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仁考慮的很周全,因為他很怕死,最起碼他不會在自己佔盡優勢的情況下,與陳天死磕。而只要陳天與百惠子一離開皇宮,武仁就會立刻下令,讓所有御前武士以及所有島倭警方力量,追殺陳天與百惠子。

那時候武仁身在皇宮坐鎮,指揮天下,就算陳天再如何厲害,也不能再到皇宮來刺殺武仁吧?

想到此,武仁激動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起來,然而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的怕死,讓他錯失了一次真正能夠斬殺陳天的機會。

正如他先前所說,這裡畢竟是島倭皇宮,武仁只需一聲令下,所有御前武士槍械全出,縱然陳天是神仙,也插翅難飛。可惜武仁沒有那份果決,也不敢與陳天拚命,所以這一次天賜良機,就這樣悄悄的溜走了!

陳天離開大殿不到十五分鐘,一批御前武士就護送著百惠子到了他的身邊,而在百惠子身邊,陳天還看到了一個人——由紀子。

由紀子見到陳天,俏麗的臉頰竟然微微一紅,她昨天夜裡剛剛承受過陳天的暴風雨露,此時那旖嫙的一幕想起來還讓人羞澀,尤其是那跪在床上,挺著臀丘的羞人姿勢,這可是她以前即便面對武仁時,也從來沒有嘗試過的呢。

「天,這次多虧了紀子姐姐,是她及時趕到所以才沒讓我受委屈。」百惠子搶先開口,倒是沒有讓這尷尬的氣氛持續太長時間。

陳天點了點頭表示了解,然後沖著由紀子輕聲道了一聲謝謝。

「陳先生客氣了,這裡不是談話之地,你們還是先出宮去吧。」由紀子道。

她今天本來是去找百惠子道歉以及感謝的,畢竟是她用了百惠子的男人,雖然是經過了百惠子的同意。不過就在她找到百惠子的時候,百惠子恰巧被武仁派去的御前武士包圍,由紀子憑藉皇后的身份,這才保全了百惠子,因此她也從百惠子那裡了解到了事情的發展。

所以她很清楚現在陳天以及百惠子的處境。

「多謝皇后關心,你也保重。」陳天說。

由紀子神色微微一怔,以她的聰明自然聽出了陳天話里的意思。昨夜陳天打昏了武仁,這個黑鍋是要讓由紀子來背的,而以現在武仁的狀態,再加上他懷疑由紀子背叛了他,他會怎麼懲罰由紀子,這個結果誰也預料不到。

所以,由紀子的處境並不比陳天和百惠子好多少,偏偏陳天與百惠子現在自身難保,幫不了她,所以陳天只能說讓她也保重。 「嘭!」

「咔嚓!」

隨著一次猛烈的攻擊后,那朦朧的天際終於是就此崩潰,雲霧瞬間消散。

「嗚!」

赤麟獨角獸在發出一聲不甘的咆哮后,龐大的身形,一陣晃蕩,赫然化為七縷赤色光芒消散於空。

隨著陣法消散,放眼望去,卻見自己正身處一個無比寬闊的巨洞中,此洞寬廣近千丈,洞壁上有著一道道巨獸的抓痕清晰可見!

「這陣法終於,消散了么?」

所有修者望著面前的巨洞,那緊皺的眉頭終於是舒展了開來,適才那一戰,實在太過驚心動魄,旁邊的半步真武修者,此時一個個面色煞白神色萎靡,比起那些大戰後的真武修者顯得還要疲倦。

「那裡,有著七道光幕!」就在眾人舒了口氣之際,赫然發現在洞穴前面的盡頭有著七道光幕。

光幕的前面七根巨柱以某種精妙的布局,屹立洞穴之中,在巨柱上刻篆著一些晦澀難懂的符篆,一股強悍磅礴的氣息瀰漫而出,在巨柱上,眾人依稀能夠感覺到那赤麟獨角獸的氣息。

「這就是那陣法巨柱?」

望著那巨柱,南宮旗等人滿臉感慨,就是這麼幾根毫無生機的巨柱,險些讓他們命喪此間。

韓宇也是震撼不已,近二十名真武修者的全力一擊,那該是何等恐怖的威力,便是如此也是耗盡了眾人的元氣,這才得以震潰此獸。

「城主,這裡有著此等靈獸鎮守,裡面的東西豈不是…!」南宮九望著巨柱后的七道光幕,舔了舔舌頭,有些激動的說道。

「這靈獸,已經耗盡了我等大半元氣,若是裡面還有凶獸,那後果…!」南宮旗搖了搖頭,顯然沒有了那般激,情。

「南宮兄,難道你甘願就此放棄?」歐陽兄弟走過來說道。

南宮旗望著那七道光幕,眸露躊躇之色,墓府一行,除了從幾具屍骸中得到了靈寶外,根本沒有發現更具價值的東西,如此放棄實在心有不甘。

其他勢力的真武修者,此時也是站立於各個光幕前躊躇不已。

韓宇望著那七道光幕,心頭隱隱有著一絲好奇,在那裡面他清晰的感覺到了,一股灼熱的氣息,只是光幕中迷霧重重,他的神識無法清晰探測得知裡面的情況。

「韓公子,你可有發現?」南宮旗見韓宇若有所思的盯著那七道光幕,問道。

「這裡面只怕還是陣法,若是沒有把握,貿然闖的話後果不堪設想!」韓宇深思片刻慎重的說道。

「陣法!」南宮旗眉頭皺了皺,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寶物,再次冒險實在有些不值,若非此次人多,那靈獸足以橫掃奧義以下的修者,誰能保證下次是否還有如此好運了。

此時,各大勢力的真武修者,站立在光幕前,也是躊躇不已,如今儼然到達了墓府的核心之處,若是就此罷休,實在於心不甘。

「你們誰先進入裡面一探?」

癡情女孩薄情郎 在一道光幕前,鐵震天向著身後四位神色暗淡的半步真武修者,說道,那淡漠的話語中有著一股毋庸置疑的氣勢。

「這…!」

四位半步真武的修者滿臉惶恐,想起適才那靈獸之威一時躊躇在地,若是遇到此等靈獸,他們豈有活命的道理。

「若是不從,以門規處置!」鐵震天臉色陰沉,隨後冷厲的眸光一掃,向著身後一個,眼眸暗淡無光的中年男子,說道,「你先去給我一探,若是獲得寶物,歸你所有!」

那中年男子,被那冷厲的眸光凝視得瑟瑟發抖,瞅了瞅那光幕略微躊躇,便是踏著腳步向前而去,鐵血門門規嚴厲,若是不服從幫主之令莫說他,便是他的家人也將受到牽連。

「你也前去試探一下!」林家的真武修者也是指著一個半步真武修者,說道,緊隨著各大勢力都派出一名修者前去探入。

首先進入光幕中的是鐵血門的修者,隨著一陣光芒蕩漾,他的身形便是沒入了光幕中。

隨著此人進入光幕中,韓宇神識緊隨而入開始密切的關注著裡面的動靜。

在鐵血門那名中年男子進入光幕稍許后,韓宇的神識隱隱感覺到裡面赫然光芒一閃,緊隨著便是一股炙熱的氣息翻湧而出,一團灼熱的火焰宛若火海般瞬間將那人吞噬!

「啊!」

凄厲的慘叫聲戛然而止,那名中年男子瞬間便被化為灰燼!

「好灼熱的火焰!」

韓宇眸露驚詫,他清晰的感覺到,那火焰比地心精火還要兇悍,其中更是有著一股無形的威壓釋放而出。

「死了?」

聽得那光幕中傳來的慘叫聲,鐵震天眼角抽搐,而後將眸光向著旁邊的光幕瞅去,此時林家的修者儼然進入了光幕中。

聽得鐵血門中年男子傳來的慘叫聲,海家那名半步真武修者腳步一頓,赫然停在了光幕前。

海家的人皺了皺眉,卻便沒有催促,而是在等候著林家那位修者的結果。

稍許后,林家那位修者了無音訊,略微遲疑,海家的那名半步真武修者這才開始進入其中。

在海家的修者緊隨著進入同一個的光幕後,其他的修者皆是屏住了呼吸,等候著結果,這關乎著他們的機緣,若是裡面有寶物,或許,能夠憑此一飛衝天!

在稍許后,依然能夠傳來慘叫聲,海,林兩家的幾位真武修者,略微遲疑,便開始進入光幕中。

有著他們的進入,歐陽鴻等人略微躊躇也是緊隨而入。

「韓公子,你是否要進入其中?」南宮旗躊躇片刻后問道。

「既然來到了這裡,當然要闖一闖了!」聳了聳肩,韓宇便向著那光幕而去,在那光幕中,他通過神識感知到,那是一個迷幻般的陣法,便沒有攻擊進入其中的人。

見韓宇進入光幕中,南宮旗略微遲疑,旋即緊隨而至。

進入光幕,隨著一陣光芒閃爍,韓宇便是被一股疾風包裹,身形頓時失去了重心,等那股疾風消散后,他的人赫然出現在了一處神秘洞窟內。

身前數丈,有著一道無底溝壑裡面火焰翻滾,熱浪滔天,發出一道道火焰的撲哧聲。

溝壑上一根獨木橋橫跨火窟,而前面則是一處無窮盡的火海,根本看不清其他人影,很顯然,這光幕是一個極為詭異的陣法,能夠把人送到不同的陣眼中。

瞥了一眼,深淵下那翻滾的火焰,韓宇略微遲疑,便向著那雲霧繚繞的獨木橋跨去,在對面的火海中,似乎有著一股神秘的氣息在牽引著他,體內的火胎開始在悸動,那感覺與當初在火岩礦脈遇到地心精火頗為相似。

婚圖漫漫:抱得總裁歸 獨木橋下,火焰翻滾,驚險萬分,若是稍一不慎墜落下去,定然葬身火海,韓宇通過精神力探測,那火焰看似灼熱無比,卻沒有火元之氣的存在,顯然是陣法幻化而出。

輕靈的步伐,在橋上快速而行,不過片刻,看似近百丈的溝壑便被韓宇驚險渡過。

空地前面,洞壁是一處火色的光幕,隱隱可以看清有著炙熱的火焰在翻滾肆虐,那氣息真實無比,心神隱隱傳來顫慄。

望著翻滾的火海,韓宇眸露躊躇了,因為那股氣息,讓他感到一絲恐懼,似乎只要觸及那火焰,便將焚為灰燼。

「韓宇!」

在韓宇躊躇不定之時,一道驚詫的聲音,悠悠傳來,在他原先落地處,此時赫然多了一個面如重棗的中年男子,在他那件寬鬆的錦袍上,綉著一個猙獰的血色鐵字。

此人正是鐵血門的一名唐姓長老,真武初期之境,在他手掌中一把形式古樸氣勢凌人的長劍,閃爍著一股攝人心魄的劍芒!

「真是,冤家路窄!」望著這赫然出現的鐵血門長老,韓宇心中一沉,此人手上的那柄長劍,一瞧便可知曉是一件靈寶,這可不是當初那肖長老所能夠比擬啊!

「呵呵,小子,乖乖的將你那寶鼎交出來吧,否則…嘿嘿!」唐長老陰森一笑,在瞅了一眼前面的深淵後腳下元氣狂涌,身形一掠,在獨木橋上兔起鶻落,便是向著韓宇閃掠而來。

「想奪我手中寶物,做夢!」

韓宇面色陰寒,他與鐵血門仇怨頗深,此時便是跪地求饒,對方也不見得會有些一絲仁心,與其搖尾乞憐,還不如拚死一戰!

「砰!」

隨著韓宇手掌一震,霸王槍憑空閃現而出,狠狠的杵在地面,磅礴的元氣震得那空氣赫赫作響!

「這是靈寶!」望著韓宇手掌中的青色長槍,唐長老陰森的眸中精光閃爍,「呵呵,不想你手中還有如此靈寶,真是天助我也!」

隨著磅礴的元氣注入,霸王槍青光綻放,一股強大的氣勢迸發而出,韓宇掌中長槍一抖,隨著一道低沉的音爆聲響起,一道凌厲的槍芒宛若九天銀河撕裂空氣,向著閃掠而來的唐長老傾泄而下。

槍芒勁氣席捲,在虛空中盪起一道層層疊疊的漣漪,狂暴的元氣在發出宛若海潮般的怒卷聲。

「這靈寶竟然有如此威勢,只怕是中級靈寶!」唐長老眼角一挑,隨著元氣的注入掌中的長劍劍光暴漲,刺眼的光芒宛若烈日閃爍,劍光中凌厲的劍氣,讓人心寒膽戰。

「看劍!」唐長老冷喝一聲,手中長劍舞動,一道烏光閃爍的劍芒,便是自那長劍暴掠而出!

凌厲的劍氣劃過天際璀璨耀眼,瞬間便是與那道青色的槍芒撞擊在一起。

「砰!」

二者相交,在虛空中爆炸出耀眼的光芒,狂暴的元氣徒然爆發開來,隨著元氣的席捲暴掠而來的唐長身形僅僅是在虛空中一滯,便掠過木橋飄然而下。

「這傢伙,有著靈寶在手,不好對付啊!」韓宇身形連退三步,眸中略微閃過一道驚詫,手腕一動,煉域鼎便是閃爍而出。

憑藉著霸王槍他雖然能夠勉強與這唐長老一戰,只是他根本無法長久使用此寶,修為上的差距在此時被彰顯而出。 「寶鼎!」

見到韓宇召喚出煉域鼎,唐長老眸中閃過一道凝重,旋即手中長劍舞動,一道更加狂暴的劍芒便是劈斬而下。

眉頭微微一皺,韓宇手中的霸王槍向著虛空一挑,一道青色的槍芒攜帶著狂猛的元氣波動,便是怒卷而出。

「砰!」

隨著狂猛的元氣肆虐開來,韓宇的身形再次爆退,此時兩次使用霸王槍,丹田中的元氣已經所剩無幾,那臉色也是顯得有些疲倦起來。

唐長老身形沒有絲毫停滯,一道道凌厲的劍芒宛若九天銀河,傾覆而下,狂猛的劍氣,撕裂虛空,發出一道道刺耳的呼嘯聲!

韓宇憑藉著半步真武的修為,使用霸王槍能夠與之一戰,足以證明霸王槍乃是高級靈寶,此等寶物,唐長老豈會罷手!

凌厲無匹的劍芒,一道道席捲而下籠罩虛空,完全將韓宇的身形鎖定,唐長老這劍芒雖然沒有秦朗當初那靈虛九劍那般精妙,可是憑藉著真武修為加上靈寶施展而出,那氣勢非秦朗可同日而言!

在力量達到了一定程度,花俏的招式已經無關緊要了,雖然唐長老沒有達到這等程度此時這劍芒也是所向披靡顯得氣勢凌人!

煉域鼎在身前滴溜溜一陣旋轉,赫然化為了一個丈許大的巨鼎,韓宇眸光一凝,隨著一陣碧光閃爍,煉域鼎便是向著虛空中那宛若劍海般的攻擊轟然撞去!

「咚!」

劍芒轟擊在煉域鼎上,一道道符篆,碧光閃爍化為環形波紋向著那狂猛的劍氣包裹而去,在碧光與劍氣的摩擦下,磅礴的元氣開始逐漸減弱,煉域鼎的身形在虛空中僅僅是一震晃動,便沒有被那狂猛的劍氣損壞。

望著這一幕,韓宇微微的舒了一口氣,這煉域鼎的防禦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此鼎竟然能夠抵擋住此等攻擊!」唐長老驚詫的同時,眸中閃過一道火熱,如此寶物若是得手,在奧義以下,何須懼之!

手掌中長劍揮舞,數十道劍芒宛若九天銀河傾覆而下,強大的壓迫籠罩整個洞窟,虛空宛若湖面般一陣顫抖,似乎隨時都將潰裂,懸浮在空的煉域鼎也是發出一道不安嗡鳴聲。

「咚!」

劍芒斬在煉域鼎,符篆閃爍而出的碧光僅僅是抵擋了那些劍芒片刻,卻被隨後源源不斷的劍芒所擊破,凌厲無匹的劍芒狠狠的轟擊在煉域鼎上,以排山倒海般的氣勢向著四周肆虐而開。

「砰!」

韓宇只覺一股狂猛的氣息迎面襲來,隨著一陣碧光閃爍,煉域鼎便是狠狠的擊在身上,緊隨著身形不由自主的向著後方踉蹌退去。

「哇!」

方才穩住身形,一口鮮血便是口中噴吐而出。

唐長老身形飄然落下,陰鷙的眸光俯視著面前的少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焦黃的牙齒:「小子識相點,便將那煉神之法交出來!」

「憑你也想修鍊煉神之法!」韓宇眸光陰森,隨著精神力的運轉,煉域鼎赫然光芒爆漲,一股無形的精神威壓自鼎內席捲而出。

「煉神者的攻擊嗎?」

唐長眸光一凝,緊緊的盯著煉域鼎,對於這神奇的攻擊心中也是期待不已。

「咻!」

隨著破空聲響起,一道道光芒燦燦的光刃自鼎中呼嘯而出,近百道光刃,豁然向著唐長老齊斬而下!

唐長老心中略微震撼,面色便是恢復了正常,這光刃那股氣息,讓他心神感到顫慄,卻不足以對他構成威脅。

咧嘴一笑,手掌一揮,向著憑空拍出,隨著一股狂暴的元氣席捲而出,一道宛若實質般的掌芒,便是向著那些光刃轟擊而去!

「轟!」

掌芒震蕩天地,那些氣勢凌人的光刃徒然停滯,便被那凌厲的掌風擊潰,化為點點光彩消散於空!

淡淡的瞅了一眼瞬間潰散的光刃韓宇便沒有感到意外,神識卻是緊緊的盯著一道宛若靈蛇般吞吐的寒芒。

就在唐長老意氣風發一掌擊潰漫天光刃時,小刀赫然欺身而至!

「飛刀?」

那徒然而來的寒意,讓唐長老面色一沉,小刀近在咫尺,根本無法出手抵擋。

驚詫之下,唐長老身形一晃,體內的元氣狂涌而出瞬間便化為了一道元氣護罩包裹周身。

「噗嗤!」

在神識的掌控下小刀如同附骨之疽至唐長老左臂上一閃即逝,凌厲無匹的小刀赫然破除元氣護罩一道血花隨之濺起。

唐長老臉皮抽搐,身形徒然一震,一股磅礴的勁氣噴涌而出,原本便因為破除元氣護罩氣勢減弱的小刀在虛空中一顫,旋即被震飛丈許。

「失敗了!」

韓宇輕嘆一聲,手訣一引,小刀在虛空中一個迴旋便飄入手中。

Leave a comment