易就回來的……

「好。明天我會把離婚協議給你。」他的聲音低沉平緩地從身後傳來。

雖然嘴上一直在說離婚,可是親口聽到他說離婚協議,心裡卻還是狠狠的刺痛了一下。顧南音面上卻依舊是冷靜的,「明天我隨時恭候你。」 不是,那寵溺的口氣,是太子爺?

不不不,一定是他們出現了幻覺,一定是的。

南宮珏看向他們幾個,沒有說話,只是表情變的冷了幾分。

洛凡明白,上前:「外面那麼多美女,你們捨得?」

林文建第一個反應過來,立刻招呼著幾個好友一塊出去。

根本就不用人交代,林文建就道:「剛剛看到的一切,你們都得爛到肚子里,誰說出去誰死。」

幾人同時點頭,根本不需要林文建交代。

這太子爺的八卦誰敢亂說,別說去亂說,他們連探究的心思都沒有,誰嫌自己命長啊?

洛凡坐下,沖著吧台的調酒師打了一個響指。

調酒師將調好的酒給端上來,墨馨只要了一杯果汁。

然後看向洛凡:「你騙我。」

洛凡一副無辜的表情:「這話說的我可不認,這公館不是給你了。」

「我哥說了,本來就是給我建的。」

「那是你自己沒有弄清楚情況,所以你不能怪我啊?是吧!」

「行。」墨馨不說話了,是自己沒問清楚。

南宮珏挨著墨馨,看著她嘟著小臉生氣的樣子哄道:「別生氣了,改天哥幫你揍他。」

「算了吧,他剛被帶了綠帽子也挺可憐的。」墨馨說話時故意看向洛凡。

洛凡絲毫也不在意道:「這樣不挺好么?難不成我還要娶她?」

墨馨詫異,這被帶綠帽子不生氣的么?

這時,門被敲響。

一個保安進來道:「人帶過來了。」

洛凡點頭,然後一個保安帶著一個男子悄悄進來。

看到那男子的一瞬間,墨馨驚的張大嘴巴,都能塞進去一個鴿子蛋。

那男子不正是給洛凡哥戴綠帽子的當紅男星江野么?

他一身白色襯衫,緊身的牛仔褲,看起來打扮的很隨意。

可是長的帥的人,無論怎麼穿搭都非常帥子,360度無死角。

他走過來,看到南宮珏時眼神一窒,立刻恭敬上前鞠躬:「太子爺。」

南宮珏連個眼神都沒有給他,而是慵懶的靠在沙發上,任由妹妹靠著自己。

洛凡道:「坐吧。」

江野這才坐在洛凡的對面,因為太子爺在他難免顯得有些拘謹。

這江野墨馨知道,他的外表像他的名字那樣,帥氣中不乏硬朗整個人充滿野性。

洛凡道:「你做的不錯,不過你要出國呆一段時間。」

江野一聽這個有些不甘心:「凡少,當初您找我沒說出國的事啊?而且我這事業剛剛有了起步。」

洛凡將手中的酒杯放下,嘴角勾起冷笑:「你覺得不聽我的話,你還能火?」

江野皺眉,低下頭不說話。

如果凡少要封.殺自己,那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洛凡繼續道:「當然,你出國幾年避避風頭,回來想要再火那也是我一句話的事。」

出現這件事,江野知道他會被媒體抨擊一段時間。

如此,還不如躲出去一段時間。

於是答應道:「凡少我這裡沒有問題,可是我公司星樂影視那邊恐怕不好交代。」

墨馨一聽星樂影視,整個人都無語了。

他竟然是小哥哥旗下的藝人?這洛凡跟星野怎麼就那麼氣人。 說完,便離開了。

霍北驍望著她的背影,眸子深沉。

宴會結束了后,顧南音準備回到公司休息,卻發現公司的門關上了。無奈之下只能去附近的酒店開了一個房間,湊合一晚上。

她想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沐顏知道自己和霍北驍離婚了,恐怕會大吵大鬧的讓她下半生都不得安寧。她想到這裡,心裡情不自禁有些苦澀,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整天的時間,她都有些心不在焉。

一直到了晚上六點,電話終於響起。

「我在你們公司附近的安盛酒店。現在過來簽一下離婚協議吧。」他的聲音清冽好聽,只是太過於淡然。

顧南音心裡微微有些刺痛,卻是面不改色地嗯了一聲。像往常一樣收拾文件,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妝容,才離開公司走到安盛酒店,巧的是,她昨天晚上就是在這個酒店休息的。

她按照座位號找到了對角落的位置,男人單穿著一套簡約的白襯衫,黑長褲坐在最角落,這樣簡約的搭配站在他的身上,也掩蓋不住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貴族氣息。

那張俊顏,在燈光下顯得越發的邪魅迷人。

顧南音斂眸,坐在他的對面沒有浪費時間,第1句話就是:「離婚協議書呢?」

「在這裡。」骨節分明的手指能出第1份離婚協議放在她的面前,顧南音垂眸一條一條細細的看著,但是漸漸的就發現哪裡不太對勁了。

離婚後,男方所有的財產歸女方……

「等等,這個是不是寫錯了?」

前面的車子和房子也就算了,怎麼現在連財產都歸她了?

「你沒有看錯。」

「霍北驍,你,你別跟我開玩笑,我已經跟你說了,我不要你的東西!」

「既然想離婚,那麼必定要付出些許代價,不是嗎?」霍北驍輕描淡寫,彷彿隨隨便便就把幾千個億讓出來的人不是他。顧南音深吸一口氣,儘管她生性不愛多管閑事,此時此刻也不由得多說兩句:「霍北驍,那你怎麼辦?」

「繼續看。」霍北驍輕啟薄唇,只吐出三個字。顧南音低下頭來,一字一句看著,她臉色微變,直接將離婚協議扔回去。

「為什麼你離婚之後要跟我住在一起?」

「前面我已經說了,既然你要離婚,肯定要付出代價。」霍北驍矜貴的臉龐面不改色,「離婚之後我所有的東西都歸你,當然……我也歸你。」

那還離婚個鬼!

顧南音有些生氣地看著他:「霍北驍,你小心我真的簽字!」

「嗯。」

男人拿出一隻黑筆放在她的面前,「夫人,請簽字。」

顧南音莫名有種.馬上就要落入大灰狼的圈套的感覺,她抿唇,「你把你們家的產業全部都給我,你家裡人不會生氣嗎?」

「這些大部分都是我叫過來的,而且……」霍北驍的嗓音低了下來,「我媽已經說了,如果我不能把你追回去,那麼以後我就只能睡大街了。老婆,你真的捨得我睡大街嗎?」

「你開玩笑。」

「我不騙你。」男人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抓住他,柔軟的小手放在他的唇邊,輕輕親了一下。

他看著她的墨眸裡帶著愧疚,低沉道:「南音……對不起。是我誤會了你。」

她望著他,靜默一秒后,鼻尖忽然有些泛酸。

「……」

「對不起。是我太生氣了。」

像他這樣高高在上的男人,或許這次還是第一次跟別人道歉。

顧南音感覺這幾天一直忍著的委屈,就好像是找到了一個突破口,馬上就要傾瀉.出來,她忍了許久,才終於嗓音喑啞地開口:「自從跟你在一起之後,我從來沒有想過背叛你……」

「……」

「可是你不信我。」顧南音低下頭,眼眶濕潤了起來,淚水順著眼角滑落下去,「孩子沒有了,我真的很難受……」

霍北驍望著她的眼淚,心裡狠狠一痛。

「都怪我。」粗糙的指腹輕輕擦著她的臉龐,霍北驍的聲音柔了下去,彷彿哄著孩子似的,溫聲說道:「南音,別哭了,以後你想要多少孩子我們就生多少。」

顧南音聽見這話,忍不住好氣又好笑。

她又不是母豬,哪裡要生那麼多孩子?

「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我也會學著忘記的。離婚協議你回去之後重新寫吧,我現在要上去休息了。」顧南音吸了吸鼻子,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嗯,我給你開房間。」

「等等,我不跟你一起睡。」

「老婆。」霍北驍一副可憐兮兮的表情,「你真的忍心我流落在外?」

顧南音真想把他這個樣子拍下來,給他的那些手下看看,恐怕一定會驚掉眼睛。

一寵成婚:億萬老公輕輕親 「你又不是沒錢,你自己在外面開個房間不就好了。」

「不行,我的錢就是我老婆的。要是我老婆知道我在外面亂花錢會生氣的。」霍北驍說得一本正經。

顧南音:「……」

她被他纏的實在是沒辦法了,只好道:「那你睡沙發!」

「嗯。」

顧南音心想道,他睡客廳的沙發,他們兩個人隔著一面牆也不會有什麼事的。於是洗完澡之後,她便上了床休息,只是大半夜的時候突然有些不安就醒過來,手伸到了外面。

最近連綿小雨下的溫度下降了不少,晚上的溫度更是冷,顧南音的手伸出去就感受到一片涼意。她的思緒情不自禁地飄到了在客廳睡覺的男人身上。

他睡的客廳會不會很冷?

顧南音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踏實。

算了,就當做是她日行一善吧。

顧南音最終還是忍不住從床上起來,走到了客廳就發現男人躺在沙發上,身上只蓋著一條薄毯子,顧南音看著便忍不住皺了皺眉,走過去輕輕戳了戳他的胳膊。 狂婿無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