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陰沉着臉,在次朝着冰蟾莽魔獸擊出一道熾熱的金光,如一條金蛇在舞動,強大的力量使得周圍的空間發生了極大的扭曲。

可就在沐雲軒以爲自己能殺了冰蟾莽魔獸時,一股強大洶涌的力量推拒着他們不斷的往後退。

這突然的變故讓沐雲軒和子文一驚!

“快殺了它,它本以是超神期魔獸,只是在晉升的時候被我影響,如果它晉升超神期,你們是殺不了它的。”

冰族公主的聲音裏帶着一絲急迫和擔憂。

聞言,沐雲軒和子文相視一眼。

兩道一紅一金的光芒如兩道驕陽當空而照,璀璨的光芒四射,耀眼無比,巨大的玄氣如洪山爆發一般擊向冰蟾莽魔獸。

“轟隆……!”

冰蟾莽魔獸的身體滾落到冰曹內,不斷的扭動着龐大的身軀,一股藍色的液體自它的頭部流了出來。

蘇齊和蘇櫟震驚的看着它,它的血液居然是藍色的。

這時,沐雲軒腳下的冰山開始四處裂開。

一米左右寬的裂縫瞬間延伸至沐雲軒的腳下。

沐雲軒眼眸微冷,快速的飛身回到金龍身上。

子文則是攀附在一根冰柱上。

“砰!”一個嬌小的白色身影從冰縫中飛了出來。

只是驚鴻一瞥,身若無形的白影已經到了冰蟾莽魔獸的身邊,騎在冰蟾莽魔獸的身上不停的便打邊罵。

“混蛋,王八蛋,臭不太臉的,你敢用計捉本公主,本公主讓你生不如死……。”

直到打累了,她才停下。

“哦!累死本公主了。”

只是聲音未落,她已經來到了沐雲軒身邊。

這時,大家纔看清楚她,她長得很可愛,一聲潔白的衣裙,臉色如雪一樣白,唯獨不同的是,她的眼眸是淡藍色的。

“謝謝你們救了本公主。”

“公主可以兌現諾言了。”

沐雲軒冷冽的說道,他着急回去,不想廢話。

“就你這麼一個冷冷的冰塊頭既然也能娶妻生子,真是讓人意外。”

冰族公主一臉俏皮的看着沐雲軒,她離沐雲軒很近,一雙藍色的眼眸及其you惑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能感受到她身上冰冷的氣息。

“這個不用你管,把三生果給本座,還有讓本座的妻子留在這個世界上的辦法?”

沐雲軒退開了幾步。

冰族公主又向魚一眼滑到沐雲軒的身後,輕輕的在沐雲軒的耳邊呼出一口氣。

“你就這麼着急想救她嗎?”

這一次,連聲音都you惑得能迷了人的心智。

“啪……!”

沐雲軒冷怒的一巴掌甩了過去。

冰族公主一個鯉魚躍,快速的躲開。

“就算你用了媚顏術,也沒有我妻子的一半美,少在本座面前丟人現眼。”

沐雲軒如大海一般深邃的眼眸裏,滿是狂風暴雨。

好像只要冰族公主在進一步,他瞬間就能把她的撕成碎片。

蘇齊和蘇櫟快速的相視一眼,兄弟兩人快速的飛身到冰族公主的身後。

冰族公主前後看了看,妖嬈的笑了笑,一雙眼睛更加的冰藍。

“你們不要這麼緊張,本公主只不過是想測試一下你對你妻子的愛而已,不過經過剛剛的測試,你挺愛你的妻子的。”

她讚賞的看了一眼沐雲軒。

“三生果給你。”

冰族公主拋出一顆三色果子。

“只要你的妻子吃了三生果,受傷的地方就會立刻完好如初。” “你要是敢騙本座,本座就踏平你們冰族。”

沐雲軒冷冽的看着她,握住三生果的手抖了抖,極力的掩飾心裏的激動,只要這三生果是真的,陌兒就不用在受苦了。

“我們冰族人一向說話算話,事關生命,又怎會開玩笑。”

“還有……。”

沐雲軒眼眸不斷的加深的看着她。

那纔是最重要的。

冰族公主眼眸裏閃過一絲狡猾的笑意,一雙藍眸深深的看進沐雲軒深邃如海的眼眸,沐雲軒的過往一幕幕的呈現在她的眼前。

“唯一能留得住你妻子的就是你的愛。”

冰族公主忽然漂浮在半空,媚眼含笑。

“你耍本座?”

沐雲軒目光瞬間陰沉起來,俊臉上噬着雷霆之怒。

“呀!你別這樣啊!”她故做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你這個樣子很嚇人的,而且本公主有沒有說錯,只有你的愛才能留得住她,只有她對這個世界有所留戀,她纔會讓自己留在這個世界上。”

說完,冰族公主飛身看着蘇櫟和蘇齊。

“謝謝你們兩個小傢伙,要不是你們,我還不知道自己要在這裏待多久呢?”

“如果你真想謝謝我們,就在想一個更能讓我孃親留下來的辦法。”

蘇齊撅起小嘴,讓孃親留在他們身邊成了他此刻唯一想做的事情。

“呵呵!本公主還以爲你們會想要什麼奇珍異寶呢?沒想到你會要這個,放心,你們孃親有你們爹爹呢?”

冰族公主說完,一道藍光溫柔的飄向他們兄弟兩人。

猛地,蘇齊和蘇櫟的眼眸變成了藍色。

“呵呵!”冰族公主笑了笑,空靈的聲音很好聽,如潺潺流水一樣。

“我就說你們爲什麼會聽得到我的呼救聲,原來你們父子三人身上都有夢魘的氣息。”

“什麼意思?”沐雲軒不明白,不是隻有沐家長子纔會有的嗎?

看到兩個兒子突然和他一樣的藍眸,心裏更是驚訝!

冰族公主回過頭來看着沐雲軒,“夢魘魔獸源於我們冰族,而你妻子的上一世就是簡陌,夢魘最愛的的女人,可惜她最終死於非命,而夢魘卻把半靈寄託在了你們沐家,你纔會和她有了這麼一段緣分。”

“那……陌兒記得夢魘嗎?”沐雲軒心裏很想知道這一點,心卻莫名的緊張起來。

“百年滄桑,轉眼即逝,所有愛恨情仇皆煙消雲散,你又和別追究她的前世,你只要顧好這一世就是你最大的福氣了,我和夢魘算是有些交情,而你們和我冰族也有緣,就在幫助你們一次。”

說完,她笑着看了沐雲軒一眼,藍色的光芒輕輕一閃。

月陽手鍊出現在沐雲軒的面前。

沐雲軒目光微訝異的看着,這月陽玉手鍊自從上次被人動了手腳以後,他和陌兒都不敢在帶。

“以後就放心帶吧!它居然在你的手中,那它背後故事你應該知道。”

玉陽玉被她手中的藍光環繞,過了好一會,又回到了沐雲軒的手中。

“至於你們兩個小鬼的,日後我在感謝你們。”

說完,冰族公主轉身,陰沉的看了一眼冰蟾莽魔獸。

“這隻該死的臭蟲,害得本公主在這裏耽擱了十五年的時間,當真可惡。”

只見她罵完以後,纖纖素手一伸,冰蟾莽魔獸的晶石瞬間移到她的手中。

火銀一看,怕怕的別開眼,這女人就是個母夜叉,比躺在牀榻上的那個有過之而無不及。

冰族公主轉身看向蘇齊。

“送給你?你的修爲一直在神玄期二階不能晉升,有了這顆冰蟾莽魔獸的晶石,你可以突破到神玄期四階。”

“謝謝!”蘇齊小臉擠出一抹笑意。

毫不客氣的收下。

“你受傷了。”

冰族公主瞬息移到蘇櫟的身邊。

“作爲回報,我給你把受傷的經脈修復好吧!”

說完,還沒有等蘇櫟答應,她的雙手已經放在了蘇櫟的身後。

蘇櫟只覺得一股熱流流進自己的體內,他原本疼痛的身體慢慢減輕。

“好了,我送你們出去吧!既然有緣,我們一定還會再見面的。”

說完,一道道藍光把他們圍住,只是眨眼之間,他們父子三人又回到山洞裏。

“爹爹,哥哥,怎麼感覺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眨眼之間又回到山洞裏來了?”

“齊兒,這不是在做夢,哥哥身上的傷不痛了,你手中還拿着冰族公主給你的冰蟾莽魔獸的晶石呢?”

蘇櫟揉了揉蘇齊的頭,這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櫟兒,齊兒,我們先回去在說,你孃親還等着你們呢?”

“爹爹,那麼我們走吧!只要給孃親吃了三生果就不會痛了。”

蘇齊這會到是歸心似箭。

“嗯!”

回到豐樂酒樓,青楓很快把沐雲軒走之後的事情告訴了沐雲軒。

沐雲軒聽完之後憤怒無比。

硬隱下心裏的怒氣先去見了蘇紫陌。

“孃親,孃親,哥哥和齊兒回來了。”

一到房門口蘇齊就大喊着猛地推開門。

看到牀榻上半躺着臉色蒼白的孃親,蘇齊眼淚簌簌的就往下落。

蘇紫陌看到平安回來的兄弟兩人,鬱結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了。

“孃親,受傷了你幹嘛到處亂走啊!”

蘇齊心疼的輕輕的抱住蘇紫陌。

蘇紫陌本是一肚子火想對他們兄弟兩人發。

突然看到齊兒眼淚簌簌的樣子,她心裏的火氣一下全消失了。

“孃親,是櫟兒不好,讓孃親擔心了。”

蘇櫟垂頭走到牀榻邊,抿着脣,一臉的內疚。

蘇紫陌溫和的看了他一眼。

“櫟兒,過來孃親這裏?”

蘇紫陌向他招了招手。

蘇櫟快步走過去,坐到蘇紫陌身邊。

看孃親的表情,孃親沒有生他們兄弟兩人的氣。

“櫟兒,沒有受傷吧?”

聞言,蘇櫟內疚的低下頭。

“孃親,櫟兒的傷已經好了。”

“好了?”蘇紫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沐雲軒走過來,把今天遇到的事情跟蘇紫陌說了一邊。

聽完之後,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不可置信,這樣的事情也能遇到。

“陌兒,先把三生果吃了,吃了之後你的傷口就不會在痛了。”

沐雲軒拿出三生果,上邊隱隱約約還散發着紅光。

蘇紫陌一看,這世界之大,還真無奇不有,這麼好…的事情都能被他們父子三人遇到。

“真的有用嗎?”蘇紫陌接過來拿到手中看了看。

“陌兒,放心吃,那公主看起來並不向心狠手辣之人,而且這三生果和木法古書裏描述的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