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鈺楓作勢要提着沐雲寒走。

“好!好!我說,我說。”

沐雲寒妥協了,他老爹今晚是鐵了心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憐他要被大哥揍了。

“快說?”

“明月山莊的莊主是蘇紫陌,那三個孩子是大哥的。”

簡單的一句話,讓沐鈺楓震驚得大張着嘴巴。

“這,這是不是有什麼誤會?蘇紫陌還活着,孩子是你大哥的,那孩子是怎麼來的?”

沐鈺楓有些不可置信的嘴裏唸唸有詞的。

“爹爹你的疑問也是我們的疑問,但是孩子確實是大哥的,馨兒身體不好!是靠南陽玉的玉魂才活了下來的,就是不看南陽玉,光看齊兒和櫟兒的長相就是大哥的。”

“對啊!難怪上次我看到他們兄弟兩人會有些眼熟,原來他們是我沐鈺楓的孫子啊!呵呵!寒兒,走,跟爹爹去明月山莊走一轉,我那兩個孫子可厲害了。”

沐鈺楓顯然是高興過頭了,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時辰。

狼性嬌妻狠狠愛 “爹爹,你不是說要保密的嗎?你這樣大張旗鼓的去明月山莊,而且還是大晚上的,要是孃親發現了怎麼樣,還有那個凌秋水……。”

沐雲寒把前前後後的事情跟自己的爹爹說了一遍。

沐鈺楓聽了之後,慢慢的冷靜了下來,隨後,父子兩人又談了很久……。

第二天一大早。

蘇紫陌睡得的迷迷糊糊就聽到青荷火急火燎的聲音。

“莊主,莊主,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莊主你快點起來。”

蘇紫陌不悅的翻了一個身,繼續睡,什麼就不得了了?是天塌了,還是地陷了?失火了,只要不是她的明月山莊出事,就別來打擾她。

昨天做了一天的飯菜,害得她腰痠背痛的,想睡一個懶覺都不行,而且,馨兒半夜還起了三次夜,她現在還困得要死。

再有就是沐雲軒離開前湊到她耳邊說的那句曖昧的話。

該死的,她居然被沐雲軒話影響到了,一夜無眠。

想到這裏,蘇紫陌的心裏別提有多煩躁了。

一晚上折騰下來,很晚才睡,現在正在補眠呢!

青荷推開房門,正看見蘇紫陌將被子往頭上一蓋,妄圖繼續睡大覺。

而她身邊的馨兒也睡得正香。

青荷有些好笑的看着蘇紫陌的舉動,,一把掀開蘇紫陌的被子,大聲叫道:“莊主,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要睡!皇宮裏來人了,莊主你忘記了,今天是三天以後,皇上要給馨兒封賞呢?”

蘇紫陌一聽,不爲所動。

“那是櫟兒的事情,讓櫟兒自己去解決。”

“莊主,不止是這件事情,今兒一早,蘇家老老小小全部入獄了,罪名是蘇紫雲和別的男人苟且,被三王爺親眼看到,而且還試圖殺死三王爺,大街上傳的沸沸揚揚的。”

青荷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她敢保證,莊主聽了以後,一定睡不着了。

果然,蘇紫陌起身,看了看青荷,心裏鬱悶無比,這一夜之間,怎麼就變天了!

不過那蘇府出事關她什麼事啊!她以前一直希望他們出事,這回回來想和他們玩玩,她纔剛剛開始呢?他們就把自己給玩完了。

再者,蘇紫雲和別的男人苟且,而且還被君臨天親自看到,可能嗎?蘇紫雲的一輩子都是爲了君臨天而活,她至於和別的男人苟且來毀了自己嗎?

現在好了,殺皇室子嗣的罪名可不小,這蘇家一家子都進去了。

蘇紫陌想了想,那天她心裏有了懷疑之後,她心裏隱隱約約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他們三兄妹很有可能不是蘇家的孩子,蘇魏晨樣貌平平,要說,蘇紫雲和蘇方旭都有蘇魏晨的影子,可是他們三兄妹沒有一點是像他的地方而他們三兄妹的長相又相當出色。

“莊主,想什麼呢?”

“沒事,那君臨天死了沒有?”

相比其他的,蘇紫陌更希望君臨天那個渣男出事。

傾城女侍衛,太子硬核寵 “說今兒一早醒過來了,只是醒過來之後,聞到自個身上的臭味又暈過去了,還驚動了皇上,皇上這會還在三王府中呢?”

“被臭暈了?”蘇紫陌有些愕然,到底是要有多臭才能把人給臭暈了呢?

這一鬧,蘇紫陌也睡意全無了。

去鼓浪嶼的路上 “青荷,你和青蓮先過去招呼宮裏來的人,還有,多帶點打點的銀子過去,那些鴨公嗓圖的就是這個,就是櫟兒態度不好,他們也不會說什麼?我伺候好馨兒起牀了就過來。”

蘇紫陌慢理思條的下了牀榻。

“行,那莊主你要快點過來哦!”

“嗯!”

蘇紫陌點了點頭,她就是個命苦的,不管在哪裏,這懶覺都跟她無緣。

沒有等蘇紫陌到,宮裏的人宣讀了聖旨,拿了打點的銀子就離開了。

蘇櫟被封爲皓月國的神童,還賞賜了些金銀珠寶,而且還在城裏各皇榜上粘貼了告示。

一瞬間,蘇櫟是神童的事情又傳遍了每家每戶。

這到讓蘇紫陌覺得沒什麼?皇帝也是好面子的人,這點賞賜算不了什麼?

只是蘇家出事這件事情讓她的心裏很懷疑,她總覺得哪裏不對,可是又說不上來那種感覺。

鎮國公府,莊嚴氣派,門前兩尊石獅子栩栩如生。

往裏走去,更是一片氣派奢華的景象。

紅牆綠瓦,雕樑畫棟,樑柱塗金,上邊的圖畫精雕細琢,整座鎮國公府,給人巍然屹立,宏偉壯麗的觸感。

紅園,是姬泓住的院子,正在病牀上養傷的姬泓,聽到了蘇櫟成爲神童的消息,他的心裏既怒又不甘,自己引以爲傲的頭銜,短短三天的時間了,就移到了小自己五歲的蘇櫟身上,這讓她怎麼能甘心呢?

如今叔叔和姑姑都未回來,就爺爺和他,現在是什麼都做不了,等他的傷勢好了,他一定要抓緊時間修煉,讓自己重新站在神童的位置上。

雲城裏,青楓把外邊的情況說了一遍,沐雲軒他們一家正在吃早膳。

聽了青楓的話以後,除了沐雲軒,大家都挺驚訝的!

這一夜之間,就像變天了一樣。

“軒兒,你和臨天畢竟是表兄弟,他一夜暈厥,現在又暈了過去,你一會忙完了,去看看臨天,知道嗎?”

君子兮放下碗筷說道,蘇家和蘇櫟的事情她都不感興趣,她只對自己在乎的人感興趣。

“嗯!”沐雲軒點了點頭。

“你們說?皇上怎麼那麼小氣呢?只封了櫟兒一個神童的頭銜,怎麼着也得讓櫟兒進玄力學院啊!”

沐鈺楓對皓月皇的封賞很不滿。

沐雲寒一聽,老爹這護孫子也護得也太厲害了吧!

沐雲軒夾菜的手微微頓了頓,猛的看向沐雲寒。

“呵呵!大哥。”

沐雲寒笑得極爲不自然,心裏虛得緊,他不想說的,可是老爹威脅他,大哥不怕封頂崖上的列祖列宗,他怕啊!

沐雲軒瞪了沐雲寒一眼,那眼神很明顯,就是沐雲寒多嘴多舌。

“你以爲那玄力學院是誰都能進的嗎?那是專門爲皇室子弟和世家子弟設立的,一個小小的明月山莊,又無爹無靠的,他有什麼資格進玄氣學院啊!”

君子兮一臉的諷刺,看着他們一個個偏向明月山莊,心裏氣急了。

“胡說,沒有爹,那那三個孩子是從石頭縫了蹦出來的啊?”

沐鈺楓突然反駁妻子的話。

君子兮看着沐鈺楓奇怪的皺了皺眉頭,他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老是替明月山莊的人說話呢?

“我吃飽了。”

沐雲軒放下碗筷,起身就走。

“孃親,寒兒也吃飽了,寒兒先走了。”

沐雲寒急着去解釋。

沐鈺楓眼眸轉了轉。

“子兮,我也吃飽了,你慢慢吃。”

沐鈺楓也快速的跟了出去。

-本章完結- “瘋了,瘋了,以前是大哥和二哥,現在是爹爹,一個小小的明月山莊,居然讓我們沐家的三個大男人都成了瘋子。”

一直沒有說話的沐雲帆搖了搖頭,都不知道這明月山莊裏的人到底有什麼好的,當然,沐雲帆的心裏嫉妒的是一個五歲的小孩子的修爲比他高,這一比較之間,沐雲帆自然看明月山莊不順眼了。

君子兮眯着眼眸,看來,她得親自走一趟明月山莊了。

“寒兒,軒兒,你們走那麼快乾什麼?等等爹爹。”

沐鈺楓腳下生風,快速的走到兄弟兩人面前。

“你們兄弟兩人是不是要去明月山莊?是的話帶上爹爹一起。”

沐雲寒一聽,心裏暗自叫苦,他這邊還沒來得及給大哥解釋呢?

老爹這是要他命的節奏啊!

沐雲軒冷冷的看着沐雲寒。

“你自己解決,事情的經過你是清楚的。”

說完,沐雲軒頭也不回的離開。

沐雲寒一臉苦兮兮的。

“軒兒,帶上爹爹一起去。”

“爹……。”

沐雲寒大吼一聲!

“臭小子,你皮癢,是不是,那麼大聲幹什麼?你爹我還不至於老到那種程度。”

“爹,你不是說你不會告訴第二個人的嗎?這才過了一晚上你就把你兒子給賣了?你哥哥大哥的表情就知道大哥有多生氣了。”

沐雲寒心裏鬱悶死了!他昨天晚上就應該去封頂崖待一個晚上,不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爹爹。

“他生的哪門子氣,你爹我還氣呢?那是我沐家的血脈,既然知道了就應該接回來,而不是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那蘇紫陌也是你大哥的妻子了,一切接回來不就得了。”

沐雲寒一聽,差點坐到地上去。

他昨天晚上白和爹爹說了那麼多了。

只不過是一晚上的事情,爹爹就忘得一乾二淨了,看來這人老了,還真是連記性都沒有了。

“爹,要是有那麼容易的話大哥會不告訴你們真相嗎?昨天晚上不都和你說了嗎?大嫂對冥婚的事情有成見,現在還沒有原諒大哥。”

沐雲寒有些欲哭無淚,他現在就真的是矮子騎大馬,上下兩難的境界了。

“唉!不管怎麼說,一定要儘快接回來纔是。”

沐鈺楓心裏想孫子想得緊,特別是那天看過櫟兒的表現之後,他昨晚上一夜沒有睡好,就想着去見寶貝孫子一眼。

“爹,那是早晚的事情,大哥這不是在想辦法嗎?您先別急,用不了多久,大嫂和櫟兒她們都會回雲城的,現在爹爹就好好的待着什麼都不用做,那纔是幫大哥的忙,知道嗎?”

沐雲寒口苦婆心一晚上,敢情這老爹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只想着孫子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去幫幫你大哥,你大哥那個二頭愣,哪會哄女人開心啊!”

沐雲寒愣了愣,他大哥是二頭愣嗎?他怎麼沒有看出來,上次那個叫着娘子,嬉皮笑臉的一臉討好的那人是誰啊?

“爹爹,寒兒走了。”

沐雲寒走了幾步,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事的。

“爹爹,櫟兒每天午時後會去明月山莊名下的商鋪去巡查,你要是實在想見,你就去守株待兔吧!”

“守株待兔?”

沐鈺楓皺眉,想要見孫子一面又這麼難嗎?

不過總比見不到的好啊!

沐鈺楓想了想,覺得去試一試。

等他們都走了以後,凌秋水從轉角出走了出來。

今天的她,一襲紫衣,在裙襬處用五色線袖子大大的牡丹圖文,和紫色不僅不衝突,還有着朦朦朧朧的美感,,牡丹鮮花用金線勾邊,一映更是粲然生光,相比於平常,肌膚勝雪,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平常溫柔如水的臉上一片狠毒,眼底躍着火花。

原來,她不僅是蘇紫陌,那三個孩子還是沐雲軒的兒女。

她凌秋水計劃了多年,怎麼可以讓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蘇紫陌毀於一旦呢?

她走到今天這一步,到底有多不容易,只有她自己知道。

軟弱無骨的玉手輕輕伸開,一直白色的蟲子,周圍散發着寒氣,遊過之處,就連那雪白的玉手上,也起了一層白白的薄冰。

此刻,要是有人看到,一定會嚇得不知所措的。

“淩小姐。”

突然,背後傳來丫鬟的聲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