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憶邪仔細的觀察了一下,搖頭道,“不是,和剛纔的不一樣,這一次真的是不能讓人打擾的。”

“道境,這次的是道境。道境並沒有像神境那樣千年難見,只要一個人運氣好,多多少少會進入一次的。”

“道境,在道境之中悟道,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甚至是成功走出屬於自己的道。這些,已經被許多人驗證過了。”

“那我們……”無憂看向武憶邪,讓武憶邪拿主意。

“後面應該沒什麼人,就算有人,也不會吃飽了撐着來打擾吳雲,我們可以放心先走。”武憶邪說道。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加個保險吧。”

說着,武憶邪拿出一本書,放在吳雲身前,然後小聲叫上無憂向上面走去。此間還回頭看了看吳雲。 然而,武憶邪沒有預料到的事情終究還是出現了。

就在武憶邪和無憂離去後不久,天梯下面又走來一個參賽弟子,只見他氣喘吁吁,一身清爽的道袍早已經完全溼透,緊緊地貼在這個弟子的身上。

待看到吳雲正盤腿坐在自己面前的臺階上後,這個弟子愣了一下,停住了自己的身體。

這個弟子身上穿着的赫然是入室弟子的道袍,在衆多參賽弟子都要動用修爲纔可以勉強在天梯上行走的情況下,他這樣沒有用上半點修爲行走的。

真的是不多見了。

周衝!

他是入室弟子中一個很不起眼的一個,在自己的師門中根本就沒有人會注意到他。

這一次若不是具有參賽資格的師兄出現了意外,相信這次的門派大比也沒有自己的份。

當他知道自己可以代表自己的峯頭參加門派大比的時候,他也愣住了,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居然會落在自己頭上。

驚訝歸驚訝,在知道自己要參加門派大比後,周衝可是比平時努力千百倍的修煉,爲的,就是在門派大比中一鳴驚人。

在看到吳雲後,周衝眼裏精光閃爍,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剛纔,若不是自己故意趴在臺階上裝暈,相信自己也會被吳雲同八個真傳弟子鬥法的餘光波及到。

而且,吳雲和八個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鬥法上,所以,也就沒有注意到地上還有一個裝暈的弟子。

這樣,周衝也就成了漏網之魚。

可是,吳雲和八個真傳弟子抗衡的身姿卻被周衝深深的記在腦海裏,久久不能散去。

吳雲揮劍,吳雲怒吼,吳雲手中鐵拳揮灑……

吳雲的每一個動作,都被周衝牢牢地記住,深深地刻在心頭上。

在周衝心裏,直接就把吳雲當成了自己的偶像,當成以後自己一定要超越的一個目標。

可是現在,自己的偶像居然毫無防備地坐在自己的面前,而且,看他這樣子顯然不能受到打擾。

周衝的目光停留在吳雲身上好一會兒以後,他終於把目光移開,嘆了口氣。


“罷了,傷到了他我又沒有什麼好處……”

周衝喃喃自語,說着,擡起頭來,看向天梯上方,擡起腿向上走去……

周衝不知道,自己剛纔剛從鬼門關上逛了一圈。

若是自己剛纔鬼迷心竅,對吳雲出手,傷害吳雲,那麼,別說孟悠然,就連司馬劍南都不答應。

吳雲是什麼人?

身懷紫薇大周天星雲經不說,他更是一個人才啊,一個能踏入神境的人,一個能化出紫霄斬屍劍劍的人。

說白了,吳雲的今後的成就一定會很大的,今後,觀星門的崛起還要靠吳雲來着。

所以,現在不管怎麼樣,司馬劍南也不會讓吳雲受到任何打擾。因爲,吳雲越強,那麼對於觀星門就越有益。

若是周衝剛剛出手了,相信他還沒有攻擊到吳雲,司馬劍南就會以雷霆之勢直接將周衝抹殺,連個渣都不留下。

看到周衝很聰明地放棄對吳雲出手,司馬劍南點了點頭,讚許道,“這個弟子還不錯,很識時務。”


突然,司馬劍南好像想到了什麼,回頭看向天璣峯主,說道,“天璣師弟,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個入室弟子應該是你天璣峯上的吧?”

天璣峯主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什麼也沒說,他的目光一直放在吳雲身上。

看到天璣峯主這副模樣,司馬劍南嘆了口氣,什麼也沒說,繼續觀看天梯上諸多弟子的表現。

可是,究竟是看天梯上的諸多弟子,還是看正在悟道中的吳雲?

這又有誰知道呢?

不知不覺,天梯上的雲霧慢慢稀薄起來,一顆巨大的火球高高地掛在半空中,釋放着強大的光與熱。

炎炎烈日。

距離門派大比開始,已經過去半日,還有半日的時間,門派大比就結束了。

而此刻,吳雲正平靜地盤坐在石階上,沒有一點反應。

吳雲周圍,空間扭曲,竟如同雨後彩虹一般,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絢麗多姿,美不可言。

可是,誰又知道在這美麗中,隱藏着多大的危險?

天梯上的道又安靜了下來,一切重回平靜,回到之前沒有人控制的樣子。

此刻的吳雲,盤腿坐在臺階上的,不過是他的軀體肉身罷了,而他的心神,早已不知飛到了何處,揣摩這那一種從沒有人探索過的道。


這條道很神祕,很玄奧,更是堅澀難懂,給人一種此路不通,請走別道的感覺。

看來,從古至今,發現這條道的人也不在少數,只是它過於難懂,最後不得不放棄了。

或許,吳雲能完全掌握它也未可知。這世上的事,誰又說得清楚呢。

吳雲自然也感覺到了它的深奧,但是,吳雲卻是那種好奇心很重,求知慾很強的人,這反而激發了他內心中的戰意。

好奇心太強會害死貓。

但是,只要有智慧,掌握好分寸,好奇心卻反而可以可以給一個人帶來大大的好處。

吳雲也明白這一個道理,所以,他義無反顧地追求這一個道。

這世上的道,前人探索出來的道,流傳下來的道,終究是前人的,終究是普通的,適應普通人的道。

一直沿着前人的經驗走下去,自然是沒錯,可是,這也永遠超越不了前人,永遠超越不了這條道的先行者。

此刻,吳雲現在在探索一條全新的道,儘管它可能被前人探索過,可是,它沒有被傳出來。

這說明,這條道真的很艱難,探索過的人不是失敗了就是放棄了,根本就沒有成功悟透的。

青衣終於完全走下天梯,他回頭看那至入雲霄的天梯石路,眼裏精光閃爍,有着一股不知名的意思在裏面。

你說若是你我修行的時間相同,你便可鎮壓我。那麼,我給你時間,給你機會,下一次,再看看會不會讓我失望。

跟在後面的真傳弟子老老實實地站在青衣背後,一聲不吭。沒有青衣的命令,他們根本不敢擅自離開。

半晌,青衣轉過身來,自顧自地走了,臨走,連看都不看身後的真傳弟子一眼。

一些長久位居在倍受人尊敬的人,他們的心思是詭異的,奇怪的。

青衣亦是如此,在這觀星門,除了輩分比自己高的峯主、長老,沒有一個弟子會是自己的對手。

甚至,連一擊之力也沒有。

誠然,青衣是強大的,但他也是寂寞的。

他渴望,渴望有一個可以和他轟轟烈烈地打一場的,能夠和他勢均力敵的對手。

這就是高手的那些讓人討厭的,不知名的寂寞。你說他裝 逼也好,你說他不知所謂,不知珍惜也好。

他就是想要一個對手。

但是,放眼觀星門,這個對手根本不存在。

現在,好不容易出現了一個可以和他有一擊之力的吳雲,而且,吳雲放出豪言,說自己若是有時間,根本就不會不是青衣的對手。

這勾起了青衣心中的那股渴求對手的心理,所以,青衣並沒有殺吳雲。

想着,青衣又看了看自己右手食指上的那道劍傷,嘴角微微翹起。

看來,那個日子,不遠了……

北斗峯主靜靜地看着青衣從天梯下來,並拂袖而去的樣子。

什麼也沒有說,他對青衣這樣目中無人的脾氣早已習慣了,自然不會爲了一點小事而生氣。

只不過,看到觀星門的真傳弟子灰溜溜的從天梯上下來,垂頭喪氣的樣子,北斗峯主不禁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笑的是,這些平日眼高於頂的真傳弟子,居然會在一個入室弟子手上吃癟。

氣的是,這些真傳弟子的樣子,簡直是丟觀星門的臉,這還是觀星門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僅僅一次失敗就讓他們這般垂頭喪氣,萎靡不振。

北斗峯主在心裏冷哼一聲,心裏有些不屑。

沒想到上一屆真傳弟子的繼承人,竟然如此不堪,如此上不了檯面。

呃,當然,除了青衣……

“啾啾啾……”

平靜的天梯上,突然響起一陣陣清脆悅耳的鳥叫聲。

這鳥叫聲各種各樣,有鸝叫,鶯啼,鷹鳴……

回頭一看,卻是吳雲那邊傳來,異常動聽。

吳雲這邊,空間突然顫抖,虛空一陣亂顫,卻是不平靜起來。

“啾——”

一聲刺耳的鳳鳴響起,空間的顫抖終於到達了極致,虛空一陣撕扯,一隻蛇頸,魚尾,雞頭的渾身硃紅的飛出,照亮這四周。

宇宙八荒,天地萬物,都在此刻被它照亮,天地彷彿在此刻完全變成紅色…… “朱雀!”

觀星大殿內有人見多識廣,很快就認出這隻渾身赤紅的鳥的身份,從他的聲音可以聽出他的震驚。

傳說中有四大神獸,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獸,各主一荒,守護一方土地。

而朱雀守護南荒,是傳說中鳳凰的亞種,屬性爲火,爲百禽之首,因火而生,故人稱爲朱雀。

只見這渾身赤紅的朱雀一聲長鳴,虛空一陣顫抖,最後終於掙脫出來,飛往高空,仰天長嘯。

還沒完,就在這朱雀飛出來以後,又有一隻只鳥從虛空中演化出來,簡直讓人眼花繚亂。


“天啊,莫非那是傳說中的金翅大鵬!”又有一人驚呼。

“傳說是真的,世界上真的存在着金翅大鵬,看來阿彌陀佛大帝身邊有一隻大鵬鳥之事也不爲虛……”

“畢方!那是畢方!”又有一人認出一種神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