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什麼危險?!虧得雪兒還那麼的牽掛着你,可是你倒好,竟然把她給扔到一邊去接受那樣的法術!你知不知道,禁咒的成功率連一成都不到?!”

原本還在那興高采烈的兄妹倆,在聽到諾雅的話後,臉上的表情,馬上就呆滯住了。

“哥哥~你……”

緊緊摟住垂淚欲滴的妹妹,天賜趕緊解釋道:“不是的,不是這樣的,雪兒你聽我說,長老告訴我,這根本就沒有什麼危險的。只是最多會出現一些非正常的現象,比如說多出一隻胳膊或者多出一條腿之類的……諾雅,你跟我說的肯定不是同一個法術。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站在你們面前的嘛。”

“不可能,上古精靈族只給我們留下了一個法術,就是這個禁咒。它能夠根據人的靈魂重新塑造出來一個嶄新的肉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它也算是一種復活之術。但是,因爲這個法術施展起來成功率極低,並且條件極其苛刻,數千年來,我們只使用過幾次,而且,都以失敗而告終了。”

“哈哈,哈哈……我就說我們講的不是同一個法術,我只不過是斷了一條腿,長老怎麼可能對我用什麼復活法術?哈哈,哈哈……”拭去額頭上的冷汗,天賜哈哈大笑起來。

沒有理睬天賜,等到他的笑聲停止後,諾雅又接着說道:“據記載,被禁咒復活之人,他原先體內的能量不僅完全保留,而且還會成倍的翻長,這和你現在的情況是完全一樣的。”

“可是我相貌和身材都變了,這怎麼可能是什麼復活……”話還沒說完,天賜突然怔住了。想到自己剛纔照鏡子時看到的相貌,他的心底突然泛起一股寒意。

怪不得,怪不得剛纔總覺得自己的相貌有些眼熟,卻又想不起來像誰。原來,這不正是自己生前在另外一個世界的樣子嗎?!

“雖然你的相貌和身材上的變化,跟書上記載的有些出入。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長老對你施放的絕對就是那個禁咒。而因爲這個禁咒,她將會和其他四位參與的人一起失去六個月的全部法力。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施放法術之前,長老應該將神諭放在了你的手裏,而法術結束之後,那個神諭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聽着諾雅的話,天賜的額頭上不停的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一成!連一成成功率都不到的法術!邁婭這個傢伙竟然敢欺騙自己說是十拿九穩?!

“如果,如果失敗了會怎麼樣?”一邊拭去自己額頭的冷汗,一邊忐忑的問道。

“如果失敗了,你的靈魂將會徹底的消散……”

“邁婭這個混蛋,我要去找她算帳!”立刻處於暴走邊緣的天賜,咆哮着喊道。要不是雪兒緊緊的抱着他,恐怕他這時已經衝了出去。

“哥哥,哥哥,別激動,這裏面肯定有什麼原因的!”

“雖然不知道長老到底是什麼用意,不過我勸你還是先冷靜下來。”也上前幫忙拽住天賜的胳膊,諾雅可不想在這個時候看到自己的恩人跟自己的族人發生什麼衝突。

“啊!!!還口口聲聲說不會恩將仇報!我都成了她的小白鼠了,這還不叫恩將仇報?!”

“哥哥,什麼叫做小白鼠?”

“小白鼠?什麼叫小白鼠?”

聽到天賜發狂的喊叫,姐妹倆卻在這個時候異口同聲的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

愣了一下,天賜立刻更加瘋狂的喊了起來,“啊!!!邁婭!!!我要找你算帳!!!”

……

天賜的喊聲,馬上就吸引到了幾個精靈族衛兵的注意,然而,還沒等他們靠近過來,沙麗卻出現了。將他們喊到身邊簡單的交代了幾句後,就把他們給打發走了。

望了望怒氣衝衝的天賜,無奈的笑了笑,她搖着頭,朝三人走了過來。 “關於祕法的這件事情,長老讓我告訴你,她明天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所以現在,你無需……無需這樣的惱怒。”

“憤怒?!我還無需?!”覺得自己剛從鬼門關溜了一圈的天賜,盯着沙麗的眼睛都要噴火了,“有本事讓她自己試試看!一成機率都不到的法術,她拿我來做試驗?!”

“哎……長老說了,她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纔會動手的,信不信由你。”假裝平靜的說完了這句話後,沙麗趕緊離開了那個都快要吃人的亡靈。

……

在沙麗的快速離去後,雪兒望了望身邊有些爲難的諾雅,輕聲的說道:“哥哥,你就不要再生氣了,我相信邁婭長老她不會這麼糊塗的,會讓你去冒這個險……”

……

慢慢的,看到哥哥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的怒髮衝冠,雪兒不失時機的拽了拽諾雅的衣袖,對她使了個眼神,“我覺得長老肯定是有着她自己的原因,所以纔沒有跟你說明全部的真相。對吧,諾雅?”

“嗯……一開始我還以爲你是瞭解了全部的情況後自願接受的。既然長老都沒有跟你說明詳情,而且還對你說過十拿九穩,那就肯定有着別的原因。我從小都在長老的身邊長大,以她的爲人,她絕對不會故意欺騙你去冒這個險的。嗯……再說了,如果她真的是想要做什麼試驗,只要一句話,精靈族的族人絕對會在第一時間站出來的……”

“……”

“……”


就這樣,在雪兒跟諾雅的輪番勸慰下,天賜心頭上的怒火,終於慢慢的熄滅了。平靜下來之後,他也開始思索起邁婭之所以會這樣做,而可能存在的真實動機。

“雖然那個禁咒以前記載的十分恐怖,不過我想,長老既然敢在你的身上使用,那她一定是找到了什麼必定成功的辦法。”

“真的?長老她,有那麼厲害嗎?”

“你不知道,長老從二十年前就開始日夜鑽研精靈族以前保留下來的資料,我想她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不然的話,她絕對不會去冒這個險。難道說,你真的覺得我們精靈族會像你想的那樣,去拿自己的恩人性命來做試驗?”

“哎,說的也是……不過……我就是不明白,她幹嘛事先不把一切都跟我講明?”轉念想了想,天賜心中的氣,又消去了大半,“把什麼情況都跟我坦白說不就行了嗎?剛纔害的我嚇得要死!”

看到哥哥臉上的表情逐漸柔和起來,雪兒忽然伸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又開始了撒嬌,“嗯……哥哥,哥哥,等明天去見長老的時候,我要跟你一起!我來幫你找她算帳!”

“……”

“哎,算了算了,還算什麼帳啊,我想長老她應該也是一片好心。哎,畢竟,她也送給了我一副幾乎完美的全新肉體。明天見了面,把情況問清楚就行了……”撓撓頭,雖然心中還是有些小疙瘩,但是此時的天賜,已經釋懷了不少。

注意到還在手中握着的細劍,一邊慢慢的將它收起來,一邊輕輕的搖搖頭,這個時候的他,完全沒有了開始想要捉弄妹妹一番的好心情。

“哥哥,哥哥,你這身裝備,該不會真的是搶來的吧。”望着有些沉默的哥哥,雪兒突然跟他開起了玩笑。

伸出手,對着雪兒的腦袋就是那麼一下,“瞎胡鬧,真當你哥哥我是強盜了!”


“哦~痛~”

看着假裝捂着自己腦袋喊痛的妹妹,天賜突然想起了什麼,好奇的問道:“哎,對了雪兒,你剛纔怎麼那麼快就認出我來的?我這個身體,跟原來的區別那麼大……”

“笨哥哥哦,你左手腕那個紋身啦~”一把拉住哥哥的手腕,撩開他的袖口,雪兒指着那個黑色的紋身說道。

“咦?怎麼這個手鐲還在我的手腕上?”

奇怪了,按理說這個肉體是根據自己的靈魂重新塑造的,那以前肉體上的物體就算沒有被銷燬掉,也應該掉落到地上了。可是,這個手鐲,它怎麼會又自己跑了回來?

莫非,它已經和自己的靈魂綁定在了一起?

“哥哥,這個手鐲好詭異哦~”看了半天,雖然沒看出什麼名堂,但是雪兒總覺得它哪裏有些不正常。

“哎,不管它,不管它,反正它又要不了我的命。”伸手將自己的袖口拉下來,就把那個黑色紋身給遮掩了起來。

“嗯……對了哥哥,差點忘了告訴你,我剛纔跟諾雅姐姐結盟了。”不願閒下來的雪兒,又立刻開始向天賜彙報起來。

“結盟?”正在整理衣袖的天賜,聞言不解的望向了自己的妹妹,“你們兩個結的什麼盟?”

“結盟啦,就是如果有人類來欺負精靈了,我們就來幫助姐姐啊~”

“啊?呵呵……”淡淡的笑笑,望着雪兒跟諾雅親密的樣子,天賜輕輕的摸了摸妹妹的小腦袋。


“你覺得怎麼樣啊,哥哥,我們亡靈現在可是跟精靈族結成了軍事統一戰線哦~”

“呵呵,傻丫頭哦,這可是不平等條約啊。你所能代表的亡靈只有我們兩個,而諾雅呢,她是女王,她代表的卻是整個精靈族呢。”看着眼前兩個一本正經的小女生,天賜笑着搖了搖頭。

這樣的盟約,太兒戲了吧。

“誰說我只能代表我們兩個的,別忘了,那些廢墟里還有上百隻殭屍呢。”聽哥哥的口氣好像自己佔了諾雅的便宜,雪兒立刻不依的嘟起了嘴巴。

“呵呵,沒關係的啊,我聽雪兒說你們正在廢墟里重建自己的家園,我想要不了多久,你們就會重建自己的國家了吧。”牽住雪兒的小手,諾雅也笑着說道。

“嘿嘿,家園是在重建,不過國家嘛,那是不可能的啦。就憑我跟妹妹兩個,還建個鬼的國家哦,連個小小的村莊都組建不起來的~”

“哼,誰說只有我們兩個高級亡靈的?哥哥你忘了,老師不是說過還有很多隱藏起來的高級亡靈嗎?到時候,他們一定會願意跟我們一起重建自己的國家的!”


“呵呵……如果他們真的願意出來的話,那也許你們剛纔定下的盟約,就不會是什麼空頭支票了。”

嘿,說不定有朝一日,妹妹定下的那個所謂盟約,還真的會用得上呢。想想看,那些高級亡靈都隱藏了那麼多年,仇恨,一定讓他們更加迫切的想要組建起一個強大的國家吧。

“哼,等我們的國家重建之後,我絕對不會允許那些可惡的人類再來欺負姐姐的。”

“哈哈,那雪兒可要好好努力,如果有一天我們亡靈一族重建了自己的國家,你一定要爭取憑藉着自己的本事混個將軍噹噹,這樣的話,哥哥跟在你的後面也好沾點光。”看着妹妹那信誓旦旦的可愛樣子,天賜的心情,一下子好轉了許多。

“不!我纔不要當什麼將軍,我要做亡靈的女王!”望了望身邊的諾雅跟哥哥,雪兒突然豪氣沖天的說道。

“女王?!妹妹?你?!”被妹妹的口氣嚇了一跳,天賜不敢相信的望着她,吃驚的問道。

自己的那個傻妹妹,竟然也想當女王?!

“怎麼啦,諾雅馬上都要當精靈族的女王了,雪兒也要當亡靈的女王嘛~”看着哥哥一臉不信任的表情,雪兒又不依的拉着他的手晃了起來。

呵呵,女王……還是亡靈一族的女王,只是,這是那種想當就能當得上的嘛……

先不要說現在的自己連據點都沒有,就算是那些二十年前隱藏起來的高級亡靈一下子全都冒了出來,並且數目多達上萬,他們跟自己一起將廢墟上的家園也重新建造了起來。然後,再碰巧遇到人類之間的戰爭,獲得了大量的屍體,從而得以迅速的壯大亡靈的軍團。並且最終,拋棄掉財力和時間的因素不談,也確確實實的在荒棄平原上偷偷的建立起來了一個亡靈的國家。

可是,一旦這些消息曝光,一旦讓人類知道了這個亡靈國家的存在,那他們這些跟自己不共戴天的人類,會不會在第一時間裏將矛頭重新指向這個新生的國家?

到了那個時候,再來一次的聯軍,再來一次的神聖之戰,誰又能保證這個國家不會再次遭受到人類鐵騎的踐踏?

好吧,好吧,就算是拋棄以上所有的因素再理想一步,就算是人類沒有組織起聯軍,就算是人類因爲內部的戰爭而無暇顧及這個新生的國家。有了這麼一大堆不知道活了多久的高級亡靈在,雪兒她又憑什麼去跟人家競爭那個高高在上的王位?

難道說,就憑自己跟雪兒的四條腿、四雙手和兩張嘴巴,他們就會乖乖的臣服於一個什麼經驗都沒有的女亡靈?

有理想是好的,但是妹妹的這個理想,卻猶如天上的月亮,太遙不可及了…… “哎……”捏了捏雪兒的小臉蛋,天賜輕笑着搖了搖頭,“沒想到我的傻妹妹竟然會有這麼遠大的理想,放心,哥哥我絕對會支持你!”

“嗯~我就知道哥哥會支持我!”重重的點了點頭,雪兒笑着挽上了天賜的胳膊。

望着雪兒跟天賜的親密樣,諾雅突然問向了那個又處於興奮幻想中的小女生,“雪兒,如果你真的當上了女王,那你準備讓你哥哥當什麼呢?”

“是啊,如果有天你當上了女王,你準備讓哥哥我當什麼?”聽到諾雅的話,天賜也好奇的想知道自己的妹妹到底會怎麼的安排自己。

“雪兒是女王,那哥哥當然是國王嘍~”

“哈哈,傻丫頭,有女王就不能有國王,有國王就不能有女王。如果你當上了女王,按身份的話,那我只能會是親王,記住了嗎?”想起自己以前並沒有跟雪兒講過這方面的東西,天賜笑着糾正道。

“只是親王啊……爲什麼哥哥不能當國王?不是國王纔有無上的權力嗎?”

“國王有着無上的權力,而女王也有着同樣的權力,那兩個人之間不是要有矛盾了嗎?哎,還是雪兒當女王吧,哥哥可沒有那個能力當什麼國王呢……”無奈的笑笑,天賜又想到了自己被邁婭隱瞞的事情,“要是哥哥當國王的話,恐怕國家被人騙走了,自己還矇在鼓裏呢。”

“好啦,好啦,哥哥就不要再這麼耿耿於懷了嘛。嗯……還是哥哥當國王吧,雪兒就跟在哥哥的身後陪着哥哥吧。”

“呃……”

看着妹妹說得一本正經的樣子,就好像是自己談論的不是什麼一國之主,而是今晚誰值日打掃衛生一樣。

“要是哥哥當國王,那雪兒可就是長公主了哦……”

“啊?!嗚~那……那……”看着雪兒的爲難的表情,天賜哈哈大笑起來。因爲自己的影響,公主這個稱號,在妹妹的心中,已經不再是什麼高貴的身份象徵,而是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寄生蟲的代言詞了。

就在天賜笑得一身是勁的時候,諾雅的一句話,讓他馬上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不想當公主,那就當皇后吧……”

……

就當三個人站在這裏嘻嘻哈哈的時候,菲利王國首都的鳳舞城裏,有些人卻在那裏憂心忡忡。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不懈努力,銀狼傭兵團已經穩定的維持在一萬人左右的規模。雖然還是不時的有人想要加入進來,但是,除非你是特別優秀的,不然的話,還是趁早打消這個不切實際的幻想吧。

然而,也正是因爲銀狼傭兵團發展到了今天的這個地步,也讓整個西摩伊斯大陸的上空,到處瀰漫着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缺什麼聰明人。一個從暗影組織裏叛逃出來的成員,躲到菲利王國的首都裏創建了一個如此強大的傭兵團,她的用意,很容易就能猜測得出來。

菲利王國有項法令,出於安全的考慮,在城裏擁有駐地的傭兵團,它的人數不能超過一萬。而現在,這個在首都擁有自己駐地的傭兵團,在達到了它的人數上限之後會作出什麼樣的舉動,很多人都在翹首以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